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网,英文为Dark Web,指只能通过特殊软件、授权或对电脑作特别设置才能访问,在流行的搜索引擎上无法查到的特殊网络。

也就是说,暗网是互联网的“地下世界”。

在“地上世界”里,我们在网上的一举一动,都可追踪。假如你在网上干些违法乱纪的事,“抄水表”的分分钟就查到你家来了。

暗网就不同了,每个用户在里面的活动,都无法追踪。也因此成为犯罪份子的天堂。

暗杀市场、人肉搜索、比特币犯罪、隐秘毒品交易、色情直播、自杀联盟……

很多犯罪份子在暗网里交易毒品、枪支等违禁品,还有杀人直播、色情直播、买凶杀人、贩卖人口、儿童色情等等,甚至恐怖组织也通过暗网招募成员,策划和发动恐怖袭击。

也就是说,暗网让一些犯罪活动互联网+了。

大家可能觉得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国外,离我们很远,其实不然,暗网就在我们身边,只是你还没有发现。

比如,最近又涨了的比特币,就跟暗网有关。

一、

暗网之所以成为犯罪份子的天堂,是因为无法追踪,那么是怎么做到无法追踪的呢?

这要从美国军方说起。

1995年,美国海军为了保护船只之间的通讯网络安全、避免被敌军跟踪信号,由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的3名科学家,启动了一项旨在通过代理服务器加密传输数据的技术开发。

这个项目被称作“洋葱路由”(The Onion Router),英文简称Tor。

在洋葱路由的网络中,消息一层一层的加密包装成像洋葱一样的数据包,并经由一系列被称作洋葱路由器的网络节点发送,每经过一个洋葱路由器会将数据包的最外层解密,直至目的地时将最后一层解密,目的地因而能获得原始消息。透过这一系列的加密包装,每一个网络节点(包含目的地)都只能知道上一个节点的位置,但无法知道整个发送路径以及原发送者的地址。

也就是说,在这个系统中,任何使用者在连接互联网时都会实时处于匿名状态,而不会向服务器泄露身份。

2003年10月,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陷入财政紧缺的状态,没有继续提供资金来研究”洋葱路由”。他们将其代码免费公布在网络上,之后由主张自由主义的网络组织——电子前沿基金会(EFF)提供资金支持,继续研究。

EFF 是一个致力于保护受政府迫害的美国公民,并为他们提供帮助的组织。凭借”洋葱路由” 的匿名性以及便利性,它成为了这些人交流的重要方式。

通过”洋葱路由”,那些被迫害的政治犯、被通缉的逃犯,或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爆料者,在这里畅所欲言,他们不用担心会被有关部门追踪逮捕。

那时候,毒品、枪支等还没开始在暗网上交易,因为交易就涉及到金钱,而金钱涉及到银行帐户,如果在里面贩卖毒品枪支,警方是可以通过银行帐户来追踪到犯罪份子的。

直到比特币的出现,完美地解决了暗网的交易问题。

二、

2008年11月1日,一位59岁的日裔美国人中本聪,提出了比特币(Bitcoin)的概念,两个月后,比特币正式诞生了。

和法定货币相比,比特币没有一个集中的发行方,而是由网络节点的计算生成,谁都有可能参与制造比特币,而且可以全世界流通,可以在任意一台接入互联网的电脑上买卖,不管身处何方,任何人都可以挖掘、购买、出售或收取比特币,并且在交易过程中外人无法辨认用户身份信息。

也就是说,用比特币交易,无法被追踪。

这种虚拟货币,几乎就是为暗网量身订制的。它的应用价值,也多少是暗网赋予的。

此前,暗网可以逃避监控和追踪,但是如果在暗网用货币交易,就容易通过资金流向被监控和追踪,所以,犯罪份子还没法在暗网上出售违禁品,现在有了比特币这种虚拟货币,交易又无法追踪和监控,犯罪份子的春天终于来了。需要购买违禁品的暗网用户,首先得购买比特币,而卖家收到比特币后,也可以在比特币交易平台上兑换成美元或人民币。

