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公司被超級大國全面封殺是怎樣的?

貿易被禁止,芯片被斷供

甚至連快遞都被」誤送「

如今更無恥

被全球最大學術組織封殺

」清算排斥「華為系審稿人和學者

說好的科學無國界呢?

有這個必要嗎?

本來今天不想寫華為了,要不這留學生日報快變成華為伸冤日報了。

但怎奈美國對華為的封殺每天都出新花樣,而今天這個學術上封殺,引發了廣大留學生和國際學者的憤慨!我們覺得有必要讓大家了解一下。

今天,學術界被一則消息轟動了:

IEEE禁止華為員工作為旗下期刊雜誌的編輯和審稿人。

今天上午,知情網友曝光了一則IEEE內部郵件。

隨後,IEEE會員曝光了更為詳細的郵件內容:

在該郵件中,IEEE官方明確表示:

美國已將華為列入「實體名單」。因此,我們無法讓華為的同事作為審稿人或者編輯對我們的期刊進行同行評審(詳見附件IEEE FAQ文檔第12項)。如果我們繼續這樣做,可能會產生嚴重的法律影響。我們可以讓華為員工留在編輯委員會,只是不能處理任何文件,直到該公司從商務部黑名單中刪除。

在此期間建議您:

如果您的編輯委員會中有華為的編輯,請首先通知他們,並把情況解釋給他們了解。一旦您通知了這些編輯,請向所有編輯發送電子郵件,並告知他們不能再使用華為員工作為審稿人。

如果目前有論文被分配給華為員工,請建議他們尋找其它替代者。請編輯向華為審稿人員解釋情況。

作為普通人,可能並不知道這則消息份量有多重。

但在學術界,這足以轟動全球。

IEEE,全名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

國際電氣與電子工程師協會。

郵件中提到的FAQ文件:

12:列入名單的企業的僱員(或由其資助的個人)是否可以成為IEEE編委會的主編、提交給IEEE前的論文的同行評審、或IEEE技術小組的主席? 在 IEEE 接收論文之前,主編和同行評審人員參與最初的同行評審,而主席可以從技術小組那裡獲得技術建議。
列入名單的企業資助的員工或個人可以擔任這些職位,但應將接受技術提交的角色轉交給非名單企業或個人資助的其他志願者。由名單中企業出資的員工或個人,在提交的內容被IEEE接受或提供給開放的IEEE技術組後,可以提供輸入;但是,名單中企業的員工或者由名單中企業出資的個人,在被錄用前不得參加同行評審。

(完整《IEEE關於進入實體清單的會員/志願者參會等事宜的聲明》見文末)

從郵件和其附件文檔中不難看出,全球最大的非營利專業技術學會IEEE已將矛頭直指華為。

這是當今世界電子、電氣、計算機、通信、自動化工程技術研究領域最著名、規模最大的非營利性跨國學術組織,其會員人數超過40萬人,遍布160多個國家。

它出版了全世界電子和電氣還有計算機科學領域30%的文獻,還制定了超過900個現行工業標準。除此之外,它還每年發起或者合作舉辦超過300次國際技術會議。

其地位可想而知。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非營利性跨國學術組織,卻公然禁止華為員工擔任旗下期刊雜誌的編輯和審稿人。

在中美關係如此緊張的局面之下,本以為學術可以逃過一劫。

然而,事實啪啪打了所有人的臉。

在利益面前,科學無國界不過是個笑話!

中美貿易戰打響以來,華為一直處在風尖浪口。

美國各種各樣的禁令鋪天蓋地,企圖斷了華為所有的後路。IEEE的這一紙禁令,也是其對付華為的手段之一。

這一紙禁令之所以能引起轟動,其中一大原因,便是它赤裸裸的顛覆了人們對科學無國界的認知。

IEEE雖然是非營利性跨國學術組織,但由於其註冊地是美國,必須遵守美國的禁令。

在此之前,華為不僅是IEEE的重要支持力量,還是其密切的合作夥伴。

近幾年來,每年入選IEEE Fellow(IEEE院士,為協會最高等級會員,當選人數不超過IEEE會員總人數的0.1%)的中國人/華人約佔1/3,有些IEEE期刊則直接由中國學者創辦。

