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最近事情有点多,想必大家都注意到了。

说起来,真的令中国人愤慨。5月10日正式加征关税,时间定得这么紧,虽然代表团已经去了,但多数人都认为加征关税无可挽回。

美国媒体还爆料说:美国报关行发出通知,暂停所有5月10日到港货物清关。很显然,这是在为提高征收关税做必要准备啊!

这就有一点像是把猪已经架到凳子上,开始磨刀的感觉。还磨得那么大声!

另一边,美国众议员竟然全票通过了《台湾保证法》,这个法律的出台意味着美国将加大对台干涉力度,掌握了一种在必要时刻介入台海局势的能力。虽然大部分时候老美未必真的动用这种权利,但是谁知道关键时刻他们会不会出手呢?这是在严重挑衅一个中国的原则,干涉我国主权,这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番热闹,胡锡进主编当然不能落下。每次他老人家的发言,也着实都能引人遐思。

胡总编这次在微博中说:中国这样的大国,给每一代年轻人都赋予了“经历一些大风大浪”的宿命。

-02-

说到“大风大浪”,1840年,近代中国的第一次“大风大浪”。第一次鸦片战争,腐朽的小农经济文明,在风雨飘摇中苟延残喘,被现代工业文明把国门猛然踹开。之后大清被迫和英国签订签署《南京条约》。

到了1850年代的后几年,英法认为大清在履行条约的过程当中设置了太多壁垒和门槛,条约中明文规定的通商口岸没有全部开放,承认外国人可以进入的通商口岸实际上不让进城、旅行受限、传教不能,等等,再次找起了大清的麻烦。

接下来就是1958年第一次大沽口战役,大清输了。输了之后就又签《天津条约》。签了就签了吧,大清皇帝还想进行一些小修改,取消公使驻京、内地游历、内江通商等条款,并设法避免英、法到北京换约。

说来也奇怪,大清不怕赔款、割地,最怕的是外国人进入中国,外国人觐见天颜。好像外国人不跪皇帝,皇帝就没有办法再做下去那么严重?

咸丰帝为此还特别指示当办大臣,款可多赔~人别进京!

接下来就是英法使团一定坚持进京,结果被大清的丘八们关在圆明园的水牢里折磨。最后死了一半,残了几个,还疯了一个。这才惹出后面英法火烧圆明园。

当然,英法强盗们道貌岸然,见了珍宝,能拿走的拿走,拿不走的敲碎,最后还放一把火,真心不是好东西!

但是话又说回来。我们都是成年人了。知道不能什么错误都怪在别人身上。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要讲实力的。如果实力不行,还可以讲讲游戏规则。

如果自己实力不行,又不遵守游戏规则,就难免被人打脸、并且按在地上摩擦。

大清如果强盛一点、又或者能老老实实履行契约、又或者不要玩什么幺蛾子、不虐杀人家使团,以上这些那些的羞辱,全可避免。

大清人民,也可少去两次鸦片战争的折腾。

人可以少死,血可以少流,银子可以少赔,面子也能确保。

可问题就在于中华两千年,大智慧没流传下来,小聪明太泛滥。小聪明的结果就是大损失。

-03-

再接下来,就到了1900年前后了。不用说就是义和团。

要说这个义和团也真有意思。烧教堂、杀洋人,能够理解,平时肯定是受了洋人的鸟气。因此就把洋人的小孩,不分青红皂白也杀了。

不过也能谅解,因为那时候封建残余太多,还没有建立现代文明社会关于保护妇孺的观念,还是想着:“斩草要除根”。

再要说铲铁路、掘电线杆子,也就算了,当时的人确实自然科学方面比较愚昧。但是认为自己刀枪不入,这个确实搞笑。

别人吹他能够刀枪不入,自己不能气氛一好,头脑一热,也说自己刀枪不入吧?

你悄悄跑到后台,用一根针扎一扎试试啊?

真心可见,群体性无意识能把人的脑残,推高到什么样的天际。

接下来大家也都熟悉,义和团打洋人教堂,根本打不下来,等到正规军跟洋人谈和了,反过来义和团又是被洋人抓起来杀,又是被清兵在大街上杀,这会儿刀枪不入也不能够保护自己了。

山东、直隶大好中国青年的血,又白流一回。

这个大概就是胡总编说的:“每一代人的宿命”之二吧。

-04-

其实,不光中国人,就日本人,也有“肩负重任”的时候。

日本发动太平洋海战之前,在军中有三个著名的亲美派,主和派。米内光政、井上成美和山本五十六。最后一个人名气最大。这三个人在当时日本海军里面,算是比较出名的“非主流”。

当时日本军界,陆军比海军更狂热,整天想着巩固满洲,吞并中国,北上侵苏。

但是军队的高级官员和天皇还是比较保守,所以1936年2月26日发生了二二六事件,又名“帝都不祥事件”。

日本帝国陆军的部分“皇道派”青年军官率领千余名士兵对政府及军方高级成员中的“统制派”意识形态对手与反对者进行刺杀,最终政变遭到扑灭,直接参与者多被处以死刑。

“皇道派”是怎么回事呢?