也就是说,有了比特币,那些毒品、枪支等违禁品,终于可以互联网+了。

就在比特币诞生2年后,一个叫做“丝绸之路”(Silk Road)的黑市网站,在暗网上横空出世。

三、

“丝绸之路”(Silk Road),贩卖各种毒品、枪支等违禁品,买家还可以打好评差评,简直就是暗网上的淘宝,而比特币充当了支付宝的作用。

在”丝绸之路“建立不到2个月,其买卖的毒品就已经扩展到哥伦比亚可卡因、阿富汗4号海洛因、草莓迷幻药、Caramello 、Mercury的可卡因片、XTC、摇头丸(MDMA)和黑焦油海洛因等多个品类。

其管理也非常到位,只要发现有人卖假毒品,一经查实马上封号。

于是有人评价丝绸之路:就像 Uber 改造了出租车行业一样,丝绸之路让毒品交易变得安全、有趣和友善。

当然,在这些暗网上交易,也并非无懈可击,因为可以从发货方钓鱼追踪。

但是,道高一尽,魔高一丈,发货方也完全可以在暗网上聘请“快递员”来送货,“快递员”的酬劳在暗网用比特币结算,也无法追踪。比如,商家(犯罪团伙)派一名自己人和“快递员”在指定的位置接头,然后把货给“快递员”,再由“快递员”送给买家。就算警方钓鱼,最多抓住“快递员”,却无法抓捕商家。

脑补一下“快递员”送货的场景,简直就像特工在搞地下活动。

“丝绸之路”2011年1月上线之后,很快就像一块肥肉,被美国缉毒局、FBI、国家安全局、税务局、特勤局和美国邮政局盯上了,这些机构都争抢着希望破解它,但是没有人能够成功。

2012年1月,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聚合多个执法部门,共同实施了一项针对丝绸之路的深度调查行动,代号——马可波罗(Operation Marco Polo)。

他们请来有丰富缉毒经验的金牌特工卡尔(Carl Force)来调查“丝绸之路”案。

为了打入丝绸之路,卡尔留起了长发,打了耳洞,带了浮夸的耳环,并在背上刺了一个部落的刺青,伪装成了一个多米尼加共和国的毒品走私贩者。

在丝绸之路上,卡尔取名为“Nob”,并在美国对毒枭的通缉档案,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可信故事。

用伪装的身份登陆“丝绸之路”后,卡尔了解到管理员ID叫“DPR”,自称是“恐怖海盗罗伯茨”的简称,对藏在ID背后的真人,一无所知。

他向“恐怖海盗罗伯茨”写了一封信:希望用上千万美元来购买丝绸之路,同时还提了一个建议,”丝绸之路上的商品需要一次大规模的整合,以脱离现在零碎式的发展状态”。

“恐怖海盗罗伯茨”很快给予了回复:“我认为丝路的价格应该是十亿美金,而不止几千万。不过,你后面的建议很有参考价值。”

事实上,卡尔的建议十分契合“恐怖海盗罗伯茨”的需求。因为当时的丝绸之路面对用户暴涨,对升级需求十分紧迫。

双方的观点不谋而合,二人的交流也越来越多,他们聊时事政治,聊娱乐八卦……俨然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2013年1月,特工卡尔通过努力,抓捕了一名叫Green的“丝绸之路”线下客服人员。这名客服人员从始至终都无法知道“恐怖海盗罗伯茨”的真面目。而他被FBI抓获之时,第一反应竟然是“请你们一定保证我的安全,不然我一定会被他暗杀的。”

