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饱受好评的HBO迷你剧《切尔诺贝利》在社交网络上大火了一把,这部基于切尔诺贝利真实灾难事故而改编的作品是如此震撼,其令人窒息的程度,不亚于任何一部恐怖片。

而说到这部电视剧(IMDb评分高达9.6)之所以能如此打动人,除了以真实事件为背景,更与其背后严谨的参考资料有着莫大的关系。

在这部名为《切尔诺贝利的悲鸣》的著作背后,正是因为作者阿列克谢耶维奇深入切尔诺贝利采访幸存者,保留下大量史实,并以口述编织的方式,完成这部获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才得以完整记录下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科技悲剧。

当无数人为切尔诺贝利的悲剧而震惊时,一场发生在中国大地上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浩劫却少有人记得,它便是细菌战

在抗日战争中,日本发明的细菌武器污染了中国20多个省市的土地,造成不少于100万人的死伤。中国是二战中唯一一个被大规模地进行过细菌武器攻击的国家,也是人类细菌武器最大的受害国。

直至今日,无数受害者的伤口还在流脓流血,细菌战远没有在中国结束。

然而关于日军细菌战的细节,外界过去却对此知之甚少,就连大多数中国人对它的印象也仅停留在731部队人体解剖的事实。

当世人渐渐遗忘这段往事,只剩一位叫做王选的女性,她以一己之力与时间作斗争,带着受害者上诉近20年;走访中国的山山水水,收集近900多位细菌战受害幸存者的调查、口述、影像,希望以此修补历史的黑洞。

王选是谁?王选做了什么?这些事应该让全中国的人都知道。

受害者的伤口还在流脓流血细菌战远没有在中国结束

走进位于浙江省一个被群山遮掩的城市衢州,这里生活着200多名深受“烂脚病”折磨的老人,他们就是半个多世纪前侵华战争中,日军细菌战的受害者和真实见证人。

在浙江的宁波、衢州、金华等地,只要你随处打听,就能找到不少这样的烂腿老人,他们腿上的伤口烂至骨头,从几岁的小孩开始,烂了一辈子。这些人中还有的因而终生未娶,伤痛孤独了一生。

经美国专家调查鉴定,老人们的这些伤口,是当年日军投下炭疽菌或鼻疽菌而引发的糜烂所致。

86岁老人崔菊英,衢州市柯城区黄家街道新铺村人(2015年4月18日摄)

从记事起,她的双腿就开始溃烂,经常流脓发臭

图片来源:新华网

1936年,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队在伪满洲国成立,秘密开展细菌武器研究。

在这处建立于中国东北的生化武器实验基地,日本最高级的医学界精英纷纷参与其中,他们用大量中国人与外国人进行活体实验、拿到科学数据,并建立工厂大规模生产细菌武器。

野蛮的日军在活体实验中,甚至对每一个器官都分门别类地进行了解剖和观察取样,以获得细菌战武器作用于人体各个器官的效果。其残忍程度,可以用灭绝人性、惨绝人寰来形容。

截图来源:日本NHK电视台纪录片《731部队的真实》

根据后来被审判的日军人员供述,至少3000人死于731部队为开发细菌武器而进行的活体实验中。随着抗日战争的打响,日本医学博士石井四郎认为,日本是资源小国,为节约成本,打仗应该用“穷国的核武器”——细菌。

就这样,在抗日战争开始后的第二年,细菌武器便被投入到了实战攻击中,另一场更加惨无人道的战争默默无声地开始了。

截图来源:日本NHK电视台纪录片《731部队的真实》

1940年10月4日,一家日本军用飞机在衢州市上空低空飞行,盘旋之后散布了夹杂在小麦和谷子中、感染了鼠疫的跳蚤。

很快,这种由日军空投下来的黑死病细菌,在老鼠和人之间互传,鼠传染给人,人传染给鼠,一轮流行暂息,细菌在老鼠身上潜伏,下一轮传染来势更猛。

截图来源:日本NHK电视台纪录片《731部队的真实》

现有资料表明:日军在浙江共发动了3次较大规模的细菌战,投放了包括鼠疫、霍乱、伤寒、炭疽、疟疾等在内的病菌。

在这些被投放细菌弹的地区,鼠疫的肆虐造成了大规模的死亡,而炭疽杆菌的贻害更是绵延至今。有数据表明,抗日战争时期,浙赣地区因细菌战而死亡的人数,远超过广岛原子弹爆炸的伤亡人数(13.9万)。

