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最近幾天可謂戰事升級硝煙滾滾,雙方都宣布了向對方商品的新征關稅措施,數額之大讓全球金融市場震蕩。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再表示,中國將為關稅買單,儘管他的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周日承認,實際上從中國進口的商品是美國公司在交關稅。

那麼這場貿易戰真的像特朗普所說對美國有百利而無一害嗎?真的為美國財政帶來數以億計美元的收入嗎?

貿易戰擴大,到底誰是最大的輸家呢?

美國跨國律師行Cooley LLP的律師克里斯托弗·邦迪(Christophy Bondy)認定,向美國政府交關稅的是美國的進口商,而不是中國公司。

克里斯托弗·邦迪,曾在加拿大歐盟自由貿易協議談判過程中擔任加拿大政府的高級顧問。他說,美國進口商因交關稅而增加的額外成本,很可能用加價的方式直接轉嫁到美國消費者身上。

他說:“關稅對供應鏈有很大的破壞作用。”

關稅對中國的影響

中國2018年出口上升7%,仍然穩居美國頭號貿易夥伴的地位。但是中國對美國的貿易在2018年下滑了9%,顯示貿易戰的威力已經開始顯現。

儘管如此,英國劍橋大學貿易問題專家梅利迪斯·克羅利博士(Meredith Crowley)說,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中國公司已經開始減價來吸引美國公司買貨。

“(中國)有些經銷高補貼產品的出口商已經退出了市場,因為美國公司開始從其他地方進口。這些中國公司的利潤空間太小了,關稅顯然對他們有影響。”

中美貿易戰時間表

“但我認為,那些有市場優勢的(中國)產品並沒有減價,可能是因為美國進口商對他們有很大的依賴性。”

關稅對美國的影響

根據今年3月的兩份研究報告,美國去年向中國和其他國家進口商品徵稅的全部代價,幾乎全部由美國商界和消費者來承擔。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普里斯頓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的經濟學家經過計算得出結論說,向鋼鐵、洗衣機等在內的眾多進口商品徵收高關稅,讓美國公司和消費者,在繳稅之外每月額外支出30億美元。

他們的統計結果還指出,受需求不振的影響,另外還有14億美元的損失。

第二份權威研究報告由多位作者執筆撰寫,其中包括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佩妮洛皮∙戈德堡(Pinelopi Goldberg)。該報告發現美國消費者和公司承擔了關稅成本的絕大部分。

根據這份報告的分析,把其他國家的反制措施考慮在內,那些在美國2016年大選中支持特朗普的地區內的農民和藍領工人,是貿易戰最大的受害者。

美國買其他國家的貨品不行嗎?

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中表示,那些原本從中國進口商品的美國公司應該到別的地方進貨,譬如越南,或者乾脆直接購買美國廠家的商品。

但美國跨國律師行Cooley LLP的律師克里斯托弗·邦迪說,這並不像特朗普說的那麼簡單。

“生產和價值鏈要重新定位,需要相當長的時間,而且都有代價。”

可口可樂圖片版權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2018年,美國可口可樂公司在美國加價,應對進口成本的增加。

“例如,美國去年向鋼徵收高關稅,但美國不可能突然之間就能建起數百家新鋼廠。另外,中國是一個生產大國,對手們都相形見絀,要在全球供應鏈中取代中國談何容易。”

增加貿易關稅有用嗎?

劍橋大學的克羅利博士和美國Cooley LLP的律師克里斯托弗·邦迪都表示,幾乎沒有什麼證據證明增加貿易關稅有過任何作用。

來看看以往的例子:

2009年,美國時任總統奧巴馬曾對中國生產的汽車輪胎大幅度增加關稅35%,稱中國輪胎進口數量飆升讓美國工人失業。

但是,2012年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研究發現,2011年,美國消費者因為輪胎價格上漲所承擔的代價大約為11億美元。

這個研究認為,雖然向中國輪胎徵收關稅使美國製造業得以保住了1200個工作職位,但是美國消費者額外付出了這筆11億美元的額外開支後,減少了在其他零售商品上的開銷,“間接導致了零售業就業率的下降”。

