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兩重天的美國物價。

 

「車厘子自由」、「香椿自由」、「水果自由」……蠢蠢欲動的物價揪著不少人的心。

作為世界最發達的經濟體,美國物價卻又呈現一番獨特的景象。

美國人即便實現了「水果自由」,但卻也開心不起來。

因為,畢業於哈佛、當了8年總統的奧巴馬,直到40多歲才還清了自己的助學貸款。

1. 卑微到塵土的物價 

3美元一磅的牛肉、4美元一加侖的牛奶、不到2美元一磅的蘋果葡萄、打折後1美元一磅的櫻桃……在美國各大超市裡隨處可見。

1磅大概是9兩出頭,1美元現在換算成人民幣差不多是6塊9。

也就是說,1斤牛肉大概是23塊人民幣,七八塊錢就能買到1斤櫻桃。

所以,如果你在美國看見幾個黑人大媽推著滿滿的購物車向你走來,不要驚奇她們為何都這麼富有,因為商品是真的便宜。

另外,美國的電子產品、服裝、奢侈品和汽車等,價格也低不少。就拿iPhoneX來說,官網售價7599元的iPhone XR(256G),在美國只需要899美元,划下來也就是6200多塊錢,便宜了差不多18%。

動輒賣到三四千人民幣的Coach,在美國打折後也就六七百人民幣,便宜了七成以上。

可能有些人覺得把美元換成人民幣後,二者差的也不是很大。然而,事實上真的能這樣換算嗎?

答案當然是,不可以。

在美國,一個普通員工收入大概為3000多美元,而在中國這一數字在4000人民幣左右。所以直觀來看,10美元在美國和10人民幣在中國的購買力是差不多的。

但是,事實顯然與此相悖。

(美國人中位數年薪)

那麼,是什麼導致了二者的差距呢?

2. 玩得很溜的金融遊戲

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美國的金融霸權。美國的商品之所以如此便宜,可以歸納為:收割全世界。

在當今的國際貿易體系中,美國佔據著主導地位,一個直接體現就是美元的霸權地位。作為食物鏈頂端的國家,美國開動印鈔機,就可以擁有大把的財富。

這個財富不是憑空生成的,而是對其他國家的收割。

如果在別的國家,這些印出來的鈔票,就是廢紙一堆。但因為它是美元,世界主要流通貨幣,可以到世界各國買買買。

在近四十年的歷史裡,中日韓等國一直是製造業大國。但是,相對於美國,中日韓在國際競爭中仍處於劣勢的地位,為了保證對美出口,不得不降低出口價格,甚至有些企業寧願虧本也要出口,形成了所謂的「買方市場」。

坐地壓價,此為美國對各國的一次收割。

更慘的是,出口國在收到美元後,先是到俄羅斯、澳大利亞、中東諸國購買原材料和能源,至於剩下的美元,還要存到美國股市和債市。

畢竟,如果讓巨額的美元在國內自由流通,不僅會造成通貨膨脹,還會對本國貨幣產生消極的影響。

而美國作為世界上的一流強國,其安全的債市和成熟的股市是國外美元的一個歸屬。這就為美國對各國的二次收割提供了條件。

也許有人要問了,為什麼不拿這些美元購買美國的高端產品呢?事實是,想買但沒門。為了保持美國的領先地位,美國的高技術產品一般不對外銷售。

(近3年來中國持有美國國債規模變化)

由於各國都爭相夠購買美國國債,於是就壓低了美國國債的收益率,與國債收益率相掛鉤的美國銀行利率,也接連走低。

於是,美國的企業和消費者就可以通過低息貸款進行消費或者生產。低息貸款,帶來的一個顯然易見的好處就是企業經營成本下降,然後價格也跟著下降,消費者福利擴大。

憑藉著美元的霸權地位,美國成了世界財富的收割者,並反映在大部分商品的價格上。

3. 大國福利

除了金融霸權以外,美國的生產效率和商品流通體系也是一把「砍價」的利器。

雖然近十年來,美國製造業有所衰落,但不得不承認,美國的生產力還是世界一流的。在美國,佔全國人口1.8%的農民,不僅養活了3億多的美國人,還讓美國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國。