果不其然,“恐怖海盗罗伯茨”对客服Green起了杀心,决定在暗网买凶杀人。这个时候,他想起了伪装成毒贩的特工卡尔。

此时客服Green已经和FBⅠ达成了协议,准备引诱“恐怖海盗罗伯茨”现身。

特工卡尔伪造出了Green死亡的照片,但“恐怖海盗罗伯茨”还是不愿意跟他见面。

就在这时,FBI在网上发现有黑客正在泄露“丝绸之路”的IP地址。

“恐怖海盗罗伯茨”已非常自负,他也听说过IP地址泄露一事,但对此不屑一顾。

FBI的网络分队也不是吃干饭的,他们通过泄露的IP漏洞,查询“恐怖海盗罗伯茨”,终于在最后确定了他的真实IP地址,一张大网悄无声息地张开了。

四、

2013年10月,在奥斯丁市的一家图书馆,有很多人在看书,也有一些年轻人在蹭网,突然有一对情侣莫名其妙地开始争吵,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出于好奇,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令“恐怖海盗罗伯茨”原形毕露,也决定了”丝绸之路”的覆灭。

一位特工迅速夺过他的电脑,另外一组特工上前将他逮捕,他的电脑里,正保存着丝绸之路的管理员账号“恐怖海盗罗伯茨”的登录页面。

假如他把电脑关机,一切行动将功亏于篑,因为FBl将没有逮捕他的证据。

原来“恐怖海盗罗伯茨”是这位30多岁的年轻人。

       

 

他叫乌布利希(Ross Ulbricht),德州大学研究生毕业,谁也没想到,这个阳光爱笑的年轻人,会是暗网上买凶杀人的毒贩子,包括他的父母。

也在此时,FBI才发现,特工卡尔也被拉下水了,他不仅讹骗了乌布利希35万比特币,还参与洗钱活动。

一个王牌特工,为什么也铤而走险?

原来,当特工卡尔发现对乌布利希无可奈何的时候,他也认为“丝绸之路”无懈可击,美国政府拿暗网”丝绸之路”没有办法,在其中的一切犯罪都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一旦他有这种认识,就会藐视法律,就会陷进深渊。

其实,卡尔讹骗的35万比特币,对乌布利希来说,不过是牙齿缝里的肉丝,根本算不得什么。因为,据美国警方称,乌布利希通过暗网”丝绸之路”,在短短几年里,已实现了12亿美元的资本积累。

最终,乌布利希被判处终身监禁,而卧底特工卡尔,被判处6年半的有期徒刑。

后来,乌布利希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狡辩说:

乌布利希一开始只是出于经济实验的目的才创办了丝绸之路。不过没过几个月,他却遭到了不法分子的压力,他们逼迫他交出网站的运营权。

就在这些不法分子觉察到FBI很快就要来打压他们的时候,他们又引诱乌布利希拿回丝绸之路的运营权。换言之,乌布利希就是这帮不法分子眼中的“替罪羔羊”,毕竟网站是出自他手。

所以乌布利希只承认自己是丝绸之路站长,并不承认自己贩毒,希望以此来减轻刑罚。

但是法官维持原判,也就是对乌布利希终身监禁。

必须得找一个人出来背锅,不然又要大费周折地去寻找幕后的黑手,而且那只黑手也不一定找得到,如果脑洞一下,法官都有可能被暗网幕后的黑手威胁操控。

毕竟,暗网里的大佬,都不是吃素的。

五、

“丝绸之路”被摧毁后,随着随着新闻的广泛报道炒作,反而是对暗网的一种宣传,一时间暗网用户大增,非法交易量也激增。

很多人为了快速发财铤而走险,无所不用其极。

据当时伦敦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在”洋葱路由”上 5205个可访问网站中有一半以上属于非法网站。

其中最出名的有四个:阿尔法湾(英文名:AlphaBay )、俄罗斯匿名市场(英文简称:RAMP)、理想市场(英文名:Dream Market)、汉萨市场(英文名:Hansa)。

当然,还有丝绸之路2.0和3.0也相继上线,但都昙花一现。

四大暗网平台最出名的是“阿尔法湾”(AlphaBay ),其用户量是第二名的5陪多,几乎是一个鹤立鸡群的存在。

阿尔法湾是一位名叫卡兹的年轻人在2014年下半年创办的。那时他在网络介绍中写道:

