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O這部新劇為何爆火?為何在美國各影評網上得分奇高?它拍得太真實了!影片重溫了1986年蘇聯的核災難,那場史無前例的人禍造成的核輻射和各國的假新聞宣傳,嚴重毒害了歐洲人民:

所謂的政治正確的報道

只不過是為了維護統治者的權威

當災難來臨

各國官府的應對策略

並不是基於對本國人民的保護

於是謊言成了媒體主旋律

愛爾蘭時報

https://www.irishtimes.com/culture/tv-radio-web/chernobyl-the-lies-the-heroes-the-horrors-1.3878468

英國獨立報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europe/head-of-frances-nuclear-watchdog-lied-over-chernobyl-fallout-480732.html

Mens Health

https://www.menshealth.com/entertainment/a27458324/chernobyl-helicopter-crash-hbo/

新聞周刊

https://www.newsweek.com/chernobyl-hbo-cast-true-story-disaster-death-radiation-1419922

影片背後的歷史真相

當觀眾順着銀幕

深入HBO新劇切爾諾貝利

會感覺像是沉到了

幾十年來一直沉睡着的湖底

漂到了一個灰濛濛的詭異世界

在這個世界裏

事物的秩序嚴重地偏離了自然平衡

這是在冷戰尚未解凍

布爾什維克理念仍然無懈可擊的時刻

所謂的美國導彈將要襲擊

核能的和平利用更令人恐懼的時候

這個國家的名字叫蘇聯

1986年

4月26日凌晨1點

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了爆炸

激起了連鎖反應

不僅將導致世界上最嚴重的核事故

而且會暴露出

蘇聯統治核心最糟糕的一面

以及這個國家人民中最優秀的英雄

在基輔以北約130公里的森林

和沼澤地包圍的核電站里

夜班工人正在進行一項實驗

以期確定

停電將如何影響

四號反應堆的冷卻系統

測試很快就出了嚴重的失誤

關鍵的安全系統失效了

一個巨大的

不受控制的電源衝擊導致爆炸

爆炸把反應堆炸開

並把2000噸重的保護性金屬蓋

拋到了大樓的屋頂上

官方的掩蓋始於那一聲爆炸

消防員整夜努力控制火勢

遭受巨大的輻射照射

克格勃開始封鎖

核電站和蘇聯其他國家之間的電話

並審查附近工作發出的電報

埃爾斯的普里皮亞特鎮成了孤島

在HBO拍攝的迷你系列中

技術專長和證據

被教條主義與官僚主義所粉碎

工程師們被告知反應堆核心不可能爆炸

因為在這種類型的蘇聯設施中

不可能發生所謂的爆炸

與此同時

官員們從最初的輻射讀數中

獲得了信心

但這些數據甚至是完全不可靠的

更糟的是

官員們忽略了一個恐怖的事實

即現場工作人員的生命正在被摧毀

在極短的時間內

他們的身體已經虛弱到

根本無法再繼續下去

由戈爾巴喬夫領導的蘇聯官媒

和蘇維埃官員們對這起事故

保持國家信息封鎖

美國法國英國大媒體給予了高度配合

直到4月28日

緊鄰的瑞典才獲得消息

並發佈了

關於輻射雲向西席捲北歐的警報

離切爾諾貝利

3公里的普里皮亞特

直到災難發生36小時後才被疏散

它的50000多居民

被官方告知

只能帶幾件衣服

重要文件和一點錢和食物