美國總統奧巴馬圖片版權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美國奧巴馬總統任期,曾對中國生產的汽車輪胎實施35%的進口關稅。

該研究還指出:“更進一步的損失是,中國採取報復行動,對進口的美國雞肉也徵收了反傾銷關稅,導致美國養雞行業損失了大約10億美元的銷售額。”

用來證明增加關稅有用的一個常用的例子,是美國總統羅納德·里根1983年決定對日本生產的摩托車大幅度提高進口關稅。

此舉被認為讓困難重重的美國摩托車製造商哈利·戴維森(Harley Davidson)免去了來自國外的激烈競爭,里根總統功不可沒。

但有人認為,這跟里根總統增加進口日本摩托車的關稅沒有關係。哈利·戴維森公司能扭虧為盈得益於本身的努力,其中包括改造工廠生產線,研發性能更優良的發動機。這些才是讓該公司走出困境的有效手段。

美國關稅能迫使中國達成協議嗎?

劍橋大學的克羅利博士說,美國總統特朗普新增的關稅可能會讓中國重回談判桌,但是她並不認為中國就會因此作出重大的讓步。

“的確,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問題比以前多,中國從美國的進口貿易遠遠超過向美國的出口貿易,所以中國在貿易戰中的損失會大些。”

“但是他們並不想改變自己的法律,即便中國真願意改變法律,中國有司法傳統來執行嗎?”

美國跨國律師行Cooley LLP的律師克里斯托弗·邦迪認為,特朗普威脅增加關稅更多是為了擴大選民基礎,製造頭條新聞。

“要讓人們了解中美談判中所涉及的原則問題,如國有企業的行為、保護知識產權、公平市場准入和保護工人以及環境等等非常困難,而主打關稅就容易多了。”

相關報道:感受一下:中美媒體看貿易戰的氣勢 

就在新一輪中美貿易戰角力牽動全球股市,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中國官媒中央電視台的一則”國際銳評”文章,成為了民眾關注的焦點。中國時間5月13日晚間,一篇”今晚新聞聯播的氣勢你們感受下”的視頻貼火遍包括微信在內的中國社交媒體。其中內容是中央電視台在當天的新聞聯播節目中,朗讀了一篇題為”中國已做好全面應對的準備”評論文章的部分內容。

署名”國際銳評評論員”的作者在文章中寫道:”對於美方發起的貿易戰,中國早就表明態度:不願打,但也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面對美國的軟硬兩手,中國也早已給出答案: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

該文稱:”經歷了五千多年風風雨雨的中華民族,什麼樣的陣勢沒見過?!在實現民族復興的偉大進程中,必然會有艱難險阻甚至驚濤駭浪。美國發起的對華貿易戰,不過是中國發展進程中的一道坎兒,沒什麼大不了,中國必將堅定信心、迎難而上,化危為機,斗出一片新天地。”

如果說特朗普已經找到了用推特向中國施壓的力道,用官媒評論予以回應或許就是中國官方的處理方式。評論稱:”美國下一步是要談,還是要打,抑或是採取別的動作,中國都已備足了政策工具箱,做好了全面應對的準備。”

Trump Matrjoschka Moskau (picture-alliance/dpa/V.Astapkovich)羅賓遜(Eugene Robinson):特朗普“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完全不。一竅不通。”

美媒眼中的中國”政策工具箱

縱觀同一時間美國媒體的評論文章,特朗普和央視的這種激昂陳詞仍屬於比較少見的,更多的是分析特朗普口中腰包裝滿關稅收入的”偉大”美國,究竟是否會真正成為獲勝的一方。美國CBS新聞台在13號當天發表的一篇題為”除了關稅以外 中國還有別的報復手段”(Beyond tariffs, China has other ways to retaliate)的評論文章中指出:”中國由國家主導並嚴格監管的經濟體制給當局準備好了一系列能夠制裁美國公司的工具。他們可以扣留許可證,推出新稅或開始反壟斷等其它方面的調查。一些經濟學家表示,北京還有可能放慢貨物通關速度,延遲簽證申請或憑藉健康和安全方面的規則來干擾美國公司在中國的運營。”