目标是成为最大的亿贝(美国知名电子商务网站)式地下市场。

“阿尔法湾”日常运营人员有8到10人,把非法交易分为多个类别,包括欺诈、毒品与化学品、伪造物品与武器、软件与恶意软件等,客户可通过网站内部搜索工具寻找需要购买的物品。

对每笔交易,创始人卡兹收取2%至4%的佣金。网站还特别明确指出,所有这一切都是非法行为,“如果你被抓住,我们概不负责,所以保护自己是你的责任”。

那时卡兹没想到,三年后,自己成为阿尔法湾活生生的殡葬品。

六、

随着暗网的发展,跟暗网相关的犯罪,全球遍地开花,其中也包括我们中国。

例一:恐怖活动,2015年,法国

2015年1月,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其暗网官网中发布了一段影片,影片内容是三名操法文的恐怖分子呼吁在法国的同胞发动恐怖袭击。当中两段疑似在北非和西非拍摄,但最后一段影片的拍摄地点已确定是巴黎近郊地区。

同年11月,发生在法国巴黎的恐怖袭击案引起全球震动,而随后调查人员发现,过去几年“伊斯兰国”恐怖分子一直通过暗网进行沟通交流、策划恐怖袭击。

例二:儿童淫秽视频传播,2016年,中国

2016年3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接到中国公安部通报线索,美国国土安全部海关移民执法局在日常巡查中发现,有人在多个境外隐藏网络空间上发布大量儿童色情图片和视频。经美方初查,发布者的IP地址显示属于北京。最终,民警找到了这名嫌疑人孙某。在孙某家中,警方发现了多达3T的淫秽视频,其中儿童淫秽视频就达400G。在暗网上,孙某已经上传了100多部儿童淫秽视频,点击率高达2万余次,回复7000余次。

令人痛心并惊讶的是,孙某当时年仅19岁,在北京一所大学读大二,学习成绩优秀。孙某承认,他出于个人癖好,经常利用QQ群、百度云盘等购买、传播儿童淫秽视频。由于他英语和计算机技术都很好,自学暗网技术,通过境外网站发布儿童淫秽视频,并交换回“国内没见过的”淫秽视频。

在孙某的手机和电脑里,民警发现了30多个QQ群。在这些QQ群中,有一些群主和活跃分子都是像孙某这样有特殊癖好的人员,他们会要求另外一些群成员去拍摄性侵儿童的视频,并在不同的群中交换甚至交易,涉及的视频从几分钟到几十分钟不等。

各地警方火速行动,对隐藏在各地的涉案人员实施抓捕。最终,一举抓获包括17名涉嫌性侵儿童、制作视频的数百名嫌疑人,涉及除甘肃、内蒙古等以外的中国其余所有省份。

所以,前几年大家看到很多性侵儿童的案例,不排除与此案有关。

例三:毒品交易,2016、2017年,美国

2016年年底,美国中西部犹他州帕克城,两名13岁男孩因滥用朋友买的U-47700新型毒品,在48小时内先后死亡;

2017年2月16日,美国西北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一名18岁女孩吸食过量“新毒品”U-47700后死亡;

2017年2月27日,美国东南部佛罗里达州橙县,一名24岁女子吸食过量止痛剂芬太尼后死亡;

据美国警方调查显示,所有这些非法药物的来源,都指向一个暗网黑市交易平台——“阿尔法湾”。

例四:人口失踪,2017年,美国

2017年4月,中国赴美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踪,据美国FBI调查发现,嫌疑人克里斯滕森曾经利用手机访问过一个名为FetLife的涉及捆绑、施虐受虐的网站,还曾登录一个名叫“绑架101”的论坛。他还浏览过题为“完美绑架畅想”以及“计划实施一次绑架”的帖子。

