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南华早报》消息,知情人士透露,在华为被列入美国黑名单、因而无法购买美国技术后,微软效仿谷歌的做法,停止接受华为的新订单。微软面向这家中国公司的服务团队已经搬出了位于深圳的总部。

该知情人士表示,华为和微软之间的两大业务领域:笔记本电脑Windows操作系统和其他内容相关服务都已被微软暂停,这家美国公司在遵守美国政府的限制。

界面新闻记者就此事向微软中国区方面求证,对方回应称,目前没有更多信息分享。

据《自由时报》5月25日消息,有知情人士透露,微软已按照美国政府的禁令,停接华为的新订单,双方在笔记本电脑上的Windows操作系统等相关服务也已终止。与此同时,微软的服务团队也已撤出华为的深圳总部。

该知情人士表示,现有华为电脑上的Windows操作系统不会受到影响,仍可以进行更新或安全维护。

而自上周末开始,微软从其在线商店撤下华为笔记本电脑MateBook X Pro。

有评论表示,由于华为的所有笔记本电脑都运行Windows操作系统,如果微软限制或禁止华为使用其软件和其它产品授权,将彻底摧毁华为笔记本电脑业务。

另一家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也下架了所有华为产品。《日经亚洲评论》5月24日的消息显示,美国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已经不直接销售华为产品。截至24日,所有华为的产品,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个人电脑,在亚马逊直接销售的设备页面上都被列为缺货,且没有安排新的供应品。

上周,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单(实体名单),华为必须事先取得许可,才能采购美国零部件及服务。微软及其产品(包括Windows操作系统)都受这些法规的约束。

外媒:寒冬或临 华为有可能在海外市场暂时消失

路透社5月26日引述分析人士的预测称,在美国围堵的情况下,华为的智能手机销量今年或跌四分之一,同时有可能在海外市场消失。

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的美国在刚刚过去的一周宣布禁止华为从美国供应商处采购,这份禁令虽然有90天的宽限期,但仍然涵盖华为所使用的至少25%的零件与服务。与此同时,安卓使用系统和众多重要应用软件提供方谷歌已经宣布停止向华为提供部分服务。根据富邦研究与战略分析的一份研究报告,华为智能手机的销量目前世界第二,有可能在今年下降4%-24%,前提是美国制裁持续到位。但多位专家认为,不确定性太多,无法预测准确数据,但的确表示相关方可以准备好迎接华为今年最多卖出2亿手机的可能性。今年的预期原本是2.58亿台。

根据IDC市场调研公司的数据,华为目前占有欧洲市场的大约30%,而去年卖出的2.08亿台智能机当中半数都是在海外销售的,欧洲是华为的高端机重要市场。但“明年华为有可能在西欧市场完全被抹掉,如果它完全被切断谷歌服务,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华为表示正在研发可替代方案,但专家认为可能性寥寥,“重要原因是在关键产权技术领悟无法绕过美国。若销售大跌,将牵连至裁员数千人,有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从世界市场上消失一段时间”。

Image result for 华为

美国制裁华为 全球半导体业衰退恐扩大

美国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单,美中贸易纷争由关税战扩大至科技战、学者认为,比起提高关税成本,使华为「断链」无疑对中国是更大打击,但此举也恐扩大全球半导体产业衰退幅度,美企也将付出代价。

台湾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刘佩真认为,美国此次打击华为的措施,一定会相当程度冲击美国半导体业的业绩表现,统计2016至2018年,美国重要的半导体企业在中国业务比重平均达35%至37%,占比不低,个别企业如高通,比重还高达57%至67%。

刘佩真指出,禁售货品、软体或科技给华为,美国企业本身势必会付出相当代价,进而影响整体半导体产业发展。综合主要预测机构的看法,预估今年全球半导体产业销售额将比去年衰退1%至9%,随美国下令禁售华为零组件,衰退幅度有可能再扩大。让原本就因苹果iPhone销售下滑而衰退的半导体业前景,带来更大变数。

刘佩真说,迈入新兴科技发展的关键时刻,比起缩减贸易逆差,目前看来,美中两强更为重视科技间战争;加征关税只是使成本上升,但出口禁令则直接可能造成华为供应链中断,危及公司营运。美国希望利用这次机会,压制中国整体科技业发展速度,突破中国以大量政策补贴、窃取专利等方式所扶持起的科技产业。

