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于华盛顿举行贸易谈判之前,美中两国政府都曾发出这样的信号:双方已接近达成协议,将会讨论签字仪式的后勤安排。

然而几天内,形势又急转直下。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最后一刻下令对提高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因美方认为中方反悔了之前的承诺。此后中方甚至曾考虑是否取消访美行程。

了解中方决策过程的中国官员称,鉴于谈判即将在几日后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其顾问在北京中南海讨论了如何应对美国上调关税的举措。

上周二,中国官员开会分析了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这两名美方高级谈判人员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得出的结论是:他们应该访美,以至少避免出现可能难以修复的裂痕。

 

中国副总理刘鹤本月在华盛顿会见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

这一意见被转达给了中方首席谈判代表刘鹤,最终被转达给了习近平。习近平决定派遣谈判团队前往华盛顿,尽管中国政府完全明白,鉴于事发突然,这趟行程几乎没有可能取得进展。其中一名知情中国官员表示,此行的目的仅仅是让谈判继续下去。

截至上周末,双方对于所做努力所传递的信息也基本是这样:避免出现严重谈判破裂,否则会导致未来达成协议的前景破灭,同时承诺会继续留在谈判桌边。

美国如期上调对华关税意味着什么?

上周五,尽管刘鹤一行已抵达华盛顿与美方进行新一轮谈判,特朗普政府仍兑现承诺,如期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上调至25%。新关税生效后,中国商务部回应称将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但并未给出具体细节。中国是否会以关税还击?在关税之外,中国还有哪些反制选项?此轮关税上调,谁最遭殃?未来的贸易谈判又会受何影响?《华尔街日报》记者Josh Chin对以上问题进行了分析。图片合成:Crystal Tai

特朗普和习近平去年12月1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了会面,这为此后直至上周双方在华盛顿的会谈铺平了道路。但从自那次会面以来所进行的贸易磋商看,几乎没有证据显示中美找到了如何成功协商的方法。

中国未像以往美中关系不佳时那样立即对美国企业实施新的限制。据了解流程的官员称,预计刘鹤将向习近平简要汇报他在华盛顿的商谈情况,之后中国才会决定下一步行动。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周日接受《福斯周日新闻》(Fox News Sunday)采访时称,中国已邀请莱特希泽和姆努钦前往北京继续展开贸易商谈,但这方面尚无具体和明确的计划。

库德洛给出了一个可能的解决途径。他在采访中两次强调,预计美中两国首脑将在6月底于日本举行的下一次二十国集团(G20)会议上再度会面。

能否弥合贸易裂痕可能最终取决于特朗普和习近平之间的私人关系以及他们推动事情向前发展的意愿。双方过去数月的谈判曾充满积极意愿,但因误判、倒退指责以及预期未得到满足而受阻。

中国的迅速崛起颠覆了原有的世界秩序,全球贸易规则也受到挑战,在此背景下,中美双方都渴望展现出强势形象。但是,争端持续的时间越长,两国经济受到冲击的风险就越大,全球股市面临的不确定性也会延长。随着对中美达成协议预期的起起伏伏,全球股市也剧烈波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渐行渐近,也为中美双方的角力增添了新变数。

若最终达成贸易协议,则可能为美中关系带来动力,并可能成为两国在一些其他棘手问题上达成和解的关键,例如美国就电信行业安全问题对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封杀,以及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的航行权问题。

在特朗普和习近平于阿根廷G20峰会间隙举行会晤后,美国方面曾表示,如果美方担忧的问题得以解决,美国将把针对2,000亿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上调至25%的时间延长至3月1日。随着该日期的靠近,特朗普又将暂停提高关税的日期无限期延长。他的耐心在5月5日耗尽,他当天发推文称,将在五天后上调这一关税。美国的这一提高关税的举措上周五正式生效。

一路以来的谈判局势一直比较紧张。美国官员2月份曾抱怨称,中国反悔了此前谈好的项目。这种情况在近些天再次出现。

美方参与谈判的一名高级官员三个月前表示,中国在耍弄美国。库德洛当时告诉记者,莱特希泽“对中国发出了严厉警告”。

美方一名参与谈判的人士称,在谈判中,有时美方认为已经取得一些成果,然后突然又出现一些倒退,这种情况常常更为令人恼火。

这名人士称:“我们数次表达了相当严重的受挫感。”他说:“这是取得成功的必要成分。你可以对一些人态度友好,但有时必须说:‘别再跟我玩花样了。’”