调查人员据此推断,克里斯滕森很可能将章莹颖绑架之后,通过暗网进行人口贩卖交易。

同年,在澳洲,有一位女孩失踪,结果被人挂在暗网当性奴交易,还有三人出价。绑架者声称,只要你出价,他就有办法送“货”上门。

近些年来,经常有听到有留学生在美国、加拿大失踪,不知道与暗网有没有关系。

例五:信息泄漏,2018年,中国

2018年8月28日,华住集团旗下连锁酒店用户信息被曝疑似泄露,有卖家以8个比特币或520个门罗币的标价在“暗网”打包售卖1.3亿名入住用户数据包,泄露数据总数达到5亿条,覆盖华住集团旗下汉庭、美爵、禧玥、美居、CitiGo、桔子、全季、星程、宜必思、海友等多个酒店。按比特币当时的市值来算,5亿条数据价值约合38万元人民币,相当于10元钱能买13万条数据!

“数据门”事件后,华住集团股价应声大跌,盘前跌幅一度近10%。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华住风波”尚在发酵,作为快递行业的巨头,顺丰也被爆超过3亿条数据在暗网流出,售价2个比特币。

……

以上举例,一来是近几年发生的,二来是有代表性的,这些被媒体曝光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还有一些更恐怖的例子,比如买凶杀人、直播杀人等等,为免引起大家不适,就不举例了。

因为例三跟美国儿童有关,在美国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于是美国把枪口对准了“阿尔法湾”。

七、

丝绸之路覆灭后,“阿尔法湾”是暗网中的第一大交易平台。

根据美国司法部说法,“阿尔法湾”上卖家达到4万人,客户超过20万人。其非法药品和有毒化学品的交易条目超过25万条,失窃身份证件和信用卡数据、恶意软件等的交易条目超过10万条。

从2016年5月开始,调查人员假扮顾客,从“阿尔法湾”上购买了大麻、海洛因、芬太尼、冰毒、假身份证和ATM机盗刷器等非法物品。包裹邮戳表明其卖家遍布美国各地。

正是在这个过程中,调查人员意外发现了“阿尔法湾”的创办者兼管理员,曾先后用过的两个网名——Alpha02和Admin(管理员)。

其管理员曾使用一个微软hotmail邮箱发送致新用户的欢迎邮件,而这个邮箱属于1991年10月19日出生的加拿大人亚历山大·卡兹。

进一步调查发现,社交职业网站“领英”上也有一个叫亚历山大·卡兹的人,自我介绍精通多种电脑软件,是一名网页设计人员。更重要的是,2008年,有人使用“Alpha02”的网名在一个论坛上发帖,并在帖子结尾处附上名字亚历山大·卡兹以及上述个人邮箱。

调查人员推断,这个卡兹就是“阿尔法湾”的创办者。

那时,卡兹和他的妻子正在泰国过着奢侈生活,开着兰博基尼、保时捷等豪车,拥有多处豪宅,名下总资产达2300万美元,没有合法来源。

2017年7月5日,卡兹在曼谷被泰国警方逮捕,美国检方以诈骗、毒品交易、洗钱和盗用身份等罪名对他提出指控。

卡兹被捕时,正用笔记本电脑以管理员的网名接入“阿尔法湾”服务器,并在论坛上回答用户提问,其身份由此被确认。

但随后,卡兹却于7月12日在泰国羁押待审期间死亡,“显然”死于自杀。但卡兹父亲对加拿大媒体称,他的儿子“是一个很棒的年轻人,没有犯罪历史和记录,从不抽烟、从不吸毒”,很难相信他会自杀。

难道卡兹也只是个替死鬼,背后还有更大的黑暗组织?而卡兹也只是被灭口?暗网水深,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但美国警方也很狡猾,在破获阿尔法湾的同时,还有一个将毒犯一网打尽的大网,正徐徐展开……

八、

在破获“阿尔法湾”之前,美国警方已联合荷兰警方,将全球第三大暗网交易平台”汉萨市场“秘密接管了。

也就是说,汉萨的所有非法交易,均在警方的监控之中。

为什么没有提前公布汉萨被警方破获呢?

