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歷史文章《中國為什麼要硬懟美國》講述了硬懟美國的必要性,當然,管理層也不會打無把握之戰,既然敢硬懟美國,就有戰而勝之的把握。

為什麼我們硬懟美國有戰而勝之的把握?偉大領袖有句名言:美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我覺得這句名言有穿透歷史的力量——即使放在當下,也是真理。

美國就是一隻紙老虎!

偉大領袖對美帝國主義還有兩個論斷也非常經典:

1.美帝國主義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講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講理,要是講一點理的話,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

2.可讓的或不能不讓的,看準時機讓。美國蠻橫無理時不能讓步,虛張聲勢時不能讓步,不起作用時不能讓步,讓步必須能扭轉局勢。

用這三個論斷對照形勢也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去年美國屬於很傲慢,不講理的階段;

當下屬於貌似很傲慢,但是內心卻充滿焦慮的階段;

今年下半年,我估計美國人會“講理了”——那確實是被逼得不得已了。

為什麼?

因為今年下半年美國經濟會出大問題。只有這種時候,傲慢的美國人才會坐下來聽你“講道理”。

這就是我敢說美國就是一隻紙老虎的依據。

講一講這個判斷的邏輯。

 1

川普的逆襲

2016年美國大選之前,當時的美國輿論是空前一致的不看好川普的。精英階層在各種場合對川普不留情面地挖苦,媒體在報道川普的各種醜聞,各種“民調”都顯示希拉里具有壓倒性優勢……但是最後的結果卻讓所有的人大跌眼鏡,川普居然逆襲成為美國總統!

是誰把川普送上總統的寶座?

是美國最底層的民眾。這些在貧民窟或者社會最底層掙扎生活的人群甚至很少被納入精英階層“民調”的範圍,屬於社會沉默的大多數,但是這些“沉默”民眾卻支持川普實現空前的逆襲!

底層的民眾為什麼會支持川普?

因為美國存在嚴重的社會經濟問題!表面上看,美國經濟一直在保持增長,但是美國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卻在不斷的下降,財富越來越向少數富裕階層集中。

1999年美國GDP是10萬億美元,當時美國家庭中位數收入是5.7萬美元,到了2015年(川普競選前一年)美國GDP是18萬億美元,增長了80%,但是美國家庭中位數收入卻不增反減才5.6萬美元。考慮通脹因素,16年美國大部分家庭的生活水平一直在下降!

從更長的時間維度來看,情況更為嚴重。

上個世紀80年代初期,美國中產階級人口佔全美人口總數接近80%,到了奧巴馬時期,這個人數掉到了49%。這放在任何國家都是難以忍受的,人們從窮人變成富人可能還能有點耐心,從富人變成窮人誰都接受不了的。

所以,美國的社會結構正從一個優良的紡錘體的結構慢慢變成一個金字塔結構——美國絕大部分社會問題、經濟問題根源就在這裡。

那麼,美國經濟一直在增長,大多數老百姓生活水平卻在下降,增長的財富去哪裡了?

財富向富裕人群集中!

1999年——2015年,美國中位數家庭收入不增反減的背景下,全美佔人口不到1%的200萬最富裕的人群的財富增長了1倍以上!

呃,比較一下社會主義中國。

2000年中國人均居住面積是8平米,去年是40平米,增長5倍;

2000年全國人民汽車保有量1600萬台,去年是2.17億台,增長14倍;

2000年空調銷售是1000萬台,去年是12000萬台,增長12倍;

還有食物消費、手機保有量、恩格爾係數、居民用電量等等都是巨大的變化!

大家不要小看這種社會財富的分配差別,這不僅是整個社會系統穩定的基礎,也是經濟是否可持續發展的決定性因素。

撇開社會穩定的角度不論,美國這種嚴重的貧富分化以及財富分配上的問題對於經濟發展也是一個巨大的硬傷。

講一個簡單的道理,同樣1億元的財富是集中在1個人手裡還是分散到1萬人手裡對於消費的拉動就完全是兩個概念。

大家了解這些基本背景,就明白川普的逆襲絕對不是偶然。

川普在競選時將自己扮演成底層民眾的代言人,並且毫不客氣地的捅穿了美國政壇的潛規則“政客都是資本家的狗”。比如對於競選對手希拉里,川普就公開說“希拉里收過我的錢就得給我辦事”。

說起來川普這樣的億萬富翁扮演底層民眾的代言人本身就很諷刺,但是,當時嘛,美國老百姓沒得選啊,與其選一條“資本家的狗”還不如就選資本家,至少這個“資本家”的承諾——給老百姓提供更多的工作,讓美國再次變得“偉大”等等聽起來很有吸引力。

那麼,川普上台之後能改變美國財富分配的現狀嗎?