然而,石井四郎与他所在731部队的累累罪行,却并没有在战后得到应有的惩罚。

二战后,为了获得侵华日军拿中国人活体实验做出的细菌战数据,美军和石井四郎等人做了秘密交换,不仅主犯石井四郎没被判刑,其他成员更是名利双收,被委以重任。

在美国的包庇下,石井四郎等战犯得以逍遥法外,也让731部队的罪行被尘封了相当长的时间,免于战犯起诉的731部队医学博士们,则在战后活跃在日本医学、生物制药、教育、科研等各个领域

截图来源:NHK纪录片《731部队的真实》

这一切直到二战结束近30年后,才有来自日本的常石敬一教授(著有《消失了的细菌部队》一书)最先研究和揭露了731部队的罪行。1985年,日本作家森村诚一应常石敬一的请求,继续走访调查出版《恶魔的盛宴》,731部队的种种作为才得以大规模地曝光在日本国民的眼前。

就这样,在近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一边是实施这惨绝人寰屠杀的所有战犯,安然地逃脱了他们的罪责,在芸芸众生中恬然度日,另一边则是那些至今伤口仍然流淌脓血的老者,有人因此终生未婚,有人因此受尽歧视…他们的人生完全陷于悲苦、生不如死。

“1942年8月,我才15岁。我和爷爷被日本鬼子抓去挑担子。后来,我在爷爷的帮助下逃了出来,爷爷却被日军在离家不远的山坑口杀害了。逃回来后,我的左腿不到一个星期就烂了一个大洞,右腿烂了四个大洞,非常非常得痛。1967年,我到浙江省第二医院把右腿给锯掉了。”

那些仍然健在的细菌战幸存者已步入迟暮之年,即便抗日战争早已结束,细菌战在中国还没有结束,病痛和伤口永久地留在这些老人身上,折磨着他们。

他们的伤口还在流脓流血,腿脚上是巨大的粉红色伤口,周围布满焦炭一样斑驳的纹路。伤口好了烂,烂了好,反反复复几十年,无药可救。

腿部溃烂,终生不治,穷困潦倒,生不如死——这就是浙赣地区50万细菌战受害者的惨状。

1943年10月,日军在宋殿村设置地牢、老虎凳等严酷刑具,又在村南约一里的地方挖掘杀人坑,先后杀死1000多人,并把他们的尸体投入坑中,因此,这里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千人坑”。“就在那年,我和同村40多个农民几乎同时烂起了腿。60年过去了,我腿上的疤痕就跟木炭一样,整天又痒又麻木。”

图片来源:腾讯《活着》栏目

“世上如果有两个王选,就足以让日本沉没”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在这些细菌受害者的背后,始终站着一位坚强而瘦弱的中国女人——王选。

从1995年起,她把自己毕生的精力献给与那场细菌战有关的斗争——细菌战跨国诉讼,田野调查和研究,以及细菌战受害者的关爱……

如今的王选已经66岁,她不再年轻,却依然没有停下奔波的脚步。

王选

图片来源:Google

那个改变王选命运走向的一天发生在1995年8月,当时,正在日本留学的她正坐在家中读《日本时报》。

无意间,一则“首届731部队国际研讨会在中国哈尔滨召开”的简讯印入眼帘。上面写到,几位年老的中国农民准备起诉日本政府,控告其在二战期间使用细菌武器,并且,其中的几位农民来自浙江省义乌市崇山村。

看到这里,王选一下子跳了起来。

崇山村正是王选成长的家乡,而与之相伴的,那些曾经流传在家族老人口中的家乡记忆:

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的某一天,一架日军飞机低低飞过这座浙中小村的上空。十几天后,村子里爆发可怕的瘟疫,400多名村民痛苦地死去。在王选的家中,共有8位亲属死于这场灾难,其中一位叔叔死得特别凄惨,听家里长辈回忆,叔叔死时凄厉地嘶叫了一夜,最后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变成了黑色……

