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一起床,注意力不可能不被“中美女主播(刘欣翠西)之辩”吸引。N多朋友在微信里给我发了各种链接、文章、微博等等,显然,这个话题太“沸”了。

看了16分多钟的对话视频,看了《纽约时报》、《南华早报》等英文媒体的相关报道,也去看了翠西和刘欣的twitter及底下的留言,各种观点都有。这里,我集中说点这场“辩论”——或者说“对话”中所暴露出来的逻辑错误以及辩论陷阱等问题。

因为,对我们普通人也很有借鉴意义,我们很多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有这些问题。

翠西一开场就犯了连环逻辑错误

她表示央视CGTN是受中国共产党监管的,因此得出结论,刘欣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员,她此次发言也是代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她认为可以从中看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如何看贸易战,以及如何看待美国。而她强调她自己作为福克斯商业频道的一个主持人,只代表她个人,不代表任何人。

来看下她的原话:

“今晚我有一位来自中国北京的特殊嘉宾,来谈论美国和她的祖国之间的贸易战。她是来自由中国共产党监管的英语新闻频道的主持人,我知道,她可能不同意我所说的一切,但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机会,一个可以听到完全不同观点的机会,随着贸易谈判陷入僵局,了解中国共产党是如何看贸易(她用了trade,没有用trade talk, or trade war)和美国的,很有帮助。这里我要做一个“利益不相关”的严正声明,我作为福克斯商业频道的主持人,不为任何人说话,只代表我自己发言。而刘欣,她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份子。但是没关系,就像我说的,我欢迎在我的节目上有不同的视点和角度。

在大家了解这些背景之后,现在我们欢迎刘欣女士。”

这里面有哪些逻辑错误呢?

1, 由“央视是受共产党监管的”得出结论,刘欣必然是共产党员。

要反驳这个问题很简单,反问一句,现在美国是共和党人特朗普在当总统,特朗普组阁了现任政府,但能说所有在这个政府里工作的人(可不止是内阁成员),都必然是共和党?显然不是。这个逻辑错误,既和翠西自身的逻辑缺陷有关,也源自于她的偏见,而偏见,是因为对中国并不够了解,对中国的知识储备不够。翠西不知道中国除了共产党其实还有很多党派,央视里不仅有很多人不是共产党员,甚至还有其它党派人员。

2, 刘欣因为在央视工作,在上外媒节目时,她的个人发言,也就必然代表共产党、代表中国政府的观点。

第一,刘欣不是共产党员。第二,刘欣此次发言代表谁的观点,这难道不应该是刘欣自己来声明吗?不该由别人来想当然地盖棺定论。第三,翠西的这种推论方式,还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就是,所有共产党人都是一个观点,所以一个人说话,就可以代表共产党全体。显然,这不是事实。难道美国共和党人对所有问题的看法也都一致?一个人(哪怕这个人是现任总统特朗普)说话就可以代表所有共和党人的观点和意见?

翠西在个体和集合的概念上,不止一次地犯错误。在这里,我插一句,再点评一个和逻辑无关的问题。

翠西强调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机会,让美国观众知道中国政府是怎么想的、怎么看美国的,我只想问:

福克斯商业频道一直以来是怎么handle“平衡报道”的原则的?难道平时,他们一直都没有来自中国这边的声音吗?他们一直只报道来自美国内部的声音?

Interesting. 所以,刘欣在开场白里表达自己很珍惜这个“前所未有(unprecedented)”的发声机会,是非常智慧的一笔。

这绝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礼貌式感谢,而是用一种很柔软但却有力的方式,戳中了对方长期以来“不平衡报道”的事实。

本来,她的大方应邀,就已经展现出了一种来自中国的openess,愿意对话的姿态,让美国普通观众更多了解关于中国和中国声音。

而回顾这轮对话,刘欣的回复特别棒:

1,单刀直入,亮出自己的非党员身份。2,表明自己的发言只代表个人,不代表共产党或中国政府。

关于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翠西再次将个别侵犯知识版权的行为扩大上升到整个国家行为,上升到整个中国公司的行为。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逻辑错误。

打个比方,我们能因为比如去年美国有1000(假设的数字)个人被判强奸,就说美国男人都是强奸犯?我想翠西自己也会不同意。我们应该分清楚个体概念和集合概念的不同,并且准确使用。

很遗憾,不单是毕业于名校哥伦比亚大学的翠西会犯这个问题,很多人,包括很多受过良好教育的高级知识分子,都很容易就犯概念混淆的错误、以偏概全的错误。

我还记得,我曾经因为买橙子没有挑那种带“脐眼”的,就曾被一个朋友轻率地下了结论,你一看就是不会做家务的。

好吧,她也是毕业自名校的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可显然在这个问题上是有逻辑错误的。

