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6月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與瑞士聯邦委員兼外長卡西斯舉行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突然宣布:“美國願意在‘沒有前提條件’的情況下與伊朗進行談判。” 

(圖源:reuters)

就在兩周之前,美國總統特朗普還叫囂“倘若伊朗想要開戰,那將是伊朗的正式終結。”至今美國的航母仍在阿拉伯海,對伊朗虎視眈眈。然而蓬佩奧突然對伊朗“示好”,讓人一時摸不到頭腦。

“倘若伊朗想要開戰,那將是伊朗的正式完結。永遠不要再次威脅美國!”

(圖源:推特)

很多媒體甚至將蓬佩奧的聲明翻譯為“無條件談判”,更加體現了特朗普政府對伊朗政策的轉變。但談判這件事和談戀愛的道理一樣,只能 “兩廂情願”才行。一方面特朗普借蓬佩奧之口將“熱臉”獻了出來,另一方面還得看人家伊朗答不答應。

(圖源:AP)

果然,就在蓬佩奧提出“無條件”談判的當天,伊朗外交部發言人就做出了回應稱,蓬佩奧的言論是“文字遊戲”,對德黑蘭來說重要的是美國政府“對伊朗國家的一般態度和實際行為”的改變。

說這話並不是因為伊朗鐵了心想要和美國死磕到底,而是因為蓬佩奧嘴上說“無條件”談判,但是還沒開始談就已經列出了一大堆條件。就在他表明談判意願之後,馬上放出了一堆“狠話”:

“我們準備和他們坐下來。但美國努力從根本上扭轉伊斯蘭共和國這一革命力量的惡性活動,將繼續下去……我們當然做好了準備,當伊朗能夠證明他們行事像個正常國家時就可以談。”

這彷彿就是在說“我勸你當個人吧!” 

而且更加諷刺的是,就在蓬佩奧提出“無條件”談判的前一天,美國“林肯”號航空母艦還在阿拉伯海進行了一場聲勢浩大的聯合演習。美國空軍發言人聲明強調,此次演習是“模擬打擊行動。”明擺着就是針對伊朗。

(圖源:ABC)

這就如同把刀架在人家脖子上、還往人家臉上啐了一口痰之後問“你想談判嗎?”一樣,伊朗怎麼可能會答應呢?

而且就像是伊朗外長所說的,美國的實際行動對伊朗來說才是重要的。目前美伊最大的分歧就是《伊核協議》,而且本來就是美國作為違約者先退出了這項協議,如果美國能重新遵守協議不就得了嗎?

但是“退群”容易“加群”難,在一定程度上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其實是“身不由己”。

首先,伊朗的崛起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伊核協議》簽訂後暫時消除了伊朗核武的威脅,但伊朗經濟在制裁鬆動後迅速釋放。1000億~1500億美元海外石油款項解凍,同時伊朗石油出口增加1倍。很顯然,《伊核協議》未能阻止伊朗崛起步伐。

伊朗原油出口量在制裁前後的變化

(圖源:聯合財經網)

其次,最受伊朗威脅的國家莫過於以色列。生活在阿拉伯世界之中的以色列本來就危機四伏,而伊朗更是與以色列有不共戴天的仇恨。隨着華爾街金融資本勢力(猶太資本為主導)日漸滲透和控制美國政府,美國的中東政策日漸被以色列綁架,所以無論是退出《伊核協議》還是制裁伊朗,都是為以色列爭取生存空間。

2017年訪問以色列特朗普站在哭牆前

(圖源:AP)

最後,通過製造“可控混亂”刺激油價上漲。作為一名商人出身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會放過視力範圍內所能及的任何利益。隨着美國頁岩油革命的完成,美國正在從能源進口國轉為能源出口國。歷史證明,中東地區稍有騷動,國際油價就蹭蹭上漲。中東“無中生有”衝突或對峙,能讓美國這個“中間商”賺差價。

美國原油出口量在2014年後瘋長

(圖源: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

但是,局座早就說過,而且說過很多遍,美國和伊朗打不起來。並且我們不也不止一次的分析過,美國不會輕易對伊朗動武。

而且從現在來看,美伊之間非但打不起來,而且將結束目前這種對峙狀態,至少是美國單方面想結束這一對峙。

上個月伊朗總統魯哈尼就曾親自“爆料”:美國向德黑蘭發起過8次談判協商,但都被伊朗拒絕了;特朗普也曾承認,將 “不以推翻伊朗現有政權”為目的。而上一次美國在做出這樣的宣布,是針對敘利亞總統巴沙爾。

毛主席曾經說過:美帝國主義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講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講理,要是講一點理的話,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現在,或許到了美國“講一點理”的地步了。

但是不要對美伊何談抱有過多期望,即便特朗普放棄了推翻伊朗現有政權的想法,也會與伊朗簽訂一份“更大、更好、更廣闊的協議。”

特朗普對伊朗的態度,從與他和中國打交道的方式就可以看出來。中國國務院發布的《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中提到,美國前後三次變卦,並且在妄圖在一份貿易協議中寫入涉及到中國主權的內容。

特朗普與中國談判都敢“獅子大開口”,與伊朗談判將更加肆無忌憚。

同時值得警惕的是,對伊朗的鬆懈,預示着美國將在其他方向有所動作。美國在中東減少存在,就意味着將在亞太刷存在感。按照局座的預測,正面的貿易戰已經到來,接下來美國很有可能在台海及南海搞事情。

 

山雨欲來風滿樓,紅色陰霾預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