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13个月的调查后,张紫妍案的结果出来了!

令人一声叹息……

张紫妍,曾经是一名韩国女演员,出演过韩版《花样男子》,不过她只是里面一个小小的配角Sunny。

  2009年3月7日,张紫妍自杀了,是被发现在家中吊颈身亡。

她走的时候,才26岁。

  当时媒体说她是因为双亲去世患上了抑郁症,所以自杀的。(父母在她16岁那年出车祸双双去世)

但两年后,韩国SBS新闻节目首度公开亲友寄过来的张紫妍遗书。遗书长达50封,内容细节让人瞠目结舌,直接撕开了韩国娱乐圈“吃人”的潜规则。

  在遗书里面,张紫妍透露,自己在2005年至2009年期间,被经纪公司强逼为大企业、新闻媒体高层、演艺圈人士等31名男性先后“陪睡”上百次。

哪怕是父母的忌日,她也被迫要去陪睡。

她被各大老板X侵,被灌兴奋剂、D品,甚至还被用上了各种道具如酒瓶、高尔夫球之类的。

她被强迫带去做节育手术,只为方便大佬们无套X侵。

她曾因受到过分折磨,出现大小便失禁,严重时都无法走路。

她在遗书里哭诉道:“有一次进了酒店才发现,我要陪4个男人,我连酒店小姐都不如啊。”

  将她推入这种魔窟深渊的,正是她的经纪公司。

只要她反抗,就会遭到来自经纪公司老板的毒打。

经纪公司还用奴隶合同将她牢牢套住,如不服从,就要付出10亿元韩币的赔偿。

无力支付赔偿金的张紫妍就这样成为了被老板推向无数客人的“玩物”。

经纪公司老板为了方便接待客人,还硬是把自己的公司变成了一个“陪客房”…

「一楼是酒吧,三楼有床和淋浴房…」

  张紫妍也曾经鼓起勇气去报案,但换来的却是更多的羞辱。执法人员不仅没有认真对待她的报警,还调戏要求她描述被玩弄的过程……

她觉得自己一辈子也难逃这种‘性交易’的梦魇了。

遗书里有一句话特别触目惊心,“每当穿上新衣服时,就是必须跟新男人‘陪睡’的日子…太肮脏了…觉得自己很悲惨…都想死了算了。”

忍受了数年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后,张紫妍承受不住了。绝望的她最后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然而,张紫妍用生命换来的事实公开,却没有让那些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2011年,这个案子因为没有其他目击证人,再加上当事人张紫妍已经自杀,法院认定“性招待说证据不足”。

最终审判结果只有公司的经纪人和老板金承勋因暴力殴打张紫妍,分别被判四个月和一年,最后以缓刑2年及社会服务160个小时,赔偿2400万韩元(约14万人民币)结案。

而张紫妍“恶魔名单”上所提到的那31个人,无一人受到惩罚,全部清清白白。

  此案审理引起当时韩国民众的联名请愿,结果却被延长三次不予处理。

之后,案子就这么草草收尾,民众哗然随着时间渐渐平息,张紫妍的血泪遗书慢慢只成为了坊间的一出传说……

  直到2013年,以张紫妍故事为蓝本的韩国电影《玩物》上映,再次撕开了韩国娱乐圈的光鲜表皮,也道出了阻碍这个案件的背后势力和来自各层面的强大压力。

  如今,张紫妍去世十年了,这个圈子依然没有丝毫进步。

最近,前BIGBANG成员胜利的性招待丑闻,再次撬开了韩国娱乐圈风光无限的背后一块巨大的罪恶冰山。

在韩国媒体对此事持续性的报道下,多名艺人接连被曝出丑闻,歌手郑俊英、前FTISLAND队长崔钟勋、CNBLUE成员李宗泫、前Highlight成员龙俊亨均牵扯其中……

此外,韩媒还挖掘出更多警方与演艺圈相互勾结的黑幕,牵扯出了韩国财界和政界的崔顺实残余势力……

  “胜利门”连日来轰动韩国,不断在韩国社会及娱乐圈引发余震,而这起丑闻事件也像一个导火索,让张紫妍重新受到人们关注。

大家发现,张紫妍的境遇和李胜利的“皮条帝国”形成了一个惊人的对应。

张紫妍的遗书从受害女性的角度讲述了位高权重者对弱者的欺凌。而李胜利们那些被曝光的短信和群聊,则让人看到了这张皮条网另一端的嘴脸,看到了女性的尊严如何被欲望践踏,看到了人性以及资本之恶。

  就在李胜利被列为犯罪嫌疑人接受调查时,张紫妍事件里的唯一见证人尹智吴也首次现身,宣布将接受“张紫妍名单”事件相关证人的调查,坚持查明真相。

  她作为张紫妍的师妹,曾亲眼目睹张紫妍受到侵犯。

在张紫妍离开人间的10年后,尹智吴还是唯一的一位证人,还是只有她在为她战斗……

清楚真相的不止她一个,但只有她一个人站了出来。

而为此,她放弃了自己人生最好的10年,还陷入了无尽的恐怖与威胁之中。

过去10年里,尹智吴没有受到任何证人保护。

“我每次独自收拾行李,都是悄悄搬离住所。”

她曾遭受人身威胁,但警方却置之不理,给的理由竟是:没有170以上的绑架记录(尹智吴身高170),这个身高分尸都很累,抛尸毁尸也很麻烦,甚至砍断跟腱,放血也要放很久。所以不用担心她的人身安全。

直到今年3月底,尹智吴仍旧遭受着巨大的生命威胁:家门口被倒油,家中有不明煤气味,连日来不停听到房间出现机械声,在厕所通风口发现被割断的绳子……

而她报警三次,均未得到受理。直到新闻爆出后,韩国警方才不得不因对她保护不到位正式道歉。

深感威胁的尹智吾3月27日通过个人ins公开了部分医疗记录副本证明书,以此证明自己“不会自杀不会被伪装成事故死亡”。

下面是尹智吾SNS文章全文

我收到了在节目中提到的”医疗记录副本证明书”.

