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給大家講一個硬核往事。

在中文世界裏一直流傳着各種狠人的都市傳說,什麼劉華強、古惑仔啊,但那都是影視人物。

在美國的網絡世界裏,一直流傳着韓國狠人的傳說,惹不起。這個卻是真實的,號稱「屋頂上的韓國人」

△ 飛翔的荷蘭人,屋頂上的韓國人

這個事情起源自1992年洛杉磯暴亂,韓國移民聚集區的男人們,武裝起來,拿起了機槍和噴子,當街開火,開啟了打殭屍模式,震撼全美。

這是一個把兔子逼急了咬人的故事,堪稱現實版英雄本色。

先看一段這個視頻,了解一下當時的場面有多麼凶。

△ 持槍射擊的眼鏡大哥,成了經典畫面。

1992洛杉磯大暴亂以及血戰韓國城的整個事件,沒有那麼簡單。

洛杉磯一直是多種族聚集的城市,各個種族表面相安無事,各住在各自的聚集區中,但是一直隱藏着內在的矛盾,其中最為心中不滿的族群就是黑人。

△ 錢老設計的飛船概念圖,相當科幻,要知道那可是1962年,美國還沒有登月。洛杉磯,一個很複雜的城市,有窮人區,有繁華的down town,有名流聚集的比弗利山莊。

所以,一個小火苗就能點燃一個炸藥桶。

1991年3月3日晚上,剛從大牢里放出來的洛杉磯黑哥羅德尼·金,因酒後超速駕駛被警察攔截。由於拘捕,一貫手黑的洛杉磯警察將他狠扁一頓,打了半死。

但是要命的是,打他的四個警察都是白人,更要命的是,這段打人視頻被記者錄了下來。

△ 慘遭警察圍毆的羅德尼·金,遭到混棒圍毆

△ 被打的巨慘

羅德尼·金被圍毆事件,造成全體黑人極度不滿,一直按捺怒火,等待法院審判。

但在1992年4月29日,陪審團判定四名員警無罪,並無過度的使用武力逮捕嫌犯。

△ 四位白人警察

這個判決是在下午三點判的。

結果一出,憤怒的黑人們圍在法院周圍怒吼、抗議。高喊「沒有公平,就沒有和平」,誓要斗到底。

△ 憤怒的示威群眾

但是他們並沒有走法律流程,在法庭或者政治上贏得勝利。

當晚,在洛杉磯南部的貧民區便開始了騷亂,黑人和拉丁裔移民,就是俚語中說的老莫,紛紛走上街頭開始暴動。

有的黑人或者左派學者將其稱為洛杉磯起義,但是再美化也是一次烏合之眾的暴亂。因為他們的目的不是追求道義和公平,懲罰罪人。而是徹底的破壞。

在暴亂的第一天晚上,洛杉磯市區有19 家槍支商店被盜。小到手槍,大到步槍甚至是狙擊槍共計4300多支槍落入黑幫手中,這下警察開始慌了,控制不住局面。

整個南洛杉磯陷入了無政府狀態。

有了武器之後就是搶劫和報復,局勢急轉直下。

在暴亂初期,一名叫 Reginald Denny的卡車司機不幸駛入了洛杉磯的暴亂地區,慘遭黑幫圍毆,幾近死亡。至於為什麼攻擊他,就只因為他是白人。

△ 被毆打的貨車司機Reginald Denny雖然活了下來,但是落下了終身殘疾

△ 這個場面被記者拍了下來,成為洛杉磯騷亂殘酷景象的註腳。

接下來暴動的趨勢離公平正義就更遠了,變為了赤裸裸的搶劫。

搶劫對象包括珠寶店、傢具店、超市、服裝店,只要是店,什麼都搶。而且是男女老少齊參加。

都是正大光明的入室明槍,不疾不徐,搶的倍兒(發音一聲)高興,偷的特正義。

一位華人大哥描述了當時的景象:

(搶劫犯)有男有女,各種年齡段的人都有,有的婦女甚至是帶着很小的孩子去超市搬走裏面的貨物。有個黑人肩膀上扛着一個大電視往超市外面走,超市老闆哭着在門口欄住他,他一隻手推開她,說:「Man, this is a revolution」。

△ 商店拿衣服的黑人,面帶微笑

△ 大包小包,載歌載舞往家倒騰包的黑homie們

△ 黑人老鐵身大力不虧,抄起一個沙發摺疊床就往家跑。

△ 全家上陣,拿點大電視機,黑人好像對大電視機有執念。

△ 這位黑人老鐵在火光中輕鬆拿小推車拿貨,十分愜意,這一周的飯菜又有着落了。

值得一提的是,街上的暴徒們仍然展現出了難能可貴的種族平等精神——甭管你是什麼種族,我們都搶。

有的黑人店主擔心自己的店鋪被偷,早早地在門窗上寫上 Black Owner(黑人經營店鋪)向同胞們亮明身份,好使嗎?

