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在写一篇文章:40年前,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思想的禁锢是如何被冲破的,思想牢笼的被冲破又为改革开放打开了什么样的前景。

行笔至此的时候,恍恍惚惚觉得好像现在就有一件类似的事情正在发生。是哪件事情呢?哦,对了,就是这件事情,就是这个特朗普,就是这个特朗普对政治正确的冲击。这件事情非常类似于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那场冲破思想禁锢的思想解放运动。

应当说,对于这样的一个冲击,很多的媒体、很多的学者在现象的层面上都意识到了,但对于这场冲击所具有的真正含义,可以说整个世界几乎都低估了。我这么说吧,如果你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如果你到现在还在像一些人那样用带点轻佻的口吻议论甚至嘲讽这件事情,可能是你自己要成为被嘲讽的对象了。

要知道,伴随着这样一场冲击,美国的社会和思想文化可能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而这场变革,对于美国未来的走向,甚至对整个世界格局的演变,都会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让我们简单来回顾一下这场冲击它发生的背景。

我们知道,美国这个国家很独特,它是一个既年轻又成熟的国家。说它年轻,是因为,美国是1776年才建国的,至今只不过两百多年的历史。在世界各大国当中,应当说美国的历史是最短暂的,所以说美国是一个年轻的国家。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它又是一个相当成熟的国家,这种成熟不仅仅是表现在美国的那些建国者深思熟虑的建立起来的那些制度,同时也表现在,在过去这些年,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成为整个世界文明的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引导者,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它也形成了深厚的文化积淀,这些积淀体现着文明的成果,同时也体现着世界头号大国对整个世界所负有的一种责任。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这样的一个积淀,到了今天也逐渐成为它的一个包袱,成为对它自己的一种禁锢,成为对它自己的一种束缚。

这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一种所谓“政治正确”理念的形成。这种政治正确的理念之强有力,甚至可以看作是一种禁忌。在2016年,当特朗普接受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提名的时候,他当时做了一个演讲。在这个演讲中,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将直白地、诚实地陈述事实,政治正确,我们再也承受不起。这里说的是他要做的事情与破除政治正确的关系。

其实可以看看,特朗普无论是在执政之后,还是在进行大选的时候,都经常把矛头对准政治正确。他非常明确地说,我拒绝政治正确。而且他把拒绝政治正确和使得美国再次伟大直接联系在一起。在奥兰多枪击事件发生之后,他说,我拒绝政治正确,我只做正确的事情,我想把事情变得简单一点,我想让美国变得再次伟大。

非常可惜的是,整个世界可以说在当时都没有真正理解他这些言论的意义。甚至就是在今天,我们都忽略了这些信号。

直到今天,还有人把他类似的这些言论理解为胡言乱语、特不靠谱,还有的人在当时就预测,特朗普反对政治正确,一定会被选民所抛弃。实际上特朗普这一系列的举动对于美国来说——我说的是对于美国来说——意义极为重大。

前面我曾经把特朗普反对政治正确与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思想解放、拨乱反正进行类比,有的朋友可能觉得很奇怪,说这个类比不合适吧。其实我是就它的作用来说的,特朗普对于政治正确的冲击,和当时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思想解放运动对于过去那些僵化的教条的冲击,具有同样的意义。

我们可以具体来看一看特朗普反对的政治正确是什么。

我们知道,所谓政治正确最初主要是围绕像平等、对于少数群体的尊重诸如此类的问题展开的,但是实际上不仅仅是如此。在现实当中,可以发现比如说像全球化,全球化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再比如说自由贸易,自由贸易似乎也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再比如说大国责任、对于盟友的义务等等,这些年似乎都在逐步的演变成一种政治正确。

当然,在移民、宗教、少数族裔等这样一些传统的、能够体现政治正确的领域,都在出现越来越多的禁忌。甚至说一句圣诞快乐,有人都会觉得你这是政治不正确,要把圣诞快乐改成节日快乐。

所有这一切的政治正确,对于美国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它背上的包袱越来越重,它的行动越来越束手束脚,它不得不做很多它不愿意做的事情,而许多应该做的事情,可能因为有政治不正确的嫌疑,只能弃置一边,至少是做起来的时候,也觉得理不直气不壮。

所以这就和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情况很相近。政治正确形成了很多的教条,从而使得一个国家选择的范围越来越小,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结果是把自己弄得越来越被动,能够走的路越来越窄。

所以特朗普最近这几年发起的对政治不正确的冲击意味着什么呢?我觉得是一场非常深刻的思想解放运动。一些过去不能触碰的禁忌被冲击,原来一些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可能的选择成为现实,衡量事物有了新的标准,选择的范围迅速扩大。

所以我们可以预见,在经历了这样的一场冲击之后,美国的社会会发生深刻的变化。可以这么说,美国这个社会经历了这样的一系列冲击之后,在特朗普的这一系列的“疯言疯语”当中,可能将会变得更为年轻、更有活力,甚至可以说他正在经历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

这就启示我们,在当今的世界上,在当今的时代,是思想解放,还是思想禁锢?是墨守某些僵硬的教条,还是打开无线选择的前景?是在某些禁忌的束缚下束手束脚,还是在冲破这些禁忌之后轻装前行?将会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决定着未来世界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