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最近几天可谓战事升级硝烟滚滚,双方都宣布了向对方商品的新征关税措施,数额之大让全球金融市场震荡。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表示,中国将为关税买单,尽管他的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周日承认,实际上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是美国公司在交关税。

那么这场贸易战真的像特朗普所说对美国有百利而无一害吗?真的为美国财政带来数以亿计美元的收入吗?

贸易战扩大,到底谁是最大的输家呢?

美国跨国律师行Cooley LLP的律师克里斯托弗·邦迪(Christophy Bondy)认定,向美国政府交关税的是美国的进口商,而不是中国公司。

克里斯托弗·邦迪,曾在加拿大欧盟自由贸易协议谈判过程中担任加拿大政府的高级顾问。他说,美国进口商因交关税而增加的额外成本,很可能用加价的方式直接转嫁到美国消费者身上。

他说:“关税对供应链有很大的破坏作用。”

关税对中国的影响

中国2018年出口上升7%,仍然稳居美国头号贸易伙伴的地位。但是中国对美国的贸易在2018年下滑了9%,显示贸易战的威力已经开始显现。

尽管如此,英国剑桥大学贸易问题专家梅利迪斯·克罗利博士(Meredith Crowley)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中国公司已经开始减价来吸引美国公司买货。

“(中国)有些经销高补贴产品的出口商已经退出了市场,因为美国公司开始从其他地方进口。这些中国公司的利润空间太小了,关税显然对他们有影响。”

中美贸易战时间表

“但我认为,那些有市场优势的(中国)产品并没有减价,可能是因为美国进口商对他们有很大的依赖性。”

关税对美国的影响

根据今年3月的两份研究报告,美国去年向中国和其他国家进口商品征税的全部代价,几乎全部由美国商界和消费者来承担。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普里斯顿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家经过计算得出结论说,向钢铁、洗衣机等在内的众多进口商品征收高关税,让美国公司和消费者,在缴税之外每月额外支出30亿美元。

他们的统计结果还指出,受需求不振的影响,另外还有14亿美元的损失。

第二份权威研究报告由多位作者执笔撰写,其中包括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佩妮洛皮∙戈德堡(Pinelopi Goldberg)。该报告发现美国消费者和公司承担了关税成本的绝大部分。

根据这份报告的分析,把其他国家的反制措施考虑在内,那些在美国2016年大选中支持特朗普的地区内的农民和蓝领工人,是贸易战最大的受害者。

美国买其他国家的货品不行吗?

特朗普在中美贸易战中表示,那些原本从中国进口商品的美国公司应该到别的地方进货,譬如越南,或者干脆直接购买美国厂家的商品。

但美国跨国律师行Cooley LLP的律师克里斯托弗·邦迪说,这并不像特朗普说的那么简单。

“生产和价值链要重新定位,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而且都有代价。”

可口可乐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2018年,美国可口可乐公司在美国加价,应对进口成本的增加。

“例如,美国去年向钢征收高关税,但美国不可能突然之间就能建起数百家新钢厂。另外,中国是一个生产大国,对手们都相形见绌,要在全球供应链中取代中国谈何容易。”

增加贸易关税有用吗?

剑桥大学的克罗利博士和美国Cooley LLP的律师克里斯托弗·邦迪都表示,几乎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增加贸易关税有过任何作用。

来看看以往的例子:

2009年,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曾对中国生产的汽车轮胎大幅度增加关税35%,称中国轮胎进口数量飙升让美国工人失业。

但是,2012年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研究发现,2011年,美国消费者因为轮胎价格上涨所承担的代价大约为11亿美元。

这个研究认为,虽然向中国轮胎征收关税使美国制造业得以保住了1200个工作职位,但是美国消费者额外付出了这笔11亿美元的额外开支后,减少了在其他零售商品上的开销,“间接导致了零售业就业率的下降”。

美国总统奥巴马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美国奥巴马总统任期,曾对中国生产的汽车轮胎实施35%的进口关税。

该研究还指出:“更进一步的损失是,中国采取报复行动,对进口的美国鸡肉也征收了反倾销关税,导致美国养鸡行业损失了大约10亿美元的销售额。”

用来证明增加关税有用的一个常用的例子,是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1983年决定对日本生产的摩托车大幅度提高进口关税。

此举被认为让困难重重的美国摩托车制造商哈利·戴维森(Harley Davidson)免去了来自国外的激烈竞争,里根总统功不可没。

但有人认为,这跟里根总统增加进口日本摩托车的关税没有关系。哈利·戴维森公司能扭亏为盈得益于本身的努力,其中包括改造工厂生产线,研发性能更优良的发动机。这些才是让该公司走出困境的有效手段。

美国关税能迫使中国达成协议吗?

剑桥大学的克罗利博士说,美国总统特朗普新增的关税可能会让中国重回谈判桌,但是她并不认为中国就会因此作出重大的让步。

“的确,中国经济增长放缓问题比以前多,中国从美国的进口贸易远远超过向美国的出口贸易,所以中国在贸易战中的损失会大些。”

“但是他们并不想改变自己的法律,即便中国真愿意改变法律,中国有司法传统来执行吗?”