因為他們很快將在幾天內回家

33年後

這裡仍然是一個鬼城

被一個直徑30公里的隔離區

包圍着

這個隔離區仍然被認為

對人類居民來說太過危險了

在切爾諾貝利事故後

工人們穿着像潛水服般的厚重裝備

摸索着

穿過受損的發電廠的內部

打開水閘

重新啟動水泵

核巨人發出叮噹聲和呻吟聲

在它的死亡搏動中

發出一場看不見的放射性死亡風暴

人們的皮膚迅速起了水泡

放射病紛紛發作

他們難以自控並反覆嘔吐

在普里皮亞特的廚房窗戶上

愛爾蘭演員傑西巴克利扮演的

柳德米拉 伊格納滕科

Lyudmilla Ignatenko

目睹着這場可怕的燃燒

她的丈夫瓦西里

衝出去和其他消防隊員們一起救援

在官方的沉默中

他們不知道自己真正面對的是什麼

也不知道

有什麼設備可以保護他們

免受無形的輻射危險

瓦西里

是31名工廠援護與消防員中的一位

在沖入火海後

少數人死於爆炸或燃燒

大多數人死於輻射的可怕影響

在故事中

他在莫斯科的一家醫院裏

躺了整整兩周的時間

最終停止了呼吸

在這個過程中

醫院的醫護人員對他的困境

和對災難人們的影響

越來越感到絕望與恐懼

歷史上的柳德米拉與演員對比 El Periódico

1997年

柳德米拉女士

向諾貝爾獎獲得者亞歷克謝維奇

Svetlana Alexievich

講述了

她在這場災難中難以忘懷的經歷

讓全世界人民

開始關注切爾諾貝利事件

她說

在我丈夫身上放了一張薄紙

…………

我每天都換那張小床單

它每天晚上都被鮮血覆蓋著

我把丈夫抱起來

手上沾滿他皮膚的碎片

皮膚上的任何一點皺紋

都會成為他身上新的傷口

我把指甲剪到流血為止

這樣我就不會不小心把他割傷了

沒有一個護士可以接近他

如果他需要什麼

他們會立刻打電話給我

當切爾諾貝利爆炸那天

柳德米拉才23歲

懷着身孕

兩個月後

當她去莫斯科郊外瓦西里的墳墓時

她臨盆了

他們可憐的女兒

瓦西里曾想叫娜塔申卡

在出生後幾個小時

死於嚴重心臟和肝臟病變

女兒的骨灰很快與父親葬在了一起

為什麼

這些東西會被放在一起

愛與死亡

誰來向我解釋它們

柳德米拉問亞歷克謝維奇

伊格納滕科死在莫斯科

在蘇聯最後的歲月

超過20萬名工人

被送往切爾諾貝利

進行令人難以置信的危險清理工作

數英畝的表土和樹木

作為放射性廢物被清除和掩埋

數不清的牲畜和寵物被毀滅

普里皮亞特鎮

被化學清洗以清除有毒灰塵

當地幾個村莊被粗暴地推平和掩埋掉

還有數百輛被污染的汽車

卡車和軍用車輛

以及直升機都被埋葬了

你的思想會改變的

負責災難後果清算的一位領導

告訴亞歷克謝維奇

事情原本的秩序被動搖了

一個女人會給她的奶牛擠奶

在她旁邊會有一個士兵

來確保她擠奶完後把牛奶倒在地上

一個老婦人拿着一籃子雞蛋

旁邊的士兵

會努力確保她把雞蛋埋起來

農民們正在種珍貴的馬鈴薯

非常安靜地收割着

然而事實上

所有的這些收穫必須被埋葬

這次核災難釋放的輻射量

是1945年廣島原子彈的400倍

海量的放射性沉降物

污染了超過1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

烏克蘭

白俄羅斯和俄羅斯

受到的輻射傷害最嚴重

而其他歐洲國家的人民也跟着遭了秧

然而

這場災難造成的死亡人數

到現在依然是個

對蘇聯來說

除了在事故中

或事故後不久死亡的31人外

還有18名救援人員

在隨後幾年死於與輻射有關的疾病

圖為切爾諾貝利事故對歐洲國家的影響

南斯拉夫和保加利亞沒參與統計

2005年

