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在波斯灣的部署,更像一場心理戰?伊朗人似乎並不在乎,伊朗國會副議長穆塔哈里周日對媒體說:“他們還沒有準備好發動戰爭,特別是以色列還在我們的轟炸範圍內…”

原來在伊朗人的眼裡

以色列是伊朗可以隨意捏死的

武力控制範圍中的小國

這太有趣了

不知以色列人聽了是什麼感受

截圖源:以色列時報

 

伊朗人眼中的美國航母

周日

伊朗議會副議長穆塔哈里

對法爾斯社的記者說

美國人還沒有準備好發動戰爭

特別是

當以色列還在我們的控制範圍內

除了自己的導彈

伊朗在黎巴嫩的真主黨

和加沙地帶的

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

等代理組織

還有數十萬枚針對以色列的火箭

以色列能源部長

是內塔尼亞胡總理的密友

星期日早些時候

他警告說

美國和伊朗之間的緊張局勢升級

可能導致周邊伊斯蘭武裝組織

對以色列發動導彈襲擊

尤瓦爾·斯坦尼茨

Yuval Steinitz

告訴YNET新聞網

一切都在升溫

…………

我不會排除任何可能性

伊朗可能向以色列發射導彈

…………

伊朗也可能選擇

通過激活其代理人來攻擊以色列

美國的制裁

正在掐斷伊朗經濟的脖子

一場新的更強大的制裁浪潮

仍將到來

這表明

在不久的將來

危險不太可能被規避

在周日晚些時候

對KAN公共廣播電台的講話中

斯坦尼茨強調

他不知道

有關伊朗計劃的任何特定情報信息

但他指出

德黑蘭正面臨巨大的經濟壓力

在這種氣候下

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

…………

伊朗人可能會發瘋

向整個中東宣戰

穆塔哈里的言論

與伊斯蘭革命衛隊少將霍森薩拉米

Hossein Salami

的意見一致

後者認為五角大樓

將林肯號派到該地區是一種策略

並在德黑蘭的一次議會會議上

告訴立法者們

這是美國軍方定期輪換時間表的一部分

路透社援引議會領導層發言人

貝魯茲·內馬蒂

Behrouz Nemati

的話說

薩拉米指揮官在關注該地區局勢的同時

提出了一種分析

認為美國人已經開始了

一場心理戰

因為他們的軍隊

在波斯灣往來是一件正常的事

與此同時

警衛航空部門的負責人說

這艘航母不是一個威脅

而是伊朗人的靶子

哈吉扎德對記者們說

Hajizadeh

一艘航空母艦上

至少有40到50架飛機

和6000名部隊聚集在它裡面

在過去

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嚴重的威脅

但現在呢

它只是一個靶子

以往的威脅已經轉向了機遇

據路透社報道

哈吉扎德准將補充說

如果美國人敢採取行動

我們就把他們的腦袋打開花

與此同時

伊朗高級官員還駁斥了美國總統

唐納德川普

Donald Trump

最近的言論

美國總統對媒體說

他正在等待伊朗領導人給他打電話

還有一份外交報告說

美國已經通過瑞士

將川普的個人手機號碼傳給了伊朗人

據法爾斯通訊社報道

伊朗負責政治事務的副外交部長

塞拉齊

Seyed Abbas Araqchi

當眾宣稱

川普不需要一個調解人

或一個電話號碼

來擺脫他為自己和美國製造的

艱難和危機的狀況

當被問及

川普提供給瑞士官員的電話號碼

伊朗將如何處理時

塞拉齊說

如果真有需要

他們手裡有我們的電話號碼

另外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官方通訊社

穆塔哈里

Ali Mottahari

還為伊朗停止遵守

其核活動的一些商定限制的舉動

進行了辯護

稱這表明

伊朗並不處於弱勢地位

阿里莫塔哈里說

伊斯蘭共和國

對其在核協議中的承諾

做出的及時決定表明

伊朗在國際上沒處於弱勢地位

德黑蘭已在上周三宣布

它將停止遵守

根據與各大國達成的

里程碑式的2015年協議

對其核活動施加的一些限制

這一聲明

是回應美國退出協議

當然

其實這樣做反倒給英法德解套了

最近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全面制裁

