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一条来自法国的新闻让全欧洲乃至全世界的媒体都非常关注:

在病人家属、医院和社会各界争论了多年后,瘫痪11年的法国男子Vincent Lambert于周一早上,被医疗团队停止了生命维持设备。

在人们看来,Vincent Lambert相当于是间接地被安乐死了

而法国的法律其实是禁止安乐死的,这也是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年里,每一次关于Vincent的生死抉择都能引起公众的广泛讨论。

就在大家以为,一切终于尘埃落定后,周一晚上事情出现了变化:

在法国总统马克龙都表示“无能为力不能干预”后,法国巴黎上诉法庭裁定,医疗团队不能停止生命维持设备Vincent身上被拔掉的管子、关掉的生命维持设备、又一一地被装了回去…

这一转折无疑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但也意味着围绕Vincent的争议还要继续下去。

参与判定Vincent是否该继续活着的人和机构越来越多,

只是Vincent本人,依然没有选择的能力…

2008年,31岁的Vincent Lambert因为一起摩托车事故,遭受了严重的脑损伤。

经过医院抢救后,他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失去了行动能力和意识,陷入了植物人状态之中。

出事时,Vincent有妻子,有7个兄弟姐妹,父母也健在。亲人们在他瘫痪在床后,都没有放弃希望,对他悉心照料,期盼着有天奇迹能出现,他能恢复意识和行动能力。

但是,时间一天天过去,Vincent的状况不见改善,依然只能依靠各种医疗设备来维持基本的生存状态。虽然他可以不用呼吸机自己呼吸,偶尔会睁开眼睛转动眼球,但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活动能力,吃饭喝水排泄都要靠各种管子导入导出。

经过快7年的持续观察、治疗、等待,在2014年,医生们告诉Vincent的家人,Vincent已经完全没希望恢复意识和活动能力,他的状况也不可能改善了,基本上一直会处于无意识的状态,或许家人们应该考虑结束他的痛苦,让他有尊严地离开。

但是,这个建议却引起了Vincent一大家人的分裂:

他的妻子和他的5个兄弟姐妹,都赞同停止对Vincent进行生命维持的。因为继续这样下去,Vincent既没有任何恢复的希望,也没有任何生活质量可言,甚至没有任何意识,只有身体上无尽的痛苦。家人们与其为了自己的执念苦苦维持他的生命,强行要他忍受这一切,不如让他早点结束这份痛苦。

(Vincent妻子Rachel)

但是,Vincent信仰天主教的父母和他同父异母的另外两个兄弟姐妹,却强烈反对这个提议。在他们心中,Vincent只要能活下去就会有好起来的希望,他只是残疾了,并不是得了马上就会去世的绝症。如果生命维持仪器能让他多活一段时间,说不定就能等到医学找到新的治疗办法的一天。如果家人们这个时候放弃,无异于是要杀了他。

他们都是Vincent最亲近的人,但也都不是Vincent本人,从法律和道德上来说,谁都不比谁更有权力决定Vincent的生死去留。

既然大家的意见完全对立,情理上也各有各的道理,且都是站在不同角度为Vincent考虑,那就只能把这一“生或是死”的抉择,交给法律来裁定。

但即便是交给法律来裁定,Vincent的生死依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法国直到现在都是一个禁止安乐死的国家,任何对患者进行安乐死的行为都是非法的。但是,法国也有法律规定,医生们有权利根据实际情况,对一些完全没有康复希望的重症病人进行消极治疗:比如停止营养输送、关掉维持生命的仪器。

其实很多国家都和法国一样,法律不允许主动安乐死,但允许医生配合病人及家属放弃治疗。

这条法律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就是允许病人或病人家属,在极端情况下主动放弃生命,相当于间接安乐死。

可是,在病人本身没有任何意识,失去表达选择的能力时,周围的人是否有权力替他做决定,选择放弃或继续坚持呢?