姆努钦4月初宣布,谈判人员已经同意了一项执行潜在贸易协议的机制,表明达成协议所面临的重要绊脚石之一已经被清除,虽然中国政府从未同意该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然后,在前往北京进行另一轮谈判前,姆努钦说,贸易谈判正接近最后一轮。5月1日,在他和莱特希泽准备登机回国时,姆努钦发表推文称,会谈富有成效。据追踪谈判的人士,莱特希泽也持同样看法,尽管他和姆努钦在中国问题上经常持不同看法。

莱特希泽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持强硬立场,他认为,美国需要坚定立场,推动为美国企业进入中国提供更好的渠道,并在知识产权窃取等问题上与中国对抗。接近姆努钦的人士称,他的目标也包括改变贸易规则,但他担心挥之不去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对金融市场产生影响。

姆努钦晚些时候向记者表示,我们正计划在达成协议后安排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主席习近平举行签约峰会。特朗普的助手说,其中一个问题是在哪里举行签约活动:是华盛顿还是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Mar-a-Lago)的高尔夫庄园。

几位现任和前白宫官员称,姆努钦的表态过于乐观,这让特朗普及许多白宫工作人员和美国贸易代表不满,他们倾向于向中国持续施压,用一位白宫官员的话说,直至看到“白纸黑字”。白宫未立即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上周谈判重启前的几天中,美国认为中国开始在一些已达成一致的条款上反悔,这使得美方一些人士的质疑加重。白宫官员称,特别是莱特希泽,他认为中国在双方似乎有望达成协议之际在一些细节问题上改变了态度。

中方谈判人员告知美方,他们对文本持严重保留意见。中方不再愿意承诺修改涉及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补贴以及其他中美贸易争端关键问题的法律。他们还反对公布文本全部细节,而是倾向于公布一份概要。

对于中方来说这事关尊严:美国应该相信中国将兑现承诺进行相关调整,即便只是调整相关规定而不是法律。此外,中国认为,美国拒绝在签署协议后取消中美贸易争端爆发一年来加征的所有关税,这是不公平的。

白宫一名官员称:“我们强烈希望保留这些关税,这成为双方谈判中的一个难点。”

据听取了谈判简报的知情人士称,美国认为中国在打击窃取美国知识产权问题上诚意不足,如何处理这一矛盾成为双方另外一个主要分歧点。美方最初试图拿习近平的民族主义倾向做文章,主张若中国像习近平所描述的那样伟大,何需窃取美国的技术?

特朗普政府曾认为,双方在一项令人满意的执行机制上已经达成一致。一名跟踪谈判情况的人士称,这个机制不是很苛刻,但实实在在,足以促成协议。

这名人士表示,中国官员随后称,执行程序将需要走国内执法渠道,并且无法在谈判桌上做出保证。美国官员认为这不是一个可靠的选项。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报道,随着谈判推进,中国官员认为他们获得了一些筹码,因为特朗普对美联储做出公开批评并表示希望利率下调,中国官员将此视为表明特朗普担心美国经济未来表现,判断他可能变得更想达成协议。这是中国的一个误判,特朗普一直要求借贷成本维持在低水平,并已多次提及美国经济保持强势。

习近平还受到其他一些因素鼓舞,包括中国经济增速在大规模刺激政策推动下有所加快,同时有观点认为美国经济即将步入下行周期。中国一名高级官员表示,时间对中国有利。习近平还担心,如果被认为对美国做出过多让步,他可能在国内面临政治压力。

因此,特朗普在距离华盛顿谈判仅三天时做出的举动让中国官员猝不及防。特朗普当时发推文称,将把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适用的进口关税税率从10%上调至25%,理由是他觉得中国正开倒车。特朗普最初曾威胁在3月1日进行这一上调。

特朗普还表示将启动对其余几乎所有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必要法律程序,即便这意味着中方可能取消华盛顿之行。

特朗普去年9月首次宣称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曾导致中国取消商谈计划,令贸易谈判陷入严重僵持状态,直至特朗普与习近平去年12月1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共进晚餐。

