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给大家讲一个硬核往事。

在中文世界里一直流传着各种狠人的都市传说,什么刘华强、古惑仔啊,但那都是影视人物。

在美国的网络世界里,一直流传着韩国狠人的传说,惹不起。这个却是真实的,号称“屋顶上的韩国人”

△ 飞翔的荷兰人,屋顶上的韩国人

这个事情起源自1992年洛杉矶暴乱,韩国移民聚集区的男人们,武装起来,拿起了机枪和喷子,当街开火,开启了打僵尸模式,震撼全美。

这是一个把兔子逼急了咬人的故事,堪称现实版英雄本色。

先看一段这个视频,了解一下当时的场面有多么凶。

△ 持枪射击的眼镜大哥,成了经典画面。

1992洛杉矶大暴乱以及血战韩国城的整个事件,没有那么简单。

洛杉矶一直是多种族聚集的城市,各个种族表面相安无事,各住在各自的聚集区中,但是一直隐藏着内在的矛盾,其中最为心中不满的族群就是黑人。

△ 钱老设计的飞船概念图,相当科幻,要知道那可是1962年,美国还没有登月。洛杉矶,一个很复杂的城市,有穷人区,有繁华的down town,有名流聚集的比弗利山庄。

所以,一个小火苗就能点燃一个炸药桶。

1991年3月3日晚上,刚从大牢里放出来的洛杉矶黑哥罗德尼·金,因酒后超速驾驶被警察拦截。由于拘捕,一贯手黑的洛杉矶警察将他狠扁一顿,打了半死。

但是要命的是,打他的四个警察都是白人,更要命的是,这段打人视频被记者录了下来。

△ 惨遭警察围殴的罗德尼·金,遭到混棒围殴

△ 被打的巨惨

罗德尼·金被围殴事件,造成全体黑人极度不满,一直按捺怒火,等待法院审判。

但在1992年4月29日,陪审团判定四名员警无罪,并无过度的使用武力逮捕嫌犯。

△ 四位白人警察

这个判决是在下午三点判的。

结果一出,愤怒的黑人们围在法院周围怒吼、抗议。高喊“没有公平,就没有和平”,誓要斗到底。

△ 愤怒的示威群众

但是他们并没有走法律流程,在法庭或者政治上赢得胜利。

当晚,在洛杉矶南部的贫民区便开始了骚乱,黑人和拉丁裔移民,就是俚语中说的老莫,纷纷走上街头开始暴动。

有的黑人或者左派学者将其称为洛杉矶起义,但是再美化也是一次乌合之众的暴乱。因为他们的目的不是追求道义和公平,惩罚罪人。而是彻底的破坏。

在暴乱的第一天晚上,洛杉矶市区有19 家枪支商店被盗。小到手枪,大到步枪甚至是狙击枪共计4300多支枪落入黑帮手中,这下警察开始慌了,控制不住局面。

整个南洛杉矶陷入了无政府状态。

有了武器之后就是抢劫和报复,局势急转直下。

在暴乱初期,一名叫 Reginald Denny的卡车司机不幸驶入了洛杉矶的暴乱地区,惨遭黑帮围殴,几近死亡。至于为什么攻击他,就只因为他是白人。

△ 被殴打的货车司机Reginald Denny虽然活了下来,但是落下了终身残疾

△ 这个场面被记者拍了下来,成为洛杉矶骚乱残酷景象的注脚。

接下来暴动的趋势离公平正义就更远了,变为了赤裸裸的抢劫。

抢劫对象包括珠宝店、家具店、超市、服装店,只要是店,什么都抢。而且是男女老少齐参加。

都是正大光明的入室明枪,不疾不徐,抢的倍儿(发音一声)高兴,偷的特正义。

一位华人大哥描述了当时的景象:

(抢劫犯)有男有女,各种年龄段的人都有,有的妇女甚至是带着很小的孩子去超市搬走里面的货物。有个黑人肩膀上扛着一个大电视往超市外面走,超市老板哭着在门口栏住他,他一只手推开她,说:“Man, this is a revolution”。

△ 商店拿衣服的黑人,面带微笑

△ 大包小包,载歌载舞往家倒腾包的黑homie们

△ 黑人老铁身大力不亏,抄起一个沙发折叠床就往家跑。

△ 全家上阵,拿点大电视机,黑人好像对大电视机有执念。

△ 这位黑人老铁在火光中轻松拿小推车拿货,十分惬意,这一周的饭菜又有着落了。

值得一提的是,街上的暴徒们仍然展现出了难能可贵的种族平等精神——甭管你是什么种族,我们都抢。

有的黑人店主担心自己的店铺被偷,早早地在门窗上写上 Black Owner(黑人经营店铺)向同胞们亮明身份,好使吗?

