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我是烏鴉上尉

最近,國內幾個地方的法院

判了一批日本間諜

他們中最重磅的人物

是中日青年交流協會理事長

鈴木英司

這位鈴木英司理事長

公開的身份非常完美

在多個學術機構當專家

又積极參与中日友好活動

訪華150餘次,在北京待了6年

怎麼看都是個好人

然而,嘴上宣揚「中日友好」的他

背地裡卻是一個日本間諜

偷偷搞了很久的情報滲透

2016年,他在行動期間被抓

鈴木英司被判的同一天

在山東和海南兩地

2名偽裝成「溫泉商」的日本間諜

分別判處5年和15年有期徒刑

上尉從天眼查發現

這次被判的高屋正、後藤廣和

在中國開了家溫泉諮詢公司

2017年3月份的時候

他們兩人分別帶人去山東和海南

在軍事敏感區附近

進行非法的間諜測繪活動

其實,日本對中國搞間諜活動

有上百年的傳統了

而且,就實際效果而言

日本間諜的能力非常強

他們的手段層出不窮

讓人是防不勝防

有不少間諜還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1894年7月25日

一艘名為「高升號」的英國客輪

正在全速駛往朝鮮半島

然而,這艘船上載著的不是英國的貨物

而是1116名清朝水軍官兵

以及大量的槍支彈藥和軍餉

當時,日本正準備強佔朝鮮

而朝鮮半島對於中國很重要

於是,為了防範日本的行動

李鴻章花高價租了英國人的船

打著英軍的旗號

想偷偷把軍隊調動到朝鮮

李鴻章以為自己的計劃很隱蔽

沒想到,清軍離目的地一步之遙時

日艦不知道從哪就冒出來了

問都不問就直接開火

很快,高升號就被日軍擊沉

艦上千餘名清軍水兵葬身魚腹

李鴻章怎麼都想不通

這日本人難道是開掛了嗎?

怎麼好像事先知道我們行動一樣

其實,這是日本間諜的功勞

高升號沉沒一周後

1894年8月4日

清政府抓到了泄露高升號的日本間諜

他叫石川伍一

圖:甲午海戰時期著名的日本間諜石川伍一

石川伍一3年前就被派到天津

專門刺探北洋水師的情報

一到天津,他就把當地妓院逛了個遍

而且他去妓院不幹別的

就專門找人聊天

還隨身帶著紙筆記錄對話

此倭人才具甚大,華英德法言語俱能精通,看其與他人於酒肆妓館言談間……並隨時用鉛筆注載……愛仁、飛鯨、高升船載若干兵、若干餉、何人護送、赴何口岸,該倭人無不了徹於胸。
—— 日本信義洋行的德國員工

每天回家,石川就會把記的東西

按人物、時間進行分類

畫出一個關係網

試圖從中找出離北洋水師最近的目標

終於,經過一輪篩選後

他發現了一個叫做劉棻的人

北洋水師是李鴻章創立的

他的外甥叫張士珩

人在天津管軍械局工作

張士珩的心腹就是劉棻

經常去逛妓院

知道劉棻愛逛妓院後

石川故意假裝是財大氣粗的日本商人

每次見面都帶劉棻逛日本妓院

還會備上劉棻最喜歡的古董

一來二去雙方就熟了

有一天,石川說自己想賣點軍火

劉棻一聽,就馬上把這個土豪

介紹給了自家老闆張士珩

還覺得自己拉到了大生意,立了功

圖:李鴻章的外甥張士珩

慢慢地,三個人串通一氣

啥生意都做

張士珩甚至把自己廠子造軍火的原材料

拿去一起賣掉賺了幾十萬

這是賣公家的東西飽私囊啊

有了這個把柄

石川當然不會放過他們

於是,有一天,石川故意跟兩人說:

「咱們撈錢的事敗露了

有人想告發我們

圖:當年北洋水師的兵工廠

張士珩、劉棻被嚇壞了

倒賣軍火不僅貪污,更是資敵

而石川卻說這是小事

自己做個假賬就能擺平

為了脫罪,張士珩、劉棻

就對這個日本人言聽計從

石川問一句,他們答三句

不知不覺,就把情報全泄露了

其實,所謂「告發」完全是假的

但石川演技太逼真

另外兩人又做賊心虛

自然免不了上當

於是,通過這種方式

「高升號」的運兵數、花名冊

攜帶物資清單

都被石川提前搞到了手

這才有了日本人狙擊清軍的事

本來,石川送完情報後

差點就能脫身逃走了

結果在買船票時露了馬腳

被巡防士兵抓住

隨後,在大臣余聯沅的調查下

這樁間諜案才水落石出

圖:余聯沅當年的奏摺

石川伍一的這個案子

只是當時日本間諜的一個縮影

在那個時候的中國

政府腐敗無能

日本間諜遍地都是

他們業務熟練,幾乎是無孔不入

比如以「殖民東北」為主業的玄洋社

苦心孤詣派人入讀軍校

一畢業就送到東北

專門負責挑起中俄矛盾

聯絡地方武裝給日本服務

比如為了打探清軍南方水師情報

有個叫青木宣純的特務

專程跑到廣州

花了很長的時間把自己變成廣東人

他學了口地道的廣東話

寫了整整2000頁的調查報告

還有被日本諜報鼻祖宗方小太郎

他在山東做間諜時

從頭到腳一身中國人打扮

講著標準的威海話、膠東話

在他不斷的刺探下

就連清軍有什麼水雷、長啥樣

都被他連圖帶描述記得清清楚楚

圖:日本間諜獲取的清軍海防漂浮魚雷和海底水雷圖

因為日本間諜情報工作好

在這種降維打擊下

甲午戰爭中,清朝是一敗塗地

到了日本侵華戰爭時期

日本人為侵略中國做了很多準備

間諜工作自然也必不可少

在抗日戰爭爆發前夕

有一款名為「仁丹」的日本神葯

火遍中國的大江南北

仁丹是日本森下仁丹株式會社出品

號稱能「包治百病」的一款神葯

當年仁丹在中國刷的廣告上

直接印上了「起死回生」四個大字

比太上老君的仙丹還牛逼

很快,北京、上海、武漢

全國到處都能看到仁丹的廣告

圖:北京城門樓上掛著的仁丹廣告

做生意打廣告也正常

但是,奇怪的是

這個仁丹的廣告

哪怕是在人煙稀少的農村

照樣滿大街地貼

慢慢的,大家發現

日本人刷仁丹廣告的位置

都是城門、橋樑、關隘

這些非常重要的戰略位置

民國政府察覺到了異常

他們經過調查才發現

這些廣告全是幫日軍作戰的指示牌

仁丹廣告上的半身像

造型相當特別

整體上看是一名西式武官造型

留著「普魯士風格八字鬍

只不過,這些廣告都有細微差別

有的鬍子往上翹,有的往下翹

一番研究後,大家才知道

日本軍隊約定的暗語是

兩邊鬍子角微微向上翹

表示此路通行無阻

兩邊鬍子角都下垂

則說明此路不通

仁丹廣告是日本間諜的指路牌

而出售仁丹的日本店鋪

也成了日本情報人員的據點

一旦此地發生戰事

裡應外合簡直不要太簡單

為了避免泄密,民國政府馬上下令

立刻塗掉各地的仁丹廣告

然而,因為命令執行不到位

相當多的廣告最後並沒有被塗掉

圖:上世紀40年代四川省政府限制仁丹廣告的條令

在整個日本情報網裡

仁丹僅僅只是冰山一角

日本人為了刺探到中國的情報

為自己侵略中國鋪好路

他們還在中國開了很多理髮店、日料店

以商人、廚師、工人、演員等身份潛伏

圖:日本間諜中村震太郎(左)和井衫延太郎(右)

這些人經常在中國待個10多年

連鄰居都沒發現他們是日本人

比如日本間諜小林德

為了打入延安,自學馬列兩年

練出了一口流利的河南方言

還故意當了兩年任勞任怨的掏糞工

以「勞動模範」的身份潛伏

比如為了掌握洛陽的地形

特工佐藤化名「老楊」

憑一手豆腐切絲的絕技

走遍十里八鄉的酒樓

裝成一名技藝出色的廚子

其實主業是領著日本兵到野外測繪

這些日本特務的工作很有效

他們繪製出來的中國地圖極為細緻

大到山川河流公路

小到村鎮水井土路

都能逐一標註出來

有了這些地圖

他們比不少中國人還了解中國

圖:日軍繪製的湖北水文圖(局部)

一到打仗時,日軍總能找到隱藏小路

出其不意襲擊中國軍隊

到了後來,日本人地圖牛逼大家都知道了

八路軍每次打下日本炮樓

首先要找的不是什麼武器裝備

而是日軍畫的地圖

圖:日軍繪製西安地圖(局部),連鄉間土路都標了出來

到了新中國成立後

中日關係逐漸走向正常化

中國越變越強

但是日本還是一如既往

從來沒有放鬆對我們的「關注」

比如,中國飛機軍艦隻要一出門

日本自衛隊就會立馬開始幹活

馬不停蹄地找好角度拍照

也因此被網友戲稱為

中國軍隊的御用攝影師

平心而論,日本人的拍照技術

實在是不錯

甚至比我們自己人拍得還好

這是日本拍攝的遼寧艦:

這是央視攝影鬼才拍的遼寧艦:

我們活生生地把幾萬噸的航母

拍成了幾百噸的小漁船

有腦洞大的網友還P了個圖:

在大家看不到的暗處

日本的軍事、商業間諜

也一點也沒有減少

他們以各種名義進行非法測繪活動

或者靠近軍事敏感區域偷拍

圖:在新疆某地非法測繪的日本間諜被抓

前幾年,還發生過日本情報機構

長期派人到大連造船廠

偷拍咱們航母建造的事

從搭腳手架到航母建好

日本間諜拍下來的照片數不勝數

也許有人會有疑問

現在各國都有間諜衛星了

地面看的一清二楚

這些間諜為啥還要源源不斷地來?

因為,衛星也有自己的局限性

導彈想要準確命中目標

需要非常精確的地形數據

光有衛星是不夠的

高精度的地形測繪信息

都屬於國家機密

因為數據一但被外國竊取

人家只需要在家裡設置好參數

就能精確摧毀你的重要地點

所以,哪怕身處21世紀

看不見的戰線上的鬥爭也一點沒少過

根據國家安全機關的統計

退伍軍人、高校學生、年輕網友

軍工單位的科研人員等等

都是間諜的重點目標

從以往的經驗看

為了獲得情報

這些間諜什麼騷操作都幹得出來

說不定什麼時候

他們就會出現在你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