黄背心运动自从去年11月以来,一波接一波,大半年过去了,依旧未消停。

这几个月以来,由于黄背心运动所造成的破坏与损失,大家都有目共睹。

小马哥因此事已经不止一次脑阔疼,又是妥协退让,又是全国大辩论,但还是无法满足黄背心的需求。

讲真,没人再想看见小黄人上街了。

而就在这场运动开始之初,法国斯特拉斯堡有位25岁的小哥,曾在推特上发起hashtag#SansMoiLe17,表明心志,劳资不掺和!

”11月17日的运动将没有我。这是一场极右派操纵的与法国人购买力有关的运动。她只想要权力, 通过革命建立她的卑劣恶心的仇恨。“

小哥认为,这场运动的目的是谴责围绕这一运动的反真理和操纵, 更像是反马克龙动员, 而不是公民动员。

自从小哥发起#SansMoiLe17这个话题后,这场”反黄背心运动“在去年11月黄背心浪潮下的一股特立独行的势力。

“不, 我不会参加11月17日对极右分子回收的燃料增加的封锁运动!#SansMoiLe17 “。

运动发起后,很多网民纷纷响应,都在社交媒体上加入了小哥的行列。

甚至,法国社交网络专家 Linkfluence 公司认为, #SansMoiLe17 的使用率是 #GiletsJaunes 的十倍, 但比 #17Novembre 低四倍, 后者是围绕封锁国家的号召出现的主要标签。

一时间小哥成了KOL,还被法国《20分钟报》采访,也受邀上了很多电视节目。反黄背心运动成了小哥身上的典型标签,而他却没有在媒体面前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么,问题来了!

很快, 他就在在脸书和推特上收到了大量的侮辱, 每天多达50次, 持续了差不多两个月。

网络暴力从四面八方冲着小哥而来,把他视为”叛徒“。更为深层的一个原因是,这小哥当时是斯特拉斯堡共和前进党(La Répulique en Marche)负责沟通的雇员。

还有人从他的私人账户里偷照片,用不光彩的照片来羞辱他。有些人甚至拿起他和马克龙的自拍, 贴在色情演员身上。

而网络上的污言秽语,更是让他很恼怒。

更有甚者,直接开价说要这小哥的脑袋,甚至还附上了绞死的刑拘。

小哥表示,这些人基本上是黄背心,  最无法控制的;但也有很多极端武装分子。与极右派的斗争是他承诺的核心, 他一直清楚坚定地表明自己的立场,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抗争到底。

网络上所有这些对他的恶毒攻击,他和他的亲戚都忍无可忍了,他在去年12月就对次提出控诉。申诉目前正在进行中。

事后看来, 他并不后悔”暴露” 了自己, 敢于自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仇恨不是一种表达手段, 而不幸的是,有的人并不懂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