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北承南笙

5月16日,美国联邦政府道德办公室公布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018年个人财务报告。这份报告显示,2018年特朗普集团的总资产至少13.8亿美元,其收入至少4.53亿美元,其中包括酒店,高尔夫球场和图书收入等各种业务。总收入与上一年基本持平。这源于特朗普变卖了布鲁克林的房地产项目和洛杉矶的土地,以弥补营业收入损失。而特朗普的个人债务增长了1000万美元,为3.15亿美元。

而就在当地时间4月12日,克里姆林宫公布了俄罗斯总统普京2018年的个人收入:去年一年普京的总收入为870万卢布(约135300美元)。同上一年相比,普京的收入减少了1000万卢布(约155600美元)。能想象吗?作为一个大国的总统,普京月收入仅一万多美元,而且他的所有财产和两个女儿都在俄罗斯。这或许是普京受到俄罗斯人民拥护的原因之一,是普京关键时刻“约谈”特朗普的底气所在。

普京在发表2012年国情咨文时说:“如果一名官员在公开赞许俄罗斯伟大的同时,却将资产转移到海外,人们如何信任他?”

据世界银行在2012年11月的一份报告中称,目前全球有137个国家已经在执行财产公开方面的规定。经合组织成员国(OECD)100%要求官员财产公开,东欧和中亚地区以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国家有此要求的比例超过90%,南亚地区70%左右国家有此规定,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和东亚的比例相似,都接近65%,北非和中东则不到60%。

仅从制度而言,这项制度是反腐的一项“杀手锏”。

美国的“道德办”,即联邦政府道德办公室,是典型的“人小鬼大”。仅仅80人的编制却掌握着体制内官员的乌纱帽。它的职责主要是塑造政府130多个部门400多万美国联邦政府官员及雇员(真的只有这么少的人)的行为规范,被称为“制约腐败的达摩克利斯之剑”。1978年美国国会通过《政府道德法》,后又在1989年修订为《道德改革法》。规定在联邦政府各部门内建立个人财产申报制度,并对政府官员离职后的从业行为作出详细规定。只要是超过100美元以上的收入就必须如实申报。

公务员财产报告在当年的5月15日截止日后的15日内向全社会公开,任何人都可以查阅这些信息。

很多国家都有类似的法律,光听听名字就够吓人的:

韩国有《公职人员伦理法》;

英国有《净化选举防止腐败法》;

日本有《为确立政治伦理的国会议员资产公开法》;

法国有《政治家生活资金透明度法》;

……

就连坦桑尼亚、尼日利亚、斯里兰卡、印度、越南等经济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也相继出台了公务员财产公示法规。中国香港、澳门、台湾也早已建立起了完善的公务员财产公示制度。

俄罗斯曾在出台公务员财产公示法规时遇到很大阻力,一些官员以“隐私权”、“条件不成熟”等借口阻挠财产公示立法。普京对此强势回击:“如果政府中谁不愿意公示自己的财产,那他一定是个贪官,是禽兽不如的东西!”

天生花岗岩脑壳的美国人认为,政府的所有收入,均来自纳税人的贡献。政府出现失误和滥用,也是纳税人埋单。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政府官员是纳税人雇来干活的。腐败是最无耻和不能容忍的偷窃行为。美国纳税人有权用选票决定谁上谁下。所以,纵然是美国总统、亿万富翁的特朗普,自己花钱买汉堡充饥也是一种正常现象。美国的法律制度决定了,新人上台战战兢兢,旧人下课“人走茶凉”。

所以,美帝的人民群众根本不担心“批评总统”的后果。

国际规则上,官员财产的“公示”与“申报”是有区别的。

“公示”就是把自己家庭的所有财产、收入和支出信息向公众展示,任何人都可以查阅,其目的就是落实民主监督制度。随着电子政务的推广,公务员财产信息放到网上,大大方便了公众的查询监督。公众可以通过财产公示材料,发现公务员有没有隐瞒财产,收入与支出是否相符。如发现公务员的财产信息不实,便可揭发、举报。

而“申报”只是把自己家庭的财产信息向上级报告,这里面的余地就很大。以土耳其为例,纵然有一部《公务员财产申报法》充门面,依然是腐败丑闻不断。本应作为监督作用的制度,变成了抓在上级领导手中的小辫子。如果不听话就随时扯一扯。官员只对上级领导有畏惧而不是被法律的威严所震慑,这当然也就起不到民主监督的作用,更达不到反腐的目的。

在美国法律的制约下,做官,不见得能发财,或许还是个赔钱的生意。2018年《福布斯》杂志报道称,据其估算,特朗普个人资产净值已经从2015年的45亿美元降至31亿美元,缩水14亿美元,直亏27%。特朗普当上了世界第一强国的总统以后,不仅赔钱还捐钱。他在竞选时曾公开承诺,进了白宫就当“零工资总统”,免费给全体美国人打工。他也是美国历史上第3位零工资总统(另两位是胡佛和肯尼迪)。不知道这老川普现在是不是已经把肠子都悔青了。

央广网报道:今年两会期间,中国之声推出的特别报道《神圣使命》介绍了全国人大代表,57岁的韩德云律师。2006年,韩德云第一次提出官员财产申报公开立法议案,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讨论。随后连续7年7次在全国人大会上提出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的议案、建议。

从一开始提时全场鸦雀无声,到2013年,连提7年之后,韩德云突然不再提官员财产申报了。面对外界的种种猜测,他笑着回答,不存在什么阻力,只是时机问题。“很多时候都是把建议转给中纪委监察部,中纪委监察部每年给我的回复非常积极、非常肯定。总体是一年比一年积极,中央在关于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总体安排,甚至法律草案的起草方面一直在做充分的准备。到全国人大的立法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自央广网)

联合国《反腐败实际措施》认为:规定公务员全面公示个人所有财产、债务和社会关系,以及每年的全部收入和经营活动,这是很有效的反腐手段。2003年12月10日,中国在《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上签字,这展示了中国政府反腐败的决心与承诺,表达了在反腐败中加强国际合作的愿望。

在昨天晚上写完本文的时候,看到一条最新消息:原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是什么让当年曾说过:不许对散户扒皮吸血的刘主席,自己变成敲骨吸髓的“害人精”了呢?他作为一个普通农家子弟,是所在中学第一个考上清华大学的“寒门学子”,又是怎么蜕变成今天的样子?

美国的纳税人从不相信“杀一就能儆百”。好的宣传体系不如好的制度管用。而好的制度,从本质上讲,既能保护人民和集体的利益,也是保障了官员的安全。可以让官员干干净净、心怀坦荡的做人和做官。这难道不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好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