就是当时受了军国主义教育之后,非常激进,非常爱国的一部分陆军中下级官员。他们年纪很轻,军阶普遍在大尉、中尉这个阶层,连少佐(少校)都还没当上,所以对于上层人物给他们洗脑的那一套东西深信不疑,并且全身心的爱戴天皇,觉得天皇的路线能够带给全日本幸福安康,长久安宁。

这就是典型的脑残,把狗粮当大餐,还感激涕零。

在叛逆心理的燃烧下,他们对于上层军官很反感。对于上层军官压制他们采取过激举动的做法,非常不满,跃跃欲试地要“以下犯上”。最终目的就是他们自己上位,然后逼迫天皇发动更大规模的侵略战争,这样他们就好随心所欲地发泄自己的荷尔蒙了。

当“皇道派”发动兵变,屠杀内阁大臣占领要害部门后,陆军同情“皇道派”,包庇他们,找出各种理由搪塞,迟迟不愿出动围剿他们。

此时,海军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米内光政中将和参谋长井上成美少将果断、冷静地应变这次风暴。

他们先命令联合舰队离港出海,以免被陆军挟持,接着再发布海军反兵变的强硬立场,同时宣布海军陆战队将开赴东京镇压兵变,最后更不惜摆出一付海军将要与陆军对抗到底的姿态!正由于他们的指挥得利,才使得陆军反兵变力量得以集结反扑,兵变终告流产,由于这一结果符合天皇的心意,他们迅速获得高升,米内成为联合舰队司令,海军大臣,他不但邀请山本五十六任海军省次长,更提拔了井上成美晋升少将并掌海军省军务局。

但千万别以为“非主流”海军亲美派们就胜利了。

讽刺的是,皇道派发动政变时所积极追求的目标,例如军部独裁、国家政权法西斯化,在政变失败后反而得以实现。这不仅是因为同属法西斯派别的统制派牢牢掌握了军部大权,而且内阁也被以新首相广田弘毅为首的文官法西斯集团所控制。

在这股大潮面前,反战派们人数稀少,根本无力回天。

那么,接下来就是水到渠成地,日本陆军不断蚕食中国,海军也向美军开战,奇袭珍珠港、南下东南亚,开启了二战日本覆亡的剧本。

看来,还是“皇道派”比“海军反战铁三角”更好地完成了自己“身负的使命”。

只不过,这又平白无故搭上了几百万日本军民的狗命,还有3500万中国军民的生命。

-05-

上世纪60年代,东城区25中、65中等学校的红卫兵,主动找到领导,要求到农村最艰苦的地方去帮助建设。于是插队到了云南割橡胶。风起云涌的“上山下乡”运动正式掀开帷幕。这批红卫兵共55人,史称“北京五十五”。

上山下乡运动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呢?以奔赴云南割橡胶的这批知青为例,西双版纳曾经有10多万知青,到70年代末,这里还一共约有7万左右,以北京、上海和四川人为主。他们被编入生产建设兵团这个特殊的半军事组织,不但生活和劳动条件极其艰苦,“当了整整十年知青,住的还是茅草屋,一年中有半年喝盐水汤……”;而且经常受到兵团干部的欺负和压制,尤其是很多女知青的命运尤为悲惨。

据1973年的一内部报告,“全兵团共发生捆绑吊打知识青年1034起,受害知识青年1874人,2人被打死。调戏猥亵奸污女知识青年的干部286人,受害女青年430人。”其骇人听闻的程度使得高层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法西斯行为”。一共7万人,1800人被吊打,受害女青年430人。大家可以心算一下比例。去理解一下为什么这7万人宁可绝食、也要回家。

与此同时,知青们产出的是什么呢?从产出来说,自然是橡胶等农产品。可是神奇的是,马来西亚橡胶的进口价格,比起在云南自产,来得要低。但我国在某种思潮的推动下,发动对东南亚的红色广播。在这种情况下,马来西亚卖给我们橡胶才奇了怪了。

历史的吊诡就在这里。虽然当时我们国家的大好青年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想要响应伟大号召、去解救世界上三分之二还处在水深火热的人民,很多知青自发跑到越南、马来西亚去参军打击帝国主义,可是最终结果不仅没有能够解救他们,还导致帝国主义国家不愿意出口橡胶给我们,还要牺牲知青的青春和幸福自己生产橡胶。不知道需要多少知青,才能足够完成解救和自救呢?

