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超過一個月、動員六百萬名工作人員的點票,印尼選委會在5月21日深夜提前公布總統選舉結果,現任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以55.5%的得票率勝選連任。
這個世界第三大民主國家的「五合一」選舉於4月17日舉行,在一天的六小時之內,1.93億的印尼選民向五個票箱,投下正副總統、省政府與地方政府首長與議員選票。全國選民人數眾多、地理環境複雜、單次選舉選項多,使這場選舉在國際上獲得了「全球最複雜單日選舉」的評價。

騷亂為何爆發

選舉結果公布時間略早於原訂的5月22日最後期限,被認為是佐科政府打亂在野黨升高緊張局勢部署的突襲之舉。

印尼史上有多次針對特定族裔的衝突,由政治動蕩引發暴動的記錄離當代不遠。1998年5月,在印尼多處爆發、針對華裔的暴亂,是不少海內外印尼人切身的經驗、甚或沉重的家族記憶,世人記憶猶新。每當印尼舉行大選,印尼各界多戒慎恐懼,而華文圈乃至於國際媒體紛紛關切是否釀成另一場「排華」,危及印尼華僑華人的財產與生命。

這次對陣的總統候選人與2014年相同:傢具商出身的佐科·維多多出身世俗傾向的鬥爭民主黨,以政治素人形象於2014年勝選,任內大興基建、招商引資、積极參与「一帶一路」,常被政敵以華人、共產黨、非伊斯蘭教徒等名義攻擊;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則是”獨裁者”蘇哈托的前女婿、蘇哈托「新秩序」政權的前將軍,在競選總統上屢敗屢戰,以外債、外資、外國勞工、貪腐議題攻擊佐科政權,並以伊斯蘭捍衛者自居。

● 5月21日,現任總統佐科·維多多宣布勝選後,現身發表講話 / 視覺中國

5月21日深夜,正式選舉結果公布後,普拉博沃的支持者在雅加達的中區、西區遊行抗議,事件演變成了一場騷亂。示威者不僅來自雅加達,更有不少萬隆乃至於爪哇外島的普氏支持者。

集會場面一開始並未出現暴力行為,然而22日凌晨有汽車開始被焚毀,還有示威者試圖進入國會。雅加達少部分地區交通癱瘓,中區有車輛被焚毀,臨近的商場紛紛提前結業,部分遊行民眾更直接和軍警發生衝突。騷亂一直持續到5月23日早上。截至5月23日,有8人死亡、737人受傷,警方也拘捕了250多名嫌犯。

由於有關”中國派遣軍警鎮壓”、”普拉博沃的政黨主動攻擊警察”的假新聞在社交媒體上廣為傳播。22日下午,印尼官方一度限制Whatsapp、Instagram、臉書等社交網站與即時通訊軟件的使用,直到深夜,部分地區的網絡連線也受到限制,”以避免情緒煽動」。

以上頗顯果斷的維穩措施效果顯著,卻也招致了威權主義復活的批評。

 

● 騷亂中被燒毀的汽車 / 視覺中國

其實在4月17日選舉之後,「快速點票」(quick count)的結果就已經顯示佐科獲得了勝利,與敗選的普拉博沃選票差額在7到10個百分點之間。與出口民調(在票站外對投完票的選民做問卷調查)不同,快速點票是根據票站的開票結果預估。受印尼官方委託的「快速點票」民間預測方法,在多屆選舉中都被認為具有公信力。

選後不久,佐科和普拉博沃均各自宣布自己勝選。普拉博沃更拿出了己方統計結果,認為自己獲得了62%左右的選票,多次宣布勝選。普拉博沃批評,批評選舉過程中存在系統的舞弊,選舉組織方明顯偏袒現任政府,放話將拒絕承認選舉結果。

臨近結果公布時,與普拉博沃關係密切的政客、教士更主張要發動「人民力量」運動,推翻「不民主、不循真主正道」的佐科政府。普方重要人物阿敏·萊斯(Amien Rais)也出面呼籲人民像1998年5月一樣通過運動迫使佐科政府下台,他曾擔任印尼國會主席,更是1998年反獨裁者蘇哈托的改革運動中的重要伊斯蘭教領袖,阿敏·萊斯在近日因”謀反”、”傳播假新聞”的指控被逮捕。

作為應對,佐科政府在雅加達部署了三萬多名警力維持治安,逮捕了涉嫌預謀炸彈襲擊的嫌犯,以散播假新聞、圖謀推翻政府等名義逮捕了一些政治人物,其中包括退役將軍、印尼特種部隊前指揮官Sunarko。

● 5月22日,雅加達,示威民眾與警察爆發衝突 / 視覺中國

5月23日,普拉博沃出面呼籲支持者相信法律、回家休息,其稱將通過上訴申請最高法院裁決選舉不公問題。5月24日深夜,普拉博沃競選團隊正式就選舉結果向憲法法院提起上訴。他們提交了上訴狀與51份證據,憲法法院將在開齋節假期後進行公開庭審,於6月底公布裁決結果。