Vincent家人们关于是否停止他生命维持设备的官司,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不仅因为这涉及到一个敏感的、尚未有明确规定的法律问题,也因为在法国和Vincent有相似境况的病患有上千人,这些病人的家属也希望能从Vincent的案子里得到一点解决眼前困境的启示。

于是,一场持续5年多的官司开始了。

2014年,法国最高法院裁定,支持Vincent妻子一行提起的“停止维持生命设备”的提议,同意医生们拔管,让Vincent放弃生命。

之后,无法接受这一裁决的Vincent父母,又向欧洲人权法院提起诉讼,反对法国最高法院的裁决,认为这违反了欧洲的人权法。

欧洲人权法庭审理期间,Vincent的生命维持设备继续运转。

2015年6月,位于斯特拉斯堡的欧洲人权法庭公布裁定结果,表示停止生命维持设备的做法,并没有违反欧洲的人权法。

这也意味着,医疗团队有权利拒绝对Vincent进行维持生命的基本治疗,让Vincent在拔管后自然死亡。

再次败诉的Vincent父母依然不肯接受这个裁定结果,并对外公布了一段Vincent的录像:

已经被拔管的Vincent的双眼睁开,他的一个兄弟拿着手机在他耳边,手机里传来他的母亲呼唤他的声音,表示一定不会放弃他。Vincent听到后眼珠转动,似乎有所反应。

Vincent父母表示,这段录像显示了Vincent和他的亲人之间还有“强大的情感联系”。

他只是残疾不是绝症,不应该放弃他。

这一录像很快在公众中引起了大量的讨论,很多人都站在了Vincent父母这一边,认为Vincent既然还有意识,就不应该替他做决定拔管。

但是,不久后Vincent的妻子Rachel对媒体表示,丈夫现在的状况,没有任何缓解、没有任何快乐,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以这样的状态活着。

Vincent的主治医生也出面谴责这段视频的公布,表示视频和Vincent的实际情况不符合,是对Vincent的一种操纵。

他还补充到,首先,从2014年开始,Vincent就出现过抵抗治疗的迹象,如果他真的有意识,或许也并不想就这样痛苦地活着

其次,视频中的他并不是真的有意识,做出的反应也是很多病人在植物人状态下的正常反应。就算只是对着他念电话号码,他也可能会有视频中所谓的“反应”。

在这里,医生也强调,植物人状态是指人体控制思想和行为的大脑部分不再起作用,但是诸如睡眠,体温控制和呼吸等重要功能仍然在运作。处于植物人状态的人,有时可以睁开眼睛并具有基本的反应,但他们对刺激信息并不会做出任何有意义的回应,也并不会表现出任何主观意识和情绪。

双方意见僵持不下,民众中也分成了两派,开始在街上游行表态,有人支持拔管,有人反对放弃。

联合国的残疾人权利委员会也表态,呼吁法国政府进一步干预并推迟拔管的举动。法国卫生部却表示,卫生部不受残疾人权利委员会的约束。

在这样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医疗团队也不敢贸然行动,只能继续维持Vincent的生命。

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多,2016年时,法国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医生们对放弃生命维持设备的病人们进行深度镇静,减少他们在生命尽头的痛苦。

这一法律的通过,意味着如果家人们都同意了对Vincent拔管,那相对于从前“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让Vincent因为缺乏能量营养自然死亡”,如今医生们至少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对他进行镇静操作,让他生命流逝的过程少一些痛苦。

但是,Vincent父母依然不同意,再次向欧洲人权法庭提起了诉讼。虽然欧洲人权法庭本身不接受上诉,但Vincent的拔管操作还是因为父母的强烈反对、欧洲残疾人权利委员会的介入调查,而被搁置了下来。

经过两年多的争执,Vincent父母依然没有拿出更多证明Vincent还有希望或意识的证据。

今年4月份时,法国国务院(France’s State Council)表示,支持最高法院原有的同意拔管的裁决。

5月份时,法国最高法院也表示,Vincent父母没有提交任何新的证据,维持原有的同意拔管的裁决。

一直到上周,欧洲人权法院也表示,依然支持法国最高法院同意拔管的裁定。

于是,在所有的法律上诉手段都已经用尽,所有的国家和欧洲的司法机构都确认了的情况下,负责Vincent案件的医疗团队在周一早上拔掉了营养输送管,停止了对Vincent的生命维持设备。

不出意外的话,Vincent会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因为缺乏营养而去世。在此期间,医疗团队会对他进行深度镇静,以减轻他可能会有的痛苦。

消息一出后,立刻引起了全世界媒体的关注。

瘫痪在床处于植物人状态11年后,Vincent这次真的要离开了吗?