精神保健临床心理师1级临床心理专家在医院对我进行了超过4个小时的检查,制作了3小时左右的问题单,并获得了能够从事实依据和法律上产生明确效力的医疗记录副本证明书.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在我和姐姐所在的所属社代表负责的演员中,除了姐姐之外,还有3位自杀了,而且他们也是在家中没有遗书用同样的方法被发现的.就连努力查明关于死亡真相的2位也自杀了……1名刑警在连胸部都不到的钓鱼场溺死.

为了不被伪装成事故死亡或者被伪装成自杀,我和警卫员24小时同行.所以就这样在精神医学科检查了我的心理状态,记录下来后转交给了律师团和历史调查委员会.

我想成为有着强烈活下去意志的尹智吾.

现在不要太担心了,我作为韩国人在韩国,我会尽全力生存下来并作证.

向关心我今天也能活着的各位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认为,上天赋予了我只有我才能做的事情.另外,我很庆幸上天能把张紫妍姐姐送到我身边,也很感激我是姐姐身边的人.请大家拭目以待.我会尽力做到最好来守护姐姐.请大家一定要关注一下.

——尹智吾

4月4日,尹智吾再度发文:

“第16次证词是我能提供的最后的证词,法官、检察官等人都表示不需要进一步证词,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是的,能做的,她都做了。

但结果呢?

本月20日,韩国检方历史事件委员会公布了张紫妍案件的最终调查报告,称张紫妍是否被迫进行性贿赂以及遭受性暴力,由于证据不充分,无法查明真相,很难建议追加调查

检方还表示,关于张紫妍案件,唯一能够建议调查的,只有张紫妍经纪公司代表金某作伪证的嫌疑。

至此,轰动韩国的“张紫妍事件”重查、重审可能性再一次变得渺茫……

“这是媒体与权力的相互勾结!”

韩国JTBC电视台22日披露,“张紫妍事件”草草结案,是因为警方与韩国最大报社《朝鲜日报》相互勾结

报道称,为了让卷入此案的社长方相勋、方相勋弟弟方荣勋、方相勋次子方正梧免受影响,《朝鲜日报》对警方施加压力,“张紫妍事件”终将成为永久的谜团。

原来,韩国CBS电视台在5月初曾独家揭露称,张紫妍自杀后被发现的“性贿赂名单”中,据传包括《朝鲜日报》集团的家族成员,《朝鲜日报》理事、方相勋弟弟方荣勋和次子方正梧,当时方相勋本人也因此接受过警方调查。

但是,2009年4月参与调查“张紫妍事件”的警察被证实2009年6月获得了由《朝鲜日报》赞助的“青龙奉仕奖”并因此获得晋升,《朝鲜日报》社长方相勋亲自给该警察颁发奖状和奖金。

*科普时间:什么是“青龙奉仕奖”?

该奖从1967年创办至今,由《朝鲜日报》赞助和举办,获奖的警察不仅能拿到《朝鲜日报》提供的1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8万元)奖金,还能“升官”。《朝鲜日报》总编辑和社会部长每年都参与“青龙奉仕奖”的评选工作。但这项韩国警界大奖一直备受韩国媒体和民间团体的诟病,被外界抨击为“媒体介入警方的人事任命”。

今年5月20日,韩国法务部下属检察历史委员会耗时13个月进行相关取证与调查后得出最终结论:2009年警方在调查“张紫妍性贿赂名单”过程中,《朝鲜日报》确实向警方施加了压力。据时任京畿道地方警察厅长赵显五事后回忆,对方向他威胁称:“我们《朝鲜日报》可以捧出一个政权来,也可以毁掉一个政权”。

历史委员会也建议警方,应废除给予“青龙奉仕奖”获得者晋升一级的奖励制度,以做到人事权独立,让媒体与权力真正脱钩

张紫妍案结果公布后,16家韩国媒体和民间团体22日举行联合记者会,敦促警方立即废除每年给予“青龙奉仕奖”获得者晋升一级的奖励制度

目前已有超5万民众向青瓦台请愿废除“青龙奉仕奖”。

对此,韩国警方回应称,将考虑调整该奖评选委员的组成结构,比如添加两名由警方推荐的委员参与评选,不过“青龙奉仕奖”的大体框架仍保持不变。

韩国媒体工会首席副委员长宋贤俊表示,韩国社会正在上演“案件嫌疑人给负责办案的警察发放奖金和奖状,并让获奖警察得到职务提升”的荒诞剧情。

可惜,这一次,

民众还是没能等来真相!

那些作恶的人依然逍遥法外!

而这个生前遭受了那么多折磨的女孩,还是没能讨回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