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的混沌狀態就像“圍城”,城裡的人想着出去,城外的人卻想着進來。

近日,美版知乎Quora上的一個關於“中國是如何養活十多億人口”的提問引發了眾人的關注,而英國劍橋大學博士Janus Dongye先生的回答,則非常鮮明地從外國人的視角以相對客觀的角度解答了這個問題。

500

Janus Dongye先生的回答經多家中國媒體轉載之後,迅速刷屏中國網絡,引發眾人探討,有人點贊,也有人質疑。

500

在這篇主題為《十四億人口的口腹之慾,是如何被滿足的》的回答中,作為一個有過在東西方各國生活經歷的西方高校學者,Janus Dongye先生綜合了大量的數據和實際體驗的感受,將中國在“溫飽”和“享受美食”方面的成功“秘籍”,總結為了“科技進步帶動農業生產效率提高”、“規模化的生產投入保證市場供應”、“科學管理確保農業產業鏈的平衡”、“勤勞開墾避免土地資源被浪費”等幾點。

而在Janus Dongye先生的回答中,最引人注意的,還是那段“日本和美國多數人基本享受不到像中國人那樣尋常的大餐”的表達:

500

結果,又很多人不開心了,他們開始質疑劍橋博士Janus Dongye先生正面點贊中國的表述了。不過這也正常,這樣的言論引起眾人疑慮是再正常不過的了,因為如果按照他這麼說,那麼以往被“神仙化”的西方就不存在了,以及那些在中國互聯網上瘋傳的“國外稅收低”、“歐美物價比中國還低”的謠言科普文也就站不住腳了。

因此,有困惑的讀者發了私信問筆者:“真的是這樣的嗎?你們在國外的感受也是這樣嗎?”對於這個問題,筆者想來一兩句話也說不清,因此做了一個比較系統性的解讀(正巧的是,Janus Dongye是了解中國的外國人,而筆者是比較了解西方的中國人)

1:國外老百姓的錢都去哪裡了?

在Janus Dongye的觀點中,大多數發達國家的普通民眾“吃不起像中國人那麼豐盛的大餐”。如果這一觀點成立,那麼就和網傳的“西方民眾和中國人的收入與物價的對比”有着極大的出入。那麼,看起來收入那麼高的發達國家的民眾,為何囊中羞澀了呢?

事實上,Janus Dongye先生說的是事實。由於過去長期的“流氓數據對比”在互聯網上橫行,導致了不少國人對國外的印象與事實不符。所謂的“流氓數據對比”,其實就是在比較過程中有意識地將數據“雙標化”。

這就比如:在談人均收入的時候,拿發達國家的稅前收入和中國人的稅後收入對比,閉口不談稅收比例和物價水平;在談稅收的時候,拿西方社會萬項稅收中的其中一個小的項目和中國社會累計稅收總額度做對比,其他稅收假裝看不見;談到物價的時候,拿某一些打折日的物價、或在西方個別售價較低的貨物的物價對比中國一線城市的高物價······

總之,在這樣的比較中,西方陣營真的是天堂,收入高並且物價低,眾人吃飽了撐着不奮鬥也行;而中國呢,收入低卻物價高,老百姓真可憐。這非常完美地契合了西方負面媒體的觀點。

500

可以說,這就是典型的雙標耍流氓,也並不符合經濟發展的規律,試想一下,如果社會整體收入高,生活支出成本反而更低的話,那麼誰還去工作呢?此外,社會是一體的,普通人的收入來自企業,那麼企業在保證提高工人工資待遇的同時,產品的成本也自然上升,那麼價格也會高漲,難不成資本家全是慈善家?因此,“收入更高+物價更低”與“稅收更低+福利更好”的騙局,根本站不住腳,因為社會發展必須“平衡”,否則民眾沒有工作動力,企業的生產積極性也會走向低迷。

500

那麼,西方老百姓的錢都去哪裡了呢?其實,那些“失蹤”的錢都被政府和資本家“回收”了。

首先,西方發達國家的稅收普遍偏高,不少國家的月工資稅收額度都在50%上下,民眾在繳納完各種稅費之後實際到手的收入比較少。就比如西歐各國,雖然說數據上民眾月收入都相當於兩三萬元人民幣,但稅後到手的人均收入多數也就一萬多人民幣,大概是1500-2500歐之間,而且這是平均值,還有很多人並不能達到這一標準,街頭乞丐還不少呢。

500

有人可能會問:那一萬多的稅後收入也不少了,我才幾千塊!

