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多輪的中美貿易談判本已出現曙光,5月卻突然陷入僵局。隨着中美兩國對抗不斷升級,有關貿易談判新一輪交鋒的核心訴求開始顯露。


特朗普(右)稱美國在談判中處在有利位置,認為中國盼望達成協議(圖源:AFP)

美國八項要求

隨着中美貿易談判的深入,多種渠道披露出雙方的談判條件。《紐約時報》引述一位了解談判內情者,羅列了美國向中國提出的八項要求。

這些要求包括:一年內減少貿易順差1,000億美元,之後一年再減少1,000億美元;停止《中國製造2025》中對先進制造業的補貼;接受美國對《中國製造2025》產業的潛在進口限制;實施「直接的、可驗證的措施」,阻止網絡間諜入侵美國商業網絡;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接受美國對中國的敏感技術投資的限制,並不進行報復;將目前10%的平均關稅降至與美國相同水平(3.5%);開放服務業和農業。

此外,美國還要求,兩國須在每季度共同審查進展情況。

有美國官員稱,中國本已在一些核心「結構性」議題上有所讓步,包括改善知識產權保護、不再強迫技術移讓,及改善中國市場准入。但抑制政府補貼仍是困難的議題。這些進展一度與上述八項訴求吻合。

路透社分析指出,這些談判條款具有獨特之處,傳統貿易協議目的是降低簽署國之間的貿易壁壘,協議是基於雙方遵守協議條款的設想。而當前中美貿易談判的目的是迫使中國改變在知識產權、補貼等方面的行為,協議的邏輯不同以往,更類似於美國對外國實體實施的金融制裁。只有其他國家做出了美方想要的改變時,這種制裁才會解除。

中國三條底線

以往中美每輪談判後,往往由外交部或商務部的發言人表達觀點,但這輪談判後,中國副總理劉鶴在美國對媒體闡述了中美貿易磋商的三個主要分歧點:

  • 要不要取消關稅,中方認為,關稅是雙方貿易爭端的起點,如果要達成協議,那麼關稅必須全部取消。這不只是經濟問題,而且涉及到更多的問題。
  • 採購問題,在阿根廷見面形成共識,當時形成一個對數字的初步的認同,那麼究竟數字數多少,現在雙方有不同看法,中方認為這個事是個很嚴肅的事,不能輕易改變。
  • 文本的平衡性,任何國家有自己的尊嚴,所以文本必須平衡,在這個問題上中國現在再做一些工作。

分析人士認為,中方提出的分歧點恰恰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不願意讓步的「底線」。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5月19日接受採訪時稱,自己已經告訴過習近平,兩國之間的協議不可能「五五分」。因為中國以往的貿易作法,協議必須有利於美國。

對此,中國外交部多次回應稱,中美11輪經貿磋商未能達成協議,根本原因在於美方試圖通過極限施壓實現不合理的利益索求。這從一開始就行不通。「美方可能一直有一份自己奢望的’協議’,但肯定不是中方同意過的協議。」

有跡象表明,中國已開始着手準備一個長期應對美國挑戰的計劃。不僅僅是對眼下關稅升級的應對,更是對於未來長期中美貿易關係的長線布局。這些長線應對方案將涵蓋貨幣政策、產業分工、行業布局等多方面,既是自身內部發展需要,也是應對外部不確定因素之策。

中美科技冷戰

隨着兩國相互關稅上調,美國對華為實施禁運。紐約時報稱,如果說中美之間已開始了一場科技冷戰,那麼針對華為的命令完全可以視為一面數字鐵幕的開始。


華為危機引發美中新一輪對抗(圖源:VCG)

「這明顯是在爭奪科技主導權」,德國信息安全專家認為,美國政府對華為「下手」,並不是因為莫須有的「間諜問題」,而是因為華為代表的中國產業界正在挑戰美國的科技霸主地位。在這一過程中,全球的IT界都將受到損害。

德國之聲稱,中美相爭,歐洲得利?現實卻是事與願違。一項調查研究顯示,中美貿易衝突被視為經濟前景的不確定因素,因此反而影響了歐洲企業的商業信心。大多數歐洲企業雖然贊同特朗普批評中國的經濟政策,但反對採取懲罰關稅的手段。

「此舉是一個嚴重的誤判」,英國《金融時報》社評認為,這標誌着全球科技產業的一個轉折點,代表着正在顯現的新的美中冷戰的第一槍。無論美國的行動暴露了華為乃至整個中國科技行業的脆弱性有多大,最終而言這些行動也可能失敗。它們很可能會刺激由北京方面主導的努力,以解決中國的弱點,發展一套完全獨立的供應鏈。

  

更多  伊朗姑娘女扮男裝去看球卻被逮捕,絕望之際,她選擇了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