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於華盛頓舉行貿易談判之前,美中兩國政府都曾發出這樣的信號:雙方已接近達成協議,將會討論簽字儀式的後勤安排。

然而幾天內,形勢又急轉直下。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最後一刻下令對提高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征的關稅,因美方認為中方反悔了之前的承諾。此後中方甚至曾考慮是否取消訪美行程。

了解中方決策過程的中國官員稱,鑒於談判即將在幾日後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其顧問在北京中南海討論了如何應對美國上調關稅的舉措。

上周二,中國官員開會分析了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這兩名美方高級談判人員召開的新聞發布會,得出的結論是:他們應該訪美,以至少避免出現可能難以修復的裂痕。

 

中國副總理劉鶴本月在華盛頓會見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

這一意見被轉達給了中方首席談判代表劉鶴,最終被轉達給了習近平。習近平決定派遣談判團隊前往華盛頓,儘管中國政府完全明白,鑒於事發突然,這趟行程幾乎沒有可能取得進展。其中一名知情中國官員表示,此行的目的僅僅是讓談判繼續下去。

截至上周末,雙方對於所做努力所傳遞的信息也基本是這樣:避免出現嚴重談判破裂,否則會導致未來達成協議的前景破滅,同時承諾會繼續留在談判桌邊。

美國如期上調對華關稅意味着什麼?

上周五,儘管劉鶴一行已抵達華盛頓與美方進行新一輪談判,特朗普政府仍兌現承諾,如期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稅率從10%上調至25%。新關稅生效後,中國商務部回應稱將採取必要的反制措施,但並未給出具體細節。中國是否會以關稅還擊?在關稅之外,中國還有哪些反制選項?此輪關稅上調,誰最遭殃?未來的貿易談判又會受何影響?《華爾街日報》記者Josh Chin對以上問題進行了分析。圖片合成:Crystal Tai

特朗普和習近平去年12月1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了會面,這為此後直至上周雙方在華盛頓的會談鋪平了道路。但從自那次會面以來所進行的貿易磋商看,幾乎沒有證據顯示中美找到了如何成功協商的方法。

中國未像以往美中關係不佳時那樣立即對美國企業實施新的限制。據了解流程的官員稱,預計劉鶴將向習近平簡要彙報他在華盛頓的商談情況,之後中國才會決定下一步行動。

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周日接受《福斯周日新聞》(Fox News Sunday)採訪時稱,中國已邀請萊特希澤和姆努欽前往北京繼續展開貿易商談,但這方面尚無具體和明確的計劃。

庫德洛給出了一個可能的解決途徑。他在採訪中兩次強調,預計美中兩國首腦將在6月底於日本舉行的下一次二十國集團(G20)會議上再度會面。

能否彌合貿易裂痕可能最終取決於特朗普和習近平之間的私人關係以及他們推動事情向前發展的意願。雙方過去數月的談判曾充滿積極意願,但因誤判、倒退指責以及預期未得到滿足而受阻。

中國的迅速崛起顛覆了原有的世界秩序,全球貿易規則也受到挑戰,在此背景下,中美雙方都渴望展現出強勢形象。但是,爭端持續的時間越長,兩國經濟受到衝擊的風險就越大,全球股市面臨的不確定性也會延長。隨着對中美達成協議預期的起起伏伏,全球股市也劇烈波動。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漸行漸近,也為中美雙方的角力增添了新變數。

若最終達成貿易協議,則可能為美中關係帶來動力,並可能成為兩國在一些其他棘手問題上達成和解的關鍵,例如美國就電信行業安全問題對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封殺,以及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 中國稱南海)的航行權問題。

在特朗普和習近平於阿根廷G20峰會間隙舉行會晤後,美國方面曾表示,如果美方擔憂的問題得以解決,美國將把針對2,000億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從10%上調至25%的時間延長至3月1日。隨着該日期的靠近,特朗普又將暫停提高關稅的日期無限期延長。他的耐心在5月5日耗盡,他當天發推文稱,將在五天後上調這一關稅。美國的這一提高關稅的舉措上周五正式生效。

一路以來的談判局勢一直比較緊張。美國官員2月份曾抱怨稱,中國反悔了此前談好的項目。這種情況在近些天再次出現。

美方參與談判的一名高級官員三個月前表示,中國在耍弄美國。庫德洛當時告訴記者,萊特希澤“對中國發出了嚴厲警告”。

美方一名參與談判的人士稱,在談判中,有時美方認為已經取得一些成果,然後突然又出現一些倒退,這種情況常常更為令人惱火。

這名人士稱:“我們數次表達了相當嚴重的受挫感。”他說:“這是取得成功的必要成分。你可以對一些人態度友好,但有時必須說:‘別再跟我玩花樣了。’”