聯合國的一份報告發現

在20萬名被追蹤者中

約1.1%的人

大概率死於核輻射的長期影響

而且

在暴露於由爆炸引起的核輻射的人群中

總共有4000多人死於癌症

國際專家組還表示

事故發生後很短時間

約有4000名兒童

患上了罕見的甲狀腺癌

其中9名兒童迅速死於該病

相比之下

綠色和平組織的測算要可怕的多

切爾諾貝利導致歐洲27萬例癌症病例

其中9.3萬例是致命的

而與災難有關的其他疾病

可能導致20萬人死亡

方法和範圍的差異

使比較和研究工作變得困難

而且

在大多數情況下

不可能將特定癌症歸因於歷史上

暴露於放射性原子的情況

同時排除所有其他健康

生活方式和遺傳因素

故事中的無名英雄

亞歷克謝維奇整理的故事

現在上演的切爾諾貝利連續劇

看上去更像一部

向平民英雄們致敬的紀錄片

普普通通的救援隊員們

冒着一切風險來遏制災難的影響

而高高在上的蘇聯政治家們

卻拚命隱藏

關於災難的真相

屏蔽老百姓的消息和國際輿論

在講述切爾諾貝利的故事時

我想向大家展示百姓不可思議的精神

勇氣和意志

出於對他們的親人 鄰居

和對祖國的責任 榮譽和忠誠

他們把自己的生命

拋向了一個開放的核反應堆里

這部新劇的作者

和執行製片人克雷格馬津對媒體說

他們面對強烈的核輻射走來

有的從上面飛進輻射區

有的在水下潛行

有的在裏面挖隧道

許多人為此獻出了生命

這樣的犧牲

是為了拯救無數個陌生人的生命

是的

這個故事真正感動我們的地方

恰恰在於

哪怕最黑暗與悲慘的時刻

人性的光芒依然在熠熠生輝

前前後後

蘇聯有60萬人參與了救援

他們中有很多人

都住在1000多公里之外

不受這場災難的威脅

但在領到簡陋的防輻射服後

這些普通人就立刻奔赴切爾諾貝利

很多人為了挽救歐洲

默默患病和死去

這種為了全人類的大愛犧牲自我的精神

無論在那個時代還是哪國

都值得表彰

核電站周圍的地區

可能要被污染好幾個世紀

但是

四號反應堆現在已被

一個價值15億歐元的巨大鋼鐵穹廬

所包圍着

這使得廢墟里的輻射源

變得規矩了很多

每年有數千名遊客前往隔離區

狼和麋鹿以及其他動物

在沒有人類的情況下繁衍生息着

而且

依然有175名自住者

無視政府的生活禁令住在這附近的村子

從某個角度看

這些勇敢而頑強的人們

也是人類的英雄

他們保護整理和搜集的證據

提供了珍貴的人類生存歷史檔案

我們因何感到恐懼

製片人馬津說

切爾諾貝利的教訓

並不在於現代核能是多麼的危險

真正的教訓是

謊言 傲慢和壓制批評

對一個社會才是最危險的

導致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出現的故障的

始作俑者

與今天否認一些科學現象的人

完全是一類人

在唐納德 川普

弗拉基米爾 普京

和英美社交媒體興起之前

假消息假新聞早已充斥人們的大腦

它們為了政治正確而糾纏不休

正如賈里德 哈里斯扮演的蘇聯科學家

瓦萊里 萊加索夫

Valery Legasov

在切爾諾貝利開幕式上所說

謊言的代價是什麼

當他坐在餐桌旁

透過黑暗凝視着他對災難的記憶

和他自己慘淡的未來時

他彷徨着掙扎着說

我們以為

自己不會把謊言誤認為是事實

真正的危險是

如果我們聽到足夠多的謊言

那麼我們就根本辨認不出真相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啊

這部短劇拍的十分真實

劇中角色

遭輻射後冒汗和嘔吐的反應

描寫非常到位
蘇聯人民裝蠟燭的茶杯

和裝藥片的鐵盒子

