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後最慘烈的戰爭就是,非洲第一次世界大戰,平民傷亡500~600萬人,在現代的和平環境中史無前例。

並且這場戰爭就發生在1998年到2002年,但是我估計沒幾個人知道世界上還曾經有這樣一起血腥的戰爭。

第一次非洲世界大戰的前身是盧旺達大屠殺,盧旺達大屠殺我想大家根據盧旺達飯店,應該都知道這件事,但是知道這件事後續的人應該不多。

盧旺達以前是比利時的殖民地,當時這片土地上生活着兩支民族,一支是占人口80%的胡圖族,一支是占人口20%的圖西族。

兩者本來沒有矛盾在幾個世紀內雙方互相通婚,講同一種語言,信奉同一個宗教,雜居在一起。

兩者區別僅在於,圖西族放牧,胡圖族種地。

但是一切在歐洲人來了以後就變了,比利時殖民者在非洲推崇殘暴的奴隸制度,把所有的黑人作為奴隸,同時扣押奴隸的妻子兒女,逼迫奴隸幹活。如果奴隸反抗,那麼則以鞭打和割手作為對奴隸的懲罰。

(斷手的孩童奴隸)

在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統治的幾年間,剛果就有1500萬奴隸被他迫害致死。

而比利時的殘暴殖民統治,激起了當地人的反抗。

而比利時統治者怕鎮壓引來其他歐洲列強以人權為名的干涉,因此為了削弱反抗,想出了一條惡毒的計策。

比利時統治者宣稱占人口少數的圖西族是高等民族,而占人口多數的胡圖族是劣等民族。

並且給予圖西族一小部分特權,竭力製造胡圖族和圖西族的矛盾。

比利時的策略非常成功,通過這一系列種族歧視政策,比利時成功的把圖西族和胡圖族由和睦相處,共同抵抗比利時殖民者的戰友,變成了反目成仇的敵人。

(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二世)

人們往往比起高高在上的帝王,更仇恨身邊只比他高一兩級的小吏,小土豪。

抱着皇帝都是好人,壞事的都是貪官這種思想的人可不僅僅是中國人。

比利時成功的把殖民者和奴工之間的矛盾轉移為圖西族和胡圖族之間的仇視。

這之後比利時對盧旺達的統治開始牢固下來,一直持續到1962年。

1962年比利時被迫撤離盧旺達以後,又把殖民地交給了占人口多數的胡圖族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來,比利時壓根不信那套胡圖族低劣,圖西族高等的鬼話。它只是要挑撥民族矛盾,然後坐收漁翁之利罷了。可憐的是胡圖族和圖西族卻信了比利時的這番鬼話)。

得到了政權之後的胡圖族立刻拿起了屠刀,展開了對圖西族的血腥報復。

之後二十多年內,圖西族一直生活在盧旺達政府的種族歧視制度之下。

在1990年開始,被殘酷迫害的圖西族難民,掀起了起義的大旗,他們組成軍隊盧旺達愛國戰線,在烏干達的支持下,開始發起了對盧旺達政府的攻擊。

在盧旺達內戰期間,戰爭加大了雙方的仇恨,胡圖族在境內宣傳圖西族是國家的敵人,圖西族在自己的佔領區內也驅逐了大量的胡圖族難民。

因為年年戰火,1993年盧旺達總統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和圖西族武裝簽訂和約。

可惜好景不長,1994年盧旺達總統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就被刺身亡,他的死是二十世紀最恐怖的種族仇殺事件,盧旺達大屠殺的開端。

(當時的盧旺達總統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

在總統去世後,由胡圖族武裝阿卡祖控制的廣播電台,發布廣播公告,一口咬定謀殺總統的是圖西族極端分子。

公布公敵名單,要求全國的胡圖族開始屠殺圖西族。在廣播的煽動下胡圖人紛紛化為魔鬼,展開對圖西族的種族屠殺。

胡圖族市民拿着彎刀棍棒去屠殺自己的鄰居,為了把圖西族斬草除根,攻擊的目標首先就對準了圖西族的婦女兒童。

在殘酷的殺戮之後,胡圖族擔心圖西族報復自己,於是更加殘酷無情。

更有一些人造謠,殺死圖西族可以獲取農莊,因此殺戮更加慘烈。

這個時期甚至有圖西族拿着錢乞求胡圖族拿槍爆頭他,而不是用彎刀把他砍成肉泥。

一百多天後,圖西族武裝得知此事,他們聯合了同是圖西族政權的烏干達在7月,攻入盧旺達首都基加利,徹底擊敗了種族歧視的胡圖人政府。

這場殘酷的屠殺在一百天內,殺死了80-100萬圖西族,總共占盧旺達人口的10%。

(如果不理解這個數據的話,我給一個數據,中國抗日戰爭時期死亡1800萬人,而當時中國的人口是四億人,1800萬人佔四億人口的4.5%。一百天的盧旺達大屠殺,在比例上相當於兩起抗日戰爭。共200多萬在大屠殺中雙手沾滿圖西族鮮血的胡圖人由於害怕遭到報復,便逃到鄰國布隆迪、坦桑尼亞、烏干達和扎伊爾(現在的剛果民主共和國)

