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路透9日快报,美国总统川普表示,美国不可能让中国试图重新谈判美、中贸易协议。就在美中高层官员即将展开最新贸易谈判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说,他星期三晚上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那里收到了一封“非常漂亮的信”。特朗普说,他有可能会与习近平通话,但他同时表示,美国官员已开始办理对中国产品加征新关税的手续。

习近平在信中写道,让我们一起合作,看看能否达成协议。

川普并强调,有关美中贸易协议,「我们等着瞧」(We’ll see.)。他提到,双方贸易谈判代表预定美国时间9日下午5点会谈。他还说,开始针对中国3250亿美元进口课征25%关税的文书工作。他预料,美中本周就可能达成贸易协议。

川普9日针对与中国的贸易问题、北韩9日再次试射武器和「通俄门」的「穆勒报告」等议题表示看法。

特朗普总统星期四在白宫举行了一次有关医疗付费问题的会议后对记者说:“我们的选项是很棒的。这是我说了多年的选项。”

他所说的指的显然是贸易协议达不成便加征关税。特朗普指出,美国强劲的经济让他处在有利的谈判位置。他说:“我们有两个很棒的选项。我们的国家形势大好。”

前些日子,美方释出美中贸易谈判有望在近期内达成协议的乐观信号。但是星期日,特朗普总统突然发推,要把大约两千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从目前的10%提高到25%。美国指责中国反悔已经答应做出的让步,试图“重新谈判”。中国政府随后表示,“如果美方关税措施付诸实施,中方将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措施。”

特朗普总统星期四在白宫罗斯福室说:“我们本来快达成协议了,然后他们又开始重新谈判协议。”他说,“我们今天正开始办手续”,对中国产品征收“非常重的”关税。

特朗普说,是中方想回到华盛顿来谈判的。他说:“回来是他们的主意。” 当被问到他是否将与习近平通话时,他说:“他刚刚给我写了一封漂亮的信。我刚收到。我可能会跟他通电话。”

特朗普总统说,习近平主席表示了达成协议的愿望。他描述说,习近平在信中表示,“让我们一起努力,做成一些事情。”

特朗普说,两国有可能在这个星期达成协议。他说:“有可能做到。他们都在这里了。(刘鹤)副总理是中国最受尊敬的人之一,最高级别的官员之一,他也来了。”

最新:中美谈判重启 刘鹤抵达会议现场时面露笑容:“我是带着诚意而来!”

刘鹤(左)和美国财长姆纽钦(右)握手。(美联社图片)

中美新一轮贸易谈判,周四(9日)下午5点左右在华盛顿开始。中国副总理刘鹤率领的代表团和美方代表将尝试在突然急转直下的谈判气氛下达成协议。刘鹤抵达华盛顿后表示,自己有诚意和美方理性和坦诚地交换意见,并反对特朗普加征关税的做法。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收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封谈及贸易的信,并形容为「美丽的信件」。他又强调依然有机会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周四抵达华盛顿,在华盛顿美国贸易代表办事处与美方举行第十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他抵达后表示,自己带着诚意而来,希望在当前特殊形势下,理性、坦诚地与美方交换意见。他又强调加征关税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认为不只对中美双方不利,对全球也不利。他逗留了约个半小时后离开。之后他会和美国贸易代表莱蒂泽以及财长姆纽钦共进晚餐。

至于特朗普则在刘鹤抵达华府前在白宫向记者表示,他是在周三(8日)收到习近平的信,他引述习近平说:「让我们一同努力看看能否做出一些事来,依然有机会做得到(达成协议)。」他又表示相信两人稍后会通电话。

特朗普之前宣布向2000亿美元中国货品加征关税的措施香港时间周五中午生效,中方已表示会作出相应措施。不过特朗普就表示他对于和中方达成协议,或者持续惩罚性关税措施都没有异议。他说:「我和很多人看法不同,我觉得关税措施对于我们的国家是很有力的手段。」他又强调中方剔除原本协议的很多部分,但希望重新讨论,他认为不可以这样做。

“中美贸易战”的图片搜索结果

中美若翻脸 中国可祭出非关税手段反制!

美中贸易谈判乌云罩顶之际,有分析指出,一旦谈判失败,中国反制美国的关税筹码虽然有限,但仍可动用“非关税”手段还击。就如同孟晚舟案后对付加拿大般,比照“限加令”模式对付美国。

香港01今晚发表文章指出,从美国总统川普上任前的是是非非,到上任后如何以威逼和反复无常作为外交手段,美中贸易谈判进展至今的波折,并不会完全出乎中方意料。

文章提到,既然川普使出他数十年如一日的“交易的艺术”,动用各种可行手段争取最大利益,那么中国也有条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美国极限施压下发挥“不对称”思维,在“非关税”领域实施对等还击。

这篇文章说,过去一年的美中贸易战里,中国看准川普寻求连任必须保住共和党票仓的心理,特别针对美国中西部的大豆、汽车等支柱产业进行“关税精准打击”,导致2018年底美国大豆价格跌到10年来最低,各州都出现农民堆积大豆的景况。

“中美贸易战”的图片搜索结果

中国先前的“精准打击”也涵盖了非关税领域。像是2018年起大幅削减美国原油进口,日均进口量在同年9月大幅减少到仅有3万桶。直到今年恢复谈判后,中国才开始重新采购美国大豆和原油。

文章指出,一旦美国再度对中国增加关税,中国即可扩大“非关税”手段,加拿大就是显例。2018年12月孟晚舟案发生,中国今年初就以发现有害生物为由,吊销加拿大特定油菜籽企业的进口许可。到了4月间更传出,中国今年以来没有进口一桶来自西加拿大的原油。

这篇文章说,上述“限加令”正可反映,在中国现行体制下,一旦订定目标,就能分头并进,既能使用各种政策工具,又能从清单中挑选对手最脆弱的一环。而美国大企业中,波音和苹果正是最可能受美中贸易谈判失败波及。

但文章声称,中方是否会祭出“限美令”还待观察,毕竟贸易战升级外溢终究是两败俱伤。但美国借由加拿大出手拘捕孟晚舟,并号召盟国排挤华为,才是率先采取“非关税”手段的一方,且比中国还早实施“精准打击”。中方给予还击,也只是赶上美国的攻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