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于上周五向路透社曝料,称其有包裹委托美国物流公司联邦快递(FedEx)寄送,却在未被通知的情况下被转运至美国。

目前包裹为何“改道”不得而知,华为称将重审其和美国物流公司的合作关系。但联邦快递则轻描淡写地称,“发错了”。

就此事,上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今天对观察者网表示,联邦快递的举措,除非作出说明,否则已经明显违反了相关服务的合约。就实际操作来看,联邦快递的这个举措很难用“失误”来解释。不能排除美国政府暗中作梗的可能。

沈逸也向观察者网提到,当年“斯诺登棱镜门”曝料者格林沃德(Glenn Greenwald)也曾透露过类似剧情:美国情报部门先拦截内有路由器等设备的包裹,再秘密植入定制信标固件,最后重新打包发送。

机密文件透露,2010年美情报部门拦截邮寄包裹,植入信标后再寄出画面,图自《无处可藏》

很难用“失误”来解释

路透社今天报道称接到华为公司曝料,后者提供物流信息显示,本月中旬华为从日本东京向中国寄出两个包裹,但途中被转运至联邦快递美国总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市。此外还有两个从越南寄往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包裹,被联邦快递仓库扣押,后者还告知包裹即将运往美国,遭华为一方反对。

目前截至上周五,其中1个越南包裹已经被华为收货。华为表示,这四个包裹只包括文件,且“与技术无关”。

如今4个包裹中途遭“改道”、“扣押”的理由不明。华为方面则暗示将重审其和联邦快递的合作关系;而联邦快递在提供给路透社的声明中并未道歉,仅表示这是一起“小概率独立事件”。

 

沈逸则认为,首先,联邦快递的举措,除非作出说明,否则已经明显违反了相关服务的合约,严重损害了华为的利益。对中国来说,联邦快递的服务,其安全性,可靠性,已经处于严重不适宜继续运用的状态。他建议暂停使用联邦快递的服务,直到安全性和可靠性得到有效的证明。

其次,从实践来看,联邦快递的这个举措,很难用“错误”或者“失误”来解释。有两种可能:

第一,联邦快递接到了美国情报或执法机构,通过外国情报监控法庭签发的“机密”传票,所谓的寄回,实际就是传票要求的配合行动;

第二,美国情报或执法机构,直接通过“后门”或者入侵了联邦快递的系统,启动了拦截行动。

若两种情况属实,沈逸指出,美国政府这种举措,严重威胁全球供应链安全,必须予以严厉谴责。“应该组织一个更加安全,可靠的快递联盟,以避免这种霸权主义行径带来的严重挑战和威胁。”

美国“劫镖”流程

当年因曝料“斯诺登棱镜门”而获普利策奖的格林沃德(Glenn Greenwald),在其2014年的新书《无处可藏(No Place to Hide)》中也提到沈逸所述第二种情节。该书援引前美国国家安全局(NSA)雇员斯诺登透露的加密文件,称美国情报部门拦截内有路由器等设备的包裹,秘密植入定制固件,再重新打包发送。

书中提到NSA的“获取特定情报行动办公室”(Office of Tailored Access Operations),也被外界理解成“黑客部门”。 TAO的业务范围,包括从反恐怖主义到对传统的间谍活动发起网络攻击。

据《商业内幕》整理,书中描绘TAO员工的工作方式包括:

第一步、截获运送给全世界各个监视目标的网络设备;

第二步、将设备运送到TAO员工所在的秘密地点,植入信标(beacon implants),最后重新打包运送到原始目的地。

这份显示日期为2010年6月的文档还备有照片,显示TAO员工正在打开装有思科公司(Cisco)路由器的包裹,然后在路由器上安装执行特定任务的固件。

 

机密文件透露,2010年美情报部门拦截邮寄包裹,植入信标后再寄出画面,图自《无处可藏》

无独有偶,2019年,格林沃德创办的新闻调查网站The Intercept进一步曝料,加密文件甚至给出了TAO“劫镖教程”。文件以运往中国的一笔物流订单为例,详细描述了对其进行定位、追踪、拦截、植入的全过程。

 

而该文件的撰写者则称,这种拦截任务是“TAO回报最高的业务之一”

