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然回首——洋洋)

前陣子,日報君報道了美國USAA航校涉嫌種族歧視、壓迫中國飛行學員,導致其中一名學生不堪欺凌,在宿舍衛生間內自縊身亡。

日報君的報道引起了美國社會各界的強烈抗議,白宮亞太地區執行董事Holly Ham聽說後十分震驚:

“試問,如果是一個黑人的孩子因為種族歧視而上吊,整個美國社會還不遊行抗議?

可是華人的孩子死了,誰都不管,主流媒體噤若寒蟬,天理何在?”

美國交通部部長趙小蘭女士也注意到了USAA航校惡性事件,曾出面叫停航校,徹查種族歧視事件。

(美國交通部部長趙小蘭秘書回信)

但據了解,USAA現如今並未封校,依然在教學,甚至體罰中國學生的情況依然在繼續……

本以為,洋洋的死能讓這巨大的“黑暗”暴露在陽光之下,可誰想到,正義卻遲遲未來。

2015年,洋洋以優異成績考入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學飛行技術專業,2018年和航空公司簽署了協議,公費赴US Aviation Academy丹頓校區進行飛行訓練。

可誰曾想,這一去竟是和自己熱愛的飛行事業的永訣…

4月16日凌晨六點,來自淮安年僅22歲的洋洋,將自己反鎖在公寓的衛生間內,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前一晚,洋洋依舊按時做了值日,把廚房打掃的乾乾淨淨,然後偷偷一個人把鬧鐘設好,以極其痛苦又悄無聲息的方式離去。

(洋洋宿舍衛生間,圖源:僑報)

此前報道,洋洋生前的飛行訓練受到巨大不公,受困於公費留學生的身份,被教練員侮辱、謾罵、毆打,甚至最終被停飛,索取單獨輔導業務(航校可從中賺錢)等等。

當然,這並不僅僅是針對洋洋一個人的行為,而是整個中國公費學生群體所遭受的“惡性種族歧視事件”

航校知道,來這裡的每一個中國學生都十分看重自己的“職業生涯”,也抓住了中國學生不敢聲張,忍氣吞聲的軟肋。

在航校內,將學員分為三種等級:domestic(本地學生)、international(來自印度和柬埔寨等其他國家)、Chinese students(中國學生)

原因是航校和中國航空公司簽訂協議,每年中國民航公司為培養新飛行員,會和中國航空學校簽訂飛行員培養計劃,而USAA則是被選中的中國飛行員培養學校

(圖源:受訪者提供)

但是,USAA航校本身師資力量有限,無法容納那麼多的飛行學員,於是利用各種制度,迫使這些學生“停飛”,最終無法通過飛行員課程培訓。

這一切,都是以“資本”為導向。

學校內有美國本土學員,中國自費學生,還有其他各個國家的學員,但是由於這些群體都有巨大的利潤可賺,USAA航校一直都“關愛有加”

可一但碰到了“中國公費學生”,卻立刻換了一副嘴臉。最令人受不了的就是“cleaning schedule”,航校在去年和今年,在這個名單中罰過好幾個中國學生。

(名單中都是中國學生,圖源:受訪者提供)

而且每個人都是被強迫的,早上五點鐘起床,晚上十年多才能走,沒時間煮飯,沒有周末休息,還要做苦力。

甚至,在洋洋事件發生後,學校現在尚有一名被罰學生留在學校。

日報在上一篇文章《中國飛行學員在美自殺,被曝生前遭學校歧視、壓迫、威脅…》中曾報道,USAA航校針對中國學生所做的一系列壓迫(包括但不限於:毫無緣由的禁飛、體罰、拖延考試等等)。

(圖源:受訪者提供)

學校甚至連中國學生的基本飲食都無法保障。

有同學說:

“學校是如何保障我們的飲食和健康的呢?每隔14天,用一輛麵包車,從每個大公寓里挑出一個人去華人超市買菜,到了超市一個半小時限時採購,買回來的菜需要供這個公寓的人吃14天——像極了國內的真人秀。

如果這段時間裡你沒有吃的了怎麼辦呢?那對不起,對於我們這個住宿區來說,只能沿着高速公路走3公里,那邊有個沃爾瑪,才有多一點的東西可以買。”

更令人震驚的是,在洋洋出事後,學校還禁止同學將此事告知洋洋父母,謊稱已經通知。

在出事後的13天,洋洋的同學不忍將真相告訴他的父母,只說洋洋在美國出事兒了,是父母詢問航空公司後,才得知洋洋去世的消息。

洋洋不久前剛通過FAA(聯邦航空管理局)私照一階段考試,二階段考試卻一直被拖延,尚未進行

(中國學生烈日下被罰做俯卧撐,圖源:受訪者提供)

看着身邊的同學都在進步,只有洋洋自己一人止步不前,心中難免焦慮。

學校只是回復他“不合格”,至於什麼原因沒有進行解釋說明,這就意味着洋洋同學最終可能會面臨,“職業生涯”停擺的境地。

隨着輿論發酵,航校終於坐不住了。航校負責人稱:

對中國學生“政策”放寬,承諾美國學生以後不再享有培訓“優先”原則,這也是間接承認了“區別對待”中國學生。

中國學生現在終於被允許可以一周去一次亞超購買食材,剋扣現象也沒出現,一切針對中國學生的事情都在有所收斂。

一條生命,換來了“政策”寬鬆,這種所謂的“寬鬆”也是對死者的侮辱,甚至變本加厲!