其中數千人由於霍亂和痢疾死於難民營。

這就是盧旺達大屠殺,但是盧旺達大屠殺僅僅只是開始。

(大屠殺的死難者)

盧旺達大屠殺的始作俑者阿卡祖組織逃入當時蒙博托掌權的扎伊爾,並且在蒙博托的默許下建立了游擊隊根據地。

開始越境襲擊盧旺達,屠殺圖西族妄圖進一步激化種族矛盾,把國內的胡圖族也牢牢綁上自己的戰車。

(當時的圖西族政府一直在搞種族和解,試圖消弭胡圖族和圖西族之間的矛盾,戰爭結束後盧旺達新政府的第一道命令就是下令停止使用註明族屬的身份證,要求全國人民不分胡圖族還是圖西族都作為盧旺達國民而生活。甚至總統和總理的職位都由溫和派的胡圖人擔任,所以胡圖族極端武裝阿卡祖擔心國內大部分胡圖人真的和圖西人和解,於是不斷發動游擊戰爭來騷擾盧旺達邊境屠殺圖西人,試圖激怒圖西族政府,激發圖西人和胡圖人更進一步的矛盾)。

(獨裁者蒙博托)

而盧旺達政府對阿卡祖這種破壞種族和解,不斷製造種族對立的行為極其憤怒。

因此不斷要求扎伊爾總統蒙博託交出極端的胡圖人武裝阿卡祖,而蒙博托對扎伊爾統治了三十多年的大盜賊級別統治者。

(扎伊爾被稱為“盜賊統治的國家”,在蒙博托30多年的獨裁統治期間。蒙博托家族大發其財,以至於蒙博托不得不告誡:“你們應該偷竊得少一點,或者偷竊得更聰明些,可以投資那些收益好的產業,而不是把資金轉移到國外。”GDP相較於蒙博托上台前下降了65%,從非洲第三大國淪為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

面對如此嚴峻的形勢,蒙博托祭起了種族主義大旗試圖轉移矛盾。

扎伊爾東部也定居着一支圖西人,蒙博托於是模仿比利時統治者煽動起了扎伊爾國內,圖西族和胡圖族的矛盾,試圖轉嫁矛盾。

他放任胡圖族極端武裝阿卡祖對圖西族的襲擊,甚至出動政府軍幫助。

同時1996年10月還發布命令:勒令所有圖西人一周內離開扎伊爾,否則將武力驅逐。

忍無可忍的圖西族被迫起義,掀起了第一次非洲世界大戰的序幕。

扎伊爾的圖西族組建的叛軍名為剛果解放民主力量同盟,叛軍領袖為曾與切格瓦拉並肩戰鬥時卡比拉,他們在扎伊爾東部反叛。

而早就對蒙博托包庇阿卡祖忍無可忍的盧旺達圖西族政府於是馬上聯合烏干達安哥拉的圖西人政權開始資助卡比拉,並且帶着多國部隊入侵扎伊爾,幫助卡比拉作戰。

同時布隆迪、贊比亞和津巴布韋等國雖然沒有直接參戰,但是也向解盟提供了不同程度的支援,包括幫助轉運兵力、提供軍火和給養。

在非洲多國的幫助下,卡比拉在三個月內席捲全國,於1997年5月17日攻入金沙薩,趕走了蒙博托,同年蒙博托死於前列腺癌。

(老卡比拉)

卡比拉在蒙博托逃走同時即位扎伊爾總統,並且改扎伊爾國名為剛果民主共和國。

然而誰也沒能料到,和平只持續了一年。

因為卡比拉主要依靠圖西族的武力支持才得以上台,因此圖西族大量佔據政府要職,引起其他族裔不滿。

掀起了“抵製圖西族入侵”的反圖西浪潮,卡比拉自我認同卻不是圖西族,他自我認同是沒有民族的共產主義者。

所以他追求的是共產主義政權,而不是圖西族的民族主義政權。

因此他對反圖西族勢力妥協,開始清洗政府內部圖西族人士,同時回老家招募以前和他理想相同的一些人士,試圖與圖西族對抗,並且還和盧旺達政府最大的仇人,佔據盧旺達東部人數眾多的逃亡胡圖族武裝組織阿卡祖合作,為此甚至拒絕給剛果的圖西族人國籍。