抱歉,他不能。

2

川普的三板斧

資本主義國家就決定了基本的體制都是圍繞着為資本服務而設計。社會財富向少數富裕人群集中是資本主義體制的基本特徵,川普就是神仙也無法改變這個現狀——而且他自己就是大資本家,他是否有這個改變的意願也是非常值得懷疑的。

川普上台後為了提振經濟,主要的執政手段就是三板斧:減稅、貿易戰、大基建。這三板斧本質就是給經濟打興奮劑,對分配體制的問題、經濟結構性矛盾完全沒有任何觸及。我們一個一個來說。

首先是減稅。

減稅對於經濟當然是利好,因為它可以刺激投資與消費。但是減稅也不是百試百靈的靈丹妙藥,川普為了減稅付出的代價是聯邦政府大幅度削減財政預算——包括教育、醫療、科研、環保等等經費都大幅度削減,甚至連最底層民眾的福利——給最貧窮人口發放的食品券(老百姓可以憑藉這個食品券在超市免費領取食物)也砍掉了大半。川普唯一沒有削減並且還在增加的財政預算就是軍費——呃,美國軍工集團樹大根深,美國前十大財團都在軍工集團有股份。

川普的減稅一開始對經濟是很好的提振,但是隨着時間的延長,普通老百姓收入沒有增加,但是基本生活開支(教育、醫療、保險、食品)等等卻在逐漸加大,經濟自然就會慢慢陷入困境。

中國政府的減稅與美國是完全不同的方式。

首先國家財政支出並沒有削減而且還在擴張,對於減稅帶來的財政虧空中國政府採用加大國企利潤上繳幅度+盤活各地政府與部委的存量資金+擴大中央財政赤字來解決。

對於老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教育、醫療等等財政補貼不減反增。我覺得這種減稅模式才是讓經濟可持續發展的良性模式。

再說說貿易戰。

川普上台,不僅是對中國,對自己的小弟盟友也毫不客氣——或者要求增加駐軍軍費,或者要求降低關稅多買美國商品。目的就是一個,試圖將國內的經濟問題債務問題轉嫁到其它國家。

這裡就不再分析過去一年的國際形勢,只講講一個具有諷刺意義的結果,由於中國產業鏈的不可替代性,導致美國加征關稅最後大部分卻是美國老百姓來買單。

美國全球貿易夥伴諮詢公司2月發布的一個研究報告,如果美國對中國25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一年將導致美國損失93.4萬個就業崗位,一個四口之間的美國家庭每年開支將增加767美元

如果再對剩下的3250億美元徵收25%關稅,一年將導致美國損失210萬個就業崗位,一個四口之家的美國家庭每年開支將增加2000美元

大家不要小看上述的這幾個數字,後面我們將引用美聯儲的最新報告,讓大家感受一下,對於大多數美國家庭增加幾百美元開支或者失業意味着什麼。

川普打貿易戰特別具有諷刺意義。

因為川普競選時把自己扮演成底層老百姓的代言人,結果川普執政的措施卻是從普通老百姓口袋中掏出錢來去補貼富人:

減稅:削減窮人的福利(教育、醫療、食品券)去補貼富人

加征關稅:增加老百姓的生活成本,彌補聯邦財政的虧空。

最後談談大基建。

川普競選時承諾要搞1萬億美元的大基建來提振經濟,執政2年後這個承諾卻一直沒有兌現,原因很簡單,政府沒錢。

最近川普與民主黨達成協議,將實施2萬億美元的大基建這個事情很有意思,我們後面來談。

盤點一下川普的三板斧。我們可以看到,川普上台之後對於美國社會與經濟深層次的分配問題毫無觸動,只是一個勁的打興奮劑來提振經濟,這些興奮劑反而加劇了美國經濟的結構性矛盾。

那麼,現在美國經濟是什麼狀況呢?

今年一季度,美國GDP季度折年增長3.2%(這個算法很彆扭,實際美國一季度GDP增長只有2.8%),表面上看好像還不錯,但是仔細分析卻覺得隱患重重。

美國一季度GDP增長主要靠庫存與出口增加、政府投資增加,而消費端卻表現疲軟。其中出口提振經濟1.03%,庫存增加提振經濟0.65%,兩者合計為1.68%。這個出口增加也很有意思,主要就是進口大幅度減少帶來的進出口凈值的提升——大家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說白一點就是出口增加很有限,但是進口去在凈減少,所以進出口凈值增加。

另外,在消費端疲軟的情況下,存庫增加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我們再來看看當下美國製造業的數據。

1—3月美國製造業訂單(扣除軍工產業)同比增長4.1%,只是去年中旬8.3%的一半;

2—4月製造業就業同比增長1.8%,也只有去年4季度增幅指標2.2%的一半;

2—4月基層員工平均工時降到每周41.7小時,低於去年同期的42.3小時;

4月製造業加班時間降低到每周4.3小時,去年同期是4.7小時;

2—4月製造業產品售價同比增加1.7%,去年同期增幅是5.8%;

ISM美國4月製造業指數為52.8,為2016年10月以來最低;

大家看了這組數據有何感想?反正我的感覺就是減稅這針“興奮劑”葯勁正在慢慢退去,製造業已經開始凸顯問題。

5月初,美聯儲宣布在今年9月30日停止縮表——這基本就是宣告在今年結束加息周期。請大家記住9月30日這個時間節點,這很可能是美聯儲貨幣政策掉頭的一個拐點——從加息轉向減息。

美聯儲為什麼匆匆結束加息周期?

