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真實的故事,

發生在殘酷的第2次世界大戰中……

時間

1943年12月20日,

 

美國飛行員布朗駕駛B17轟炸機從英軍基地出發,

正和其他七名戰友一起,

前往德國北部地區執行轟炸任務。

準備去轟炸一個德國彈藥廠。

 

前往德國北部地區執行轟炸任務。

由於戰鬥機的續航能力有限,

因此B17轟炸機執行遠距離轟炸任務時,

無法得到全程護航。

 

在飛臨德國目標上空時,

布朗駕駛的轟炸機還沒有抵達轟炸地點,

就被德軍地面高射炮擊中機頭,

駕駛艙玻璃、 二號引擎以及

用來節流防超速的四號引擎全部受損。

 

四個引擎中有兩個遭到損壞。

儘管布朗努力保持飛行高度,

並堅持在目標上空投彈後返航,

但飛機已經無法維持原來的航速逐漸掉隊,

 

被多架德國戰鬥機趕上後遭到多次炮擊。

這次襲擊後,B17又損壞了一台發動機,

而且液壓,電力和氧氣系統也遭到破壞,

尾艙炮手陣亡,其他機上乘員大部分負傷,

配備的11挺機關炮也多數損壞。

不僅如此,炮擊還導致機組成員瞬間一死六傷,

只剩下布朗努力駕機逃亡。

雖然他努力調整飛機的姿態,

但這架龐然大物依然搖搖欲墜……

 

而且,飛機下方就是德國人的領土!

如果選擇跳傘,他一定會成為俘虜。

可更糟糕的是,機艙內的氧氣已經快要耗盡,

駕駛艙還出現了電氣故障,

而用於止痛的嗎啡

在寒冷的高空已經凍成了冰坨坨,

每個傷員都只能忍着劇烈的疼痛,

在顛簸的空中祈禱。

 

就在布朗覺得死亡正在逼近的時候,

忽然發現機艙外有另一架德國戰機!

正和自己齊頭並進,一道飛行。

而且,那個德國飛行員還用

非常誇張的身體語言打着手勢,

看起來是要自己降落……!

 

原來,布朗受傷掉隊的飛機

很快被地面德軍發現,

12月20日這一天,

這名叫做弗朗茨·斯蒂格勒(Franz Stigler)

的德國飛行員正在地面

給自己駕駛的梅塞施密特

(Messerschmitt)Bf 109 G-6戰機加油。

一邊抽着煙, 斯蒂格勒一邊看着空中的動靜,

這時他發現有一架美國轟炸機在空中被擊中,

並冒出了濃煙。見此狀況,

斯蒂格勒立刻駕機起飛,

並接近那架中彈的B-17轟炸機!

 

施蒂格勒在當天

剛剛擊落兩架盟軍的B-17轟炸機,

只需要再擊落一架,就可以獲得騎士軍功章!

此前,他同為飛行員的哥哥

在駕駛轟炸機夜襲英國時陣亡,

因此施蒂格勒是帶着復仇之心

在北非和歐洲參加多次空戰!

 

二戰結束前,

他共擊落28架盟軍飛機

(另有17架未能記錄在案),

是德軍的王牌飛行員之一。

當施蒂格勒駕駛戰鬥機飛近布朗的轟炸機時,

發現這架飛機機身已經嚴重受損,

乘員大部分受傷,幾乎沒有反抗能力,

但他並沒有發動攻擊。

 

因為他想起在北非作戰期間,

他的上司說:

如果我發現你攻擊跳傘逃生的飛行員,

我一定會在空中先將你擊落。

 

聽到這樣的命令,你又該做何想?

這是戰爭中的人道主義!

就是被稱作法西斯的德國,

不是所有的德軍士兵都是希特勒。

施蒂格勒認定

這架失去抵抗能力的轟炸機

和跳傘的飛行員沒什麼差別!

於是,斯蒂格勒打定主意,

他想將這架美國轟炸機引導到機場降落,

並接受投降。

 

他降低高度飛到B17的右側,

打手勢示意布朗就近降落

在德國,或者前往中立國瑞典的機場,

以保全自己和機組人員的生命。

 

不知情況的美國負傷的機組成員

也看到了這一幕,

他們的第一反應,

就是操作機炮對這架德國戰機進行攻擊!

但布朗無法搞清施蒂格勒的真實意圖,

於是他命令僅存的炮手瞄準斯蒂格勒,

但不要開火!

這到底什麼情況?

在雙方戰機繼續飛行十幾分鐘後,

布朗和他的戰友們也看出了

德軍施蒂格勒的想法。

然而,他們完全不能接受降落受降這樣的結局。

 

身負重傷的轟炸機,

並沒有下降飛行高度。

斯蒂格勒理解對方的感受,

他又想出了一個辦法,

試圖引導對方飛至中立國

瑞士的疆域,完成降落。

可惜的是,布朗並沒有領會他的意圖,

繼續保持着飛行。

於是,兩架飛機只好在德國領土上空繼續飛着。

這時,斯蒂格勒忽然發現了一個不妙的情況:

下方的德軍幾門高射機槍

發現了這架轟炸機,

調轉槍口準備開火……!