美国跨国律师行Cooley LLP的律师克里斯托弗·邦迪认为,特朗普威胁增加关税更多是为了扩大选民基础,制造头条新闻。

“要让人们了解中美谈判中所涉及的原则问题,如国有企业的行为、保护知识产权、公平市场准入和保护工人以及环境等等非常困难,而主打关税就容易多了。”

相关报道:感受一下:中美媒体看贸易战的气势 

就在新一轮中美贸易战角力牵动全球股市,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中国官媒中央电视台的一则”国际锐评”文章,成为了民众关注的焦点。中国时间5月13日晚间,一篇”今晚新闻联播的气势你们感受下”的视频贴火遍包括微信在内的中国社交媒体。其中内容是中央电视台在当天的新闻联播节目中,朗读了一篇题为”中国已做好全面应对的准备”评论文章的部分内容。

署名”国际锐评评论员”的作者在文章中写道:”对于美方发起的贸易战,中国早就表明态度:不愿打,但也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面对美国的软硬两手,中国也早已给出答案: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

该文称:”经历了五千多年风风雨雨的中华民族,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在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进程中,必然会有艰难险阻甚至惊涛骇浪。美国发起的对华贸易战,不过是中国发展进程中的一道坎儿,没什么大不了,中国必将坚定信心、迎难而上,化危为机,斗出一片新天地。”

如果说特朗普已经找到了用推特向中国施压的力道,用官媒评论予以回应或许就是中国官方的处理方式。评论称:”美国下一步是要谈,还是要打,抑或是采取别的动作,中国都已备足了政策工具箱,做好了全面应对的准备。”

Trump Matrjoschka Moskau (picture-alliance/dpa/V.Astapkovich)罗宾逊(Eugene Robinson):特朗普“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完全不。一窍不通。”

美媒眼中的中国”政策工具箱

纵观同一时间美国媒体的评论文章,特朗普和央视的这种激昂陈词仍属于比较少见的,更多的是分析特朗普口中腰包装满关税收入的”伟大”美国,究竟是否会真正成为获胜的一方。美国CBS新闻台在13号当天发表的一篇题为”除了关税以外 中国还有别的报复手段”(Beyond tariffs, China has other ways to retaliate)的评论文章中指出:”中国由国家主导并严格监管的经济体制给当局准备好了一系列能够制裁美国公司的工具。他们可以扣留许可证,推出新税或开始反垄断等其它方面的调查。一些经济学家表示,北京还有可能放慢货物通关速度,延迟签证申请或凭借健康和安全方面的规则来干扰美国公司在中国的运营。”

也就是在同一天,以”民主在黑暗中死亡”(Democracy Dies in Darkness)为指导精神的《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以”特朗普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为题的专栏文章。曾获过普利策奖,如今是该奖颁奖委员会主席的作者罗宾逊(Eugene Robinson)在文章开头写道:”当特朗普总统像一个柔弱的游泳者在惊涛骇浪中弄潮时,有一件事情我们要牢记: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完全不。一窍不通。”

还是交易的艺术

文章随后写道:”这位总统上周单方面提高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产品关税的决定,如今导致了完全可以预见的后果–来自北京的报复性关税,针对价值600亿美金的美国产品。还有金融市场的一片恐慌和道琼斯指数以及其它主要股指的大幅下挫。”作者指出:”据报道,美国政府和中国方面的贸易谈判本来进展顺利,应该步入尾声。特朗普指责中国人在最后一刻试图拒绝让步,但是看看这位总统的一贯手段,会得出另外的结论。纽约房地产界的资深老兵告诉我,这是特朗普在谈判时的标准动作–也就是在最后一刻改口,当各方都认为事情已经谈好时,用这种粗暴的方法争取到更好的交易条件。”

作者认为:”这可能适用于没有权利拒绝的分包商,或者是当场发誓永远不会再与特朗普合作的开发商。但是任何心里有数的谈判代表会认为这样的噱头在面对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会有用吗?哪怕单单是出于主权的尊严自豪感,中国政府难道不会做出实质性的反应吗?这难道不会让那些本身就战战兢兢的投资者们发现,他们最害怕的–也就是说贸易战中只有输家,没有赢家的–一幕已经成为现实了吗?”

到底谁要为关税掏腰包?

美国《纽约时报》的编委会的文章就更加直接了当,在题为”特朗普的关税是美国老百姓头上的新税”的评论中指出:”上周五午夜零点01分开始向中国进口产品征收的新关税是美国人将要为其掏腰包的关税。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无论特朗普说多少次这笔钱会由中国出,事实就是事实。”

文章随后指出:”特朗普先生本来可以在加税的问题上诚实地告诉本国民众必须忍受更高的价格,因为中国也会尝到苦头–但其实中国不会直接承受关税的成本,而更有可能的是丢掉销量–美国需要这样的杠杆左右向中国施压,促使其改变经济政策。

“相反,特朗普先生继续重复不实的消息,称这笔钱将来自中国。尽管他已经多次被告知这一说法实际上没有根据。他还是为了政治利益故意虚假地兜售他的主张。”

Donald Trump und Mike Pence (picture-alliance/AP/S. Walsh)特朗普:我就弄你了,你怎么着吧?(设计台词)

《今日美国》则在13日的评论中将视野放得更远,指出在特朗普和舆论都关注对中国加税的同时,中国则正在酝酿统领全球的数字化进程。

在用以上论点为标题的文章中,《今日美国》的评论员Orit Frenkel指出, 中美贸易谈判破裂”毫无疑问会给中美两国的许多董事会议室带来不眠之夜。但对于美国来说,这种不安的情绪实际是被错误引导。”

比关税战更重要的事情

文章说:”真正应该让美国商界和政界不眠的不是向中国的特定产品征收关税。虽然华盛顿出于某些人对贸易的不满情绪瞄准北京,但中国一直在为数字贸易这一引领全球商业蓬勃发展的引擎奠定基础、指引方向。中国带着雄厚的资金和雄心壮志而来,没有对手。”

考虑到这些,作者认为:”这才应该是我们在战略和外交上的重点。因为中国在这个领域的全球布局对美国的今天和未来以及经济和国家安全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在谁将书写21世纪数字贸易规则的问题上,答案必须是美国。如果答案是中国,我们就会把全球数字化的未来交到北京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