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天皇登基,全球关注,而好事的英媒最近引用英国政府的外交档案,“揭露”德仁天皇和弟弟文仁亲王数十年心结——尤其是当年文仁不满皇室偏心、不让他跟随哥哥步伐进牛津大学深造的往事,让当今天皇和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之间的矛盾公诸于世!

 

 

《每日电讯报》报道,去年9月英国国家档案局公布一批外交档案,其中包括80年代出任英国驻日本大使的Sydney Gifford的一封信,里面提到日本主管皇室事务的宫内厅因为德仁和明仁的前程,有过一番“内部斗争”。

 

 

原来,在1983-1985年间,还是皇长子的德仁已经在牛津大学的默顿学院修读硕士学位。日本共同社报道,解封的英国外交电报显示,英国政府判断未来天皇“选择了英国式的生活方式”,更表示德仁在英国的日子“有助于他开拓视野”。对此,英国人的自豪“溢于言表”!

 

 

在英国外交官笔下,德仁的确是前途大好的有为青年。

 

他不但治学严谨,业余还打网球,是牛津大学网球队的成员。在牛津期间,他学会了高尔夫,游遍欧洲,喜欢登山,英格兰、威尔士和苏格兰三地最高峰都留下他的足迹。当然,他和英国王室的关系也很好。

 

 

别小看这段留学过程,在当时,这是日本皇室的创举——德仁是日本皇室历史上第一个留学生。

 

显然,日本皇室以及日本政府对于皇长子寄予厚望,不惜打破陈规,让他出去见世面。

 

 

看到德仁在英国的经历,作为弟弟的文仁,也非常羡慕。因此,和皇兄一样完成在学习院大学的本科学业后,他也表达了希望出国甚至也到牛津大学深造的意愿。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宫内厅一开始拒绝了文仁的要求,其内部也出现了分歧的两派,相互争斗。

 

我们也许很难理解,不就是出国读硕士吗,如果牛津大学录取了文仁,日本政府为何要拒绝呢?

这也许就是长子储君和二皇子之间的“区别待遇”吧!毕竟,日本皇室万世一系,皇位继承为头等大事,树立储君的“光环”,非常重要……当中种种考量,现代人显然难以完全理解。

 

 

另一方面,二次世界大战战败后,日本政府通过设立宫内省(后改为宫内厅),也对皇室事务掌握一定话语权,两位皇子的关系,也可能涉及当时的政局……

 

 

无论如何,文仁当初的意愿无法得到尊重,这是确定无虞的。不过,根据《每日邮报》的报道,后来经过一番内部斗争,宫内厅“很不情愿”地批准了文仁的请求。他于1988年到1990年之间也到了牛津大学深造。

 

尽管最终得偿所愿,但根据《每日邮报》的说法,文仁对此抱有怨恨。

 

 

1990年,德仁和文仁之间再生嫌隙,这次和两人的婚姻有关。

 

那一年,文仁突然向自己本科时期就交往的女友计万嶋纪子求婚,这让皇室和宫内厅“措手不及”。

 

 

根据《纽约时报》的介绍,原来,日本宫廷文化中,非长子比长子先结婚“于礼不合”,而且长子一天不结婚,就一天无法被正式封为“皇太子”。

 

但文仁自己也很委屈:自己已经等了够久了,是哥哥迟迟不结婚。

 

德仁迟迟不结婚的原因,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作为一段佳话被广为传颂。

 

德仁在26岁遇到如今的皇后小和田雅子,当时后者还是一名外交官。

 

两人于1996年相遇,德仁对雅子一见钟情,对后者展开了激烈攻势。然而雅子乃是独立的现代女性,希望在外交界有所作为,不愿接受日本皇室的繁文缛节。为了“逃避”德仁的追求,雅子甚至在1988年申请到英国进修两年。巧合的是,和文仁在牛津留学是同一时期。

 

 

1990年,雅子回国,发现德仁依然在等她。三年后,“冰山终于融化”,雅子才正式接受德仁求婚,德仁痴等七年才换来雅子的芳心,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痴情的王子之一了。

 

 

这故事对于德仁来说是浪漫,对于文仁来说确实负担啊!他也等了将近5年,哥哥不结婚,他就没法和心爱的女人步入婚姻殿堂。因此在1990年,他不顾反对,提早和女友纪子成婚。

 

 

教育、婚嫁……这些问题看上去似乎细枝末节,不过《每日日电讯报》认为,“它代表着王室传统的偏离,以及皇族内部的微妙关系”。换言之,日积月累的话,迟早造成兄弟俩的冲突。

 

2004年,兄弟俩就各自向媒体放话,引起轩然大波。

 

 

根据ABC当时的报道,文仁公开表示,德仁公开力挺雅子对皇室生活不适应的状态,是失礼的。

 

原来,当年雅子不适应皇室生活,患上了抑郁症。德仁“护妻心切”,公开批评皇室和宫内厅“官僚主义”,更表示他们对雅子职业生涯的成就不尊重。

 

 

这对于保守的日本无异于平地一声雷,但更让人吃惊的,则是文仁站出来批评哥哥。“我听说天皇陛下对此也很震惊。我认为他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应该提前报备。”

 

后来接受日媒访问,文仁更表示和哥哥“甚少交谈”。这不是说明兄弟二人形同陌路吗?

 

 

ABC报道,当时日本的媒体认为这几乎可以等同于两人公开不和!

 

当年言语交锋言犹在耳,时间一晃十几年,到了2018年,随着父亲明仁天皇即将退位,哥哥准备接任天皇,日本皇室和政府也在外登基大典,尤其是仪式重中之重的“大尝祭”。

 

 

然而,文仁在他生日的时候突然对“大尝祭”表达看法。

 

根据《每日邮报》的报道,文仁认为这一仪式乃是宗教仪式(神道教),而日本宪法规定政教分离,因此不应当由日本国民买单,而是由皇室自行支付费用。

 

 

“大尝祭”费用达到27亿日元,也就是1.7亿元人民币,这笔钱向来由日本政府支付。

 

文仁尽管只是对日本宪法表达看法,但这显然将了未来天皇一军!

 

 

三番五次“放炮”,日本各界对文仁多有批评。

 

同志社大学教授滨纪子表示:文仁屡屡“放炮”,是因为对他的地位不满——根据目前的形势,他是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他儿子悠仁亲王将很有可能成为未来天皇!

 

 

原来,日本法律规定现代天皇之位传男不传女,而德仁天皇和雅子皇后多年来只有一名女儿——爱子内亲王。

 

 

尽管有消息表示皇室暗中希望日本政府修改法律,允许女子继承天皇之位,但是首相安倍晋三强烈反对——尽管外表不动声色。

 

 

因此,按照现行法律,皇弟文仁将成为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当然,只比德仁小5岁的文仁,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继承皇位,但他的儿子悠仁却可能作为第二顺位继承人,成为未来天皇!

 

 

《每日邮报》认为,文仁认为自己作为未来天皇的父亲,如今的话语权和政治地位不匹配!因此才屡屡出来“刷存在感”,希望皇兄能够给他更多尊重……

 

 

无论如何,这一对哥俩几十年心结无解,的确遗憾。两人作为牛津大学的校友,接受西方现代教育,沐浴欧风美雨,然而却陷入这种有点“老掉牙”的“宫斗”戏码,确实遗憾。

 

 

不过,在登基大典的时候,德仁天皇曾表示他将保证日本社会的团结。《每日电讯报》喊话:请从家庭团结做起!

 

 

不知道天皇是否能够智慧,主动伸出手来,弥合和弟弟之间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