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路透9日快報,美國總統川普表示,美國不可能讓中國試圖重新談判美、中貿易協議。就在美中高層官員即將展開最新貿易談判之前,美國總統特朗普說,他星期三晚上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那裡收到了一封“非常漂亮的信”。特朗普說,他有可能會與習近平通話,但他同時表示,美國官員已開始辦理對中國產品加征新關稅的手續。

習近平在信中寫道,讓我們一起合作,看看能否達成協議。

川普並強調,有關美中貿易協議,「我們等着瞧」(We’ll see.)。他提到,雙方貿易談判代表預定美國時間9日下午5點會談。他還說,開始針對中國3250億美元進口課徵25%關稅的文書工作。他預料,美中本周就可能達成貿易協議。

川普9日針對與中國的貿易問題、北韓9日再次試射武器和「通俄門」的「穆勒報告」等議題表示看法。

特朗普總統星期四在白宮舉行了一次有關醫療付費問題的會議後對記者說:“我們的選項是很棒的。這是我說了多年的選項。”

他所說的指的顯然是貿易協議達不成便加征關稅。特朗普指出,美國強勁的經濟讓他處在有利的談判位置。他說:“我們有兩個很棒的選項。我們的國家形勢大好。”

前些日子,美方釋出美中貿易談判有望在近期內達成協議的樂觀信號。但是星期日,特朗普總統突然發推,要把大約兩千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從目前的10%提高到25%。美國指責中國反悔已經答應做出的讓步,試圖“重新談判”。中國政府隨後表示,“如果美方關稅措施付諸實施,中方將不得不採取必要反制措施。”

特朗普總統星期四在白宮羅斯福室說:“我們本來快達成協議了,然後他們又開始重新談判協議。”他說,“我們今天正開始辦手續”,對中國產品徵收“非常重的”關稅。

特朗普說,是中方想回到華盛頓來談判的。他說:“回來是他們的主意。” 當被問到他是否將與習近平通話時,他說:“他剛剛給我寫了一封漂亮的信。我剛收到。我可能會跟他通電話。”

特朗普總統說,習近平主席表示了達成協議的願望。他描述說,習近平在信中表示,“讓我們一起努力,做成一些事情。”

特朗普說,兩國有可能在這個星期達成協議。他說:“有可能做到。他們都在這裡了。(劉鶴)副總理是中國最受尊敬的人之一,最高級別的官員之一,他也來了。”

最新:中美談判重啟 劉鶴抵達會議現場時面露笑容:“我是帶着誠意而來!”

劉鶴(左)和美國財長姆紐欽(右)握手。(美聯社圖片)

中美新一輪貿易談判,周四(9日)下午5點左右在華盛頓開始。中國副總理劉鶴率領的代表團和美方代表將嘗試在突然急轉直下的談判氣氛下達成協議。劉鶴抵達華盛頓後表示,自己有誠意和美方理性和坦誠地交換意見,並反對特朗普加征關稅的做法。之前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收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封談及貿易的信,並形容為「美麗的信件」。他又強調依然有機會和中國達成貿易協議。

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周四抵達華盛頓,在華盛頓美國貿易代表辦事處與美方舉行第十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他抵達後表示,自己帶着誠意而來,希望在當前特殊形勢下,理性、坦誠地與美方交換意見。他又強調加征關稅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認為不只對中美雙方不利,對全球也不利。他逗留了約個半小時後離開。之後他會和美國貿易代表萊蒂澤以及財長姆紐欽共進晚餐。

至於特朗普則在劉鶴抵達華府前在白宮向記者表示,他是在周三(8日)收到習近平的信,他引述習近平說:「讓我們一同努力看看能否做出一些事來,依然有機會做得到(達成協議)。」他又表示相信兩人稍後會通電話。

特朗普之前宣布向2000億美元中國貨品加征關稅的措施香港時間周五中午生效,中方已表示會作出相應措施。不過特朗普就表示他對於和中方達成協議,或者持續懲罰性關稅措施都沒有異議。他說:「我和很多人看法不同,我覺得關稅措施對於我們的國家是很有力的手段。」他又強調中方剔除原本協議的很多部分,但希望重新討論,他認為不可以這樣做。

“中美贸易战”的图片搜索结果

中美若翻臉 中國可祭出非關稅手段反制!

美中貿易談判烏雲罩頂之際,有分析指出,一旦談判失敗,中國反制美國的關稅籌碼雖然有限,但仍可動用“非關稅”手段還擊。就如同孟晚舟案後對付加拿大般,比照“限加令”模式對付美國。

香港01今晚發表文章指出,從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前的是是非非,到上任後如何以威逼和反覆無常作為外交手段,美中貿易談判進展至今的波折,並不會完全出乎中方意料。

文章提到,既然川普使出他數十年如一日的“交易的藝術”,動用各種可行手段爭取最大利益,那麼中國也有條件“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在美國極限施壓下發揮“不對稱”思維,在“非關稅”領域實施對等還擊。

這篇文章說,過去一年的美中貿易戰里,中國看準川普尋求連任必須保住共和黨票倉的心理,特別針對美國中西部的大豆、汽車等支柱產業進行“關稅精準打擊”,導致2018年底美國大豆價格跌到10年來最低,各州都出現農民堆積大豆的景況。

“中美贸易战”的图片搜索结果

中國先前的“精準打擊”也涵蓋了非關稅領域。像是2018年起大幅削減美國原油進口,日均進口量在同年9月大幅減少到僅有3萬桶。直到今年恢復談判後,中國才開始重新採購美國大豆和原油。

文章指出,一旦美國再度對中國增加關稅,中國即可擴大“非關稅”手段,加拿大就是顯例。2018年12月孟晚舟案發生,中國今年初就以發現有害生物為由,吊銷加拿大特定油菜籽企業的進口許可。到了4月間更傳出,中國今年以來沒有進口一桶來自西加拿大的原油。

這篇文章說,上述“限加令”正可反映,在中國現行體制下,一旦訂定目標,就能分頭並進,既能使用各種政策工具,又能從清單中挑選對手最脆弱的一環。而美國大企業中,波音和蘋果正是最可能受美中貿易談判失敗波及。

但文章聲稱,中方是否會祭出“限美令”還待觀察,畢竟貿易戰升級外溢終究是兩敗俱傷。但美國藉由加拿大出手拘捕孟晚舟,並號召盟國排擠華為,才是率先採取“非關稅”手段的一方,且比中國還早實施“精準打擊”。中方給予還擊,也只是趕上美國的攻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