家务是个集合概念,包含了各种劳作。挑橙子就算可以被纳入为做家务的一种,但显然,它不能代表“家务”这个集合概念。

可当你混淆个体和集合概念混淆不清时,就容易做出一个错误推断,仅仅因为一个人不会挑橙子,推导出她不会做家务。

显然,了解我的亲戚朋友,经常看我在朋友圈或者公号里po烹饪和收纳整理的读者朋友,大约都不会同意这一点。

所以,当这个朋友跟我说“中国科技公司都是小偷”,甚至今天还以“刘欣已经承认了的确存在知识产权侵犯”,来证明自己之前的观点正确时,我一点都不意外。

只是很遗憾,这个朋友,其实没有看完整刘欣的反驳,或者说没有完全看懂。刘欣说的很清楚了,而且非常有力。

是的,中国的确有公司或者个人侵犯知识产权,甚至窃取商业机密,但这其实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也都存在,包括在美国,我们也经常看到各种起诉侵权和盗取商业机密的案子,难道我们就能因此说,美国人都是小偷?同样,我们也不能因为部分案例的存在,就说中国人全是小偷,全不尊重知识产权。相反,中国社会,从政府到民间到业界,大家都有共识,应该尊重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好的发展。刘欣的反驳非常漂亮。

就在前两天,我还和朋友在一个小范围的朋友群里讨论关于怎么看美国一些声音指控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问题,他的回答特别好,分享给大家:

现象的确是存在的,即便国家制定了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政策,在执行中也难免会出现各种问题,关键还是要看违法行为的出现,是否是政策目标本身导致的,是否是国家意志导致的。

的确,比如每个国家的法律都在说偷盗、抢劫、杀人是违法的,也都会对违法行为予以制裁,可依然有很多人以身犯法,但能因此就说法律在鼓励和保护这些人去犯法吗?显然不能。我想说,如果人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尤其是因为要捍卫自己的偏见或者自大,而拒绝认识自己的错误时,谁也救不了。

03

另一个我特别想说的问题是,当我们辩论也好,日常里表达观点时也好,究竟该如何做一个有逻辑的、理性的表达者。我认为,首先第一条就是:

在抛出一个观点时,请同时给出论据和论证。没有论据和论证支撑的观点,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看一下翠西的诸多发言,不难发现,她绝大部分时候,都是只表达观点不给论据和论证的,或者是含糊其辞地给出很大很空的论据——比如这种说法,“无数的报告都显示了”。Well,please name it. 而且,不要拿出错误的数据。就像我们都知道的“6000亿”。其实,哪怕是时间有限,你也应该给出至少一个核心的论据来支撑自己的说法。

而在这一点上,刘欣堪称她的榜样。

比如在反驳“国家资本主义(state-capitalism)”这个说法时,刘欣是在用扎扎实实的数据告诉翠西,民营企业在中国经济中的实际比例和巨大贡献。

其实,任何时候,想要说服别人,都很简单,在抛出观点的同时,给出你的论据和论证。就比如,我那位说“中国公司都是小偷”的朋友,如果在抛出这个观点时,同时能拿出实实在在的证据,证明这个比例足够大到可以用“集合概念”,我并不会仅仅是因为民族感情,就不认真思考ta的话。我们需要的是,以理服人。

第二,在表达观点时,从来不是谁情绪激动,谁就有理。聪明的辩论者,懂得克制自己的情绪。

翠西之前极端戏剧化、带有表演性质的情绪我们都看到了,结果是什么呢,目力所见,绝大部分中国网民都认为她太不专业了。

我的分析,正是批评声音的广泛存在,让她这次在情绪化的问题上较之前有极大收敛。

做一个情绪平稳的、文明的意见表达者,才能赢得他人的尊重。这里,我不仅仅是在批评翠西的表现,其实,反观我们自己的网络世界,情绪化的表达也很多。

虽然一个人说话事实上是否有道理,严格意义上和ta是否带着情绪说这些话,并不呈直接相关性——一个愤怒的人,可能说的话是有逻辑的,一个平静的人,也可能说话没逻辑,但不可否认,人在情绪化、尤其是过度情绪化时,在那个时刻,理智容易被情绪干扰,从而理智掉线。

所以,当我们想要说服他人时,首先应该是要求自己做一个有理有力有节的意见表达者。

1,我的观点表达,论据论证充分、到位吗?2,我是否情绪足够稳定,适合一场互相尊重的、平等开放的讨论?

在反驳对方时,这两点同样适用。只抛售观点,只抛售情绪,只能证明自己的脆弱和不堪一击,并无法赢得对手的尊重。

04

最后,引用一下《纽约时报》中援引的一段评论来收尾文章。乔治亚州立大学(Georgia State University)研究中国媒体的副教授Maria Repnikova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评价:

“Seeing someone speaking perfect English and answering questions in an open and eloquent way is already a very different China than most Americans are used to seeing.

看一个中国人说着完美英语,用一种开放的、雄辩的方式来回答(美国主持人)的问题,这已经是让很多美国人看到了一个与他们过往印象非常不同的中国。刘欣,Well done!/s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