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的德国慕尼黑奥运会,一个名为“黑九月”的巴勒斯坦恐怖组织在以色列运动员所在的公寓里当场打死两名以色列运动员,劫持了另外九人,并最终全部遇难。当时以色列的“铁娘子”、总理梅厄夫人下令实施报复,组织了一支训练有素的暗杀队伍——“死神突击队”,复仇行动命名为“神怒行动”,开始了全球追杀!
1972年的德国慕尼黑奥运会期间,一个名为“黑九月”的巴勒斯坦恐怖组织

的八名成员在9月5日,

乘着夜色冲进奥运村,

在以色列运动员所在的公寓里

当场打死两名以色列运动员!

劫持了另外九人。

恐怖分子宣称,

要求释放在以色列遭到监禁的恐怖分子。

这些以色列奥运代表队成员,

最终在机场救援行动中全部遇难!

慕尼黑奥运会惨案发生后,

全世界都感到非常悲痛,

因为他们都是来自以色列的和平使者,

奥运会与政治完全无关!

这种和平时期的法西斯的暴行,

让以色列举国哀恸。

以色列人的眼泪流成了河!

以色列总理、被被为以色列的

“铁娘子”的梅厄夫人宣布,

血债血偿!

她宣布:“从现在开始,

以色列将发动一场捕杀恐怖分子的战争!

不管这些嗜血成性的恐怖分子藏匿何处,

都逃不出以色列追杀的天罗地网。”

她签署了对“黑色九月”分子的“必杀令”,

下令彻底清除,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她对摩萨德头目扎米尔和复仇队长阿夫纳说,

以色列存在于世,就是要保护犹太人,

使他们免遭敌人的欺凌和虐杀。

对于这样的罪行绝对不能容忍!

我已作出这项决定,

只要我对得起自己的人民,

全部责任由我承担!”

扎米尔为暗杀行动命名为“上帝的复仇”

”(或译“神怒行动”、“上帝之怒行动”)。

为给被杀的11名以色列运动员抵命,

在死亡名单上为11个人,

随即,一支训练有素的暗杀队伍——

“死神突击队”应运而生。

暗杀行动从1972年10月

到1981年8月,持续9年有余。

死亡名单上的11名恐怖分子

无一漏网!

摩萨德的复仇,

令世界为之震撼!

他们的精准打击和他们的机智勇敢,

让恐怖分子胆战心惊!

他们书写了伸张正义的精彩篇章,

他们的彪悍和勇猛,

他们的精心设局的作战艺术,

他们的雷霆行动,让全世界热血沸腾!

第一个被干掉的恐怖分子叫瓦埃勒 ·兹怀伊特,

是利比亚驻罗马大使馆的员工,

同时亦是一名译员,

但真正身份是 “黑九月”驻意大利的代表。

1972年10月16日夜晚,

兹怀伊特像往常一样,

从他的意大利女友家出来回家。

在公寓门厅等电梯时,

暗杀小组的两名特工

出现在兹怀伊特面前,

一名特工很友好地用英语问道:

“是瓦埃勒·兹怀伊特先生吗?”

问得很随意,又很有礼貌。

这是扎米尔教导他们的:

“要身贴身的靠近目标,

就好像他是你的亲兄弟一样,

让他自己暴露身份,

然后再拔枪,立即射击,格杀勿论!”

兹怀伊特毫无防备,

既没带枪,也没带保镖。

他刚一认可自己的身份,

两个特工几乎在同一时间扣动了扳机!

装有消音器的贝雷塔手枪

发出轻轻的“嗒嗒”声,

兹怀伊特随即倒下,被打成了蜂窝,身中11枪!

摩萨德为干掉兹怀伊特,

共计花费了35万美元,

但扎米尔认为很值。

首战告捷!

马赫穆德 · 哈姆沙里

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法国的发言人,

他娶了个法国妻子,生了一个女儿,

住在巴黎一套公寓里。

摩萨德所掌握的材料证明,

作恶多端,罪恶淘天,

哈姆沙里策划了多起恐怖活动,

包括“黑九月”事件。

哈姆沙里无论走到哪里,

都有警卫跟随,

事先为他“清扫”路面。

公寓四周的街道上都设有警卫暗哨,

用暗杀兹怀伊特的办法

来干掉哈姆沙里

显然要担很大的风险,

同时,为了避免伤及他的妻子和女儿,

扎米尔决定采取

不直接交火的方式,

他们拟定了一个巧妙的计划,

借助摩萨德的军械师和爆炸专家来完成。

失眠=毁容+慢性自杀?睡前喝一杯,享受婴儿般的睡眠!

由于工作关系,

哈姆沙里常常需要接见记者,

特工就假扮成记者

打电话约哈姆沙里采访。

随后,哈姆沙里家的电话突然坏了,

电话打不通。

第二天,一位技师开着工具车过来检修。

技师把一枚新式炸弹

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到了电话机底部。

这种装置的特别之处就在于,

当拿起听筒时,炸弹还不会起爆,

只是解除了保险,

还需要有无线电信号的遥控才能引爆。

这样就可以避免伤及无辜。

1972年12月8日上午8点25分,

特工看到哈姆沙里的夫人像平时一样,

送女儿上幼儿园。

暗杀对象的妻女都不在家。

两天之前,与哈姆沙里预约的“记者”

已经定好今天在一个咖啡馆里面谈的,

双方说好,记者一到咖啡馆,

就往他家里打电话。

此刻,哈姆沙里家的电话响起来了,

哈姆沙里拿起听筒,对方问:

“哈姆沙里博士?”

哈姆沙里刚回答了“对,是我”,

电话机就爆炸了!