不好使,仍遭洗劫一空,黑色幽默。

△ 黑人店主怒斥homie,說好了干白人的呢?為啥要干我!?

看着黑人兄弟們拉着大旗,在街上哄搶洗劫好不威風。他們的好鄰居,拉美裔大兄弟們也摩拳擦掌:既然整個城市都已陷入了無政府狀態,黑人搶得,我為何不行?隨即加入了聲勢浩大的人群中,像阿Q一樣參與了revolution。

△ 一對老墨父子進入商店拿貨

△ 警方控制了部分暴徒。事後統計,被逮捕的人中,約42%為非洲裔、44%為拉丁裔,完美說明了暴亂主力軍是誰,但是在人員安排上,黑人是衝鋒隊,老莫是皇協軍,跟着搶搶。

嘗了甜頭的暴徒們,早已忘了什麼羅德尼·金的冤屈。

開始得隴望蜀,下一個目標盯准了附近的韓國人社區,準備大撈一筆。至此,這個事件的主角慢慢從羅德尼·金變成了韓國人。

就是這麼黑色幽默。

原本要抗議社會不公的活動,怎麼打擊對象變成了韓國人了呢?

這裡先得梳理一下韓國人和黑人的恩怨史。

因為黑人和韓國人社區住的很近,而且關係惡劣。

儘管再政治正確,在洛杉磯還是沒多少人願意挨着黑人區住的,不承認那裡治安差就是不客觀。

為此,我研究了一本書,是美國歷史學家Brenda Stevenson寫的《The Contested Murder of Latasha Harlins》。

裏面寫道,二十世紀的六七十年代,韓國人拿着畢生積蓄來到洛杉磯討生活,開一些小店。都說華人吃苦耐勞,遍地紮根,看了這本書我感覺韓國人比華人還狠。

怎麼講呢,韓國人為了省錢,開店的地方就在黑人聚集區周圍,直接在最危險的地方紮根,只因為那塊的房價最低。

△ 圖中紅色的韓國城緊挨着南方的黑人社區

由於韓國人吃苦耐勞(東亞人共性),短短一二十年間,就紛紛成了小老闆,生活小康。而在南邊的黑人社區還是一泡污,這讓他們心裏不平衡。加上黑人總有人愛去超市小偷小摸,這讓兩個族群的關係一直不好。

△ LA的韓國城,現在也是治安不怎樣的區域

最要命的是在,1991年的一個事件中,韓國人和黑人結下了大仇。史稱哈林斯事件。

1991年3月,洛杉磯韓國城一家小賣店,15歲的美國黑人少女拉塔莎·哈林斯,沒付款就拿了一瓶橙汁要走。51歲的老闆娘斗順子,出來怒斥。誰想這個黑少女,上來就給老闆娘三記霸王拳,打翻在地。雖說是十五歲,但黑少女的體重是老闆娘的一倍。

△ 拉塔莎·哈林斯生前照片

獲勝的黑蘿莉勝而不驕,把橘子汁放在櫃檯上後轉身離開。誰知老闆娘也是個狠人,二話不說,從櫃檯下掏出一把手槍,隔着大約一米遠,開槍打中哈林斯的頭部,導致小女孩當場身亡。

但事後的判處結果,斗順子被判了五年緩刑、400小時社區服務和500美元罰款。

△ 在法庭上,斗順子遭毆打的眼睛仍然處於淤血狀態

這一結果引起了黑人們極大的仇恨,覺得又是一次血海深仇了。

當時的匪幫說唱才子Ice Cube,得知此案後非常氣憤,加急創作了一首說唱歌曲《Black Korea》,又發了狠,號召黑人homie一定要弄韓國人。

歌詞節選如下:

So pay respect to the black fist

Or we’ll burn your store right down to a crisp

And then we’ll see ya

Cause you can’t turn the ghetto into black Korea

“Mother fuck you!”