另一方面,美对华为下达禁售令,也使得夹在美中之间的各国企业,隐隐浮现靠边站的压力。刘佩真指出,从华为自行公布的92家主要供应商名单来看,最多就是美企与中企,接下来是日本,再来是台湾。目前日本软银集团旗下的英国半导体设计软体公司「安谋控股」(ARM)已加入禁售行列,预估美国若要加大禁售力道,下一波压力将落在台湾及韩国身上。

她认为,预估对韩国的压力将锁定其记忆体强项,对台湾则是锁定晶圆代工,尤其华为自行开发的麒麟晶片,正是采用台积电最先进的7奈米制程,在三星等其他厂商7奈米制程落后台积电状态下,台积电为华为重要供应链的一环。

台经院景气预测中心主任孙明德则表示,韩国好不容易在部署萨德反飞弹系统风波后,渐渐与中国修补关系,若主动表态响应华为禁令,可能使两国关系雪上加霜。

孙明德说,对台、韩厂商来说,中国都是无法放弃的大市场,若主动配合美方,到时候美中床头吵架、床尾和,又得面临遭中国报复的风险;因此,比起日本等国的华为供应商,台、韩科技大厂动作会较为被动。

智能手机的终结?

如今,我们每天都在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下一步又会发生什么?自从美中贸易协议的希望破灭之后,大家都异常紧张地关注着特朗普总统的推特。在这场”科技新冷战”中,美国总统还会选谁作为下一个目标?

现在的目标则是华为。这家通信网络设备供应商与智能手机制造商既成功又充满了争议。特朗普宣布通信业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从而突然将这家中国企业逼到墙角。如果只是被排除在美国或者其他国家的5G网络建设之外,这对于华为来说还是能够承受的。可是现在,美国企业不能再向华为供货、谷歌安卓的应用软件也不能再向华为授权,这对于华为来说就十分艰难了。

中国拿苹果开刀?

北京当然不会对这一切坐视不管。那么,他们会作出怎样的回应呢?苹果公司现在有可能成为中方的目标。首先,可以是针对苹果产品的中国市场销售禁令。这听起来似乎还很温和,但是对于苹果公司而言,打击会十分沉重。今年1月发生的事情就可见端倪。当时,苹果公司十年来首次发布盈利预警,而这完全是因为其中国市场销量下滑。高盛的分析师估计,要是苹果公司的中国业务完全停摆,其盈利将重挫30%。

如果冲突进一步升级,中国还可以禁止苹果等美国企业在中国境内生产。目前,这家高端智能手机厂商的绝大多数产品都是在中国境内的工厂生产的,比如由富士康这样的企业来代工。这样的禁令当然也会伤害那些代工企业,但是对于苹果而言则是致命一击。就算苹果可以将生产转移到印尼或者越南等地,也需要很多时间。至于特朗普所期望的”把生产线搬回美国”,则会极大提高苹果手机的成本。况且,美国严重缺乏相关的专业劳动力,而中国所拥有的专才则数以百万计。光是美国对中国进口产品加征特别关税,就已经有可能逼迫苹果提高其本来就很高的售价–摩根大通的分析师估算,涨幅最高可达14%。

大家都会蒙受损失

不论眼下的这场争端往哪个方向发展,有一个问题是明确的:它不会仅限于华为或者苹果。智能手机的制造,生动地体现了全球化的运作机制。华为的产品中包含了无数来自美国的组件,停止供货也将意味着这些美国供应商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客户。而且,来自日本的索尼公司也会受害:全球几乎所有的智能手机都使用索尼公司的摄像头芯片。还有韩国的三星,苹果手机离不开三星生产的显示屏。英国的ARM,其产品则是智能手机内众多芯片的根基。不管华为用什么办法来绕开美国企业的禁运,ARM的芯片架构总是绕不开的。而现在,ARM已经中止了与华为的合作。可以说,整个行业都有可能经历动荡。

眼下的情形,不禁让人回想起冷战年代,西方国家颁布”黑名单”,禁止向社会主义阵营出售特定的电子产品。当时,东德的半导体工业刚刚起步。对于东德而言,这意味着要将其储备资金的一大部分都用来投资半导体技术的自主研发。这多少也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崩溃的一大原因。当然,为了避免误解,我们也要明确指出:在这场游戏中,中国也绝非善类。特朗普将矛头对准中国,欧洲肯定也会有所收益。只不过:要是今后没有了智能手机,我们到头来又不得不重新使用老式的转盘拨号电话机、甚至用烽火和狼烟来通信,那就有点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