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知道:大炮一響,黃金萬兩。戰爭從來是需要花大錢的。大規模的現代戰爭更是沒錢絕對打不起。因為現代化的武器裝備都是天價,而且現在的人工也越來越貴,兵力說到底也是人工成本的一種。因此當今在全球,大國特別是超級大國,對中小型國家都有碾壓性的軍事優勢也就不奇怪了。從純技術上講,當今的美國肯定對伊朗有絕對的軍事優勢,本身是美軍跑到中東地區,在伊朗的家門口聲稱要打擊伊朗;而不是伊朗的艦隊跑到佛羅里達半島附近海域宣布要突擊某湖莊園。這強弱本身就已經不用多說。但是話又說回來,美國和伊朗開戰,絕不是僅僅這兩個國家的戰爭,就像當年的越南戰爭絕不是單純美國和北越之間的較量一樣。戰爭的風險和不可預見性,就在主動於發動戰爭的一方也不可能預料到戰爭開始以後的所有事情。因此美國對伊朗一旦開戰,那麼影響一定是全球性的。

儘管作為主動的一方,現在的美國正在對外發出相互矛盾的信號:一會說不想被拖入曠日持久的海外戰爭;一會又說什麼伊朗再不屈服就會永遠消失。說到底還是極限施壓、戰爭邊緣策略的老套路。不過伊朗方面也絕不會輕易的服軟,說伊朗國家已經在那裡上千年了,不差現在多挺立一會兒。這答覆還是綿里藏針,很有水平的。因此現在的這場中東大戲還要繼續演下去。從這個角度講,不管白宮到底有沒有決心真正大規模武力解決伊朗問題,瀚海狼山認為還是有必要提前為美國算一筆賬,就是看看到底需要準備多少武器和兵力,才能真正的“拿下”伊朗,而這個過程要花多少美元。所謂吃不窮,喝不窮,算計不到要受窮。別看美國現在仍然號稱世界第一富國,但實際上早就是全民靠借貸過日子,說不定最終引爆全美債務海嘯的,就是一場新的海外大戰。

美國要“拿下”伊朗,本身也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和當年空襲南聯盟一樣,不接觸性的轟炸2個月左右,最終導致伊朗上上下下忍受不了而宣布投降;甚至如美國所願,產生一個親美的新政權,最終答應美國的所有要求,徹底服輸。第二,就是第一種長期轟炸仍然不奏效,戰爭曠日持久,美國為了達到目的,只能和伊拉克戰爭一樣地面部隊直取德黑蘭,然後宣布戰爭大勝,完了再打10年到20年的治安戰。很明顯,只要開始地面進攻,這戰爭的規模就已經不可控。傷亡不可控,花費更不可控。當年小布什敢直接從地面直取巴格達,是因為過去美國也沒有大規模治安戰的經驗。而且第一次海灣戰爭本來就能夠直取巴格達,也是因為美國沒想到後來的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游擊戰那麼難對付。因此現在的美軍對再打曠日持久的地面治安戰是有抵觸情緒的。但是美軍有抵觸情緒,並不妨礙白宮、五角大樓和背後的軍火利益集團想打。因此這兩種規模都要計算在內。

從現在伊朗的國土面積、人口、地形、工業和軍力儲備來說,實力絕對超過當年已經被制裁整了10多年,人心渙散的薩達姆政權,這畢竟是一個有着8000萬人口,100多萬平方公里,而且境內山地縱橫的的國家。因此要打下伊朗,就至少要聚集2倍以上的伊拉克戰爭的兵力。或者說這次集結的兵力和武器,是不能少于海灣戰爭的。

海灣戰爭時期,美國在國際上還能一呼百應,聚集了包括盟國在內的100萬大軍。但是今天要打伊朗,美國基本是孤家寡人,除了個別想拍馬屁的小國,估計沒多少僕從國部隊。伊拉克戰爭時,美國聚集了一半的兵力,也就是50萬三軍部隊。如果從空中就能拿下伊朗,那麼也需要聚集至少50萬部隊,地面裝甲部隊即使不真正出動,也必須在邊境上擺出要進攻的樣子,配合空中的狂轟濫炸施壓才會奏效。如果要直接地面突擊德黑蘭,100萬大軍是少不了的。在沒有多少盟國兵力可用的情況下,這100萬兵力,就只能美國自己出了。需要動用美國陸軍和陸戰隊的幾乎全部。空軍實力的三分之一,和海軍實力的一半,也就是至少要派遣700架戰機和6艘以上的核航母。這個動用難度,對現在的美軍是不容易的,因為現在美國三軍最多有三分之一的兵力處於“熱機”狀態。真動用100萬大軍,需要全面動員。

若戰爭機器開動到這個程度,那麼從美國本土往海灣調動開始,一天的花費就可能高達50億美元以上,打響後每日消耗至少100億美元。若調動和戰前準備需要3個月,戰爭過程需要2個月結算,那麼直接軍費至少需要1萬億美元!戰後僅僅美軍參戰兵員和傷病員的撫恤費又至少需要1萬億美元。海灣戰爭的巨額花費,是海灣產油國和日本等國最終給買了單,現在打伊朗,恐怕這種買單的大款都不好找了。

若再打成阿富汗那種十幾年的治安戰,那每年至少再消耗1萬億美元。10年就是10萬億,這是把現在的美國賣了都湊不齊的天大財政黑洞。現在大家都喜聞樂見美國掉進這個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