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

老年诈骗案我们已经不陌生,通常油嘴滑舌的骗子会利用老年人知识面狭窄的弊端和容易信任他人的心理特点,

大肆推销老年产品的完美特性,甚至无微不至关心老人的生活起居,让老人心甘情愿掏钱买单之后人间蒸发,

但是相比之下,

处心积虑精心谋划接近心理脆弱的孤寡老人,通过交往的方式取得其信任,

随后用装神弄鬼的手段引导老人修改遗嘱,将遗产全部留给自己,最后再想方设法直接或者间接杀死老人…

这种没有一丝人性的恶毒行径,就简直更加令人发指了;

最近,英国就审理了这样一起案件,

28岁的男子Benjamin Field被指控在2015年谋杀了一位69岁的小说家Peter Farquhar,

和在2017年试图杀死一位83岁的退休女校长Ann Moore-Martin,

而令人意外的是,两位老人本身是邻居,而事情的前前后后也有诸多相似之处,

这是因为,嫌疑人Field一直抱有一个动机——将这些孤独度日的老人毕生积蓄“合法”骗到自己手里,

Benjamin Field是一名教堂看守人,浸信会牧师的儿子,最近他在法庭上承认自己的欺骗罪行,

表明用自己“催眠式的魅力”诱骗了83岁的Ann Moore-Martin和他交往

他将Ann迷惑得像是青春期的热恋少女一样,而他只是假装自己在和Ann交往。而这背后隐藏着一部令人毛骨悚然的隐情…

事情是这样的,

16年的一天开始,Field开始频繁地联系这位可以当他曾奶奶的孤独退休老人,坚持写信、邮寄卡片长达一年,

在信里,他一直表达自己的爱意以及和这个老奶奶Ann在一起的愿望;

最终,他成功感动了她,他们成为了所谓“恋人”并拥有了一段具有实质意义的男女关系,

尽管年龄差距有足足57岁,他仍然打动了她多年未动的芳心,

要知道,这位奶奶一生未婚,也并无子女,只是深深地信教,虔诚地生活,

Field的到来完全改变了她的一切,他带给她身心无穷的欢乐和满足,

他甚至给这位奶奶买了一个性玩具,也拍下了一张他们发生关系时的照片,

刚开始这一切,看起来只是老少恋克服阻碍终于修成正果的不落俗套故事,

然而,Field在获得了Ann的信任之后,开始了他最初设计好的恶毒计谋,

Field和他一位校友朋友(此案的另一名嫌疑人)计划让Ann改变自己的遗嘱继承人,

将Field列为最大受益人,然后再通过各种办法害死Ann,并且让她的死看起来像是意外,

他们设计了很多情节,比如

发生性行为的时候猝死,摔下楼梯,或者被自己的假牙给噎死,这样来合法继承到Ann的所有遗产。

公诉人说,“如果他要继承他们的房产,受害人则必须死,而如果他要享受他们的遗产,他必须能够从中脱身,”

有一天,Ann发现家里发生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家里的一面镜子上开始出现“神的旨意”,

“Ben需要祈祷,他爱你”

“你给予他的会被十倍奉还”

“你的使命是神圣的,你的任务还未完成,去吧,完成上帝交代给你的任务”

“你的灵魂会进入天堂,她的获得快乐,他的得到完美,你做的善事永远都不会被撤销,你在我这里得到安宁,你的上帝,阿门”

虽然如今从Field的手机里翻出了这些说明真相的自拍照,其实是用白板笔写在镜子上的,

但是因为这些讯息都是和《圣经》相关的,当时每周都坚持去教堂的虔诚教徒Ann就真的以为这些是上帝给她的旨意…

完成上帝的愿望是Ann作为一个追随者势必要去完成的事,而小男友Field则顺势配合表演,声称自己也在别的地方收到了类似的神的旨意,

最后Ann打定主意要修改自己的遗嘱,将自己的爱人,如上帝希望的那样,变成自己遗嘱的继承人。

于是已经深信不疑这一切的Ann立即联系了她的遗嘱律师,告诉了律师家里发生的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