對伊朗經濟造成了嚴重打擊

在斯坦尼茨發表上述評論之前

上周五

以色列發布了一份報告

稱伊朗人正在

考慮對美國或美國盟軍的目標

採取各種敵對行動

制裁中的通貨膨脹

雖然

伊朗的各位官員非常有骨氣

但美國的制裁顯然起到了一定作用

制裁中的伊朗

陷入較為嚴重的通貨膨脹

物價幾乎每周都在上漲

生活用品售價甚至每天都可能上漲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

隨着更嚴格的美國制裁的影響

預計今年伊朗的經濟

將萎縮百分之六

通脹率可能達到40%

去年十一月

美國撤出2015核協議後

美國政府對伊朗的石油出口進行制裁

今年4月21日

白宮表示

為了將伊朗重要的石油出口削減至零

它決定不再延長

美國對伊朗石油購買國的制裁豁免

也就是美國可能為了伊朗

制裁任何可能的國家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東和中亞主管

吉哈德 阿祖爾

jihad azour

4月29日對媒體說

IMF的預測是在川普取消豁免之前做出的

這意味着

真實情況可能會進一步惡化

很明顯

重新實施制裁和取消豁免

將對伊朗經濟的增長和通貨膨脹

產生額外的負面影響

今年的通貨膨脹率

之前估計是要超過40%甚至更多

法新社援引亞速爾的話說

目前制裁已經將伊朗的通貨膨脹率

推到50%朝上

本月早些時候一名美國官員說

美國的制裁已使德黑蘭的經濟損失

超過了100億美元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

該地區

僅次於沙特阿拉伯的第二大經濟體

伊朗

經濟總量在2018年收縮了3.9%

確實拜賜予美國的制裁

下圖為美國宣布制裁以來通脹增長率

伊斯蘭革命前的伊朗

伊朗就是古時的波斯

曾經建立過輝煌的文明

也是世界上首個真正意義上的帝國

不過

運氣不好

由於地處歐亞大陸戰略要衝

被各路蠻族反覆衝擊

中古時代之後國運長期不振

1963年

巴列維國王宣布發起

白色革命

進行了一系列的農業與工業改革

以及制度上的現代化革新

率先給予女性選舉權

將森林資源和水源收歸國有

工人們參加企業分紅

並限制極端勢力的活動

這是一次十分成功的現代化改革

將曾經四分五裂的伊朗

變成了一個現代化的文明國家

上個世紀60-70年代伊朗街頭攝影

女人們可以穿比基尼在沙灘嬉戲

德黑蘭街頭滿眼的時尚妹子

而且

雅利安伊朗成了當時世界上

排名第9的富裕之國

狀況要比當時的不可說國牛逼多了

伊朗以前絕不是

一個伊斯蘭神權國家

從古至今

伊朗都有自己的本土宗教

也一直奉行宗教平等和多元化

族群平等的開明政策

讓以色列民寫在了聖經舊約上

這是伊朗王后的早年照片

Queen Fawzia Fuad of Iran

她於2013年去世

當時的伊朗是個世俗的君主立憲國

然而

過度的改革惹毛了保守派

過度防備赤色滲透給毛拉製造了機會

白色革命之後的伊朗

由於輕視了來自某方面的威脅

迎來了極其恐怖的回教叛亂

1977年

伊朗的大毛拉們

利用回教人群的極端反現代化思潮

把全國的清真寺變成了軍營

搞群眾運動

來反對伊朗王族主導的世俗化

在全國一片大亂的情況下

躲在巴黎的神棍霍梅尼回國了

他大手一揮

讓革命者廢掉了君主立憲制

建立了極端的政教合一的毛拉專制

發動穆斯林群眾

去攻打美國大使館

綁架大使館的美國官員

殺害了正在大使館辦簽證的伊朗人

美國方面稱為伊朗人質危機

從此

美國與伊朗斷交了

瞬間從盟友變成了敵人

對它展開了長達數十年的經濟制裁

然而貌似也沒啥用

因為無論國家再窮再亂

大毛拉們只要高呼反美口號

就能安撫全國的穆斯林了

至於那些曾經生活光鮮的非穆斯林

在伊朗只能夾着尾巴過生活了

因為

現在是一教獨大

伊斯蘭衛隊能讓爾等活着已經仁慈了

還是趕緊去穿上罩袍吧

 

伊朗,曾經美好而富裕的國度,它為何衰落,為何會墮入深淵?明眼人應該都能看清。伊朗的教訓,是每一個清醒的觀察者們會銘記的。也許,這次的衝突,能讓部分伊朗人民獲得一次機會,擺脫神權專制的陰影,不過成功的可能性真不太大,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