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习近平只要这么做,就可避免鱼死网破

(资料图:习近平与川普利用出席阿根廷G20峰会进行谈判。时间2018年12月1日)

新华社周六发表述评谴责美国侵犯中国经济主权,触及中国经济制度。有分析指习近平亮出了底牌,其实这就是习近平为”悔棋“提出来的一个理由:指责之前的中美贸易谈判侵犯了中国经济主权,现在要推倒重来。这篇评述似乎透视出一个阴暗的前景。

有分析人士指出这种思路后果不堪设想,结果只能加剧贸易战,对中美双方无益,长期下去,中国的经济更难支撑,难以摆脱依赖美国的华为一类高科技产业将走上绝路。为早日走出困局,最近有不少中国有识之士出来解套,他们指出,如果中国兑现加入世贸时将实现三零原则的承诺,贸易战就可迎刃而解。实行三零的结果只会对中国人民有好处,没坏处,可能会对当权者和既得利益者的私利有一点损害。但是,为了广大中国人民福祉和社会的安定,政府应当让出部分权力和利益。

微信广泛转发的一篇署名王冠一写的题为『贸易战的本质问题是什么?』的文章,作者指出,美国的诉求是“三零二停一允许”,三零是零关税、零比零、零补贴,二停是停止盗窃知识产权,停止强行技术转让,一允许是允许美国人到中国独立开设公司。

作者提醒,三零二停一允许不是单方的,而是双方的,你对我三零二停一允许,我也对你三零二停一允许。美方加征关税,是因为中国不同意双方实行三零二停一允许,还要继续征收比美方高得多的关税,继续保持壁垒,继续非法补贴,不承诺放弃盗窃知识产权,不允许美方来开设公司,造成美方利益继续损失的前提下,对中方采取的反制行为,

作者指出,美方的这些要求,中国在入世谈判的时候已经承诺,当时中方是发展中国家,享受比发达国家更好的条件,比如可以加征更高的关税,可以给企业补贴,但是在美国看来,十八年来,美方一直在承受“不平等条约”和中国的“剥削”,中国人去美国开设公司的政策早已执行很久了,外国人来中国开公司还这么难,美国制裁了华为,但是中国几乎禁止了美国所有的互联网企业,比如谷歌、推特、脸书等等,还有服务及金融业。现在,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提升,是要“平等”的时候了。

零关税壁垒本来是中国入世时的承诺,就是允许别人到你的市场来做生意,但是中国至今在教育、卫生、金融、服务贸易许多领域非但没有向外企开发,也没有向中国人开发,而是被政府和国有企业垄断着。

 

Image result for 贸易战

作者认为,这样做,其实最大的受害者不是美国,而是中国人自己。入世之初,中国人都幻想着可以得到国民待遇,可以公平参与市场竞争,但是事与愿违。贡献了接近90%就业、50%的税收和GDP的民营经济至今还遭受不公平的歧视性待遇。

当然,拆除壁垒虽然有利于中国人民和民营经济,但是会让国企失去垄断地位和优惠,让政府失去经济领域的管控能力,这才是真正的、会动摇体制的“核心利益”。

有人说国企可以在公共领域提供普惠性产品,看看油价、过路费、电信电力价格就明白并不是事实。

作者认为,在三零二停一允许的问题上,美国利益和中国人民利益在原则上、在绝大多数细节上是一致的,而中国政府利益和中国人民利益则未必是完全一致的。实行三零二停一允许,中国将获得真正的市场经济地位,人民和民营经济获得国民待遇,只是政府要让出一部分权利和利益。

作者认为这就涉及问题的实质,“既得利益者非但不愿意放弃权力和利益,还要把本该属于人民的权利和利益作为’代价‘去牺牲,’开放‘意味着失去经济管控权力和权力衍生的利益,才是中国不能接受三零二停一允许的真正原因”。

中国前高官、被称之为“政坛不倒翁”的前重庆市长黄奇帆也对“三零”对中国经济利益的利弊发表了一番见解。5月6日,他在上海“SAIF.CAFR”名家讲堂上发表讲演,认为 中国做好“三零”,等于第二次入世,他说,中国实施零关税,在制造业、农业、能源矿产、消费品领域均利大于弊,实施零壁垒,将极大改善中国的营商环境,有利于中国企业走出去,实施零补贴,将补贴用在“刀口上”,有利于结构调整,倒逼国企改革,减少贸易摩擦与权力寻租行为,中国如能做好“三零”,等于第二次“入世”。

网上还流传着一篇对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朱海就的专访,朱海就认为三零是本来就应该有的常态。三零只是恢复被扭曲的状态。

举例说,三零实现后,就会“极大地改善消费者福利,首先,零关税可以使消费者以更低的价格买到更多样化的国外产品。其次,零补贴可以增加消费者收入,因为补贴来自消费者税收,零补贴会推动减税,更为重要的是三零原则促进了市场竞争,消费者会从竞争中得到好处”。

朱海就认为只有推动三零原则才可能较好地解决贸易摩擦。其实面对贸易摩擦,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开放,要么继续升级,鱼死网破,走向对抗和封闭,要么回到自由贸易的法则,在这一法则基础上实现和平共处、自由贸易和自由往来。”

习近平时代“大局”怎么谋?