哈姆沙里并未当场身亡,

只是身受重伤,

在医院里苟延残喘了一个月,

受尽了痛苦之后死去!

“死亡名单”上

侯赛因 · 阿巴德 · 希尔的“处决”,

是在塞浦路斯进行的。

希尔的职业是东方语言教师,

从不随身携带武器,也没有保镖。

1973年1月22日,

扎米尔得到情报,

希尔将去塞浦路斯,

他已在一向住惯了的

奥林匹克饭店预定了房间。

当天夜里,暗杀小组提前住进了

奥林匹克饭店。

1月23日晚上,

希尔化名侯赛因 · 巴沙里,

持叙利亚旅游护照,

住进了奥林匹克饭店。

暗杀小组的爆炸专家决定

在希尔的床下安装炸弹。

可是,住在希尔隔壁的

是一对以色列新婚夫妇

他们是到塞浦路斯来度蜜月的。

这给暗杀行动出了一个难题,

爆炸专家拍着胸脯保证:

“绝对不会危及隔壁房间。”

他们给希尔准备的是一种“压力炸弹”,

内有6个小型炸药包,

分别连在两个弹体上。

两个弹体由4个弹簧隔开。

弹簧可以防止上部弹体的4颗螺丝

碰到下部弹体的4个接触点。

但是,人体的重量足以压低弹簧,

使螺丝碰到接触点。

这样一来,压力炸弹的保险就打开了,

然后,再通过无线电信号引爆炸弹。

1月24日,趁希尔外出时,

暗杀小组的两名特工溜进他的房间,

把炸弹固定在床垫下面的金属弹床绷上,

并破坏了卧房内床头罩灯的开关线路。

这样,在远处监视的特工

看到卧房的灯熄灭时,

就可以断定希尔上床躺下了。

晚上10点,希尔回到奥林匹克饭店。

暗杀小组的一个成员跟着希尔一起上了电梯,

为的是搞清楚确实没有

别人和希尔一起进入房间。

以免伤及无辜

大约20分钟后,希尔窗内的灯光熄灭了,

在确认希尔已在床上后,便引爆炸弹。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

一道火舌卷着玻璃碎片和

破砖乱石朝着街面袭来。

饭店里的其他人,

包括那对以色列新婚夫妇,

皆安然无恙。

那对夫妇的房间与希尔的房间

仅隔一堵薄薄的墙壁。

墙的那边,

希尔和他的床都已化为灰烬!

“摩萨德”马不停蹄,追杀下一个目标,

继续从“死亡名单”上勾出第四位恐怖分子,

他就是巴西尔·库拜西博士,

目前是贝鲁特亚美利加大学的法学教授,

同时他还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重要成员,

他常到欧洲去,

负责为“黑九月”提供武器炸药等事项。

绝不能让他继续存在!

库拜西是在1973年3月底到巴黎度假的,

摩萨德很快就在巴黎找到了他所住的旅馆。

4月6日晚,库拜西像平常一样出去散步,

摩萨德的两名特工紧紧的尾随其后。

另外还有一名特工开着汽车

在他们身后约50米处跟着。

库拜西其实已经察觉到有人盯梢,

但对于这位“黑九月”的军需官来说,

他太不当回事了,

干脆在十字路口的红灯下站住了。

两名特工赶上来了,

“喂,库拜西!”

一名特工用希伯来语喊了一声,

他条件反射一般的回答了一声,

话音未落,

他俩手中装有消音器的贝雷塔手枪同时响了。

库拜西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在人行道上!

1973年4月9日,

摩萨德实施了一次最大胆的行动,

派遣突击队奔袭

远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巴解总部,

不但打死三名刺杀名单上的

“黑九月”成员阿布.尤社夫、

卡迈勒.阿德曼和卡迈勒.纳赛尔,

还打死100多个巴解武装分子,

炸毁巴解总部大楼。

简直就是一场战争,

获得了一场大胜!

两天后,接替侯赛因·阿巴德·希尔

的扎伊德·穆夏希

在雅典的酒店垮间被炸当场死亡,

另外两名身份较低的

“黑九月”成员亦罗马身负重伤。

仅过了2个月,他们在巴黎

炸死了巴解驻欧洲首领、

“黑九月”组织的外交大使穆罕默德·布迪亚。

1977年,摩萨德的内线

用毒巧克力杀死了哈达德。

1979年1月,让摩萨德付出巨大代价的萨拉迈

也死于美女特工的汽车炸弹下。

1981年8月1日,死亡名单最后一个目标

阿布.达乌德在波兰一家旅馆遭到突然枪击。

刺杀达乌德本不是这位摩萨德特工的任务,

但当他偶然在旅馆里认出了

这位“黑九月”头目时,

还是忍不住扣动了扳机。

“上帝的复仇”行动至此落幕。

一场历时九年的追杀行动,

成就了谍战史上一段经典传奇。

贴上它,15分钟清凉明目,黑眼圈、老眼袋、重眼纹,眼睛干痒涩都缓解了

这种以暴易暴的反恐方式,

给“摩萨德”招来一片非议。

难道你不觉得

以色列人只能用这种方式来伸张正义!

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残忍的屠杀

手无寸铁的和平使者,

参加奥运会的以色列的运动员,

该不该受到这样的制裁?!

这种斩草除根式的报复,

对恐怖分子的恐怖行动,

以毒攻毒,请君入瓮,血债血偿,天经地义,

有什么不对?

当恐怖分子的枪口对准着你的时候,

你用什么跟他讲理?

只有你手里的枪,和枪膛里的子弹!

恐怖分子的枪口里射出的是屠杀,

而你的枪膛里射出的是正义和复仇!

这才是公平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