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关于欲望和谋杀的真实故事,事情发生在一百多年前。

1914年发生了什么呢?

世界第一条民航客机定期航线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开始运营,航线距离为35公里;呼伦贝尔自治政府与俄国商人签订在乌奴尔沟等地采伐树木的合同;美国企业家亨利·福特大幅提高工人工资,刺激生产;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年中至年末,西欧大部分国家被卷入到一战的炮火当中。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Nagyrév——匈牙利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死了几个男人这样的事情,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那些男人们侥幸从战场上捡了一条命回来,然后死在了自己妻子的手上。

于是在之后的15年里,村里大约有300人离奇死亡,从一开始的成年男子,到后来的老人孩子,几乎无一幸免。

这是一个秘密,也是一场惨案。

这些带来死亡的女人们成为了一个组织,一个有预谋有心计的组织,她们被称为:

“天使制造者”。

没有人知道朱莉娅·法策卡斯(Julia Fazekas)是从哪儿来的,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出生年月。

只知道1911年她嫁到了这个村子,没过多久,她的丈夫就死了,有的说死了,有的说失踪了,真相如何,没有人知道。

过了两年,茱莉娅再婚了,她的第二任丈夫没过多久,也死了。

于是茱莉娅得以继承两个丈夫的遗产,这笔遗产在小村庄里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而且在来到这个村庄之前,茱莉娅做过三年的助产护士。

在来到这个村庄之后,助产护士就变成了“流产护士”。

因为每家每户人口众多,再添一个孩子无疑又是增加了家庭的负担,于是她们只能选择堕胎。

茱莉娅非常热心的肩负起了帮人堕胎的“重任”,因为村子里本身就没有医生或者大夫,村民们生病了都是自己给自己看病,茱莉娅粗通医术,渐渐的,除了堕胎,村民们有其他的小痛小病,也会来找茱莉娅。

有钱又有医术,茱莉娅一个异乡人在村子里渐渐有了威望,到后来女性村民们几乎把她视为神一样的存在。

当然在男性村民眼里,茱莉娅就是一颗毒瘤。

说到这里,我们先来看一下当时那个小村庄的状况。

典型的男尊女卑,女人们活得劳累又痛苦,不仅要负责一家老小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忍受丈夫动不动就谩骂、殴打,并且还要参加繁重的劳动。

在那个村子里,离婚是不被允许的,于是她们只能选择默默忍受。

茱莉娅因为在大城市待过,所以她的思想很开放,她认为女人没有必要忍受这种无理由的痛苦,也没有必要生下自己不想生的孩子。

她曾经因为非法堕胎而被判入狱,但是每次又都因为得到了法官的支持而被释放。

女人们的反叛心理,就在那时候萌芽了。

因此到了一战期间,有劳动力的男人们都被派去了战场,村子里只剩下了一些老弱妇孺。

男人们在的时候女人们觉得压抑,男人们走了又觉得寂寞,就这么冷冷清清的过了一段时间。

随着战线的推进,不少战俘来到了这个小村庄,他们被禁足在这里,帮助村子里的人做苦力。

身强力壮的男人们和孤单寂寞的女人们,只需要一点点火苗,便可以擦出火花。

总之,当男人们从战场上回来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并不是平静的战后生活,老婆孩子热炕头,而是妻子们的横眉冷眼和一顶顶绿帽子。

原本经历了战争,男人们或伤或残,就算四肢健全心理上也留下了难以抹去的伤痕,再加上村子里的风言风语,男人们变得更加残暴。

这要是搁以前,女人们或许可以忍受,可是自由散漫惯了的她们哪里还受得了丈夫的拳打脚踢,只是力量悬殊,她们无法摆脱。

而且又无法离婚。

走投无路的女人们想到了茱莉娅,她孑然一身,坐拥财富,又有智慧,她肯定可以给她们指条明路。

果然如她们所想,茱莉娅确实有办法帮她们回到战争时自由的生活。

既不能离婚,又想要自由,很简单,让他们消失就好了。

而一个人如果可以彻底消失,那只有一种办法。

死亡。

茱莉娅给的杀人方法也很简单,道具是人人家里都有的捕蝇纸。

用捕蝇纸蒸馏,就可以得到致命的砒霜。

茱莉娅把这些砒霜封存起来,然后卖给那些想要丈夫消失的女人们。

只需20美元,就可以得到自由,多划算的买卖。

第一个女人做了尝试,她瘫痪的丈夫当晚就死了,第二天她欣喜又紧张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其他人。

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丈夫接二连三的死亡。

因为茱莉娅是村子里唯一的算得上是医生的人,所以在她的操控下,没有一例非正常死亡。

那些被蒙在鼓里的其他男人们,也只当是战争的后遗症,直到死神降临到自己头上。

这成为了村子里的女人们人尽皆知的秘密。

茱莉娅为了稳固自己在村子里的威望,有时候她会故意把不纯的毒药卖给女人们,丈夫吃了之后不会立刻死亡,只是会有中毒的症状。

而这时茱莉娅就会把事先准备好的胃药卖给他们,丈夫吃了胃药之后渐渐好起来,这让村民们觉得茱莉娅医术高超,甚至可以起死回生。

女人们也更放心大胆的使用茱莉娅给的毒药。

死亡笼罩着整个村庄。

渐渐的,女人们又不满足于现状。

丈夫死了,家里还有老老小小要照顾,这对于她们来说,也算是累赘,既然丈夫可以消失,那么他们是不是也可以……

于是除了丈夫,其他的家庭成员也开始离奇死亡。

在茱莉娅的帮助下,这些非正常死亡也都有了合理的理由,有的是战争留下的疾病,有些是突发心脏病。

总之,茱莉娅总有办法的。

没有了暴虐成性的丈夫,也没有老人和孩子需要照顾,从丈夫那里继承来的财产和土地让村子里的女人们都成了富有的人。

这些建立在毒杀之上的富有,着实让她们过了好一阵子的好日子。

1914年到1929年间,这个村子里一共有300条生命消失。

纸终是包不住火的,Nagyrév的罪恶行径还是被发现了,至于是怎么被发现的,广为流传的有三种说法:

一种是说有两个幸存下来的丈夫怀疑到了妻子身上,更多人的死亡也证明了这种猜想是正确的,于是他们选择了报警。

第二种说法是一个偶然来到村子里的医学生,在河流的下游发现了一具已腐烂的尸体,根据这具尸体的状况他发现这个人死于砒霜中毒,警方到来,事情被公开。

第三种说法是匈牙利索尔诺克警察局收到一封匿名来信,信里说这么多年来Nagyrév村庄的死亡都是人为的,警方非常吃惊,于是到村子里调查,随之揭开了下毒杀人的真相。

总之,在第一个人被毒死的15年后,真相终于大白了。

警方在村子里找到了50多具尸体,茱莉娅在被捕前自知走投无路了,于是喝下了毒药暴毙在街头。

剩下的26名女人们也都被捕归案,8人被判死刑,7人被判终身监禁,其余的也都被判有不同时长的刑期。

“天使制造者”成员们疯狂的15年,最终落下了帷幕。

然而,这并不是唯一一个女人们联合起来杀人的地方,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在其他地方,都还有一些秘密没有被发掘。

比较讽刺的是,在Nagyrév村庄毒杀事件被曝光之后,周围地区男性对自己妻子的行为“有了明显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