這裡,要提及的可能就是網絡上常有人說的那句話了:人家賺歐元/美元,花的也是歐元/美元,社會生活成本根本就一樣,不能拋開匯率和實際物價直接對比收入。說得簡單一點就是:整體收入是你的4倍,但整體生活成本卻是你的8倍,這時候很多問題就要另當別論了。

我們可以算一筆賬,筆者的朋友Alessandro,他和筆者一個城市,這裡的經濟水平在歐洲西部地區屬於中上層,而他的稅後收入也恰好在均值附近,是1600歐元。按照當地的物價,筆者與Alessandro算了一筆賬:

500

在這一簡單的賬目羅列中,我們可以看到:在並不追求每頓飯像中國人那樣豐盛,幾乎沒怎麼“下館子”,也不外出遊玩,不考慮更換手機或電腦,沒有車要保養,沒有房產稅要交、家中無需人工維修等其他支出的情況下,所剩的已經不多了。

(補充說明:西方社會的人工費對中國人而言是巨貴的,上門瞄一眼,就算不修也要大幾十歐元/美元,很多電器、房屋人工修理成本動輒數百上千。)

500

而事實上,在各國低於這一收入的人還很多,當然更高收入的也不少,但我們不能取任何一個極端值來對比。因此,綜合實際情況來看,對於絕大多數家庭而言,一個人有一份像樣的工作,那麼自給自足還過得去,可如果僅靠一個人的工資養活全家難度比較大,基本上不用考慮過上寬裕的生活了。

而這也就是為何,西方人的人均存款普遍偏低,房屋的持有率也遠低於中國人一大原因了,因為很多是“月光族”,甚至是“透支族”。

500

2:為什麼西方國家的物價偏高?

我們回到Janus Dongye先生提到的餐飲物價問題中,其實不僅僅是餐飲物價高,發達國家整體的社會物價水平都相比於中國偏高很多,包括高得離譜的勞動力價格。這除了前文中提到的稅收高導致高物價外,還和市場環境、自然條件、勞動力成本等有着很大的關係。

所謂市場環境因素,可以簡單理解為消費群體的基數,也就是消費市場。因為這些國家的市場通常都比較小,因此玩不起大規模的“薄利多銷”,商品供應商在“讓利”的方向上空間不足。沒有足夠的銷量能夠維持低價。

500

所謂自然條件因素,則是多數發達國家面臨的窘境。通常情況下,因為國家面積小(此處特指西歐),資源也有限,這些國家產業整體上也不如中國完善,因此在原材料、農副產品供應上不得不大量依賴進口,這也無形中提高了民眾的生活成本。

所謂勞動力成本因素,就是當地的勞動力價格偏高。因此,本地生產的產品價格往往售價不菲,老百姓雖然拿了高工資,卻最後在買東西的時候把錢還給了資本家。例如一把法國產的自動鉛筆,售價可以達到10歐元,而同樣的產品,如果是中國產的,售價則在4到5歐元左右,而在中國的售價卻僅為1歐元。面對這樣的事實,很多西方人都被迫“依賴中國生活”,也因此,就目前來看,如果沒了性價比極高的中國製造,他們很多人的日子會過不下去。

當然,西方社會的高物價的原因還有很多,我們這裡就不一一列舉啦。

500

3:西方老百姓通常都吃些什麼?

生活成本那麼高,西方老百姓平時吃什麼呢?很多國人對西方人的餐飲認知,都停留在國內高檔的西餐廳里,還有那看起來奢華的米其林三星。嗯,筆者以前也是這麼認為的。

500

可是,真正融入西方社會之後,你會發現並不是那麼一回事。首先,在西方各國,絕對買不到像中國那樣種類繁多的蔬菜和魚肉,整體上原材料較少、蔬果較少、菜品也較少。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中國的菜品單位是以千、萬來計數的,而西方國家的品類,是以百來計數的。也因此,在西方國家,一頓大餐吃5道菜,已經是相當奢華的了,而在中國,似乎有點寒酸了。

500

品類少,而成本又高,這直接斷送了多數西方家庭“胡吃海喝”的夢想,眾人只能在較為單一的菜品欄中選取價格較低的菜品。也因此,每逢打折,在不少地方,也都能上演比中國大爺大媽一樣的“腰不酸腿不疼式”的搶購潮。

500

而這些年,筆者接觸過窮得連飯都吃不起的流浪漢,也到富裕的西方家庭中吃過一頓數千人民幣的待客大餐,整體的感覺上,普通西方家庭的飲食是比較單調的,一般以麵包、披薩、麵條(意大利麵)為主,中低收入家庭開葷吃牛排和其他肉食品的頻率比中國普通家庭要低很多,有時候甚至會有不少人將沙拉菜、巧克力等作為果腹的選擇,對於很多人而言,可能有一碗面吃就比較滿足了,他們沒有中國人那麼高的要求。

