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快递送错华为包裹这件事,真的是很匪夷所思。我本来还以为是小报捕风捉影的报道,但后来发现是路透社的独家消息。路透这个级别的媒体,公信力不需要怀疑,如果没有确切的把握肯定不会乱写,很快联邦快递也发了道歉声明。

被弄错的四个包裹里,有两个是从日本东京发出寄到华为在中国国内的办公室,一件在5月19日寄出,另一件是在5月20日寄出。华为方面一直没有收到这两个包裹,直到查了运输单号,才发现它们已经被转送到了联邦快递在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的总部。

另外两个包裹则是在5月17日从越南河内发出,分别寄往华为在香港和新加坡的办公室。但联邦快递把这两个件运到香港和新加坡后就没有继续投递,而是以“特殊状况”为由留置了下来。

越南发件方咨询联邦快递越南公司,得到的电子邮件答复是“联邦快递新加坡公司接到美国总部的通知,要求把包裹寄回(return)美国,因此我们正在把包裹寄回给发件人”。既然是寄回给发件人,又何来寄回美国呢?这是这个答复里自相矛盾的地方,但路透的文章里没有对此作出说明。

不管怎么说,联邦快递弄错了华为的四个包裹,这个基本事实是确凿无疑的,分析下原因不外乎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就是真的如联邦快递在道歉声明里声称的,纯粹是出了差错,没有受到任何外力的强制要求。这种情况不能完全排除,但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按联邦快递自己的说法,每天它们处理的包裹超过1500万个。原本它们提这个数字是想表明出错率低,但正因为如此更显得解释站不住脚。每天投递的海量包裹里,恰巧出错的四个包裹都是华为的?而且还是分别发生在越南和日本两个国家?而且还是在现在这么敏感的时候?只能说是巧,太巧了。

第二种可能,是联邦快递配合美国政府,主动拦截了华为的包裹。但是,如果真的要查看包裹里的内容,直接在收发地检查就可以了,借助仪器扫描就可以看到,实在不行撕开包裹看完再重新包装一下也不是什么难事,有什么必要一定要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把原件转寄到美国去呢?

退一步讲,就算必须送回美国,完全可以在系统里做做手脚,修改一下运输路径的记录。即使没办法修改数据,直接把这条快递信息从数据库里暂时屏蔽就可以了。总之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让华为在收到快递的时候发现不了包裹已经去美国走了一圈。有心拦截包裹,却还让华为能轻而易举地跟踪包裹的去向,这听起来实在有点太愚蠢了。

而且联邦快递又不是美国的国有企业,根本不需要看特朗普的脸色办事。谷歌切断对华为的安卓支持,但这是因为美国商务部禁止美国企业向华为销售零部件和技术,逻辑上是能解释通的。但美国政府目前并没有针对快递业做出任何规定,如果联邦快递主动配合拦截包裹,失去的恐怕不仅仅是中国的业务,也会大大地影响他们在全世界的企业形象,毕竟诚信是物流行业最重要的生命线。

第三种可能,就是美国的情报机构在联邦快递不知情的情况下,黑进联邦快递的系统,劫持了华为的包裹。

按照美国政府的作风,这么肮脏又愚蠢的事情完全做得出来。

但同样让人感到困惑的是,联邦快递系统的安全性会这么差吗?而且如果真的有心抢这几个包裹,又有什么必要大费周折地把包裹送到联邦快递的美国总部呢?如果没有联邦快递的配合,他们又打算如何把包裹从美国库房里偷出去呢?

总之不管哪种解释,似乎都存在不合情理的地方。但这件事总的来说也不算太重要,在目前的大环境里,最多也就是主旋律里的一个小插曲罢了。

#

不过我倒是想借这个话题说点题外话。在现在这种风声鹤唳的时候,很多事情看起来很像是整个美国在对华为进行围追堵截,以至于我们会同仇敌忾地把“美国”看成是一个敌人。

但我要顶着锅盖说一句:并不存在“美国”这个敌人,因为所谓的美国并不是一块固若金汤的铁板,并不是所有人都在用同一个调门同一个声音说话。

美国更像是一团散沙,它的社会内部充斥着各种各样不同的声音,很多时候这些声音并不统一,甚至是互相矛盾的。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看过美国大选的辩论你就知道美国社会的撕裂程度,在很多问题上不同派系不同利益群体之间存在着根本的分歧。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弄清楚美国社会的这个特点对于我们认清当前的形势是很有必要的。

特朗普试图发起一场新的冷战,这没有疑义,对华为的围追堵截是铁幕落下的一个标志。特朗普还没有来得及在墨西哥边境建好墙,已经开始准备建一堵把中国挡在外面的墙。

如果一定要用敌人这个词,那特朗普是敌人,美国政府是敌人,这些说法都没有问题。

但在美国社会内部呢?有一半的人支持特朗普的做法,也有另外一半的人并不支持乃至反对特朗普的做法。

美国的媒体也是一样,真的没有必要把它们都想象成美国政府的打手。有福克斯这样和特朗普站队的媒体,有 Tirsh Regan 那样面目狰狞的女主播,但大多数媒体是天然站在权力对立面的。远的有当年水门事件里把尼克松赶下台的《华盛顿邮报》,近的有这几年主流媒体对特朗普铺天盖地的嘲笑批评。

在涉及华为的问题上,我看到的大多数主流媒体保持着谨慎克制的态度。列举几个报道的标题你就明白了。

彭博社5月25日的报道:特朗普扼杀华为的举动会让美国科技行业后院起火。

Politico 5月24日的报道:特朗普打击华为,支持他的农村地区受到的影响最严重。

《纽约时报》在5月20日的言论版上还刊登了华为副总陈黎芳的文章《美国需要华为》。

还有5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上CNBC节目,主持人一再追问他是否有华为违法的证据。

大的跨国公司就更是这样了,它们需要中国市场,所以它们希望看到中美关系改善,不会希望看到中国被特朗普孤立在外。

苹果需要中国人购买iPhone,好莱坞需要中国人看大片。当年《阿凡达》登顶影史票房冠军,中国的票房只占全球票房的几个百分点;但到了《复联四》,中国票房的占比已经接近全球票房的四分之一。

作为中国人,我想大多数人并不希望这堵墙真的如特朗普所愿建起来。

如果我们把美国看成是一个统一的“敌人”,把所有的公司、所有的媒体都看成是被特朗普操控的棋子,那我们就给自己树立了无数的假想敌,苹果需要抵制,好莱坞大片需要抵制,一切美国的东西都要抵制。

民族主义和对抗情绪就被煽动起来了,在特朗普把墙建起来以前,我们自己先在心里建起了墙,而这大概正是热衷于对抗的特朗普所乐于看到的。

但是如果我们不把美国看成是一个统一的敌人,就能明白美国社会里那些不一样的声音,恰恰是我们可以说服争取和利用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