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FBI历史上破获过许多著名的案子,单绑票案就能列出一个长长的清单。

在FBI处理过的绑票案中,有无端撕票的,有无头绪之后变无头冷案的,有绑匪主动投降的….

然而,没有一个绑票案像“Urschel绑票案”一样,是由被绑架者——“肉票”本人破案的:

这原本是一场看似完美的绑票,步步为营且行动缜密,然而,在拿到赎金之后,绑匪们却无比迅捷的速度被抓获,一切都因为,被绑架的俄克拉荷马城首富Urschel,堪称史上最开挂的肉票之一,他在被蒙眼,堵耳,剥夺人身自由的情况下,居然凭借极其有限的感官和记忆,推理出种种细节,最终令FBI将绑匪一举抓获…..

这个神奇的绑票案,让我们从头说起…..

Urschel于1890年出生在俄亥俄州一户普通人家,家里原本没什么背景,成年之后,Urschel因缘际会结识了俄克拉荷马城石油大王Thomas Slick的妹妹,两人很快结婚,Urschel成了Slick的妹夫,他努力辅佐大舅子Slick,很快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1931年Slick去世,他指定妹夫Urschel作为自己的部分固定资产托管人,一来二去,Urschel由此跃升成为了俄克拉荷马城的首富。

Urschel万万没想到,自己刚当上俄城首富没多久,就因为树大招风,惹上了大麻烦….

1933年7月的一天,Urschel正和朋友Catlett在俄城的住所里玩桥牌,突然门被嘭地一声撞开了,几个蒙着脸,手里拿着机枪的人闯了进来,他们一进门就用枪指着屋里的几个人,Urschel和Catlett下意识地举起了双手,他们的妻子则在一旁吓到瑟瑟发抖….

(以下部分图片来自于纪录片场景还原)

几个蒙面人也不废话,直接用枪把Urschel和Catlett押到屋子外面的车上,然而分别给两人用布条蒙上眼睛,嘴巴缠上布条,耳朵里还堵上棉花,总之,从上到下捂得严严实实之后,才启动开走了车。

当开出13公里之后,绑匪们打开两人的钱包查看了一番,查看了钱包里的证件,确定了Urschel的身份后,他们就地把Catlett继续蒙眼堵耳扔在路边,然后留下Urschel继续行进。

此时的Urschel隐约感觉到Catlett已经不在车上了,此时的他已经差不多猜到了,自己被绑架了,绑匪很可能会向他家人索要赎金。

此时的俄城首富Urschel,坐在汽车的后排,他双手被反绑,眼睛被蒙住,耳朵被棉花堵住,嘴巴也被胶布封住,不能发声,在绑匪眼里,这俨然一块待宰的肥肉…..

而汽车行驶的路途中,其中一个绑匪还揭开Urschel耳朵里的棉花,对着他威胁到:

“不要试图反抗,更不要试图叫喊,要是让我看见你睁眼,我立马杀了你….”

Urschel听到吓坏了,一路上,他果然配合绑匪,主动把眼耳口都封得死死的,生怕被绑匪认为他不老实。

就这样,汽车离开俄克拉荷马市两个小时之后,绑匪们抵达了一处农场,换上了一辆大一点的车继续前行,这个过程中,Urschel照样被蒙上双眼,耳朵塞着棉花,看不见也听不清….

绑架Urschel的车继续前进,不知开了多久,车子进入某个小镇境内,绑匪接头的人早就等在了这里,他们早就收拾出来了一处房子,用来关押大肉票——俄城首富Urschel。

夜幕降临之后,绑匪们把Urschel关进了车库里,Urschel就这样被锁在屋子里,他躺在床上,手上被锁链套牢,依旧被剥夺了视觉和听觉,看起来,Urschel几乎没有可能知道自己被关押的具体地点了。

到了晚上,Urschel被绑匪叫醒,他蒙眼的布条被暂时揭开,绑匪用枪抵着他的后背,让他遵照指示写了一张纸条,在纸条上,他写上了绑匪要求的内容:

让Urschel的手下人支付赎金,尽快筹集绑匪们要的20万美金,Urschel指示由他在俄克拉荷马城的下属E.E Kirkpatric负责递送赎金,依照绑匪要求,这事不能跟任何透露,妻子也不行,信息往来禁止电话沟通。

此外,绑匪们还要求,当初和Urschel一块儿被绑架的朋友Catlett充当谈判中间人。

确定了这些基本要求之后,绑匪们启动了一场精心设计的,传递赎金的计划。

首先,他们指示Catlett在《俄克拉荷马日报》上登出了一则假的“出售农场”的广告,在广告登出之后,Catlett惊讶地发现“出售农场”的广告下面插入了一栏地址,那便是绑匪们让Catlett之后去收信的信箱地址。

7月28日,Catlett果然收到了一封收件地址为”俄克拉荷马日报”的信,信中要求Urschel的铁杆下属Kirkpatric收齐20万美金现钞后交赎金,他必须在晚上10点10分坐上去堪萨斯城的火车,之后进入Muehlebach酒店,以指定的假名“来自小石城的Kincaid先生”登记入住,之后再等待进一步指示。Kirkpatric抵达酒店之后,他很快接到酒店前台留下的纸条提示,让他带赎金登上一辆的士,到另一座名为LaSalle酒店,抵达酒店之后,他将按照指示往西走一到两个路口….