 

此時此刻,斯蒂格勒做出了

一個不可思議的舉動,

他駕駛戰機飛到那架B17的另一側,

用自己的機身擋在德軍炮口之前,

阻止了德國地面部隊的開火!

 

由於施蒂格勒的戰鬥機在B-17轟炸機附近飛行,

因此布朗的飛機避開了德國地面炮火的攻擊。

不久布朗驚訝地發現,

在這架德國戰鬥機的引領下,

他們已經飛出德國領空,

正向英國方向飛去。

最終,勇敢而堅定的斯蒂格勒

一直引導着美國人到了海岸線邊緣,

並目送着那架B-17緩緩降落在開放的海域上,

才駕機離開。

臨行前,布朗看見

他還不忘下方的美國轟炸機

敬了一個軍禮。

 

經過8小時長途飛行,

布朗駕駛這架殘破的B17轟炸機

奇蹟般地在盟軍機場着陸,

大難不死的布朗被英國方面援救了。

第二天順利地返回了基地,

並趕上了那年的聖誕夜。

事後,布朗如實向長官彙報了這次奇特的經歷,

出於多方面的考慮,

特別是對這架德國戰機駕駛員的保護,

上級要求機組人員對這件事情嚴格保密,

更不能傳達給媒體。

 

原先許諾頒發給這架身負重傷的轟炸機

所有機組人員的勳章,因此也被取消。

可沒有人對此感到遺憾,

因為他們在萬死一生中逃生,

這就是他對他們最大的獎勵!

他們並不希望盟軍會

因此而對德國納粹手下留情!

戰爭就是戰爭!

戰爭的結局只有一個,

不是你生就是我死!

布朗在1965年以中校軍銜退役,

轉為民用飛機駕駛員後

繼續為政府服務直至1972年退休。

 

而施蒂格勒則對塔台

假稱飛機散熱器損壞,

然後降落到另一個機場檢修,

以免引起蓋世太保的懷疑。

隨着二戰臨近尾聲,

儘管施蒂格勒又擊落了幾架盟軍轟炸機,

但他不再把戰果刻在機身上。

1944年末,施蒂格勒在空戰中負傷,

就此離開了一線戰鬥崗位,

二戰結束前

一直擔任新型噴氣式戰機的試飛員。

 

二戰結束後,他,這個戰鬥英雄,

德國空軍的王牌駕駛員,

做了幾年磚窯廠苦工。

懺悔和贖回他自己的罪惡,

1953年,他終於回歸本行,

應聘到加拿大一家飛機製造公司擔任工程師,

後經過30年的努力,

成為一名成功的商人。

 

布朗一直在尋找

二戰結束後,布朗也沒有打聽到他的消息。

但是此後的幾十年里,

他一直沒有放棄尋找。

1986年,布朗在參加二戰老兵聚會時,

想起了這件陳年往事,

於是他在多家報刊雜誌發表《尋人啟事》。

 

功夫不負有心人,

在4年後的1990年,在一次電視節目中,

布朗驚訝地發現當年那個德國飛行員

居然還活在人世!

並且就住在離自己不遠的溫哥華。

同時,布朗也得到回信,

信件的開頭寫道:“多年以後,

我不知道那架B-17轟炸機是否已經安全返航。”

 

1990年夏天,兩位二戰飛行員終於見面,

緊緊擁抱,老淚縱橫,

並成為生死之交。

會面當晚,施蒂格勒打電話

給他在二戰時期的老長官加蘭德將軍

如實彙報此事,

 

加蘭德將軍表示:

這件事雖然你有瀆職表現,

但你做了一件正確的事情。

 

布朗立刻動身前往加拿大,

親自拜訪了當年的恩人,

倆人變成了莫逆之交,

一直到2008年雙雙離世,都是最好的朋友。

雖然沒有得到騎士勳章,但我得到了更好的東西

兩名飛行員在二戰期間的感人故事

被媒體披露後,

美軍也將布朗機組

那次死裡逃生的飛行紀錄解密。

 

2008年,美國空軍給布朗補發空軍十字勳章,

以表彰他當年克服重重困難,

將飛機及機組成員安全帶回基地,

其餘幾位機組成員雖然大部分已經離世,

也獲得了相應的嘉獎。

儘管在德國,

有些納粹的支持者指責施蒂格勒是“叛國者”,

但施蒂格勒在去世前表示:

雖然沒有得到騎士勳章,

但他得到了更寶貴的嘉獎!

我把這個故事奉獻給我的讀者,

我忍不住的想問一句,

從這個真實的故事裡,你得到了什麼?

你會不會像我一樣,

發出這樣的感慨?

滅絕人性的戰爭和戰爭中的人性!

戰爭中刀槍相見,殺人無數,

但殺人無數絕不是戰爭的目的。

戰爭是流血的政治,

但流血不是政治的目的。

這樣的哲理,真的那麼難懂?

如果我們的思維,

不是一條單行道,

你就能夠看清這個世界的真相,

你現在一定能夠找到,

找到被隱藏着的真理!

不管真理隱藏的有多深,

總能被人們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