大家以为这个案子终于要尘埃落定了,各大媒体也纷纷进行“最终报道”,这时,Vincent父母通过媒体向法国总统马克龙请愿:

“总统先生,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的话,Vincent Lambert会在5月20日后的这一周因为没有水和营养而死,你是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够干预此事的人。在法国,在2019年,没有人应该因为饥饿和口渴而死。”

几个小时后,马克龙通过Facebook对Vincent父母的请求作出了回应,他表示,虽然Vincent的情况让他深受触动,但关于生命终结的问题并没有简单或明确的答案,他的角色也无法给出答案。自己只能尊重符合法律的决定和医生的评估。

言下之意,是即使身为总统,也无法干预Vincent的案子。

就在Vincent父母万念俱灰,以为再没有任何办法和希望后,周一晚上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折:

巴黎上诉法院宣布,Vincent父母已经将Vincent一案提交到巴黎上诉法院,上诉法院给出了“推迟停止生命支持设备”的裁决,医疗团队应该等待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再次审查Vincent的情况,给出明确的结论之后,再做决定。

于是,在停止了半天的生命维持设备之后,在当地时间周一的深夜,Vincent身上被拔掉的营养供给管又再次被插上。

Vincent一案没有结局,纠纷和争执还在继续….

在Vincent身上,他的妻子、父母、兄弟,到各级法院、委员会、媒体网友 ,似乎都有能力对他的生死抉择发表看法,唯独他自己不行。

没人能够确定,在这样的状况下,Vincent到底是想继续活着,还是结束痛苦死去。

更让人感到纠结和无奈的是,在这样的状况下,Vincent无论是死是活,都是被动的:

被动地活着,被动地被拔管、被插管,被动地接受别人关于他应该活着或死去的决定….

值得人们格外关注的是,光是在法国目前就有1500名左右的病患处于和Vincent相似的状态,对于自己的生死去留没有选择的权利。他们的家人或许没有那么强的冲突,达成一致后会让他们继续活着或放弃治疗,他们也可能在被动的状况下离开了世界或继续坚持着…

原本,人们渴望通过Vincent一案找到如何对待这种病人的正确态度,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问题依然没有答案。

或许,关于什么样的生活值得继续,什么样的生活应该放弃,无论是对于Vincent,还是对于无数看着他故事的观众而言,本就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吧…

ref: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48307272

—————–

悠优幽_U:某种意思来说这是生不如死,如果我变成这样我是希望家人能让我死的,不管我有没有意识

上山采玉:谁付钱谁做决定啊 如果他父母肯一直付钱 那就一直治疗下去啊

Panda熊小猫:他是有医保的 不需要个人出钱的….

芊芊以陌:你不想我不想,但你不能保证他不想。“我认为ta希望有尊严的死掉”和“我认为ta无论如何都希望活下去”都是同样自私的偏颇的想法。 “ta怎么怎么样不如怎么怎么样”这种话真的很刺耳,每个人有不一样的执着和不一样的放弃,没有人可以用自己的看法替别人做决定。这才是这件事最无奈的地方。

Taylor家的卷毛Amber:出于人道主义肯定是不拔 就我自己来说 这样没意识的活下去 我的话肯定接受不了 尤其都11 年了 该做的都做了 其实拔了说不定还是种解脱

灵感千千万:有没有植物人清醒的案例?如果未来十年真的出现能够将植物人唤醒的高科技,已经执行安乐死的家属们会不会后悔?如果家里有钱还是继续供着吧,反正植物人也没啥意识可言,也不会感觉自己很屈辱啊。

muziqiduan:这种事情真的不好说,因为有植物人恢复了之后表示自己在植物人期间啥都知道,但是就是不能说话不能动,意识无法控制身体。现在很难判断植物人到底是无意识的还是因为器官受损导致意识无法控制身体做出反应,如果是第二种的话安乐还好,如果是第一种就很难说让他继续活是折磨还是他个人所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