Image result for 贸易战

从美国对中国通讯巨头公司华为的穷追猛打可以看出,贸易战所代表的事实不仅仅是中美两国在贸易领域的摩擦。近日来,美国方面极限施压,大有在整个产业链围堵华为之势,中国方面则群情激奋,舆论态度强硬回击。解放军少将朱成虎在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表示,一年多来,是否要打贸易战其实决定权不在中国,中国能做的只有尽力抑制贸易战升级,因为当下中美关系的实质就是霸权国如何应对崛起国的问题。

本次采访朱成虎少将共分为两篇稿件,此为第二篇。第一篇【对话解放军少将:贸易战背后的八大原因和七个感谢】

多维:中美贸易战从表面上看,是美国所谓的消除贸易逆差促进公平贸易等直接目标驱动,但是背后其实是美国为了遏制中国崛起。社交平台上近来有一篇影响力很广的文章,是龙永图关于中美贸易战的演讲,他引述习近平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提出的看待世界局势的“三观”,即历史观、角色观和大局观。

从历史观的角度出发,中美关系基本上是稳定的,龙永图还特别提到,邓小平曾说过,但凡和美国关系好的国家都富起来了。而从角色观来看,中国历经几十年的发展,在全球的地位排行中跃升老二,一直以来老二最难当,尽管中国一再强调,无论中国发展到什么程度,都不会对任何一方造成威胁。但事实是,威胁和挑战已经有目共睹,不以自身意志为转移,正如你提到的,贸易战不是中国想不想打的问题。从这三观出发,你如何解读中国当下在中美关系中的自我定位?

朱成虎:从历史观来看,在中美关系上邓小平的想法很对,谁和美国关系好,谁就发展起来了。但是也有特例,也有很多国家和美国关系好,但美国不带人家玩,这是客观事实。中国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得益于美国,一是美国的资金、二是美国的技术、三是美国的市场、四是学习了美国的管理模式和经验。作为中国人,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不能否认这一点。这是中美关系的历史。但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国际关系历史来看,美国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老二。作为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角色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而且还在高速发展,在很多方面已经对美国构成了挑战。如果我们还奢望美国像中国改革开放前30年那样支持中国发展,恐怕是一厢情愿。

我认真仔细阅读了龙永图先生的讲话,很多国内学者和他的观点一致。他的很多观点我是认同的。但是,现在的问题,中美关系的主导权不在中国人手里,不是中国想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就能维护得了的。不是中国想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就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的。中国人眼里的大局不一定是美国人眼里的大局。当然,中国的大局还是发展,中美关系只是影响大局的一个重要的棋子。

Image result for 贸易战

我认为,现在当务之急是对中美关系进行重新定性、定位、定向。我们要明确美国的全球战略的目标是什么?对华战略目标是什么?要反思过去指导中美关系发展的一些原则还是否适用于今天。比如,经贸是否仍然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今天的中美关系是否仍然是好也好不到哪儿去,坏也坏不到哪儿去吗?是否仍然坚持斗而不破的原则?中国还能继续实行韬光养晦吗?妥协和让步能不能把中美关系拉回到奥巴马执政时期的水平,更不用说回到八十年代的水平了。

多维:在中美经贸谈判的拉锯战中,很多回合的交手其实也是在玩心理战,以往很多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擅于 “交易的艺术”即在谈判前提出完全超出对方心理预期的要价,然后在谈判过程中逐渐拉回正常区间,使得结果朝着利于己方的方向倾斜。但这次值得注意的一个变化是,特朗普在中美第十一轮谈判之前,威胁加征关税并立马付诸实施,已经超出了威慑的范围了。

朱成虎:主张让步的人都认为特朗普是雷声大雨点小,但这次雨点还小吗?2,500亿加征关税,真金白银就出去了。之后还要对3,000多亿商品进行征税。特朗普在5月15日已经签署了行政令,禁止华为接触美国企业的技术,已经切断了高科技的联系了。这表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经扩展全面的高科技战。美国此举美其名曰是5G的争夺,实际上还是要让中美在高科技领域脱钩。当然,不容忽视的一个事实是,一旦世界多数国家使用了华为店设备,美国还怎么考通信设备去监听、监视别的国家,包括其盟国?

用让步换取中美关系稳定的想法初衷是好的,过去可行,过去可以换来机遇期。但是,现在中美力量对比发生了变化,美国的政治生态也发生了很大变化。问题的关键是,谁能把美国到底要什么说清楚。现在中美关系的主导权在美国人手里,它想发动什么战,就能发动什么战,它想要什么,可以提出来,但是我给不给、能不能给则是另外一码事。很显然,美国的许多要求是单方面的,不合理的。我们能全盘接受吗?这里还有对等问题。你要求中国对等,美国对等了吗?美国能允许中资进入美国的银行吗?美国能取消农业补贴吗?美国要你国有企业改制,我们拿什么来办大事?

确实如你所问,很多人认为中美新冷战开始了。我认为可以这样说。因为特朗普政府一些重要智囊的确像通过一场新的冷战把中国拖垮,以达到维持世界霸主地位的目的。但是,重要的是新,不可能再重复美苏的冷战历史。美苏冷战的特点是意识形态对抗、两大集团对抗、军事对抗,军备竞赛全方位进行,双方基本没有经济往来。而在所谓的新冷战里,意识形态对抗可能依然存在,军事对抗只可能在涉及到中国核心利益的地区进行,军备竞赛不可能失控,中国不会谋求绝对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