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决定仍然派副总理刘鹤率团赴华盛顿与美方举行下一轮贸易谈判的消息让观察人士重新燃起一线希望,那就是美中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将达成协议,结束旷日持久的贸易战。但更多披露的谈判细节显示,美中之间在很多关键议题上依然分歧严重。分析认为,目前避免争端全面升级或许是更为现实的选项。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要大规模提升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5月6日对记者表示,中国反悔承诺。他说:“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我们看到这个虚弱了承诺。在我们看来,中国放弃了已经做出的承诺。”莱特希泽表示,对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将在5月10日0:01从目前的10%上调至25%。

“特朗普”的图片搜索结果

华尔街日报援引了解美中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的话说,美中之间仍然有大量分歧有待解决,包括对本土企业的补贴、市场准入等。但令美方感到谈判出现倒退的主要原因是中方拒绝美方提出的在协议文本上公布一份中国同意修改的法律法规清单。这些法律法规涉及知识产权保护、强制性技术转让、刑事处罚等一些美方核心诉求。

熟悉谈判情况的人士表示,美方提出的这一具体要求导致了谈判陷入僵局。北京认为,该要求侵犯了中国主权,而且会削弱中共领导人的政治地位。在前几轮的谈判中,中方谈判人员以宽泛的措辞提出有意推动结构性改革,但不愿做出具体承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周二(5月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低调回应了美方称中方对已做出的承诺反悔的指责。他说:“谈判本身就是讨论的过程,双方存在分歧很正常。中方不回避矛盾,对继续磋商具有诚意。”

对于中方此前多次表示的不会在威胁下谈判的立场,耿爽说,“美方威胁对中方的部分产品加征关税,类似的情况以前也多次出现过。中方的立场和态度一直非常明确,美方对此也非常清楚。”他还说,“双方要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基础上,照顾彼此合理关切,争取达成一个互利双赢的协议。”

“刘鹤”的图片搜索结果

华尔街日报披露,在特朗普周日威胁要大规模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推文后,中国一度考虑取消派刘鹤参加原定于本周三在华盛顿举行的第十一轮美中贸易谈判。但中国领导层讨论后最终得出结论,即全面终止与美国的谈判所造成的损失难以修复,而且会给中国经济带来损失。据称,参与美中谈判的中国副部级官员仔细研究了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周一记者会的发言。其结论是在目前情况下,继续与美方举行谈判仍然会是富有成效的。

熟悉美中贸易谈判的中国问题专家、华盛顿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常驻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对美国之音表示,新的局面令美中贸易谈判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他通过电子邮件接受记者提问时说,美中仍有希望在周四达成协议避免美国提升关税,但几率不超过50%。

史剑道表示,如果美国上调关税水平,中国必然会报复。但到目前为止,中方还没有任何具体威胁。而如果本轮谈判富有成果,那么中方的反应将会是有限的。但史剑道也表示,美中贸易战仍有全面升级的可能性。他说,如果本周的谈判进一步倒退的话,而中方的报复措施又将是严厉的话,那么美中贸易争端就可能会全新升级。

金融时报的报道认为,如果美中贸易战再度升级的话,再次尝试达成协议的努力将会至少推迟到2019年秋季,甚至2020年。

“刘鹤”的图片搜索结果

中美贸易谈判原来已接近达成协议,可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宣布对中国货品加征关税,令到谈判节外生枝。《华尔街日报》的分析文章,认为特朗普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陷入两难,一方面是要在不被视为向美国妥协的情况下,继续进行谈判,同时为要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因而要放弃一些原来的计划。

美国的官员指摘中方,上星期开始想推翻原来的草案,要求重新谈判。《南华早报》引述消息人士透露,美方一直认为中国作出的让步不够,中方代表团随后向习近平提交一份有更大让步的方案,但被习否决,习更向代表团声称「所有后果由我一人负责」,代表团最后向美方提出修改草案内容,被视为要将协议推倒重来。《华尔街日报》分析,目前习近平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不被视为向华盛顿妥协的情况下,继续与美方谈判。

中方官员透露,原来中方确实考虑过取消派代表团到美国,并称「不会在威胁之下进行谈判」,但最后还是决定代表团仍会在本星期前往美国,但规模却缩减很多,部份原来要前往美国的工作级别官员,仍没有动身,等待进一步指示,中方官员仍试图向美方官员了解,特朗普突发在twitter宣布加征关税的意图。

评论又引述中方官员称,尽快完成贸易谈判、达成协议是最符合中国与美国的利益,可是自去年爆发贸易战以来,已经严重损害中国企业和投资者信心,过去几个月中共管理层更要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以稳定经济增长。

由于要刺激经济,习近平不得不放弃部份早前已经定下、为中国中长期经济稳定打好基础的措施,包括控制地方的债务攀升问题,及缓解多年无节制工业化所引发的污染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