Muehlebach酒店

下午6点左右,Kirkpatric扛着装了20万美元现金的袋子抵达LaSalle酒店门口,然后他开始往西走。

大概走了一个半小时路口,他很快察觉到有个蒙面人在向他靠近,那人靠近他之后,立刻用之前约定的假名问到:

“Kincaid先生,该让我拿走那个包了。”

然后,这人抓过包裹,告诉他回酒店等消息,Urschel很快就会被释放。

3天之后的7月30日,Urschel果然被释放了,他被一辆出租车扔到了俄克拉荷马城北部的一个地方,他口袋里只有10美金,用来付出租车费,当然,被扔在路边的首富被路人发现时,依然被绑得严严实实,眼睛蒙住,耳朵塞满棉花,因为多日缺觉,他一副落魄不堪的样子…..

不管怎么说,俄城首富Urschel总算有惊无险地安全归来,绑匪们从绑票,到要赎金,整个过程堪称完美,没留下一丝明显的线索。传递赎金的Kirkpatric和收信的Catlett也都全程被绑匪微操,抓不到和绑匪直接联系的线索….

Urschel被绑架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FBI传奇局长胡佛得知这个消息,派出大量警力调查这个案件,胡佛本人对这个案子重视也是有原因的,因为美国一年前刚刚出了一单轰动全国的绑架案:

独自驾机飞跃大西洋第一人,飞行员林德伯格20个月大的儿子被绑架后撕票。

因为这个案子,FBI承受了举国上下的巨大压力,因此,对于俄城首富Urschel被绑架勒索20万美金,FBI老大胡佛无比看重,誓要将绑匪捉拿归案。

然而,FBI探员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从头到尾被一直被禁锢,眼不能看,耳听不清,不能讲话,被锁在原地不能主动,被控制地无比严密的石油大亨,竟然是一位开挂的肉票,天生的侦探,他从被绑架的第一刻起,就启动了侦查和追踪程序,他一边详细回溯自己被绑架后的每一个细节,一边据此推理出合理的信息:

Urschel开启了自我推理模式,他表示,虽然自己被绑匪的布条蒙上了眼睛,耳朵也被棉花堵住,但是,他依然能隐约听见朋友Catlett被释放的声音,并记得朋友被扔在路边的大致时间…

在朋友被扔下车后大约1小时,Urschel认定绑架他的车途径了两片小的油田或者是两个大油田的边缘,作为一个常年从事石油开采的老板,他的鼻子敏锐地嗅到了原油的气味,而被棉花塞住的耳朵依然能听到钻井的声音,并凭借钻井的声音,推断出了油田的规模——两座小油田或者大油田的边缘…..

有了时间点,时间间隔,再加上车速,途经油田这几个线索,Urschel认为,根据地图便大致能推断出绑架他的汽车行进的方向了,FBI根据油田这个线索,以俄城为圆心画了一个小圈,很快发现,绑架Urschel的车大致是往南行进的(从俄城开出一个多小时的路上经过了两座小油田)…

也就是说,从俄城(属于俄克拉荷马州)出来,绑匪很可能往南边的德克萨斯州开去。

而根据汽车行进的速度和时长,Urschel还认为他被关押的地点,距离俄克拉荷马城大约960公里(如果汽车没有不停地变向)。

除此之外,Urschel还提供了一个相当重要的线索,他清楚记得自己被关的屋子上方,有飞机起降的声音。

于是,从关进来第一天起,他就偷偷竖起耳朵,仔细辨别飞机起降的时间,根据Urschel提供的起飞航班间隔时间,FBI探员很快推算出,飞机每天降落时经过Urschel屋子上空的时间点大致是早上9:45或下午5:45(Urschel虽然被蒙上了眼,但还分得清白天黑夜)。

于是,FBI开始挨个查阅离俄克拉荷马市960公里半径的城市里(主要是南边),各个航空公司的航班时刻表。结果发现,南部有两个比较接近的航班,一个是从德州Fort Worth出发的,早上9:15起飞的航班,另一个是从德州的Amarillo出发,下午3:30起飞的航班…..

而这两架飞机,都是在德州的Paradise附近机场降落的,降落的时间分别是早上9:40~9:45,和下午5:40~5:45!

不出意外,Urschel被关押的地方,基本锁定了德州Paradise市机场附近,FBI探员们再拿出地图仔细一看,Paradise机场附近有一个农场,人迹罕至,是最适合关押Urschel这个大肉票的地方!

就这样,FBI很快锁定了这座农场,8月12日,FBI带着大队人马突袭了农场,抓住了农场所有人Shannon和她的女儿Kathryn,以及女儿的丈夫Geroge Kelly。

Geroge Kelly

而这位Geroge来头可不小,他之前有犯罪前科,曾犯下多起抢劫和盗窃,绑架俄城首富Urschel这种事,他显然也是最有犯罪动机的人。FBI又很快找到了Geroge绑架Urschel的证据,这位俄城首富在被绑架期间,除了一边记忆一边推理,用完全的嗅觉和不完整的听觉收集周围的信息之外,还特别注意在现场留下自己“到此一游”的证据——指纹,在绑匪们不注意的时候,Urschel就会在屋子里四处摸来摸去,尽可能多地在房间里留下指纹。

于是,在农场的一座可疑的屋子里,FBI找到了大量Urschel留下的指纹。

最终,经过进一步调查审理,以Geroge为首的绑匪一行十多人全部落网,Geroge等主要策划人被判处终身监禁…..

Urschel本人于1970年去世,关于这场绑架案的全部经历,他一直铭记于心并终生难忘,后来讲案件的细节讲述给了自己的侄子。

2014年,Urschel的侄子出版了《俄克拉荷马城最臭名昭著的案件》一书,书中对“Urschel绑架案”有详尽的描述。

事隔多年,不少外人描述起这个绑架案都会心有余悸,而Urschel本人却不可思议地如同开挂了一般,凭借仅存的感官和记忆,推理出了众多有力的细节,最终破获了案件。

有些人,天生就是侦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