除了華人學者對IEEE貢獻極大之外,中國企業也對IEEE有很多贊助。

而此次矛頭所指的華為,有多位研究人員在IEEE擔任主編、副主編等職位。比如華為諾亞方舟實驗室計算視覺首席科學家田奇,曾擔任多種 IEEE 系列國際頂級期刊副主編、期刊編委及客座編輯;

再如,華為美研所光網絡高級專家劉翔博士,他是美國光學學會 Fellow、美國光學快報副主編、也是IEEE 通訊雜誌光學通訊系列主編。

2011年,為了表彰華為在IEEE 802.1AS標準制定中所作出的傑出貢獻,華為還獲得IEEE頒發的「傑出標準貢獻獎」。

網絡上也有不少華為和IEEE互相站台的消息和新聞。

 

然而,即便是再密切的聯繫,再高尚的學術,在美國的政治霸權面前,也一樣不堪一擊。

正所謂,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萬事皆如此,連學術也沒能例外。

 

IEEE禁止華為員工作為旗下期刊雜誌的編輯和審稿人。

這一條禁令到底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想必是所有人最關心的。

不少學術界的大佬們紛紛站了出來,表示IEEE的這一波操作產生的影響是不可估量的。

杜克大學電子與計算機工程系教授陳怡然,同時也是IEEE Fellow,發博表示:

看來是時候歐亞兩洲起一個自己的IEEE/ACE玩玩了!

南大教授周志華氣憤不已,表示:這是赤裸裸的干涉學術!

同時也提出了建議:IEEE只是在美國註冊,建議圈內IEEE各級管理層的專家向IEEE提議改到瑞士去註冊。

還呼籲大家:多多支持國內優秀期刊,例如《中國科學:信息科學》、計算機的《FCS》、綜合的《NSR》等。

同時,也有專家表示:

目前,華為的員工不能做期刊編輯,若是再往後發展,估計與華為相關的學者們甚至不能投稿、文章也不能審、會議也不讓贊助、也不能擔任各種協會職務了。若真如此,歐亞兩洲自創會議做學術研究或許是一條出路。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還是要積極投票支持華人學者參選各種學術團體領導職務。

清華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系副教授劉知遠則在知乎上預言:

如果再這樣對抗下去,未來世界上會出現雙備份的國際學術組織,學術期刊、學術會議、技術標準等等等等。我能想到的唯一好處,就是可以對付滅霸的響指。可見,如此的學術封鎖,百害而無一利!

 

學術界震驚不已,網友們更是氣憤至極。

 

聞聽IEEE這種突破科學學術人員底線的決定,IEEE NTC北京分會主席,北大教授張海霞發佈聲明怒懟IEEE,並申請退出IEEE期刊的編委會

 

【聲明】今日驚聞IEEE下令禁止華為專家參與期刊審稿,這遠遠超出了一個可以接受學術人的底線,做為IEEE的會員和期刊編委,我必須表明自己的態度:我申請退出我所在的兩個IEEE期刊的編委會,並給IEEE候任主席寫了一封公開信。這是我個人的態度,與任何其他組織和個人無關,特此聲明。

 

北大教授張海霞

張海霞,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北京大學信息科學技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現任全球華人微納米分子系統學會秘書長,全球華人微米納米技術合作網絡執行主席,IEEE NTC北京分會主席等。

人工智能專家韓銀和表示:

由於IEEE 在美國註冊,華為的員工或華為贊助的個人不能參與IEEE 論文接受前的審稿過程。如果這是真的,有華為項目的學者以後就不能參加IEEE 會議TPC和期刊評委了,這嚴重影響了學術交流和技術的進步,必須抗議!
IEEE的這一紙禁令將會帶來什麼影響,如今仍是個未知數。

像這樣的禁令是否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接連出現,我們也無法預料。

我們能夠知道的,是在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中,唯有自身的強大,才能使我們走得更遠。