不好使,仍遭洗劫一空,黑色幽默。

△ 黑人店主怒斥homie,说好了干白人的呢?为啥要干我!?

看着黑人兄弟们拉着大旗,在街上哄抢洗劫好不威风。他们的好邻居,拉美裔大兄弟们也摩拳擦掌:既然整个城市都已陷入了无政府状态,黑人抢得,我为何不行?随即加入了声势浩大的人群中,像阿Q一样参与了revolution。

△ 一对老墨父子进入商店拿货

△ 警方控制了部分暴徒。事后统计,被逮捕的人中,约42%为非洲裔、44%为拉丁裔,完美说明了暴乱主力军是谁,但是在人员安排上,黑人是冲锋队,老莫是皇协军,跟着抢抢。

尝了甜头的暴徒们,早已忘了什么罗德尼·金的冤屈。

开始得陇望蜀,下一个目标盯准了附近的韩国人社区,准备大捞一笔。至此,这个事件的主角慢慢从罗德尼·金变成了韩国人。

就是这么黑色幽默。

原本要抗议社会不公的活动,怎么打击对象变成了韩国人了呢?

这里先得梳理一下韩国人和黑人的恩怨史。

因为黑人和韩国人社区住的很近,而且关系恶劣。

尽管再政治正确,在洛杉矶还是没多少人愿意挨着黑人区住的,不承认那里治安差就是不客观。

为此,我研究了一本书,是美国历史学家Brenda Stevenson写的《The Contested Murder of Latasha Harlins》。

里面写道,二十世纪的六七十年代,韩国人拿着毕生积蓄来到洛杉矶讨生活,开一些小店。都说华人吃苦耐劳,遍地扎根,看了这本书我感觉韩国人比华人还狠。

怎么讲呢,韩国人为了省钱,开店的地方就在黑人聚集区周围,直接在最危险的地方扎根,只因为那块的房价最低。

△ 图中红色的韩国城紧挨着南方的黑人社区

由于韩国人吃苦耐劳(东亚人共性),短短一二十年间,就纷纷成了小老板,生活小康。而在南边的黑人社区还是一泡污,这让他们心里不平衡。加上黑人总有人爱去超市小偷小摸,这让两个族群的关系一直不好。

△ LA的韩国城,现在也是治安不怎样的区域

最要命的是在,1991年的一个事件中,韩国人和黑人结下了大仇。史称哈林斯事件。

1991年3月,洛杉矶韩国城一家小卖店,15岁的美国黑人少女拉塔莎·哈林斯,没付款就拿了一瓶橙汁要走。51岁的老板娘斗顺子,出来怒斥。谁想这个黑少女,上来就给老板娘三记霸王拳,打翻在地。虽说是十五岁,但黑少女的体重是老板娘的一倍。

△ 拉塔莎·哈林斯生前照片

获胜的黑萝莉胜而不骄,把橘子汁放在柜台上后转身离开。谁知老板娘也是个狠人,二话不说,从柜台下掏出一把手枪,隔着大约一米远,开枪打中哈林斯的头部,导致小女孩当场身亡。

但事后的判处结果,斗顺子被判了五年缓刑、400小时社区服务和500美元罚款。

△ 在法庭上,斗顺子遭殴打的眼睛仍然处于淤血状态

这一结果引起了黑人们极大的仇恨,觉得又是一次血海深仇了。

当时的匪帮说唱才子Ice Cube,得知此案后非常气愤,加急创作了一首说唱歌曲《Black Korea》,又发了狠,号召黑人homie一定要弄韩国人。

歌词节选如下:

So pay respect to the black fist

Or we’ll burn your store right down to a crisp

And then we’ll see ya

Cause you can’t turn the ghetto into black Korea

“Mother fuck you!”