一来,防止打草惊蛇,一旦公布汉萨市场被破获的消息,阿尔法湾的创始人卡兹,可能会警觉,还有阿尔法湾近4万的非法卖家和20万客户,可能会收手,如此,以后想抓他们就要费些周折了;

二来,阿尔法湾被打掉后,很多非法卖家和客户可能会涌向被警方接管的汉萨市场,用中国的一句成语来形容,简直就是守株待兔,如此,就可以顺藤摸瓜,将这些非法卖家绳之以法。

这真是一招妙棋,且收到的效果奇佳。

“阿尔法湾”被铲除后,”汉萨“的用户数量增加了8倍,成千上万个非法卖家的用户名和密码已被确定,他们,将成为后续的打击对象。

2017年7月20日,美国和荷兰同时召开新闻发布会,美国宣告”阿尔法湾“被铲除,荷兰正式将”汉萨“服务器关闭。同时警方查获了超过2500个比特币和26,000多笔交易的细节。

那时已有数百起非法卖家被逮捕,美国司法部还得意洋洋地承诺,愿与全球警方共享这些非法卖家和买家的信息。

一时间,那些暗网交易平台和一些非法买家和卖家,人人自危。

这是对暗网非法交易平台的一次致命打击。

两个月后,俄罗斯本土的暗网交易平台俄罗斯匿名市场(RAMP)被警方破获并关闭。

至此,四大暗网交易平台在2017年拔掉了三个,排名第二的梦想市场(Dream Market),还屹立在暗网江湖,成为最大的暗网交易平台。

这一年下半年,比特币开始持续上涨,到12月17日,比特币达到历史最高价19850美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警方打击暗网,反而致使更多人知道暗网,于是暗网用户激增,使用比特币交易的人就越多,于是价格就暴涨?

九、

四大暗网交易平台打掉了三个,漏网之鱼”梦想市场“顿时排名第一,紧随其后的新平台又冒出来了,比如排名第二的”华尔街市场“(Wall Street Market)和排名第三的 T·chka。

所谓枪打出头鸟,排名第一”梦想市场“开始如履薄冰。

2018年7月,美国、加拿大,以及欧洲17个国家的60位专家,开始着手准备新的一轮打击暗网的行动,该行动被称为:SaboTor。

主要打击在暗网非法销售和伪造商品以及金钱,毒品,网络犯罪,文件欺诈,非现金支付欺诈,人口贩运的迹象和贩运枪支和爆炸物。

很快,就在2018年8月,”梦想市场“管理员Vallerius,去美国参加胡子大赛,被捕,后判入狱20年。

等他出狱,恐怕这胡子都白了吧。

2019 年1 月11 日,SaboTor 行动正式开始,暗网里的那些非法平台还浑然不觉。

3月26日,行动组突然宣布:

美国和国际执法机构逮捕了61人并关闭了50个用于非法活动的暗网帐户。执法部门执行了65份搜查令,查获299.5公斤毒品,51支枪支,700多万美元(加密货币450万美元,现金248万美元,黄金40,000美元)。

”梦想市场“(Dream Market)吓尿了,在同一天宣布将在4月底永久关闭。很多用户不敢再登陆了,因为他们害怕”梦想市场“跟两年前的”汉萨市场“一样,已被警方控制,此时再登陆,就正好撞枪口上。

于是,大量用户随即转移到”华尔街市场“,顿时,”华尔街市场“被推到枪打出头鸟的位置,其管理员也吓尿了,直接携带超过1420万美元的用户资金潜逃。

2019年5月,德国联邦刑事调查局和法兰克福总检察院发表声明说,警方在4月份逮捕了3名德国籍犯罪嫌疑人,他们涉嫌参与运营名为“华尔街市场”的非法暗网交易平台。目前平台服务器已被警方控制。

至此,又轮到T·chka坐头把交椅了。

也许T·chka的末日很快就到来,但暗网是不会消失的,因为巨大的利益,总会让贪婪的人铤而走险。

就像打地鼠一样,打掉这个,很快又会有另一个冒头。

这场战争,也许才刚刚开始,因为人性的贪婪,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