今天有无数人试图给“上山下乡”运动招魂。说什么壮丽的青春、说什么伟大的人口迁移。这倒真是说对了,1978年到1979年,云南知青发起了要求回城的请愿运动。这场运动始于1978年底一些知青向高层领导写信反映问题,要求回城。在受到兵团当局的阻挠后他们派出代表前往北京和省会,发起请愿甚至绝食。

这就是壮丽的青春。要回城的愿望势不可挡,宁可绝食死在当下,也绝不再在阴暗潮湿的云南腐烂至朽。一位知青竟割开自己的手腕,喷溅的鲜血震惊全场。

随后、云南知青请愿成功胜利返城的消息迅速传遍全国,激励各地的知青争取回家的权利,从而使知青返城运动达到了高潮。到1979年底,七百多万知青回到了城市。第二年,上山下乡运动结束。

是的。这是伟大的人口迁移。从运动的角度来看,几百万人从城市去了农村,然后又回到了城市。这确实是波澜壮阔、宏伟卓绝的运动;但从数学的角度来看,这是毫无意义的位移。其总路程虽然可以绕地球若干个圈圈,但总位移却为零。

知青自己的收获是怎样的呢?相信过来人都知道。知青中伤病率高得惊人,贫血接近百分之百,营养不良达百分之百,患胃病、肠炎、风湿性关节炎等急慢性疾病的达百分之百,另外女知青患痛经与月经不调等妇科疾病者近百分之百。更可悲的是,知青中非正常死亡率逐年上升,自杀率高居各项死亡率之首……这就是知青的待遇。至于工资,不好意思,是没有的。如果你拿了工资,那就是农场职工,你别想回城了。

这就是全国下乡知青生存环境的一个可悲的缩影。

这就是不讲求经济规律的政策,带来的巨大的悲剧。几百万知识青年为了缓解城市就业困境,跑到农村,最终搞乱农村经济,给当地添乱,给自己惹了一身病痛,最终伤痕累累回到了城市。

最终能回城的还是幸运者。

在这几年中,还有很多不幸的知青,因为疾病得不到医治,或者各种意外,永远长眠在了农村。他们的路程有开头,但没结束。

他们承担了“大风大浪”,但留下的只是遥远的地方,一个孤单的坟头。

-06-

小靠不怀疑那些忠勇的士兵,那些朴实的国人,那些运动中的青年,他们拳拳爱国之心。

不过,赤诚之心还是要用在正确的地方。

任何一个团队,是需要Leader的。Leader除了鼓舞士气之外,最重要的是告诉他们正确的方向在哪里。然后给团队中的每个人分派工作。这样大家完成每个人的工作,最终团队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现代社会中每天都在发生的事。大到一家工厂,小到一个办公室,五千人也好五个人也好,无不按照这种方式在运转着。

如果团队当中的普通成员已经好好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却发现最终的结果不能取得,制定的目标不能完成,甚至还陷入了失败,那么,这不是普通成员的问题,一定是Leader的责任。

此时,空喊再多的口号,也不如静下心来,看看当初找的方向对不对,之前制定的计划是否合理,工作中使用的工具是否适合,人员之间的配合有没有出现问题?

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途径。

把责任推给下属,是无耻的Leader。

下属战术的勤奋,无法弥补战略的愚蠢。

可是这样浅显的道理,到了国家民族层面,却忽然变成了,时代使命主要要依靠年轻人“永担重任”了?

难道现在美国人要逼我们很苛刻的条款,是因为我们大伙儿没有纳税?还是我们平时工作不够积极?

拜托,我们没有足够的信息,我们也没有参与路线和计划的制订,我们甚至连给上层说点建议的机会都没有,这个烂摊子完全不是我们弄出来的,这个锅,胡总编,我们不能背!

我还记得巴顿将军的一句话:美国大兵为国而死是没有用的,你们让敌人去死,我们才能赢得胜利!

套用这句话来说,胡总编,风风雨雨对于大国是没有帮助的。

知青上山下乡,那几年国家的GDP基本上是没有增长,甚至倒退的!义和团也没救得了大清,最终是辛亥革命一声炮响,才把封建王朝送进了坟墓。

身为一个国民,我们不想经历什么风雨。风里雨里,那滋味不是好受的。我们如此勤奋工作,有权享受安宁和富足。是谁把风风雨雨带进来的,拜托他自己起身,把门窗关上!

胡总编,你给我们的爱国狗粮,您还是收回去自己好好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