姆努欽4月初宣布,談判人員已經同意了一項執行潛在貿易協議的機制,表明達成協議所面臨的重要絆腳石之一已經被清除,雖然中國政府從未同意該問題已經得到解決。

然後,在前往北京進行另一輪談判前,姆努欽說,貿易談判正接近最後一輪。5月1日,在他和萊特希澤準備登機回國時,姆努欽發表推文稱,會談富有成效。據追蹤談判的人士,萊特希澤也持同樣看法,儘管他和姆努欽在中國問題上經常持不同看法。

萊特希澤長期以來一直對中國持強硬立場,他認為,美國需要堅定立場,推動為美國企業進入中國提供更好的渠道,並在知識產權竊取等問題上與中國對抗。接近姆努欽的人士稱,他的目標也包括改變貿易規則,但他擔心揮之不去的不確定性可能會對金融市場產生影響。

姆努欽晚些時候向記者表示,我們正計劃在達成協議後安排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主席習近平舉行簽約峰會。特朗普的助手說,其中一個問題是在哪裡舉行簽約活動:是華盛頓還是特朗普位於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Mar-a-Lago)的高爾夫莊園。

幾位現任和前白宮官員稱,姆努欽的表態過於樂觀,這讓特朗普及許多白宮工作人員和美國貿易代表不滿,他們傾向於向中國持續施壓,用一位白宮官員的話說,直至看到“白紙黑字”。白宮未立即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上周談判重啟前的幾天中,美國認為中國開始在一些已達成一致的條款上反悔,這使得美方一些人士的質疑加重。白宮官員稱,特別是萊特希澤,他認為中國在雙方似乎有望達成協議之際在一些細節問題上改變了態度。

中方談判人員告知美方,他們對文本持嚴重保留意見。中方不再願意承諾修改涉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補貼以及其他中美貿易爭端關鍵問題的法律。他們還反對公布文本全部細節,而是傾向於公布一份概要。

對於中方來說這事關尊嚴:美國應該相信中國將兌現承諾進行相關調整,即便只是調整相關規定而不是法律。此外,中國認為,美國拒絕在簽署協議後取消中美貿易爭端爆發一年來加征的所有關稅,這是不公平的。

白宮一名官員稱:“我們強烈希望保留這些關稅,這成為雙方談判中的一個難點。”

據聽取了談判簡報的知情人士稱,美國認為中國在打擊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問題上誠意不足,如何處理這一矛盾成為雙方另外一個主要分歧點。美方最初試圖拿習近平的民族主義傾向做文章,主張若中國像習近平所描述的那樣偉大,何需竊取美國的技術?

特朗普政府曾認為,雙方在一項令人滿意的執行機制上已經達成一致。一名跟蹤談判情況的人士稱,這個機制不是很苛刻,但實實在在,足以促成協議。

這名人士表示,中國官員隨後稱,執行程序將需要走國內執法渠道,並且無法在談判桌上做出保證。美國官員認為這不是一個可靠的選項。

 

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報道,隨着談判推進,中國官員認為他們獲得了一些籌碼,因為特朗普對美聯儲做出公開批評並表示希望利率下調,中國官員將此視為表明特朗普擔心美國經濟未來表現,判斷他可能變得更想達成協議。這是中國的一個誤判,特朗普一直要求借貸成本維持在低水平,並已多次提及美國經濟保持強勢。

習近平還受到其他一些因素鼓舞,包括中國經濟增速在大規模刺激政策推動下有所加快,同時有觀點認為美國經濟即將步入下行周期。中國一名高級官員表示,時間對中國有利。習近平還擔心,如果被認為對美國做出過多讓步,他可能在國內面臨政治壓力。

因此,特朗普在距離華盛頓談判僅三天時做出的舉動讓中國官員猝不及防。特朗普當時發推文稱,將把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適用的進口關稅稅率從10%上調至25%,理由是他覺得中國正開倒車。特朗普最初曾威脅在3月1日進行這一上調。

特朗普還表示將啟動對其餘幾乎所有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的必要法律程序,即便這意味着中方可能取消華盛頓之行。