這一切,當然靠的不是美國農場主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辛勤勞作,相反,這些農場主的日子過得還很滋潤。從耕地、播種、洒水、施肥再到收割、擠牛奶等等,都由一套成熟的自動化系統來完成。

這樣不僅直接充分提高了生產效率,還避開了美國昂貴的勞動力,農產品的成本大幅降低,售價自然也不會高。

這體現在工業上也是如此,凡是流水線生產出來的商品,都沒有貴的理由。

另外,完善的商品流通體系,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陸路運輸、海路運輸、航空運輸、管道運輸,美國已經形成了一個龐大而精細的網路。

早在2007年,美國鄉村公路密度就達到了0.69km/k㎡,城鄉交流便捷。如今,美國高速公路里程突破了12萬千米,密度達到了1.36km/ k㎡。

(美國高速公路立交橋航拍圖)

商品流通的另一核心要素是通信設備和網路,美國也做得很好。美國擁有先進的信息化應用系統,覆蓋多個地區的生產者、企業、科研院及相關的利益主體, 實現了流通中各個環節的全程跟蹤與管理。

這樣下來,商品的流通效率就大大提高了,既節約了時間,又壓縮了成本。

4. 該貴的還是要貴

舶來品和依靠流水線生產的商品,是便宜了,但是美國民眾依舊逃脫不了「被收割」的命運。

據統計,2016年美國家庭年收入的中位數是59039美元,一年總的開銷平均是57311美元,也就意味著美國民眾基本上把賺來的錢都拿出去花了。

其中,住房的支出佔比最大。在不少大城市,超過50%的家庭買不起房,只能選擇租房住。然而,租房也不比買房輕鬆。據統計,2017年美國約有4300萬租房者,他們在租房上花費4856億美元,每戶家庭平均支出11300美元。

哈佛大學的一份報告就曾指出,2016年約有2000萬租房者把30%的收入用於支付房租。在曼哈頓,一套一居室公寓的月租金就已達到3308美元。在舊金山,這一數字更甚,約為3458美元。

此外,房租的上漲也是一個不可阻擋的趨勢。在加州的河濱市和西雅圖等地,近幾年的租金漲幅都超過了5%。紐約和洛杉磯,房租也達到了歷史最高點。

美國民眾飽受著高房租和高房價的困擾,甚至有些人迫不得已露宿街頭。畢竟,中日韓的製造業還沒達到出口房子的地步,而且土地的數量就在那,不增不減。

除了住房問題,大學學費也是一筆大開銷。美國的K-12教育階段,因為實行的是義務教育,所以公立學校的費用基本上全免。但到了大學,形勢就陡轉直下了,管你是公立學校還是私立學校,收起學費時毫不手軟。

在美國,比較好的私立大學學費大概是每年5萬美元以上,好的公立大學也要3萬美元左右。而2016年美國中產階級的收入大概在3.9—11.8萬美元之間。這麼一看,美國中產想要支持子女接受大學教育,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美國的大學學費,不僅苦了父母,連孩子也不好受。在美國很少有家庭會為自己的孩子全額支付學費,所以這些剛剛步入大學的年輕小夥子,不得不背上貸款。

政府提供的貸款利率相對較低,一般在3%-4%。而私立機構提供的貸款利率,採用浮動制,最高可達到12%。這直接導致了很多大學生在畢業之後,還得四處奔波償還貸款。畢業於哈佛的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直到43歲才還清了全部貸款。

據統計,美國大概有4300萬人背負學生貸款,負債總額超過1.5萬億美元,也就是說平均每個畢業生要背負約35000美元的貸款。數據顯示:有280萬美國老人,60多歲還在還助學貸款。

因為這種情況,在美國人還形成了一個成功人士的標準:在35歲以前還清學貸。

另外,美國的勞動力也很貴。在美國一次簡單的剪髮,收費約莫30美元,所以有不少留美的中國學生,平時都是自己解決或者同學間相互幫忙。如果車子不幸出了點問題,請人來修,往往會大出血。一張1000美元的賬單,可能人工費用就佔了800,其餘200是材料費。

美國人自己修房子、打理花園……超強的動手能力,有時真的只是因為被逼的:人工太貴,請不起。

雖然美國民眾都實現了「水果自由」,但也活在無處不在的枷鎖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