尽管律师在发现曾经在另一位老人死之前Field也做过相同的事之后,她开始担心Ann的决策是否明智,

而自大和胸有成竹的Field则无所谓律师将这个事告知Ann,

如Field所料,Ann选择相信了他并修改了遗嘱,将自己在另外一个地方估值约32万英镑的家留给了Field,

Field的亲弟弟也帮助他诈骗到了Ann的一大笔钱,首次见面他的弟弟就装作得了尿毒症,

Field便以此为由让Ann掏2万7千英镑给他,好让他为兄弟买一台肾脏透析仪器,重返大学学习,陷入爱河又富有同情心的Ann当然照做了,

下一步就是怎么将Ann快速害死,Field试图让她的精神崩溃,引导她自己一步步走向坟墓。

他开始自导自演家里的灵异事件,把家具挪位并声称是Ann出现了幻觉,

后来因为Ann的侄女介入了她的生活,Field不得不终止了害死Ann的计划,

在84岁生日后几个月,Ann因为自然原因过世了,

而在她去世前,她似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改变了自己的遗嘱,并控告Field给自己下毒,

而在这个精心筹划篡夺遗产的计谋未能实现前,2015年的时候,有曾经另一位就住在邻里的老人已经遭到此人的毒手。

Peter Farquhar一直是一所大学的客座讲师,曾经在一所私立学校和文法学校任教,他还写了很多书,

但是据他一位亲近的朋友说,

其实Peter内心很孤独,经常来找他倾诉自己的情绪困扰,这些实则都和Peter是一名同性恋有关,

这么多年他身心备受煎熬,因为他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这样的性取向让他非常痛苦,

而在Field来到Peter身边之后,Peter的生活被点亮了,他们一起生活,同睡在一张床上,

Field告诉Peter的弟弟他不是同性恋,但他只想要爱和照顾Peter,他们计划结婚,

Peter在Field的唆使下,在两年之内三次更改自己的遗嘱,最大化利益于Field和鼓励支持他的魔术师帮凶Smith(另一名从犯),

到了Field自认为合适的时机,Peter的饮料开始被Field掺入了酒精和强力威士忌,他的食物被下了致幻的药品。

过量酒精和药物的介入影响了Peter的生活,让Peter不断做着噩梦,夜夜在恐惧中度过,甚至出现了幻觉,Peter把这些痛苦经历都手写到了日记中,

Field自导自演家里的灵异事件,在Peter家中故意搬动家具的位置,加剧Peter对自己精神不正常的猜测,

Peter记录到,“我梦游,爬起来把东西到处搬动,我根本记不得这些事,但是男孩子们,他们找到了这个,”

以前虽然Peter一直有饮酒的习惯,但是他本人并不是一个嗜酒者,从来没被人看到喝醉过,也没有患上痴呆,也没有过任何形式的精神问题,

直到他去看了医生,医生建议他把家里所有酒精制品全部清除走,彻底戒酒之后,这些各种各样的恐吓才没有再发生,

最后,悲剧还是发生了,

在半年之后,Peter的尸体被清洁工发现了,Field给Peter的亲人打电话通知了他们死讯,

也是这时他们才得知Peter半年来一直深受疾病的摧残,Field声称他是患上了一种稀有的癌症,但是却没有流露出一点悲伤和难受的情绪,

“我感觉,事后看来,这不是一个刚刚失去很好的,亲密的朋友的人该有的反应,虽然至少当时我是这么理解他们俩关系的,”

据报道Peter的直接死因是过量饮酒,Field谈到Peter时只会谈到他的酗酒毛病,

而在如今犯罪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之时,Field还冷血无情地对从犯Smith说,

“我觉得这次我们不会有什么大事的,这两项谋杀指控我根本一点都不担心,他们没有证据,不过,就算我认为的错了,他们有证据,我也会胜诉然后全身而退的,”

这听起来根本不是无辜者或者狡猾者的辩词,而只是傲慢自大罪人的惯用口吻。

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发现Field还给这项计划罗列了“100 clients一百名完美对象清单,其中很多都是相互为朋友的孤独老人,

而这项与脆弱的人做朋友,用各种身心手段控制和操纵他们,恐吓他们,间接或直接“确保他们最后会死掉”,

最后使用他的伪造受害人意外死亡的“脱身策略”,来达到财产篡夺目的,

这样无耻的手段,被他自认为是天才的赚钱计划。

目前审判还在继续中,

这种专门找心理脆弱的老人下手的冷血之人,

希望他最后得到应有的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