美国退出万国邮盟,提议修改安全制度

当地时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相关技术和产品。

观察者网注意到,根据美国《出口管制条例》第744条第16款规定,任何个体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不得“出口、再出口、转移(跨境)”被列入“实体清单”的企业、个人物品。

而在2012年1月,联邦快递就曾因6起违反《出口管制条例》的案例,被美国政府起诉。其中就包括2005年,联邦快递因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提供服务,包裹中含“未授权出口产品”,而“违反相关条例”,引起美国商务部关注。最终6起案件双方均达成和解,联邦快递愿意支付37万美元的惩罚。

 

但需要指出的是,不用于2005年的“包裹由美国寄往国外”的案例,本次华为的包裹是从日本、越南两国寄往中国、新加坡,并不涉及在美国领土内运送。如今美方此举也涉嫌对华为包裹带回本国“检查”,再发出。

而观察者网注意到,美国于去年10月宣布将启动退出万国邮政联盟程序。虽然美国公开意图是鉴于“终端费问题(美国加入该组织后起本国邮政服务定价权遭到挑战)”,但据VOX新闻网透露,示意“退群”后的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万国邮盟成员要对国际邮政相关的安全规则等展开讨论。

VOX新闻网认为,表面上邮政服务和特朗普经常抛在嘴边的“国土安全”没太大关系,但作为该机构一个重要职责,万国邮盟有权对各国邮政部门、私营企业服务的技术和安全设立标准,以便邮件在跨国寄送过程中安全无阻。

 

华为又险遭黑手!联邦快递偷偷把华为重要文件转送美国…细思恐极

20年前,

中国驻南斯拉夫领事馆被三枚精确制导炸弹击中,

三名中国记者当场死亡,

美国却说“误炸”;

20年后,

在美国宣布制裁“华为”公司不久;

联邦快递将装有华为机密文件的包裹“送”到美国,

美国也说“误运”

这一切,真的都是巧合吗?

据路透社报道,华为近日发现联邦快递将华为包裹转运至美国,内部含有重要文件,还试图将另外两件包裹也转运到美国。

报道称,联邦快递(FedEx)近期将从日本寄往中国的两件包裹寄到了美国,并试图将另外两件从越南寄往华为亚洲其他地区办公室的包裹也转运到美国。

这些行为都是未经授权的,华为随后表示,这四个包裹只包含文件,没有“技术”相关信息

(图源:路透社)

据了解,这几个包裹分别在经过香港和新加坡时被拦截。联邦快递拒绝对此透露更多情况,只是声称没有接到任何其他方面的要求。

然而,根据路透社提供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

在华为公司和联邦快递交涉过程中,快递公司的代表称,是收到了美国总公司相关通知,要求将包裹扣留并退回美国

华为随后表示,包裹中含有紧急文件。

(图源:路透社)

4天时间内,由2个不同国家发出的4个包裹,发到3个目的地,收件人是同一家刚被美国封杀的公司,全都发错了,错误的目的地还都是美国。

而联邦快递却还是坚称,这仅仅是“误送”,非常小的概率。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联邦快递到底有没有“配合”美国政府。

口口生生称华为公司正在窃取美国情报的特朗普,或许,正在想尽一切办法“窃取”华为的商业秘密。

(图源:路透社)

早在5月23日,就在华为向路透社公开此事的前一天,微博博主摩卡爆料,联邦快递私自扣押华为公司客户从台湾寄往大陆的芯片

“没收客户从台湾工厂发往华为的芯片包裹,且送往美国检查。”

随后,该名博主透露,快递已经停止寄往美国,但是仍然不能送回大陆,而只能退回台湾。

(图源:微博)

“误送”这件事情到底有多严重?

换个角度想一下,美国苹果总部寄往加拿大的文件快递,被一家中国快递公司转运到中国,请问,世界会如何看待中国?美国会如何对待中国的快递公司?

