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众议院民主党几次向总统特朗普发难,要求获取其纳税申报,但始终不得其门。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外界无从知晓特朗普的财税情况。

《纽约时报》7日爆料,根据其掌握的特朗普1985年至1994年个税报税单,这位当时的富豪已经面临巨额亏损。特朗普曾于1987年出版自传《特朗普:交易的艺术》,大侃特侃他最为得意的“生意经”。但根据这份最新调查显示,那时,特朗普其实已经深陷财务危机之中。

亏损过大,特朗普免了8年个人所得税

特朗普之所以能当上总统,有部分原因要归功于他向外界所展示的商业上成功的形象。但《纽约时报》所获的从1985年到1994年十年间的税务信息所描绘的形象——无论是在财务状况还是交易能力——却要比他自己所描绘的黯淡许多。

据显示,1985年,特朗普包括赌场、酒店、公寓楼和零售空间在内的核心业务亏损了4610万美元。在这之后亏损仍在继续,这十年间特朗普总共亏损了11.7亿美元。

事实上,经过对比发现,1985年全美只有三个纳税人的亏损比特朗普大。由于亏损巨大,这十年中有八年特朗普都不用缴纳所得税

一直收购一直亏的“黑历史”

1985年,特朗普似乎正处于世界之巅。他刚单独完成几个大项目:君越酒店、特朗普大厦、一栋曼哈顿公寓楼,以及一座大西洋赌城。与此同时,他还是美国橄榄球联盟里新泽西将军队的老板。

▲特朗普与前妻在海湖庄园。

随着时间的推移,特朗普借了数亿美元来进行收购:一家赌场(3.518亿美元)、一家曼哈顿酒店(8000万美元)、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1000万美元)、一家打算改造成公寓楼的医院(6000万美元)以及一块打算建造世界最高楼的未开发用地(8500万美元)。

但是最新揭露的税务信息显示,由于这些房产所带来的巨额债务和其他开支,特朗普的命运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他所持有的未开发用地每年都要花费他1970万美元。而海湖庄园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也一直未能盈利。由医院改造的公寓楼直到1990年才正式出售。此外,另一个住宅项目也停滞了好多年。美国橄榄球联盟没过多久也关门倒闭。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1986年,特朗普买断特朗普大厦和特朗普广场赌场酒店的所有权。另外,他还以4300万美元在西棕榈海滩买下了一套公寓楼。这一年他亏损了6870万美元。

1987年10月19日股市崩盘前大约两周,特朗普花2900万美元买下了一艘游艇。几个月后,他以4.07亿美元收购了广场酒店。1987年特朗普的核心业务亏损了4220万美元,1988年亏损3040万美元。

1989年,特朗普以3.65亿美元买下美国东方航空的快线业务。这项业务从来没能盈利,为了保证飞机的正常起降,特朗普每个月至少要投入700万美元。这一年亏损飙升至1.817亿美元。

1990年4月,泰姬玛哈赌场酒店开业,特朗普为此背负了超过8亿美元的债务,其中大部分有着高额的利息。泰姬玛哈赌场酒店的收入无法弥补所借的债务,不得不调用其他赌场的收入来“救火”,这也使得这些赌场在债务危机中越陷越深。

实际上,1990年和1991年是《纽约时报》所调查的十年中最糟糕的年份,总共亏损了5.176亿美元。而在接下来的三年里,特朗普将他的房产交给了他的贷款人以避免破产,在这期间,他的核心业务亏损了2.869亿美元。

十年下来,特朗普总共亏损了11.7亿美元

企业掠夺者特朗普

在这十年里,特朗普也不是没赚钱,他的税务信息显示长期资本收益为9980万美元,只是跟巨亏相比实在是差太远了。

商业上的亏损并没有给特朗普的生活水平造成太大的影响,部分原因是他的大部分资产都属于银行和债券投资人这些借钱给他收购的人。就像《纽约时报》之前报道的那样,特朗普偷偷靠着他父亲的钱,继续像赢家一样生活,并卷土重来。

▲特朗普与其父亲。

有一段时间,特朗普依靠新建立的公众形象,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企业掠夺者。他会通过贷款购买一家公司的股票,并公开表示正在考虑购买足够股票以成为大股东,等股票因为他放出的这个消息上涨时,再悄悄卖出。

特朗普的这一策略奏效了一段时间,直到投资者最终识破了他的“诡计”。大家对特朗普的这段经历都有所耳闻。《纽约时报》的调查显示,他最终还是失去了这几年疯狂交易中大部分收益。

特朗普税务信息中最引人注目同时也是最难以让人理解的一点是突然上涨的利益收入。特朗普1986年上报了约46万美元的利息收入。1987年暴涨到550万美元,下一年又上涨到1180万美元,而在1989年,他上报的利息收入为5290万美元。

纳税人可以从各种渠道获得利息收入,包括债券、银行账户和抵押贷款。高收益的债券虽然在今天不常见,但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却非常受机构投资者欢迎。

如果特朗普能赚取5290万美元的利息,那他需要持有大约3.78亿美元、且利率在14%的债券。然而,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特朗普拥当年拥有每年能带来如此巨额利息的资产。这笔巨额利息收入是怎么来的,仍是一个谜。而且特朗普的利息收入下降几乎跟上升一样的快:1991年他上报了1870万美元的利息,到1992年就只有360万美元。

拒绝承认生意失败,特朗普却不小心暴露了?

不满被《纽约时报》写成失败生意人的特朗普,在8号发推特为自己辩护。只是这段话,看起来却起到了反作用。特朗普称:“出于税收目的,你总是想显示损失……几乎所有房地产开发商都这么做过——而且经常与银行重新谈判,这是种体育运动。”

把报税成为“体育运动”,不仅让人想起他已经入狱的前律师科恩在国会作证时说的话——特朗普的“坏”远超过他的“好”。科恩透露特朗普为个人目的隐瞒他真实拥有的财富,例如在追求登上福布斯财富榜时夸大财产,而在报税时少报资产。

目前,纽约州已经立案调查特朗普使用其父亲的资产是否涉及逃税漏税,而尽管特朗普对自己的税单严防死守,民主党人也并没有显示出放弃的迹象。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瑞·纳德勒(Jerry Nadler) 表示:“民主党人感到非常愤怒,总统和他的副手竟然想方设法阻挠我们的调查,既然他们认为所有的指控都是子虚乌有,那又有什么好顾虑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