当时无人知道灾难的原因,后得知是鼠疫。据义乌市档案馆资料,1941-1944年,义乌共有1300余人死于鼠疫,其中一些村庄的鼠疫就是从崇山村传出的。

此刻,王选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件事居然以这样的方式产生了关联。

 

我很想知道,侵华日军731部队和义乌崇山村的证据链、事实链究竟是什么。”王选就这样卷入了历史的洪流。

此后,王选义无返顾地加入到日本细菌战调查团,为了弄清真相,她频繁往返于中日之间,四处走访,悉心收集证据,查阅了大量资料。

十年时间里,王选组织起大学生志愿者团队,深入全国各地进行实地调查,采访了900多位细菌战烂脚病人,出版第一部中国民间个人调查巨:献细菌战口述历史书《大贱年》

1996年,王选赴美国参加中日关系研讨会,并在那里遇到了向全世界揭露南京大屠杀真相的传奇女性张纯如,两人成为了好朋友。与此同时,她还接触到了美国作家哈里斯刚出版的《死亡工厂》一书,书中对日本731部队成员进行了详尽的采访和揭秘。

王选迫不及待地想要将书带回国,并翻译成中文,让更多人去认识到这段黑暗的历史。

随着真相渐渐浮出水面,王选被这一切震惊,“我已经看到了伤害,就不可能再背过身去,装作不知道!”决心为无数中国受害者鸣冤昭雪的她,甚至放弃了在日本的优厚待遇,走上了一条对日诉讼索赔之路。

从1997年开始,王选一次次地带着年迈的受害者,来到日本的法庭,前前后后出庭29次。

1997年,王选(右)陪同细菌战受害者王锦悌(左)在日本作证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第一批原告起诉时,王选收集到了180名中国受害者的资料,而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年起诉的180位原告代表,现仅剩约三分之一在世。

要知道,那些受害者老人都已七八十岁了,她一个人带着他们去日本,一个人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一个人负责他们的安全。这些年来,为了打官司,王选已经花光了自己的全部积蓄,好几次她都是孤身一人哭着出庭,看到结果再哭着离开…….

但自从走上了起诉细菌战的道路,王选就再没有停下过。为了让细菌战不被历史埋没,为了向日本讨回一个公道,为了在历史上留下受害者的声音,这件事必须有人去做!

她的想法很纯粹,就是希望那些受害的老人们,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能有双干干净净的腿,穿上干干净净的袜子,然后干干净净地走出门,不留遗憾地离开这个世界;希望更多的人关注侵华日军细菌战这段历史,不要做一个无知者。

在王选的努力下,浙江开展了一系列细菌战“烂脚病人”救助活动,迄今已救治来自浙江省金华市、丽水市、衢州市各区县共118位老人

图片来源:浙江在线

王选一次次锲而不舍地走上法庭,亮出桩桩铁证,让日本政府无法辩驳。

在王选与日本民间人士的努力下,日本最高法院在2007年作出终审裁决,驳回了中国原告的索赔要求,但是承认了日军在浙江、湖南等地实施细菌战的事实。这也是日本法院首次承认了日军细菌战的真实历史

判决书上这样写道:“不得不说旧日本军实施的该战争行为,是不人道的”。

之后,日军细菌战,被正式写进了日本教科书。

如果说南京大屠杀因其惨烈而留存于世人的记忆之中,但日军侵华时因“细菌战”留下更多的隐秘伤痛,却不为人所知。

在浙江宁波的开明街,矗立着一块“侵华日军细菌战宁波鼠疫区遗址”纪念碑,曾有调研人员随机向路过的15位市民询问:“这碑为什么而立?”结果却只有3位市民知道。

位于宁波的侵华日军细菌战宁波鼠疫区遗址

图片来源:凤凰网

过去,因为刻意的掩盖让人们忽略了它的存在,更没有认识到它的残酷。但如今,面对王选几乎用整个人生对抗细菌战的勇敢与无畏,这一切的一切,都值得我们牢牢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