特朗普宣布将上调关税税率后不久,已订好中国国际航空公司(Air China)机票准备前往华盛顿的中方贸易谈判人员收到紧急指令,要求他们原地待命,等待进一步通知。其中一位中方贸易谈判人员上周一早上曾表示,看来去不成了。

了解谈判进程的中国官员称,直到那一刻之前,中国领导层还认为此行将给为期数月的谈判画上句号,两国外交人员已经在讨论一场可能召开的旨在敲定贸易协议的习特会了。

北京方面面临的紧迫问题由此变成了:到底是应该退出计划中的谈判,坚持长久以来的公开立场,即中国不会在受威胁的情况下谈判,还是应该咬紧牙关,照样派出代表团,以免谈判彻底破裂。

中方希望在做出决定前从美方获得更多信息。但高级官员知道,特朗普发推的消息不可避免地会引发市场焦虑。上周一早上的第一项日程就是:中国央行加快推进向银行释放更多资金的计划,这项刺激措施旨在安抚惶恐的投资者和企业。

国家支持的基金也接到指示,要进行必要的买入操作以防股价暴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上周一的例行记者招待会上发表声明称,中国代表团“正准备前往美国”。这位发言人未说明代表团将于何时启程,也未提供更多细节。

上周二上午,一群副部级官员得出结论,认为谈判应该继续,这个立场得到了习近平的支持,但对达成积极成果的预期已显著下降。这群官员包括深受刘鹤信赖的助手、财政部副部长廖岷以及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

美方的一些要求也令中方不快。美方坚持在达成协议后不会取消任何关税,这样做让中方没什么动力接受苛刻的条件。美国的立场仍然坚定:在中国表明将履行其在协议下做出的承诺前,美国不会取消关税措施。除此之外,美国希望中国承诺,如果美国发现中国违反了某些规定而重新对中国加征关税的话,中国不会采取报复行动。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上周四让外界知道了他不希望美国对中国示弱的立场。

不过,根据追踪两国谈判的人士称,上述两天的谈判气氛还算友好。参与了谈判的莱特希泽和姆努钦还邀请刘鹤到Metropolitan Club参加了一场工作晚宴。这是一处位于美国贸易代表总部附近的高级私人俱乐部,也是莱特希泽最喜爱的俱乐部之一。尽管美国上周五凌晨开始对部分中国商品加征了关税,但刘鹤当天依然继续与美方举行了谈判。

上周五上午晚些时候,莱特希泽罕见地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门口迎接了刘鹤。但莱特希泽显然知道此举将会被等在门外的摄影师和摄制人员拍到。

不过,据一位获悉谈判相关讨论内容的人士称,当时美方团队在展开谈判前就已不对达成协议抱有希望,并认为他们将举行一次“不能称为会议的会议”。美方官员希望至少确保他们不是在谈判完全破裂的情况下离开的。该人士表示,此次会议的目的是为了可以宣称美国谈判人员当时仍在进行努力。

刘鹤上周五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不同意美国有关中国对谈判中已作出承诺反悔的说法。他说:“坦率地说,也有不一致的地方,我们认为这些事都是重大的原则问题。任何国家都有重要的原则,我们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能让步。”并表示希望美方能理解这一点。

 

官媒《人民日报》在上周六的评论文章中称,中方明确要求贸易协议文本平衡性,表达方式必须为国内民众所接受,不损害国家主权和尊严。

如今贸易谈判陷入僵局,而且没有重启谈判的正式计划,未来事态的发展可能掌握在特朗普和习近平的手中,这两位领导人都强调了两人在贸易争端中的融洽个人关系。在上周的谈判开始时,习近平致信特朗普,据特朗普透露,信中称:让我们共同努力,看看能否做成一些事。

在上周五谈判结束后特朗普发推文称:“习近平和我的关系仍然非常牢靠,未来会继续对话。”他表示,关税可能取消,也可能不取消,这要取决于未来谈判的结果。

中国的一位官员称,目前看来,打破僵局的唯一途径似乎是两国领导人进行直接对话。

如果两位领导人没有提前会面的话,他们料将在6月底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会晤。在刘鹤乘飞机返回北京后,莱特希泽发表声明称,周一,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将启动对实际上余下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