也就是在同一天,以”民主在黑暗中死亡”(Democracy Dies in Darkness)為指導精神的《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以”特朗普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為題的專欄文章。曾獲過普利策獎,如今是該獎頒獎委員會主席的作者羅賓遜(Eugene Robinson)在文章開頭寫道:”當特朗普總統像一個柔弱的游泳者在驚濤駭浪中弄潮時,有一件事情我們要牢記: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完全不。一竅不通。”

還是交易的藝術

文章隨後寫道:”這位總統上周單方面提高對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關稅的決定,如今導致了完全可以預見的後果–來自北京的報復性關稅,針對價值600億美金的美國產品。還有金融市場的一片恐慌和道瓊斯指數以及其它主要股指的大幅下挫。”作者指出:”據報道,美國政府和中國方面的貿易談判本來進展順利,應該步入尾聲。特朗普指責中國人在最後一刻試圖拒絕讓步,但是看看這位總統的一貫手段,會得出另外的結論。紐約房地產界的資深老兵告訴我,這是特朗普在談判時的標準動作–也就是在最後一刻改口,當各方都認為事情已經談好時,用這種粗暴的方法爭取到更好的交易條件。”

作者認為:”這可能適用於沒有權利拒絕的分包商,或者是當場發誓永遠不會再與特朗普合作的開發商。但是任何心裡有數的談判代表會認為這樣的噱頭在面對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時會有用嗎?哪怕單單是出於主權的尊嚴自豪感,中國政府難道不會做出實質性的反應嗎?這難道不會讓那些本身就戰戰兢兢的投資者們發現,他們最害怕的–也就是說貿易戰中只有輸家,沒有贏家的–一幕已經成為現實了嗎?”

到底誰要為關稅掏腰包?

美國《紐約時報》的編委會的文章就更加直接了當,在題為”特朗普的關稅是美國老百姓頭上的新稅”的評論中指出:”上周五午夜零點01分開始向中國進口產品徵收的新關稅是美國人將要為其掏腰包的關稅。這是一個簡單的事實。無論特朗普說多少次這筆錢會由中國出,事實就是事實。”

文章隨後指出:”特朗普先生本來可以在加稅的問題上誠實地告訴本國民眾必須忍受更高的價格,因為中國也會嘗到苦頭–但其實中國不會直接承受關稅的成本,而更有可能的是丟掉銷量–美國需要這樣的槓桿左右向中國施壓,促使其改變經濟政策。

“相反,特朗普先生繼續重複不實的消息,稱這筆錢將來自中國。儘管他已經多次被告知這一說法實際上沒有根據。他還是為了政治利益故意虛假地兜售他的主張。”

Donald Trump und Mike Pence (picture-alliance/AP/S. Walsh)特朗普:我就弄你了,你怎麼著吧?(設計台詞)

《今日美國》則在13日的評論中將視野放得更遠,指出在特朗普和輿論都關注對中國加稅的同時,中國則正在醞釀統領全球的數字化進程。

在用以上論點為標題的文章中,《今日美國》的評論員Orit Frenkel指出, 中美貿易談判破裂”毫無疑問會給中美兩國的許多董事會議室帶來不眠之夜。但對於美國來說,這種不安的情緒實際是被錯誤引導。”

比關稅戰更重要的事情

文章說:”真正應該讓美國商界和政界不眠的不是向中國的特定產品徵收關稅。雖然華盛頓出於某些人對貿易的不滿情緒瞄準北京,但中國一直在為數字貿易這一引領全球商業蓬勃發展的引擎奠定基礎、指引方向。中國帶着雄厚的資金和雄心壯志而來,沒有對手。”

考慮到這些,作者認為:”這才應該是我們在戰略和外交上的重點。因為中國在這個領域的全球布局對美國的今天和未來以及經濟和國家安全都將產生深遠的影響。在誰將書寫21世紀數字貿易規則的問題上,答案必須是美國。如果答案是中國,我們就會把全球數字化的未來交到北京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