而快递公司的一句“误运”,就想将公司的信誉和对客户的责任全部丢弃。

这里顺便提一下苹果公司,前几年,苹果公司被美国联邦调查局告上法庭,原因是苹果拒绝为FBI解锁犯罪分子手机

在调查一起涉及枪械和毒品案件时,美国司法部获得法院授权,要求苹果实时移交嫌犯使用 iPhone 收发的短信内容。

但遭到苹果公司的拒绝,苹果公司表示,由于 iMessage 系统加密,无法遵从法院命令。

而这一场“罗生门”的把戏,早在20年前,美国就已经玩烂了…

1999年,5月4日夜间,未经联合国许可,北约的三颗精确制导炸弹从不同方位,精确无误的击中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

当场炸死新华社记者邵云环、《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和朱颖,20多人受伤。

图为中国驻南斯拉夫领事馆被轰炸之后的惨状

当晚,中国大使潘占林见天色已晚,而且天气渐凉,就劝大家上楼休息,第二天早点起来工作。

没想到,这句“早点休息”救了十几个人的性命。

大家刚上楼没多久,几枚战斧式导弹就落在了刚刚大家坐的位置上。

当时南斯拉夫局势复杂,经常发生空袭,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一般都会躲到地下室。

在当晚的轰炸中,地下室被准确无误地轰炸,好在工作人员那晚选择回到房间住,不然结果也一定会是全军覆没。

事件发生后,美国多次辩称是误炸,但是给出的依据却荒诞不羁。

(克林顿在白宫签署道歉声明)

美国声称,“误炸”原因是使用了一份中央情报局提供的过时地图。

在地图上,中国大使馆距离北约轰炸的真正目标南斯拉夫军事总指挥部仅仅只有180米,且两个建筑物的大小形状都十分相似。

国际特赦组织则支持北约的解释,轻描淡写的谴责了一下北约没有保护平民。

(轰炸致死的三位中国记者)

一句“误会”,三条人命。

这难道真的是一场误会吗?中方一直怀疑这是美国的打击报复,报复中国此前一直反对北约轰炸南联盟。

在轰炸中,五枚战斧式巡航导弹从不同的角度轰炸中国大使馆,其中一枚导弹直接从五楼直达地下室。

因为他们深知,中国人有躲进地下室的习惯。

还有人认为,这次蓄意爆炸是为了摧毁中国刚刚得到的F-117隐型战斗轰炸机的残骸。

该年4月左右,在南斯拉夫境内,美国的轰炸机被击落后,中国和南联盟达成协议,把F-117的部分设备和残骸供中国研究,而残骸正放在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地下室下。

可是,北约坚称这只是一次“误会”,可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无论中国怎样抗议,美国的回答始终是一场“误会”,而这场罗生门却永远留下了中国人的心中。

看看今天美国对中国所作所为,很多人可能多觉得“不公”、甚至“反胃”,但是看看1980年的日本,何其相似的局面。

上世纪80年代,美国报纸上常见一类评论:

“日本正经济侵略美国”、“这是一场新的珍珠港偷袭”…

日本威胁论,犹如今天的中国威胁论一样,在媒体上大肆宣扬。

(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街头)

日本战后腾飞的经济发展威胁美国,其中日本的半导体成为了美国的眼中钉。

1982年底,日本的第一代的64K DRAM据占了世界市场分额的66%,而且节节上升,成了世界DRAM产业的领导者

到了1985年,美国半导体协会(SIA)借口“国家安全”,鼓动美国政府采取一系列的手段扭转局面。

结果就是时至今天,日本DRAM由当年一度近八成的市场占有率跌至零。

(1985年,日本与美国签订广场协议)

与美国妥协签订《广场协议》之前,弹丸之地的日本GDP占美国的60%,人均收入是美国的1.5倍,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二,全球市值前200的企业,日本就有90家。

妥协之后,日本步入了“停滞的十年”。

房地产出现大量泡沫,随后GDP不到美国的20%,前200的企业只剩一家,自杀率跃居世界第一

这是怎样的级别的国家灾难啊?一味的妥协,换来的也只是一时的平静。

回到今天,美国针对华为的5G技术,与当年对付日本DRAM技术有类同之处。

美国沉湎于自身的狂热中,且由来已久。这背后的逻辑早就被大家看透,几十年前是这样,几十年后依然没有变化。

但是,今天的华为不是昔日的日本,今天的中国也并不是20年前的中国。

只有自己一点点强大,才不怕任何风吹雨打。

妥协,没有未来;独霸,更没有出路。

就在同一时间,华为又遭国际黑手,WiFi联盟取消了华为的会员资格,SD卡和蓝牙也宣布对华为取消技术授权。这场国际性的围猎,简直要把华为置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