以伊斯蘭為名的身份政治

不同於外界的想像,在此次選舉中,華人議題並不是此次雙方動員的論述語言,更不在矛盾中心。

雅加達騷亂的動員語言墊基於伊斯蘭政治,這是當前印尼政治歧見的重點。印尼的伊斯蘭身份政治興起於2016年。那年,接替佐科擔任雅加達省長的華裔基督徒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在競選期間的演講視頻,被一位教師剪輯成對伊斯蘭教的侮辱,誤導性視頻的廣傳讓事件愈演愈烈,導致部分伊斯蘭教勢力對佐科頗有疑慮。鍾萬學更在2017年省長選舉失利後,因”褻瀆宗教罪”鋃鐺入獄。

在鍾萬學事件後,部分伊斯蘭教勢力對佐科頗有微詞。普拉博沃則越來越看重和新興伊斯蘭團體的結盟,同時也在爪哇、巴厘、巴布亞以外的島嶼擴大影響力。為了拉攏穆斯林選票,佐科選了印尼教士理事會前主席馬魯夫·阿敏做副總統候選人。4月14日,佐科還在選前的”選舉冷靜期”再度前往麥加朝聖,以示虔誠。

● 普拉博沃 / 視覺中國

主力反對鍾萬學的組織是1998年成立的「捍衛伊斯蘭陣線」,其領袖這次也支持所謂「人民力量」運動。這類新興組織不同於印尼兩大傳統穆斯林團體伊斯蘭教士聯合會與穆罕馬迪亞,以極化立場在傳統巨頭之外謀求生存。在正統的大型組織如伊斯蘭教士聯合會也宣布支持佐科的背景下,極端伊斯蘭小組織沒有別的巨頭可以結盟,即使普拉博沃的母親是天主教徒,新興團體與普拉博沃由於共同的利益,彼此之間也越走越近。

與鍾萬學事件模式類似,這次雅加達騷亂中,反對佐科者針對的是招攬中國投資的佐科政權,而非本地華人。的確,每逢選舉年,因歷史記憶觸目驚心,印尼人多戒慎恐懼。然而哈比比、瓦希德、蘇西洛等幾任政府均推出尊重華人身份與習俗的法案,2019年選舉中華人參政的人數也達到了歷史新高,華人處境已有所改善。

● 選舉結果公布後,印尼首都雅加達出現示威抗議 / 視覺中國

與中文世界的想像不同,印尼的伊斯蘭教曾因寬容、多元、本土化的樣貌而不乏爭議地被視為穆斯林的”模範”。一般來說,印尼的「寬容」穆斯林(相對於亞齊穆斯林)有兩大群體:一是世俗穆斯林,是佐科所屬的鬥爭民主黨的有力支持者;二是如伊斯蘭教士聯合會與民族復興黨這樣,根植爪哇本土的傳統主義穆斯林,頭巾禁令並不嚴格、保留了不少爪哇民俗、對其他宗教態度和善。至於蘇門答臘島北部,具有”分離主義”傾向的亞齊特區,實行伊斯蘭法,將鞭行寫入法律,這導致有些國際媒體以”原教旨”形象來描繪整個印尼(註:印尼有17000多個島嶼、300多個族群、700多種語言,以上為概略的分法)

此次選舉佐科得票領先優勢達11%,幅度大於2014年,輿論評價這是對佐科任期的「信任票」,以及與對當前印尼民族、信仰問題政治化傾向的制衡。

然而從選區分佈來看,便會發現選民立場在部分區域里的對立更加嚴重。55%的支持率,已經是鬥爭民主黨、專業集團黨(上屆支持普氏、這屆轉投佐科)兩大政黨全力動員,以及最大穆斯林組織伊斯蘭教士聯合會背書的結果,這讓佐科守住了東爪哇、西爪哇兩大票倉。然而在蘇門答臘島與巽他人主導的西爪哇,佐科比上屆輸的更慘;佐科雖然在曾任省長的雅加達再度佔優,但經歷了”鍾萬學事件”與普拉博沃盟友阿尼斯的上台,雙方差距已縮小。

在雅加達騷亂里,與”鍾萬學事件”類似的景象再次上演。組織者紛紛以叛教名義批評佐科、以捍衛真主的名義動員群眾。儘管普拉博沃方面予以否認,雅加達騷亂也可以看見在推倒鍾萬學事件中興起的「212運動」的身影。

這些激進組織沒有傳統團體的資源,卻用全民的名義加持自身的行為,更可能參與到龐大組織的基層活動而改變組織走向。儘管伊斯蘭教士聯合會的高層提出要禁用「異教徒」等區分敵我的詞語,這般開明的教法判令卻很難普及到基層群眾中。

佐科此次的勝利與雅加達形勢的緩和,讓許多人鬆了一口氣。

選舉結果顯示大多數印尼人的政治選擇仍然趨向中庸,過度世俗、過度伊斯蘭激進的政黨都無法獲得太多選民的支持。佐科已表態想和普拉博沃會面和好,但印尼社會因不同民族主義、伊斯蘭政治勢力的競爭而起的分歧,將繼續牽引政局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