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奈半岛重归埃及后,

这里很快的发展成了潜水度假圣地。”

 

环行星球是一个成员分布于世界各地的神秘组织,每周都会邀请位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小伙伴跟我们分享他在当地的经历和知识。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了米歇尔跟我们讲一讲她的西奈半岛之旅。

—  文字-米歇尔 / 审稿-小阿 —

二月,北半球的寒冬。而这里户外零上十几度。我在旅馆里穿上从悉尼带来的潜水服,拿着面罩和呼吸管走向码头边一个叫El Bells的小洞,从那儿我独自顺流南下,边看边游,左边是一百多米深的蓝色的红海,右边是沿岸峭壁上长满的各类珊瑚和鱼。

看了二三百米后,发现珊瑚往下沉了,变窄了,珊瑚后面出现了深蓝色的海水,隐约中又看见了氧气瓶和脚蹼。哦,我进入蓝洞了,西奈半岛上的蓝洞!

西奈半岛北临地中海,东北与加沙和以色列接壤,西北是苏伊士运河。东南和西南被夹在由红海分出的两个手指般的海湾里,即亚喀巴湾和苏伊士湾。

由于亚喀巴湾的埃及沿海有着优美独特的自然环境,没有泥浆注入的海水特别清澈。夹在两岸的高山间,珊瑚少了被漂白的可能而生长旺盛。

在西奈半岛重归埃及后,这里很快的发展成了潜水度假圣地。

我坐飞机从赫尔加达到西奈半岛。短暂飞行后,降落在蒂朗海峡口的沙姆沙伊赫机场。如果坐船,大约只要一个多小时,可惜很难找到渡轮的准确信息。

赫尔加达

沙姆沙伊赫机场

远处的山是蒂朗岛

从沙姆沙伊赫机场去90公里以北的达哈卜,来回车道是完全分开的。

出租司机告诉我,政府在刚收回西奈半岛时,建了一条双向单车道的路,萨达特被刺杀后,穆巴拉克政府又建了另一条,形成了今天的高速公路。

当时正值黄昏时分,一路上的荒山风景非常震撼。

达哈卜早先是贝都因人的小渔村。

如今,沿海的镇上,密布着许多费尽心思设计的旅馆和饭店,却依旧有小渔村的感觉。街上还有许多潜水用品店的广告。

海对面就是沙特阿拉伯

达哈卜的许多地方都可以下海滩、潜入红海,观赏珊瑚和鱼。然而,大多数游人的目的地还是去达哈卜以北十公里的蓝洞。

蓝洞

© photo by Sinai Divers

http://backpackers.sinaidivers.com/pf/blue-hole/

蓝洞就在高山脚下。沿红海而建的一排排贝都因木楼里,满是潜水用品店、饭店和旅馆,相当热闹。

左边是蓝洞一角

右边是贝都因人的木楼

贝都因人的木楼里的潜水广告

–乌克兰人和东欧人不少

游客里,有像我一样来浮潜的,也有来学带氧潜水和考证的,还有来自由潜水的(也就是屏住呼吸潜水的)。

中间头戴呼吸管的二位也是free diving的

潜水之前,捏住潜服两头,往里灌入皂液,摇匀,再将皂液洒在全身,很容易就把紧身的上衣和裤子套上了,然后勒上配重腰带下水。

我独自从El Bells的潜水点进入开放海域,顺流游入蓝洞。在蓝洞中央亲眼目睹了恒重自由潜水(Constant Weight Apnea Free Diving)。

Constant Weight Apnea Free Diving

这套技术需要屏住好长一口气,而且只能慢慢地升上来。据说这种潜法的最深世界纪录是130米。

蓝洞中央除了深蓝的海水外什么都没有。越过自由潜的救生线后,在湛蓝的海水深处看到密集的带氧潜水者。

当地人很懂得保护赖以生存的大自然,再三关照:离珊瑚至少一米半!可上岸的时候,难免要碰到浅滩上的珊瑚。

这是我在水面上拍的照片

传说曾有一位贝都因姑娘为了抗婚,跳入蓝洞自杀,她的幽灵专门招呼年轻男人。恐怖的是,一百多位曾在这里因潜水而丧生的人中,仅有一位女性,其余都是年轻男子。

除了经验不足和设备故障以外,误导他们进入危险的还有那个在洞内50多米深处的迷人的深海拱门。

蓝洞北面的小山坡上,安放着许多因在此遇难的逝者的墓碑,我在那位叫Karl Marx的墓碑前愣了好一会儿,心想你和那位200年前出生在特里埃尔的同名人有关系吗?