原因很簡單,美國經濟開始出問題了。

5月10日美聯儲理事Brainard在華盛頓會議發表講話稱,美國中產階級家庭的財富仍然沒有從2008年的經濟危機中恢復,美國收入的不平等仍然在繼續惡化。

與此同時,社會醫療保健與教育的成本仍然在保持上升(川普大幅度削減政府公共財政開支的後遺症),目前美國基尼係數為0.48,正處於歷史最高水平(基尼係數是衡量社會貧富差距的重要指標)。

Brainard列舉了美聯儲統計的數據,確實觸目驚心:

截止到2018年底,美國中等收入家庭的平均財富為34萬美元,還不如2008年。與此同時,收入水平在金字塔尖的10%的家庭,平均財富水平為450萬美元,比2008年增長了19%。

注意,美國家庭的財富以金融資產為主,這些金融資產大多放在美國股市。所以,一旦美股暴跌,對美國家庭的衝擊將是致命的殺傷力。

約30%的中等收入家庭表示,一旦一筆緊急開支超過400美元,他們將無力承擔,不得不借錢或者出售資產。400美元才2800元人民幣就讓30%的美國中等收入家庭無力承擔!

約25%的美國人在2018年放棄了部分醫療服務,原因是無法承擔高額的醫療費用。

60%的中等收入家庭沒有足夠的儲蓄以滿足僅僅3個月的生活需求,一旦家庭成員失業超過3個月,這些家庭都將破產。

中產階級租房者的房租在收入佔比從2007年的18%上升到25%。

以上都是美聯儲的權威統計數據。

大家看了這組數據又有何感受?相比美國中位數家庭,中國這個階層人群是不是日子比他們好多了?即使是最貧困的人群也有國家扶貧政策的關懷——至少吃飽穿暖,基本的醫療與教育都是有保障的推薦大家去看看我的歷史文章《這個國家正一天天變好》。

雖然我們現在經濟總量還不如美國,綜合實力也與美國有較大的差距,但是我們社會主義制度就是比美國資本主義制度有優越性,至少老百姓能分享大部分經濟的紅利——美國的社會結構正從紡錘體慢慢變成金字塔,而我們卻相反,從過去的金字塔慢慢變成紡錘體結構。

不同的社會結構不僅決定了經濟發展的後勁,而且面對經濟下行衝擊時抗壓能力也完全不同。為什麼我們有底氣硬懟美國?根本原因就在這裡。

金字塔結構是底部大,向上依次遞減,財富向少數人集中;

這種結構經濟稍微出點問題就容易影響穩定;

紡錘體結構是中間大兩頭小,中等收入階層是社會的主力,這是最健康最穩定的社會結構。

3

美國精英的預案

總結一下,美國經濟目前主要面臨三大問題:

債務越積越高的問題

分配越來越失衡的問題

消費疲軟與庫存高企的問題。

前兩者是深層次的問題,誰也不知道臨界點在哪裡,但是一旦爆發就不得了。現在面臨的比較現實經濟問題就是消費疲軟與庫存高企的問題,這個問題又與前面兩個問題攪在一起顯得特別脆弱。假如因為消費疲軟讓企業庫存超過臨界點,那麼必然導致企業壓縮生產規模,進而導致失業率上升,因為美國60%的中位數家庭都沒有支撐3個月的生活費用,這個失業率上升並且持續超過3個月,美國社會就會出大問題。

這就是目前美國經濟最大的隱憂。川普打興奮劑吹起的經濟泡沫非常脆弱,經濟增長稍微失速並且持續一段時間,美國經濟就會斷崖式下跌。

這就是我判斷美國經濟下半年要出問題的主要依據——看看一季度的經濟數據,如果沒有強力手段干預,最多再維持2——3個季度,經濟增長就難以為繼。

那麼,對於美國經濟的巨大隱憂,美國精英階層有沒有應對預案呢?

有!

一個是美聯儲貨幣政策轉向,從加息轉變為降息,開啟一輪量化寬鬆來逆周期調節。現在呼籲美聯儲減息不僅僅是川普與一票政府高官,現在連美聯儲內部呼籲降息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另一個就是啟動大基建。

這真是一個有趣的事件。去年為了僅僅幾十億美元的修牆預算,川普拿着板磚差點與洛佩西互相把腦仁都拍出來了,現在為什麼卻能達成2萬億美元的基建共識呢?