甚至天空和牆壁的色調

都無比契合那個年代的歷史照片

人們在懷舊與感動之後

還感受到了一絲恐懼

這是什麼呢

emmm

針對20世紀末衍生出的媒體宣傳的恐懼

由於當代媒體

成了每個國家的權力一極

如何通過媒體掩蓋真相

成了每個國家精英集體的功課

切爾諾貝利的危害

原本可以更好地被控制住

然而

各國政要更關注的並非百姓的生命

而是政局的穩定

於是

荒謬的政治正確報道出現了

01

蘇聯的政治正確

蘇聯官員們為了自己的烏紗

隱瞞了災難的嚴重性

他們控制了言論

甚至連當時的戈爾巴喬夫都被蒙蔽

當地媒體的報道中

事故當場死亡的31人

被瞞報成了2

烏克蘭大區的第一書記謝爾比茨基

為了文過飾非保官位

竟然命令

不得取消災區當地的五一遊行慶祝活動
1986年

這個悲慘的5月1日

數百萬烏克蘭群眾走上街頭

參與慶祝活動

她們甚至對巨大的核輻射渾然不知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

這些人的後代往往背負着先天疾病

為了一己之私

讓本地新聞媒體閉嘴

烏克蘭的地方官員們辦得很妥帖

保住了自己的烏紗帽

卻導致整個蘇聯的土崩瓦解

HBO也有自己的政治正確

它的片子不會告訴你

一大群政要幫凶協助殘害了歐洲百姓

1986年8月底

國際原子能大會召開了一次秘密會議

所有主要國家全都參與了

法國美國英國還格外的活躍

他們想辦法幫蘇聯圓謊

02

法國的政治正確

在秘密會議上

蘇聯代表團團長勒加索夫懇求道

切爾諾貝利災難正在擴散

那些輻射

可能殺害歐洲數以萬計的百姓

…………

我們需要一項跨國合作

蘇聯政府史無前例放低了姿態

希望各國予以配合

儘早公布輻射災害的範圍

然而

法國領導人立即站出來反對

法國南部和科西嘉地區

明明就在蘇聯人公布的輻射影響範圍內

這個情況怎麼能說出來呢

法國無法承受民眾恐慌帶來的後果

而且

當時的先進國家

法國有75%的電力都來自核電

如果讓老百姓

知道了這種能源還可能爆炸

以及造成這麼大風險

許多人會跳出來鬧事的啊

於是

法國政府就刻意修改了相關說辭

雖然之後在科西嘉島

成百上千人出現了甲狀腺怪病

但政府一直安慰法國人民

蘇聯的災難和咱們無關

因為咱們有制度優勢

一些老百姓為此將官府告上法庭

但鬥爭十年的結果竟然是

全部敗訴

正義真的會徹底缺席么

當然不是

也許它只是遲到了一代人而已

又過去了十年

在21世紀的第二個年代

由於社交網絡和自媒體的出現

越來越多老百姓開始質疑法國政府

輿論和司法判決開始逆轉

這導致一個結果

20年前

擔任法國核安全監督機構負責人的

皮埃爾·佩萊林教授

Professor Pierre Pellerin

被正式指控

故意隱瞞法國部分地區

受到核輻射污染的嚴重性

與此同時

一項調查正在揭露

所謂的政治掩蓋中的歷史責任

包括當時的總理希拉克

Jacques Chirac

所扮演的不光彩的角色

目前

活動人士和500名甲狀腺患者

正在慶祝一場馬拉松式的法律運動的

首次勝利

畢竟人生沒有幾個20年

而更多的受害人卻正在死去

2018年歲末

在海量群眾的抗議下

法國總統馬克龍宣布了

史無前例的減少核電依賴的計劃

03

美國的政治正確

在秘密會上

美國代表也不太希望

蘇聯宣揚這場事故可能造成的危害

畢竟

就在不久前的1979年

美國剛發生過三里島核事故

官府反覆宣傳核電安全的情況下

國內反對核電的聲音

依然十分強勁

為了幫助蘇聯更好地圓謊

美方把廣島扔原子彈的檢測數據

給蘇聯拿去參考