特朗普去年9月首次宣稱將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曾導致中國取消商談計劃,令貿易談判陷入嚴重僵持狀態,直至特朗普與習近平去年12月1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共進晚餐。

特朗普宣布將上調關稅稅率後不久,已訂好中國國際航空公司(Air China)機票準備前往華盛頓的中方貿易談判人員收到緊急指令,要求他們原地待命,等待進一步通知。其中一位中方貿易談判人員上周一早上曾表示,看來去不成了。

了解談判進程的中國官員稱,直到那一刻之前,中國領導層還認為此行將給為期數月的談判畫上句號,兩國外交人員已經在討論一場可能召開的旨在敲定貿易協議的習特會了。

北京方面面臨的緊迫問題由此變成了:到底是應該退出計劃中的談判,堅持長久以來的公開立場,即中國不會在受威脅的情況下談判,還是應該咬緊牙關,照樣派出代表團,以免談判徹底破裂。

中方希望在做出決定前從美方獲得更多信息。但高級官員知道,特朗普發推的消息不可避免地會引發市場焦慮。上周一早上的第一項日程就是:中國央行加快推進向銀行釋放更多資金的計劃,這項刺激措施旨在安撫惶恐的投資者和企業。

國家支持的基金也接到指示,要進行必要的買入操作以防股價暴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上周一的例行記者招待會上發表聲明稱,中國代表團“正準備前往美國”。這位發言人未說明代表團將於何時啟程,也未提供更多細節。

上周二上午,一群副部級官員得出結論,認為談判應該繼續,這個立場得到了習近平的支持,但對達成積極成果的預期已顯著下降。這群官員包括深受劉鶴信賴的助手、財政部副部長廖岷以及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

美方的一些要求也令中方不快。美方堅持在達成協議後不會取消任何關稅,這樣做讓中方沒什麼動力接受苛刻的條件。美國的立場仍然堅定:在中國表明將履行其在協議下做出的承諾前,美國不會取消關稅措施。除此之外,美國希望中國承諾,如果美國發現中國違反了某些規定而重新對中國加征關稅的話,中國不會採取報復行動。

據一名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上周四讓外界知道了他不希望美國對中國示弱的立場。

不過,根據追蹤兩國談判的人士稱,上述兩天的談判氣氛還算友好。參與了談判的萊特希澤和姆努欽還邀請劉鶴到Metropolitan Club參加了一場工作晚宴。這是一處位於美國貿易代表總部附近的高級私人俱樂部,也是萊特希澤最喜愛的俱樂部之一。儘管美國上周五凌晨開始對部分中國商品加征了關稅,但劉鶴當天依然繼續與美方舉行了談判。

上周五上午晚些時候,萊特希澤罕見地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門口迎接了劉鶴。但萊特希澤顯然知道此舉將會被等在門外的攝影師和攝製人員拍到。

不過,據一位獲悉談判相關討論內容的人士稱,當時美方團隊在展開談判前就已不對達成協議抱有希望,並認為他們將舉行一次“不能稱為會議的會議”。美方官員希望至少確保他們不是在談判完全破裂的情況下離開的。該人士表示,此次會議的目的是為了可以宣稱美國談判人員當時仍在進行努力。

劉鶴上周五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不同意美國有關中國對談判中已作出承諾反悔的說法。他說:“坦率地說,也有不一致的地方,我們認為這些事都是重大的原則問題。任何國家都有重要的原則,我們在原則問題上絕不能讓步。”並表示希望美方能理解這一點。

 

官媒《人民日報》在上周六的評論文章中稱,中方明確要求貿易協議文本平衡性,表達方式必須為國內民眾所接受,不損害國家主權和尊嚴。

如今貿易談判陷入僵局,而且沒有重啟談判的正式計劃,未來事態的發展可能掌握在特朗普和習近平的手中,這兩位領導人都強調了兩人在貿易爭端中的融洽個人關係。在上周的談判開始時,習近平致信特朗普,據特朗普透露,信中稱:讓我們共同努力,看看能否做成一些事。

在上周五談判結束後特朗普發推文稱:“習近平和我的關係仍然非常牢靠,未來會繼續對話。”他表示,關稅可能取消,也可能不取消,這要取決於未來談判的結果。

中國的一位官員稱,目前看來,打破僵局的唯一途徑似乎是兩國領導人進行直接對話。

如果兩位領導人沒有提前會面的話,他們料將在6月底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會晤。在劉鶴乘飛機返回北京後,萊特希澤發表聲明稱,周一,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將啟動對實際上餘下所有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的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