洋洋父母本意是想讓洋洋所有同學都能參加追悼會,時間是從上午8點到12點,但是,後來航校副總裁竟然私自修改時間,不讓留學生在追悼會發言超過25分鐘

甚至,學校200個中國學生,只允許50個學生參加

(航校副總裁下發追悼會通知)

現如今,最應該考慮的難道不是洋洋父母和他同學的感受嗎?

小編到現在才真正理解,什麼叫做“嗜血的資本”。連死者都不考慮,就要維護最核心的利益。

如今洋洋的父母終於拿到簽證,面對兒子的屍體,洋洋父母抱頭痛哭,白髮人送黑髮人,他們始終無法相信這裡發生的一切。

據了解,洋洋父母此次到美國身上總共帶了800美元,飛機票錢還是親戚朋友湊的。

(洋洋父母,圖源:僑報)

洋洋的父親在無錫給別人當司機,母親則是在北京大興的一家加油站當清潔工,家庭環境十分拮据。

洋洋從小學習優異,十分爭氣,後來和深圳航空公司簽訂協議,賭上了下半生的自由,才換取了USAA飛行學員的資格。

據洋洋生前好友介紹:

“這裡每一個公費飛行學員,都是從各個省嚴格選拔脫穎而出,拿到這份合同,也是出賣了後半生的自由換來的。”

據了解,洋洋父母如今在美國投訴無門,學校方面不允許夫妻倆請翻譯,連律師也不可以有

洋洋父母不懂英文,翻譯是學校自己請的,甚至要求洋洋父母不能私下見媒體。中國學生也不可以私下傳播有關洋洋的消息。

請問,這裡還是美國嗎?學校不光沒有停,而且現在已經開始重新運作。

(圖源:僑報)

洋洋事情發生後,一個更大的“利益鏈條”也被曝光,這也可能是誘發洋洋選擇自殺的原因之一。

據了解,洋洋生前和深圳航空公司簽訂了99年的“賣身契”,學成歸來後,一輩子要在深圳航空公司當飛行員。

根據合同,如果洋洋期間“違約”,洋洋方需要賠償航空公司130%的違約金,約13萬美金

在這條獨木橋上,洋洋只能選擇義無反顧的往前走,沒有退路。能想象,洋洋從未與父母抱怨過學校里的事情,所有的苦水都一個人咽下,面對巨額賠償,洋洋選擇獨自面對“一切”。

據爆料,事發之後,深圳航空公司,竟然連機票錢都不肯出,甚至不希望洋洋的父母來美國收屍

據美國《僑報》和民航資源網消息,USAA航校背景早先可能與深圳航空公司有關,或擁有航校51%的股份

至於航校目前的股份情況,尚不清晰。

但是根據一份《運輸航空公司外送學生飛行訓練的要求》的文件中,在第四部分中描述:

“四、外送單位的職責要求”中提到“推薦新申請境外學校的要求”中,在“資格要求”一欄下,提到其中一個可選條件——

“每年至少外送學生40名以上,境外學校須由該航空公司控股(51%或以上)且僅為該航空公司培訓外送學生”

《運輸航空公司外送學生飛行訓練的要求》

業內人士猜測,很可能在深航輸送這些學生之前,擁有實際控股權。也有同學反映,很可能USAA與航校存在“解約危機”。

截至目前發稿,深圳航空公司並未對此事進行任何說明。

USAA航校厚顏無恥,表面上對學生進行“綏靖政策”,實則是維護自身利益,想要平息風波,根本沒有打算真正幫助學生的意思。

另一方面,洋洋父母雖然已經到了美國,但是身上的800美金眼看快要用光,美國各界華人都紛紛慷慨解囊,伸出了援助之手。

但維權之路,依然漫長,航校一直拖延製造各種阻力。

事情到今天,已經不光是一位學生因壓迫而自殺這麼簡單了,這事關華裔群體和中國飛行員的生存現狀。

如果一個美國黑人的孩子受到如此對待,整個美國社會會置之不理嗎?

如果飛行員的身心健康都受到極大影響,那麼誰來保證每一個乘客的安全?

日報君懇請各位有條件的讀者和媒體朋友,請大家共同幫助USAA航校的中國飛行學員,他們也是留學生群體,卻長時間被忽略了。

中國飛行員的身心健康,關乎每個乘客的生死安危,今日我們選擇發聲,是為了他日我們不必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