在1998年7月28日,卡比拉發布命令,要求圖西族離開剛果民主共和國,這一切激起了圖西人的嚴重不滿,他們認為自己被飛鳥盡,良弓藏,於是次月即再次發動叛亂。

同時盧旺達政府對卡比拉包庇盧旺達大屠殺兇手的行為也比較不滿。

於是再次被激怒,聯合烏干達軍隊配合圖西人叛軍,進攻剛果民主共和國。

在短短几天內打到了距離金沙薩30公里處。

在一片混亂的情況下,卡比拉求助於南非體的乍得、安哥拉、利比亞、津巴布韋和納米比亞等國,開始對抗盧旺達和烏干達軍隊。

同時世界上其他列強也看中了剛果豐富的礦產資源,出資扶持剛果境內的各國軍隊和叛軍,趁亂掠奪資源。

上百家歐洲亞洲的企業進駐剛果,掠奪剛果礦產。

盧旺達那一年出口了遠超自身產量的礦物,而發達國家明知礦物來源於掠奪,仍然大批購買。

美國俄國等常任理事國表面上支持剛果政府,私下裡同樣為烏干達和盧旺達提供資金,兩面下注。

以當時世界的資金流動考慮,這張戰爭是名副其實的世界大戰,世界主要列強對此都有投資和扶持代理人行為。

於是在1998年,非洲十多個國家參與,世界各大國投資的非洲第一次世界大戰,正式拉開序幕。

(參戰國)

雖然有諸多盟國派遣軍隊支援,又有各大國的支持,但是卡比拉依然戰事不利。

1999年卡比拉失去東部半壁江山,開始憑藉自己的六萬軍隊與多國盟軍對峙

(諷刺的是這六萬人,大多數是名為胡圖解放軍的前阿卡祖成員,也就是盧旺達大屠殺的兇手。蒙博托最主要的支持者,卡比拉在內戰中的最大對手)。

因為戰場上的僵局,這場非洲世界大戰由大兵團會戰,演變為小股武裝游擊隊的互相頻繁襲擾,同時游擊隊隱藏在群眾之中。

所以導致了這場大戰的顯著特點,軍隊傷亡不大,但是平民傷亡驚人,傷亡人數甚至達到二戰後的最高值500萬平民傷亡。

同時打瘋了的雙方,和剛果國內的土匪武裝,兵源也越來越少。

開始的時候各國徵召失業者參軍,後來兵源擴大為貧困人口,再後來甚至孩子都被綁架參軍。

二百個成人綁架孩子,湊成一萬武裝,已經成為常態。政府軍方面也不怎麼樣了,胡圖解放軍藉著開戰的機會大肆掠奪剛果的村莊和人民的財產。

後期剛果的局面極其混亂,盧旺達和烏干達也為了地下資源而反目成仇,互相攻擊,光東部的武裝組織更是有二十多個,民間到處是以彎刀為武器的種族仇殺和部族衝突。

(戰爭中的童兵)

而政府軍一方也好不了多少,納米比亞無法長期負擔自己軍隊在海外的開支於2001年撤回所有軍隊。

其他國家大多是象徵性出兵,於是也慢慢撤回了自己的軍隊。

政府軍一方主力為想要藉此顯示大國地位,挑戰南非在南非體中地位的津巴布韋,津巴布韋出兵一萬軍人,占軍費開支1/3,巨額軍費拖垮了津巴布韋。

1999年至2000年,財政赤字從佔GDP總量的11.9%擴大到22.7%。2000年,津年度通貨膨脹率超62%,失業率達50%以上。

不過諷刺的是,一心挑戰南非的津巴布韋被戰爭拖垮了經濟。而南非向烏干達盧旺達出售武器,在戰爭中反而賺的盆滿缽滿。

(南非是非洲攪屎棍,資助非洲幾乎所有的叛亂武裝,並且是傭兵的樂園,動不動對外派出傭兵干涉他國內部戰爭。藉此大發戰爭財,穩坐南非體第一把交椅寶座)。

(大發戰爭財的僱傭兵)

戰爭直到2001年結束,那年卡比拉被貼身警衛刺殺,他的兒子小卡比拉火速接任剛果民主共和國總統。

並在上任後積極謀求與國內各反對勢力實現民族和解,並努力改善與烏干達、盧旺達的關係。

同時烏干達安哥拉盧旺達在戰爭中也賺的足夠多了。

所以經過艱難的談判後,2002年10月,外國軍隊全部撤出剛果。

2003年4月,全國政治對話會議在南非太陽城閉幕,這場持續7年之久的非洲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於告一段落。

戰爭過後的剛果可以說是滿目瘡痍,500萬人死於戰亂,這一數字比起前奏導火索盧旺達大屠殺都相形見絀,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經濟更是遭到了毀滅性打擊。

1990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尚有240美元,2000年已驟降至85美元。

IMF指出,以2002年為起點,假設剛果(金)的人口年均增長率為35,人均GDP恢復至1990年水平需45年。

而戰後剛果的圖西人雖然獲得了剛果國籍,但是依然飽受歧視,種族間的仇殺時有發生。

2004年,圖西族出身的政府軍指揮官洛朗·恩孔達,以圖西族受到不公正待遇為由發動叛亂,將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捲入新一輪戰爭漩渦。

時至今日,剛果的邊境衝突仍然不斷,平民以每天1000人的速度在戰亂中喪生。

在美國和平基金會編製的《全球2012年失敗國家指數》中,剛果民主共和國得分“高居”第5位。

非洲的世界大戰已經結束,但是寶貴的和平依然沒能降臨這塊流血的土地。

(終結戰爭的小卡比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