© photo by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le:Blue_hole_memorial.jpg

有几段很长的海岸线上,西奈半岛南端的山挺拔高耸,仿佛要倾泻入亚喀巴湾。

要想到达国家公园(Ras Abu Galum)只能选择坐船或骑骆驼。

 

山与海之间只有骆驼可以走的路

山上有一棵树说明那里有水井

国家公园的高山下是一大片沙漠和很宽的浅滩。面对海湾而建的是一个接一个贝都因人的茅草屋,这种房子三面通风,里面有厕所和收费的淋浴间。

几辆破旧的丰田皮卡可以在没有路的沙漠里任意行驶。比人还多的野猫混迹于茅草屋之间,还偷吃晒在绳子上的鱼干。

整个公园里的海滩都比较浅,顺着一条沟可以走出浅滩,去不远处的珊瑚塔群里潜水。

© photo by dahabdivers

https://www.dahabdiverslodge.com/diving/diving-locations/ras-abu-galum/

我独自漫步在浅滩,看高山、红海、脚下的珊瑚、水草、海胆、海参以及一些我叫不出名的海洋生物,流连忘返。

有谁知道这种海洋生物的名字吗?

爪子一直在跳舞,还会发出声音。

有谁知道这种花一样的海洋生物的名字吗?

它们一直在张开闭合地动。

贝都因小伙说,“你可以住海边小屋,里面有双人床垫,只要100埃磅,到了晚上,月光下的天、地、海静悄悄的,都是你的。”多诱人啊,可惜,晚上我还得去爬西奈山呢。

后面的山是沙特

Blue Lagoon里,左面是西奈,

右面是沙特,中间黑色的是海胆

西奈半岛的最高峰并不是西奈山,而是凯瑟琳山。凯瑟琳山海拔2629米,西奈山海拔2285米。两座山靠得很近。

据圣经旧约的记载,西奈山是上帝向摩西颁布十诫的地方,山上还有一个东正教堂遗址和一个清真寺的遗址。西奈山是三个宗教的共同圣山。

东正教堂遗址

清真寺遗址

晚上九点半坐小巴从达哈卜出发。山路和安检使得130公里的路开了3个多小时。安检时,外国人要交护照复印件,每辆车子也要被检查是否有爆炸装置。

 

圣凯瑟琳修道院在海拔1500米的山谷里,登山从这里开始。开始爬山,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大喘气,还拒绝骑骆驼,走的很慢。怕赶不上日出,不敢停下脚步。

日出前月亮落在凯瑟琳山后

在漆黑的山路上,落在我后面的人也不少。到了最后700级台阶下的小店,登山的队伍都坐下喝咖啡,避寒取暖。

山上零下10度左右,我一路走的出汗,衣服又很快变得冰凉,不得不租羊毛毡,披着它爬台阶。

日出前

日出前半小时,终于爬到了山顶。

太阳升起时,东正教信徒们划十字唱圣歌,几个穆斯林青年坐在地上高声诵读可兰经。

我则默想:我不信神,但我同样勤劳,尊敬父母他人,不杀人不偷盗不陷害人,更不贪恋别人的财产。

太阳出来天气就暖和了,我不舍的沿着有积雪的台阶下山。我们的领队说他爱工作在高海拔的山地,他几乎每天半夜开始工作,上午才结束。

他主动帮我把背包和三脚架扛到山顶,他也没有收取任何人的小费。圣山上工作人员境界真是不凡。

 

之后,我原计划从达哈卜经努韦巴坐船去约旦。但是在巴士站偶遇了来自巴西的母女俩。她们推荐说渡轮太贵,选乘巴士更划算。

坐巴士到塔巴,过境到以色列,出了海关再到埃拉特市中心,从市中心再坐二公里出租去一个关口(Wadi Araba Border Crossing)过境到约旦。

右前方是塔巴高地

然而实际上我们一路并没有省钱。以色列的离境费很高,而约旦边境很荒凉,去市中心的出租车狠狠地宰了我们。

但我依然觉得庆幸,因为沿途的风景把我的瞌睡全扫光了。驾驶员干脆让我坐在前排售票员的位子上尽情拍照。

远望努韦巴港口

努韦巴到塔巴之间的奇葩度假酒店

1979年在华盛顿签署埃以和平协议时,没有明确划出以色列和埃及在塔巴的国界。以色列坚持塔巴地区是他们的。

1988年一个由埃及以色列外加其他三国组成的国际仲裁委员会判定了今天的国界线。

以色列1989年撤出塔巴前,埃及签署了一份协议,其中约定以色列公民可以免签进塔巴,并且埃及向当时在塔巴的旅馆和度假村所有者进行赔偿。

除了大量建在珊瑚沙滩边的旅馆、度假村和高尔夫球场外,塔巴还有一个优美的小海湾Fjord Bay Taba。

Fjord Bay Taba

当年十字军为了防卫开罗与大马士革一线,在一座离海湾很近的法老王岛上建了一个城堡,现在看来别具一格。

法老王岛和城堡

 

附:埃及和以色列的陆路边境关口实际只有塔巴,我后来去了加沙和以色列的关口Erez,那里的军人告诉我,只有军队,没有其他人可以进出。所以从北部的Rafah crossing进加沙地带再去以色列是完全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