暗示了蘇聯

致其將人體安全輻射量調高了5倍

數字這麼一改

歐洲各國的大部分人民

就安心了

美方的這些舉動

也由於20年後社交媒體的興起

而開始遭到部分網友詬病

在切爾諾貝利和三里島

兩事故的對比報道上

美國的主流媒體顯然不太客觀

三里島事故

美國自己的國會

是事故發生10天之後才開始辯論

等到白宮決定向全世界聲明

已經是事故發生後的

幾個月了

而美媒和公眾根本等不及的

各種報道和輿情甚囂塵上

同時

主流媒體更擔心相關報道

會致國內反核情緒陡增

為防止更多人走上街頭抗議核政策

主流媒體的修辭極為謹慎

有趣的是

兩種體制在這裡形成了極大對比

蘇聯

是地方政府反應慢而中央迅速

美國的情況恰恰相反

與遲緩的國會形成鮮明對比的是

基層管理公司和民營媒體

反應異常神速

信息擴散的過程是以秒計算

在TMI事故發生三個半小時後

公司搶修期間

當地時間上午7:24

未到官府日常上班時間

大都會愛迪生公司的負責人

就通知到了賓夕法尼亞州應急管理局

宣布現場安全殼內的輻射讀數

嚴重超標

上午7:41

愛迪生公司通知了美國核監管委員會

在賓夕法尼亞州的分支機構

上午8:00

從這個節點開始的一個小時內

愛迪生公司將信息傳遞給了

NKC的貝塞斯達總部

與此同時

一位民防官員將這一信息傳給了

本地電台的記者

記者立即撥打熱線電話

向賓州雷丁市的公共事業部門官員

證實了這次事故

上午8:25

本地商業媒體播出了這一消息

當天上午9:00之後不久

這些信息出現在了美聯社的報道上

這之後不到半日

在事故現場的河岸邊

已經聚集了50位左右的抗議者

以及大群不怕死的媒體人

為什麼這麼迅猛

因為電站的主管部門是

私營公司大都會愛迪生公司

媒體的傳播者全是私營商業媒體人

在輿論壓力下

當時的卡特總統立即趕到現場

輻射風險甚至比不上

拒絕來現場遭至的美國媒體圍剿

這一切劇情發展得異常神速

然而

老練的國會政治精英們決定

10日後

啟動一項議程辯論商議該怎麼辦

這耽誤了不少時間

之後便是抗議和撤離

以及連綿不絕的公開辯論與爭吵

更有趣的是

由於許多信息被媒體公開

美國的工程師們得以

公開研究和辯論事故發生的原因

在此不贅述

貼幾張圖供愛好者們觀賞吧

巴威設計的反應堆冷卻劑系統布置示意圖

給水泵和汽輪機脫扣導致二迴路給水喪失圖

卡開故障示意圖

由於疏忽而沒複位導致隔離閥關閉示意圖

操縱員誤判高壓安注過量並采錯誤操作示意圖

主泵停運致冷卻劑強迫循環停止示意圖

事故後150分鐘堆芯熔化示意圖

上述事故進程中出現的四個節點

圖二至圖五的任何一個

或幾個問題被美國電廠工人避免的話

事故可免

然而操作者就是這麼大意

導致了一場歷史教訓

一個月的努力後

由於愛迪生公司處理及時

冷卻劑系統內的自然冷卻循環

最終建立

反應堆進入冷停堆狀態

也就沒有造成更大規模的災難

但由於商業媒體的廣泛報道

招致大量抗議者前來

這讓美國的官府非常頭疼

然而卻無能為力

而且

輿論的壓力並未因時間而淡去

相反越來越多人抗議核電

2019年5月8日

美國艾索倫電力公司宣布

賓州三里島核電廠

將在2019年9月30日徹底關閉

意即

今年秋天它就淪為了歷史遺迹

 

切爾諾貝利事故,比核輻射更可怕的是謊言,是新聞媒體的控制。時代不同了,任何公共事件,無論發生在哪國,都會迅速傳遍社交媒體的任何角落,也許,互聯網科技正在改變人類社會的結構。國家和財團控制大媒體的時代或許真的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