可以說,作為一個有中國胃的中國人,筆者可是接受不了這樣的餐飲,因此筆者總是要橫穿半個城市,到華人街選購中國進口的“高價食材”,一些在中國擺地攤賤賣的食材,在這裡也成了華人眼裡的“高端食材”。而筆者呢,也在環境的逼迫之下,自學成才,成了半個中餐大廚,從此吃飯不求人。

500

上圖:前兩日,和朋友在中餐館吃“空心菜”,這一盤塞牙縫的菜將近100人民幣,兩人三菜一湯350人民幣(菜分量請參照上圖),一小碗米飯(正常成人吃2-3碗)16元人民幣,不算最貴也不算便宜,總之不是富豪絕對不能天天下館子。當地餐飲消費稅高達22%。

4:中西方社會整體差別在哪裡?

總的來說,Janus Dongye先生的感受和筆者的感受,都是相對客觀的,但也免不了主觀的偏見存在,畢竟大家都是人,情感成分還是有的。或者說,就單純地從物價和餐飲支出方面,直接將東西方社會進行比較,甚至做出好壞的定性,其實都是有失公平的。

這主要是因為,東西方社會的制度不同、人文環境不同,差異性是巨大的。如果我們單純以此為依據判定“中國絕對好”的話,那麼和那一群用雙標法和極端個案貶低中國社會的人沒什麼兩樣,都是在“耍流氓”。在筆者看來,我們既要看到別人不好的一面,也要看到別人好的一面。

就拿本文中提到的“在本國社會環境中西方普通老百姓生活不如中國人寬裕”來說,這其實是社會制度造成的。說白了就是:西方是福利型社會,而中國是消費型社會。西方老百姓是把錢“上交”給了國家和保險財團,而國家和保險財團給了他們更高的社會福利保障(美國除外,都拿去打戰去了);而中國的老百姓,大多數的財富還是自己保有,成為了全球最具購買力的消費群體,也造就了中國龐大的消費市場。

總的來說,兩者各有各的好處,西方模式容易導致經濟發展不活躍,影響社會的進步,但卻能給眾人更高的一個後備保障;而中國的模式則有助於經濟的發展,刺激大眾消費和企業的發展,民眾的自主選擇權也更多。二者不能簡單地以“好壞”來下定論,只能說“適合與否”。

當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們也沒必要急着做任何一種的否定與肯定。我們所需要做的,就是在時代的發展中,不斷發現問題並解決問題,努力讓我們的日子,過得更好。

500

5:西方老百姓對現狀會不滿嗎?

在筆者此前寫過的《為什麼西方人的幸福感那麼高?》這篇文章中,筆者總結出了西方人比較容易滿足、欲求沒有中國人高、民眾面對國際社會更自信、社會競爭壓力小、攀比情緒比較小等幾個方面的原因,但這並不意味着西方民眾對現狀表示滿足。

事實上,西方社會的不滿情緒非常嚴重,社會階級分化也相當銳利,社會迫於改革,但其低效率的制度又致命性地讓改革成為了遙不可及的夢想,整體上顯得氣氛緊張。也因此,這些發達國家的流浪漢越來越多,失業人數也高居不下,經濟普遍不景氣。

而在這樣的環境下,民眾的生活質量也大幅度降低,因此這些年在西方隔三差五的大罷工,開始成為了民眾的發泄口,政府方面也默許了這樣的發泄,因為這就像地震一樣,多次的均衡釋放,好過一次性的大爆發。當然,發展成法國“黃背心”那樣的暴力事件,也是眾勢力集團軍始料未及的。

500

寫在最後:珍惜眼前,努力奮鬥

正如文首說的那樣,這個混沌的世界,就像是“圍城”,城裡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進來,在眾人眼中,別人所擁有的,好像都那麼美好。

然而,千百年來,不過是慾望沖昏了人的頭腦,眾人總想着自己沒有什麼,卻很少考慮自己比別人多了什麼,於是總是抱怨,總是不知滿足。有更高的追求是好事,但萬不可把對美好生活的“追求”變成了賴皮的“索求”。

酸甜苦辣咸,百味才是人間。讓我們珍惜眼前,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讓我們一起努力奮鬥,讓這共和國日子越來越紅火。想想看,還有那麼多人羨慕你生在了一個“可以盡情當個吃貨”的美麗國度呢!繼續加油呀,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