要知道川普競選時承諾的基建也不過1萬億美元,現在民主黨大手一揮,居然給這個預算增加了整整一倍!

主要原因還是美國經濟不妙,如果經濟出問題,大家都得完蛋。而在消費疲軟時,刺激經濟最好的辦法就是政府擴張財政搞基建。

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2萬億美元這個蛋糕太讓人眼紅了,兩黨政客都拿着刀叉準備來分蛋糕了——誰敢否定就是犯了眾怒,擋人財路,就是殺人父母啊!

可能大家無法想象皿煮的燈塔基建有多黑。給大家舉一個例子開開眼。

美國波士頓中心隧道工程,全長2.4公里,前期預算是20億美元,最後實際造價多少呢?說出來駭人聽聞——整整200億美元!你沒看錯,是200億美元,摺合人民幣1400億元,平均每公里造價550億人民幣。比較一下,重慶輕軌也是在地下挖隧道修路,平均每公里造價1億元人民幣。美國波士頓是我們的550倍。

波士頓大隧道

造價貴工期長只是一個方面,關鍵還是一個豆腐渣工程!波士頓隧道工程在修建過程地下建築多次發生坍塌事故,造成多人傷亡。2003年本就該竣工的工程,卻發現工程有幾千處漏水,不得不返工,2006年交付使用後,由於天花板脫落砸死開車司機,又繼續返工(當時就檢測出有6萬處天花板釘子鬆動)。最後2008年總算完工,不過還有大量的工程隱患需要繼續修繕,預計該工程總投資要超過220億美元。

在國內一個工程超過預算50%就要重新審計,美國不需要。這麼大一個工程60%的預算是聯邦政府買單,40%才是麻州政府,預算超過10倍又出多起事故,但是工程方卻屁事沒有,這得益於參議院資深議員愛德華—肯尼亞在國會的運作,這位偉大的參議員就隸屬於民主黨。

看看參議院議員的能量,簡直非同凡響。

現在問題來了,美國聯邦政府每年都要舉債才能維持,現在出手就是2萬億美元搞基建,錢從哪裡來?

還能從哪裡來?只能通過發行國債來解決——美國政府增發2萬億國債,然後拿着國債到美聯儲換成美元來搞基建。

所以,未來不久美聯儲將是最忙碌的部門,又是要降息,又要開動印鈔機——新一輪美元量化寬鬆將比2008年更狠,所有持有美元、美國國債,美元資產的人都會成為美聯儲收割的韭菜。

這裡多講幾句,美國精英階層對當前經濟問題的預案——不管是貨幣政策轉向還是大基建本質也是治標不治本,這些措施也許能將危機爆發延後,但是並不能解決危機。

債務問題、分配問題、庫存與消費的問題將成為懸在美國人民頭上的達摩克斯之劍。

川普執政之初,政府債務是20萬億美元,目前達到23萬億美元,如果啟動2萬億大基建這個數字將達到25萬億美元,美國去年的GDP才 20萬億美元,全部拿來還債都還要差一大截,現在美國政府財政基本陷入一個惡性循環——

不斷借新債還舊債,債務吹氣般膨脹,等到美國政府債務達到30萬億美元——那是神仙也沒辦法,因為屆時美國聯邦政府不吃不喝把所有的收入拿出來都不夠歸還利息與到期債務。

所以,因為當前遇到暫時的困難就挖空心思換美元的同學我友情提醒一下,看空人民幣,看多做美元未來一定會碰得頭破血流的!詳細分析請看我的歷史文章《凡是用通脹恐嚇你去換美元的都是耍流氓》。

這裡直接給大家一個結論: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目前是6.9,短期可能還會向下踩一踩,但是不會破7,今年下半年人民幣匯率一定會在6.6以上,從明年開始人民幣匯率將進入一個長期緩慢的升值趨勢。

就算是純投資的角度,看多中國做多中國,看多做多人民幣以及人民幣計價的資產將是未來最好的選擇,立貼為證!

4

結語

回到文章開始的主題,假如美國經濟下半年出大問題(即使美國精英階層拚命用貨幣政策+大基建將危機暫時控制住,難道不擔心我們在關鍵時刻給它屁股踢上一腳?),

屆時美國佬還能保持傲慢蠻不講理嗎?

當然不能!

他們未來一定會乖乖回到談判桌上“耐心”地傾聽我們“講道理”的。

春江水暖鴨先知,在美國經濟出問題之前,美國股市一定會提前反應的,很期待美股暴跌入熊市區後川普的表情。

最後我們一起來欣賞一段5月14日新聞聯播的視頻,我覺得這段視頻可能會載入史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