尊重黑人的拳頭,

否則我們把你的商店燒成渣。

xxxxx

△ Ice cube,匪幫rapper,天天舞刀弄槍。

原先Ice Cube們也就耍耍嘴皮子,誰想剛過一年,就有了能報復韓國人的機會了。

而且在黑人的觀念里,他們分不太清楚韓國人和華人的區別,Icecube就在歌詞中說韓國人是「 little Chinese 」。在他們刻板印象中,甭管華人韓國人,大多是老實、木訥、藏了一大堆現金在家裡,是最好捏的軟柿子,有仇沒仇都要狠狠地搶光燒光才行

很快,暴徒們浩浩蕩蕩地湧向了韓國城。

而且最要命的是,洛杉磯黑人兩大黑幫,瘸幫(crips)和血幫(bloods)決定停戰,準備聯手一致對外(or 發上一筆)。

△ 瘸幫1992

△ 黑幫發言人稱:瘸幫、血幫停戰,聯手打他們的敵人。

那麼看起來老實低調的韓國社區,會遭到血洗嗎?

文明和野蠻就隔着一層薄薄一層紙。一旦無政府主義開啟,那就變成了喪屍模式。

匪徒迅速來到韓國城裡,像蝗蟲一樣見什麼搶什麼,從衣架到空的收款機,甚至是小賣鋪門口「open」標誌都偷走。對於無法偷走的東西,他們就砸毀或者燒了。很多被搶劫的小業主,損失慘重,從未恢復過來。

△ homie們洗劫超市的場景

這位女士是韓國城商人的典型代表,一天工作12個小時,在這經營了16年,沒招誰沒惹誰,被人將一輩子的積蓄全部燒光。

面對來勢洶洶的匪徒,韓國人剛開始也很慌,立刻聯繫洛杉磯警方。

機智的洛杉磯警察充分地利用法律武器保護了自己:在美國,警察有權利把自己的安全放在他人的安全之上。因此,他們直接放棄了洛杉磯多處地區的治安,走為上策。

一名韓國親歷者回憶,當警察看到黑幫分子走來時,會立即驅車逃離現場。「我第一次見到人能跑得那麼快….」

警察不行,但是配有軍用武器的國民警衛隊總能保證自己的安全了吧?

能,但是他們不想。國民警衛隊大軍,氣勢如虹地繞開了韓國城,駛向洛杉磯郊區地帶-廣大白人中產們生活的地方。而在市中心的韓國人們,不在他們的保護範圍內,繼續暴露在危險中。

△ 國民警衛隊的軍車

△ LA騷亂地圖,注意比弗利山莊安然無恙,因為大批軍隊圍着保護。

韓國人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原來是次等公民,是可被拋棄的。

事後一位韓國人說:「小時候和家人一起移民到美國,在我的生活中,沒有任何事情表明我是次要公民,直到洛杉磯騷亂的時候,洛杉磯警察權決定保護那些更有地位的人,他們放任韓國社區燃燒」。

△ 被摧毀的韓國城

更絕望的是黑人群體搶燒韓國人商店覺得很合理。

在接受nbc採訪時,黑人群體是這麼說的:

「韓國人成為靶子很正常,因為他們賣的東西貴,態度差,不尊重我們黑人群體。」

那一帶地區華人商家都關門了,砸門搶劫隨它去了,不管了,保命要緊,跑路先。

但對於很多韓國移民來講,那些商店是他們一生的家當,他們不能後退。

正如25年後,一位韓國店主接受採訪時說的:「別無選擇,必須戰鬥。」

△ 25年後,韓國店主接受訪問,說出了這個心裏話。

等到暴徒移動到韓國城中心時。發現一向老實溫順開小賣鋪、加油站的韓國人,突然武裝到牙齒,紛紛從家裡掏出壓箱子底的狠貨,瞬間開始了生化危機打殭屍模式。頗像生化危機4里的里昂,長槍短炮,守着各種堡壘工事,槍口對着他們。

暴徒們低估了韓國人,韓國移民的持槍率高達70%。

而且這些男人們全部在韓國接受過軍事訓練,有的參加過越戰,甚至朝鮮戰爭(沒錯,在韓國城裏面有參加過朝鮮戰爭的歐巴桑,也掏槍出街)。

△ 暴亂第四天,華盛頓郵報對韓國人武裝守衛者的報道,報紙直言抗擊老黑、老墨。

韓國人的裝備有多狠呢?圖片展示給大家看。

△ 手持大宇K1的男人,大宇k1是韓國軍隊的標配步槍

△ AK大叔

△ 手持TEC-9的兄弟在巡邏,這款小衝鋒槍射速快,還輕便。

△ 手持雷明頓700的兄弟,長得很像逃學威龍里的周星馳。身後的叼煙獵槍大哥很像逃學威龍里的警察局長。

△ 手持Colt Double Eagle的小鮮肉

△ 最經典的莫過於這段視頻,堪稱英雄本色現實版。

△ 著名的英雄本色哥

一位路過的華人老哥這麼描述韓國人的反擊:

一家韓國超市樓頂上堆起一排沙袋,韓國人在沙袋上架起槍朝外面掃射。超市大門口,一個老闆模樣的韓國人,也不卧倒,就站在那裡,舉着一把手槍朝外一槍一槍地射擊。一群黑人剛衝過來,聽見槍聲,就抱頭鼠竄了。韓國人當時把年輕人組織起來成立一支武裝敢死隊,通過韓國電台指揮他們作戰,哪裡韓國商家需要幫助,他們就上那裡支援。

平常在黑人、老墨眼中手無縛雞之力,只知道算賬做小買賣的韓國人,現在卻像《魔獸爭霸3》里的農民一樣,一敲鐘就變身民兵,攻擊力巨狠。此時他們才發現,原來氣勢洶洶的他們才是獸族苦役——烏合之眾,啥也不是。

△ 來韓國城之前覺得自己是這樣

△ 來了之後發現自己是這個

暴徒們還是太年輕,不知道東亞的歷史,做生意時,韓國人勤勞肯干比他們強。比玩狠,他們在韓國人面前也是弟弟。因為東亞可是地獄生存難度。

這些韓國男性移民多數都在韓國服過兩年以上的兵役。不僅熟悉槍械使用,還有強大的軍事技巧,懂得射擊技巧,躲避子彈和團隊協作等。那些身材瘦弱,戴着眼鏡的大學生,戰鬥技巧要比黑homie、老墨要高的多。

而且不少年長的男人有戰爭經驗,他們擔任領導角色,指揮韓國城的火力布防。

△ 帶墨鏡的哥們很像河正宇

其次,韓國人夠團結。不論是18歲的大學生,還是快要60多的大叔,只要會用槍,都無條件走上街頭,自發維持秩序並建立防禦工事,保護韓國城其他同胞的財產安全。 他們當中的許多人都是商店店主及其員工、朋友。此刻他們不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僅斤斤計較,而是與整個韓國城生死與共。

△ 眾多韓國人開車將韓國城最大的的超市團團圍住。

△ 在超市巡邏

此外,韓國移民還有強大的情報收集和組織能力。他們有一個韓語電台。在暴亂中,該電台就成了臨時的「作戰指揮中心」。收到社區遭遇侵襲信息的韓國移民,則會驅車前往遭襲地區對同胞進行支援。

△ 作戰指揮中心

△ 一名韓國電台的工作人員正在接收來電

△ 收聽廣播的韓國民兵

經過嚴密組織,暴徒要想打進韓國城,就是下面這個局勢。

最終,憑藉著團結一致的精神和嚴密的防守,韓國城在這場為期五天的暴亂中挺了過來。在這場騷亂中喪生的60人里,僅有一人是韓國人。

△ 1992年4月30日,為保護自家的披薩店,與搶劫者交火時,18歲的Edward Song lee被槍殺。

△ Edward Song lee的葬禮

暴亂過去了,韓國人武力保住了家園。

△ 戴頭帶持槍抵抗的韓國人形象,已經成了流行文化中的一個標籤。屋頂上的韓國人(Roof Korean)已經成了一個著名的梗,是勇敢和彪悍的象徵。還演化成一個口頭禪:「屋頂上的韓國人永不被干」(Roof Koreans are not to be fucked with)。

△ 屋頂上的韓國人,已經被好事者做成了蒸汽波素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dGl0tnjGf0

就跟提到中國人會想到中國功夫。值得深思的是這種正向的文化標籤都是依靠拳頭或者說「武德」來建立的,你的鬥爭力量越強,你就越發的令人刮目相看。

我很納悶的是韓國電影人並沒有把這個傳奇故事拍成電影,最起碼應該是宋康昊、河正宇、黃政民三影帝傾情主演。宋康昊扮演淳樸熱情的韓國街領袖,河正宇扮演沉默堅硬的臨時突擊隊隊長,黃政民扮演一個搖擺不定的小業主,前期慫了想跑路,最後在大決戰中勇敢衝鋒不幸被老黑擊中的悲情角色。

電影歸電影,現實歸現實。

在暴亂的20年後的2012年,兩位引起暴亂的當事人的現狀,引人深思:

因拘捕被警察毆打後的羅德尼·金獲得美國政府380萬美元的賠償,於2012年被警方發現溺死於自己豪宅里的游泳池裡,警方懷疑其死於吸食毒品過量。

△ 羅德尼·金生前最後一次受採訪

而開槍射殺黑人少女的韓裔女店主斗順子,她的店鋪在暴亂中早已被燒毀,未能重新開張。但她在暴亂結束後依然在洛杉磯繼續她的生活。

到頭來說,世界會記住真正有力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