科學有國界、學術有國界。

希望這場戰役能夠早日平息,更希望能還學術一個神聖的殿堂。

 

吃水忘了挖井人:超百名中國人曾任IEEE主編等職

對於計算機科學、電子工程等領域的人來說,IEEE是一個最熟悉不過的名稱。IEEE全稱「電氣電子工程師學會」,是一個成立於1963年1月1日的國際性電子技術與電子工程師協會,總部位於美國紐約。

作為全球最大的專業技術組織,IEEE在全球 160 多個國家擁有 430000 多名會員,在電氣及電子工程、計算機、通信等領域中,IEEE 發表的技術文獻佔到了全球同類文獻的約30%,每年出版140餘冊專業技術期刊,提供約 700 余種學報、技術通訊、會議論文集和會刊等出版物。

近幾年來,每年入選IEEE Fellow的中國人/華人約佔1/3,足見華人學者在這一領域的貢獻。

至於中國人對IEEE的貢獻,早在2012年時,IEEE中國搞過一次「IEEE期刊主編大搜尋」活動,當時已有近百位中國學者擔任IEEE各種期刊的主編、副主編、編委等職。

來源:IEEE中國官方微博

有些IEEE期刊,甚至是中國學者創辦的。如中國科學院自動化研究所副所長王飛躍教授,除擔任《IEEE 智能交通系統彙刊》主編、《IEEE 智能系統》主編外,還創辦了《IEEE 智能交通系統雜誌》 並擔任首任主編。香港科技大學楊強教授(曾是華為諾亞方舟實驗室創始主任),創建了 IEEE 刊物 Transactions on Big Data (IEEE TBD) 並任首屆主編。

具體到華為,則始終擁抱開源,為構建無線未來技術發展、行業標準和產業鏈積極貢獻力量。公開資料顯示,華為加入了 177 個標準組織和開源組織,在其中擔任 183 個重要職位,在 IEEE-SA、ETSI、WFA等組織擔任董事會成員

比如,華為是 IEEE P2413 的創始成員之一,華為提交的智慧城市和邊緣計算提案極大推進了當前的標準進程。華為也一直擔任 P2413 標準的主編。

華為也有多位研究人員在IEEE擔任主編、副主編等職位,比如華為諾亞方舟實驗室計算視覺首席科學家田奇,他是IEEE Fellow,曾擔任多種 IEEE 系列國際頂級期刊副主編、期刊編委及客座編輯;再如,華為美研所光網絡高級專家劉翔博士,他是美國光學學會 Fellow、美國光學快報副主編、也是IEEE 通訊雜誌光學通訊系列主編。

學術面對壓迫,只能唯命是從?

其實,這不是IEEE第一次採取類似的措施。

IEEE曾因禁運的要求,不讓伊朗學者擔任會議的大會主席或者財務官;也曾禁止古巴、伊朗、利比亞和蘇丹學者向IEEE任何出版物發表文章。

網頁鏈接:

http://listserv.utk.edu/cgi-bin/wa?A2=ind0310&L=jesse&D=1&O=D&P=4946

新智元在IEEE官網文件《7.8 IEEE 道德規範》中看到了這樣了一條內容:

網頁鏈接:

https://www.ieee.org/about/corporate/governance/p7-8.html

我們承認我們的技術在影響全世界的生活質量方面的重要性,並承認我們對我們的專業,其成員和我們所服務的社區的個人義務,特此承諾致力於最高的道德和職業行為,並同意:公平對待所有人,不參與基於種族、宗教、性別、殘疾、年齡、國籍、性取向、性別認同或性別表達的歧視行為;

然而,又是什麼原因讓如此頂級的技術學會針對個別群體展開禁令?或許是「壓迫」——畢竟,這樣的例子正在發生着:

據《科學》雜誌報道,據《科學》雜誌報道,5月22日,美國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LANL)前研究員圖拉伯·魯克曼(Turab Lookman)因被認為在參與中國的研究項目中作出虛假陳述於上周四在家中被捕,將面臨三項指控。一旦這些指控成立,將面臨最高長達五年的刑期