尊重黑人的拳头,

否则我们把你的商店烧成渣。

xxxxx

△ Ice cube,匪帮rapper,天天舞刀弄枪。

原先Ice Cube们也就耍耍嘴皮子,谁想刚过一年,就有了能报复韩国人的机会了。

而且在黑人的观念里,他们分不太清楚韩国人和华人的区别,Icecube就在歌词中说韩国人是“ little Chinese ”。在他们刻板印象中,甭管华人韩国人,大多是老实、木讷、藏了一大堆现金在家里,是最好捏的软柿子,有仇没仇都要狠狠地抢光烧光才行

很快,暴徒们浩浩荡荡地涌向了韩国城。

而且最要命的是,洛杉矶黑人两大黑帮,瘸帮(crips)和血帮(bloods)决定停战,准备联手一致对外(or 发上一笔)。

△ 瘸帮1992

△ 黑帮发言人称:瘸帮、血帮停战,联手打他们的敌人。

那么看起来老实低调的韩国社区,会遭到血洗吗?

文明和野蛮就隔着一层薄薄一层纸。一旦无政府主义开启,那就变成了丧尸模式。

匪徒迅速来到韩国城里,像蝗虫一样见什么抢什么,从衣架到空的收款机,甚至是小卖铺门口“open”标志都偷走。对于无法偷走的东西,他们就砸毁或者烧了。很多被抢劫的小业主,损失惨重,从未恢复过来。

△ homie们洗劫超市的场景

这位女士是韩国城商人的典型代表,一天工作12个小时,在这经营了16年,没招谁没惹谁,被人将一辈子的积蓄全部烧光。

面对来势汹汹的匪徒,韩国人刚开始也很慌,立刻联系洛杉矶警方。

机智的洛杉矶警察充分地利用法律武器保护了自己:在美国,警察有权利把自己的安全放在他人的安全之上。因此,他们直接放弃了洛杉矶多处地区的治安,走为上策。

一名韩国亲历者回忆,当警察看到黑帮分子走来时,会立即驱车逃离现场。“我第一次见到人能跑得那么快….”

警察不行,但是配有军用武器的国民警卫队总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了吧?

能,但是他们不想。国民警卫队大军,气势如虹地绕开了韩国城,驶向洛杉矶郊区地带-广大白人中产们生活的地方。而在市中心的韩国人们,不在他们的保护范围内,继续暴露在危险中。

△ 国民警卫队的军车

△ LA骚乱地图,注意比弗利山庄安然无恙,因为大批军队围着保护。

韩国人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原来是次等公民,是可被抛弃的。

事后一位韩国人说:“小时候和家人一起移民到美国,在我的生活中,没有任何事情表明我是次要公民,直到洛杉矶骚乱的时候,洛杉矶警察权决定保护那些更有地位的人,他们放任韩国社区燃烧”。

△ 被摧毁的韩国城

更绝望的是黑人群体抢烧韩国人商店觉得很合理。

在接受nbc采访时,黑人群体是这么说的:

“韩国人成为靶子很正常,因为他们卖的东西贵,态度差,不尊重我们黑人群体。”

那一带地区华人商家都关门了,砸门抢劫随它去了,不管了,保命要紧,跑路先。

但对于很多韩国移民来讲,那些商店是他们一生的家当,他们不能后退。

正如25年后,一位韩国店主接受采访时说的:“别无选择,必须战斗。”

△ 25年后,韩国店主接受访问,说出了这个心里话。

等到暴徒移动到韩国城中心时。发现一向老实温顺开小卖铺、加油站的韩国人,突然武装到牙齿,纷纷从家里掏出压箱子底的狠货,瞬间开始了生化危机打僵尸模式。颇像生化危机4里的里昂,长枪短炮,守着各种堡垒工事,枪口对着他们。

暴徒们低估了韩国人,韩国移民的持枪率高达70%。

而且这些男人们全部在韩国接受过军事训练,有的参加过越战,甚至朝鲜战争(没错,在韩国城里面有参加过朝鲜战争的欧巴桑,也掏枪出街)。

△ 暴乱第四天,华盛顿邮报对韩国人武装守卫者的报道,报纸直言抗击老黑、老墨。

韩国人的装备有多狠呢?图片展示给大家看。

△ 手持大宇K1的男人,大宇k1是韩国军队的标配步枪

△ AK大叔

△ 手持TEC-9的兄弟在巡逻,这款小冲锋枪射速快,还轻便。

△ 手持雷明顿700的兄弟,长得很像逃学威龙里的周星驰。身后的叼烟猎枪大哥很像逃学威龙里的警察局长。

△ 手持Colt Double Eagle的小鲜肉

△ 最经典的莫过于这段视频,堪称英雄本色现实版。

△ 著名的英雄本色哥

一位路过的华人老哥这么描述韩国人的反击:

一家韩国超市楼顶上堆起一排沙袋,韩国人在沙袋上架起枪朝外面扫射。超市大门口,一个老板模样的韩国人,也不卧倒,就站在那里,举着一把手枪朝外一枪一枪地射击。一群黑人刚冲过来,听见枪声,就抱头鼠窜了。韩国人当时把年轻人组织起来成立一支武装敢死队,通过韩国电台指挥他们作战,哪里韩国商家需要帮助,他们就上那里支援。

平常在黑人、老墨眼中手无缚鸡之力,只知道算账做小买卖的韩国人,现在却像《魔兽争霸3》里的农民一样,一敲钟就变身民兵,攻击力巨狠。此时他们才发现,原来气势汹汹的他们才是兽族苦役——乌合之众,啥也不是。

△ 来韩国城之前觉得自己是这样

△ 来了之后发现自己是这个

暴徒们还是太年轻,不知道东亚的历史,做生意时,韩国人勤劳肯干比他们强。比玩狠,他们在韩国人面前也是弟弟。因为东亚可是地狱生存难度。

这些韩国男性移民多数都在韩国服过两年以上的兵役。不仅熟悉枪械使用,还有强大的军事技巧,懂得射击技巧,躲避子弹和团队协作等。那些身材瘦弱,戴着眼镜的大学生,战斗技巧要比黑homie、老墨要高的多。

而且不少年长的男人有战争经验,他们担任领导角色,指挥韩国城的火力布防。

△ 带墨镜的哥们很像河正宇

其次,韩国人够团结。不论是18岁的大学生,还是快要60多的大叔,只要会用枪,都无条件走上街头,自发维持秩序并建立防御工事,保护韩国城其他同胞的财产安全。 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是商店店主及其员工、朋友。此刻他们不再为自己个人的利益仅斤斤计较,而是与整个韩国城生死与共。

△ 众多韩国人开车将韩国城最大的的超市团团围住。

△ 在超市巡逻

此外,韩国移民还有强大的情报收集和组织能力。他们有一个韩语电台。在暴乱中,该电台就成了临时的“作战指挥中心”。收到社区遭遇侵袭信息的韩国移民,则会驱车前往遭袭地区对同胞进行支援。

△ 作战指挥中心

△ 一名韩国电台的工作人员正在接收来电

△ 收听广播的韩国民兵

经过严密组织,暴徒要想打进韩国城,就是下面这个局势。

最终,凭借着团结一致的精神和严密的防守,韩国城在这场为期五天的暴乱中挺了过来。在这场骚乱中丧生的60人里,仅有一人是韩国人。

△ 1992年4月30日,为保护自家的披萨店,与抢劫者交火时,18岁的Edward Song lee被枪杀。

△ Edward Song lee的葬礼

暴乱过去了,韩国人武力保住了家园。

△ 戴头带持枪抵抗的韩国人形象,已经成了流行文化中的一个标签。屋顶上的韩国人(Roof Korean)已经成了一个著名的梗,是勇敢和彪悍的象征。还演化成一个口头禅:“屋顶上的韩国人永不被干”(Roof Koreans are not to be fucked with)。

△ 屋顶上的韩国人,已经被好事者做成了蒸汽波素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dGl0tnjGf0

就跟提到中国人会想到中国功夫。值得深思的是这种正向的文化标签都是依靠拳头或者说“武德”来建立的,你的斗争力量越强,你就越发的令人刮目相看。

我很纳闷的是韩国电影人并没有把这个传奇故事拍成电影,最起码应该是宋康昊、河正宇、黄政民三影帝倾情主演。宋康昊扮演淳朴热情的韩国街领袖,河正宇扮演沉默坚硬的临时突击队队长,黄政民扮演一个摇摆不定的小业主,前期怂了想跑路,最后在大决战中勇敢冲锋不幸被老黑击中的悲情角色。

电影归电影,现实归现实。

在暴乱的20年后的2012年,两位引起暴乱的当事人的现状,引人深思:

因拘捕被警察殴打后的罗德尼·金获得美国政府380万美元的赔偿,于2012年被警方发现溺死于自己豪宅里的游泳池里,警方怀疑其死于吸食毒品过量。

△ 罗德尼·金生前最后一次受采访

而开枪射杀黑人少女的韩裔女店主斗顺子,她的店铺在暴乱中早已被烧毁,未能重新开张。但她在暴乱结束后依然在洛杉矶继续她的生活。

到头来说,世界会记住真正有力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