這正如周志華老師所述——赤裸裸的干涉學術

中美本就在學術方面有着多年的合作共贏的基礎,若是以後中美項目再無交集,必定對整個學術界來說一筆重大的損失。

杜克大學電子與計算機工程系副教授陳怡然表示:你有華為的funding也不能作為審稿人。以後各個國際會議TPC裏面的國內老師們可以集體退群了

以下是 IEEE 的部分主要學術會議:

  • FOCS: IEEE Symposium on Foundations of Computer Science 
  • HPCA: IEEE Symposium on High Performance Computer Architecture ICCV: IEE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omputer Vision 
  • ICDE: IEE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Data Engineering 
  • ICDM: IEE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Data Mining
附:IEEE關於進入實體清單的會員/志願者參會等事宜的聲明

1.會員資格和參與。一般而言,被列入名單的人仍然可以作為信譽良好的IEEE會員,並仍有資格獲得會員升級。但上述人員不得訂購從美國發貨的IEEE產品(如IEEE的帽子、運動衫,咖啡杯或其他非論文的實體物品)訂單。

 

2.出版物的訂閱和獲取。進入名單的人員可以繼續訂購和接收訂閱併購買其他IEEE出版物,以及IEEE Xplore上的公開資料。

 

3.參加會議。被列入名單的人員可以參加IEEE贊助的會議(無論是在美國境內還是境外),這些會議仍對感興趣的公眾開放。上述人員可在此類會議上發言或作陳述,在會議允許的範圍內,可以向會議提交材料以進入會議的proceeding環節,或在會後正式以書面形式發表。處於EAR會議和其他技術會議的豁免條款允許符合下列情況下公眾人員參會。(1) 「在」會議或研討會上分發信息……可以供感興趣的公眾使用」和(2)向公開集會和會議的組織者發放廣泛的書面材料或做presentation的人士。

 

4.會議/發表計劃會議。被列入名單的人員可以參與商業計劃以及與會議計劃或評估相關的其他會議。被列入名單的人員不得參加涉及技術討論的非公開會議或通訊會議。請參閱IEEE-SA關於參與BIS實體清單或個人的聲明。

 

5.社團和其他機構的領導會議。被列入名單的人員可以參加執行委員會,行政委員會或類似機構(或此類機構的小組委員會)等領導小組的會議,以討論或投票選舉業務、後勤、提名,選舉或組織治理的其他事務(儘管有關利益衝突的規則仍然適用)。但是,被列入名單的人員不得參加非公開會議或與技術相關的討論和通訊。。

 

6.論文提交。被列入名單的人士可繼續提交文章和其他材料以供發表。IEEE的工作人員和志願者可以繼續提供正常的複製編輯服務支持(比如糾正語法或拼寫錯誤,重新調整圖形圖像的位置,使其符合IEEE的標準樣式手冊)以及在論文被接受之後進行實質性的技術評論。

 

7.參與同行評審。在IEEE根據正常發表流程接受發表材料之前,被列入名單的人員不得接收或訪問其他人提交的材料。一旦材料被接受發佈,被列入名單的人員可以擔任該材料的編輯或同行評審員。

 

8.電子郵件帳戶和列表的使用。被列入名單的人員可以繼續加入郵件列表或使用電子郵件進行非技術性討論,可以繼續使用@ieee.org電子郵件帳戶,但IEEE會員應注意,自己與此類地址(或郵件清單列出的人員的任何其他電郵地址)的關於技術信息通信可能受到EAR約束。

 

9.贊助和捐贈。被列入名單的人員可以為會議贊助,提供獎學金或獎勵金(須在IEEE規則允許的範圍內,並符合IEEE的規則)。

 

10.私下或個人討論。被列入名單的人員與任何其他參與者之間在公開會議範圍之外的任何私人或個人交流均超出了IEEE此聲明的管轄範圍。各單位和個人應諮詢其公司或個人法律顧問,以獲取有關此類討論的指導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