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香港民眾昨晚參加支聯會舉辦的六四30周年晚會,傳承“六四精神”,並以行動表明“不會忘記六四”。依香港警方估計,今年參加六四晚會的人數達3.7萬人,超過去年的2倍。組織者估計應有18萬人參加紀念六四晚會。

據中央社今天報道,精神不滅抗拒送中,香港六四30年晚會人潮倍增。香港民眾4日晚間參加六四30周年晚會,擠滿6個足球場的人群手持燭光,場面壯觀。

報道說,大批香港民眾今晚參加支聯會舉辦的六四30周年晚會,傳承“六四精神”,並以行動表明“不會忘記六四”。依香港警方估計,今年參加六四晚會的人數達3.7萬人,超過去年的2倍。支聯會則表示,今晚參加六四晚會的人數多達18萬人,去年的晚會則有11.5萬人。而香港警方估計,去年六四晚會的參加人數為1.7萬人。

據大會發表宣言指出,“深信站在歷史公義的一方!我們順應民主自由的歷史大潮流!六四必會平反,專政必會結束,民主必會實現。”

中央社說,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每年都舉行“六四”燭光晚會,這也是全球唯一一個每年都舉行這項紀念晚會的地方。

今年剛好是“六四”30周年,一如支聯會事前預料,參加人數相當多,晚會進行前的一個小時,已有大批市民提前進場。即使大會開始後40分鐘,仍有許多人從四方八面進場,當中不少是父母親帶同小孩進場。9時左右,人群已坐滿了6個足球場,並延伸至附近草坪。

該報道說,今年的燭光晚會主題是“人民不會忘記”、“平反六四”和“公義必勝”。泛民主派各黨派的知名人物都有出席,包括被視為泛民精神人物的李柱銘和黎智英。晚會於8時舉行,首先播放“八九民運”和“六四”鎮壓片段,以及香港主權轉移以來發生的政治事件,包括“佔中運動”和近日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接着,大會方面向民主烈主永垂不朽紀念碑獻花,並燃點大會台上的火炬,傳達薪火相傳的精神。其後,大會進行致悼辭、默哀一分鐘等儀式。

報道指儀式進行期間,台下市民一一手持白蠟燭,照亮整個維園。

該報道說,今年的燭光晚會還播放了北京“天安門母親”成員、“六四”遇難者王楠母親張先玲的錄影談話。張先玲說,30年來維園的燭光陪伴她們(天安們母親)走過坎坷歷程、溫暖她們的心,她向香港同胞和歷年來世界各地參加晚會的朋友,表示最崇高敬意和衷心感謝。

張先玲說,30年來她們找到的遇難者只是冰山一角,但足以證明“六四”鎮壓的殘酷。張先玲又說,她們30年來堅持公開真相、賠償和問責3項訴求,多次就此向政府提出對話,但當局一直不敢面對和回答。

據該報道說,在晚會上,大會方面也譴責港府修訂“逃犯條例”,令港人陷入可能被遣送中國大陸的恐懼中,呼籲與會者反對修法,並嘲諷相關草案是“送中”條例。

media香港民眾4日晚間參加六四30周年晚會,擠滿6個足球場的人群手持燭光,場面壯觀。

,,维园烛光晚会

主辦方稱18萬人參加維園燭光晚會悼念天安門事件。

中國北京六四民運30周年,中國在嚴密管控下,官方與民間也沒有大型悼念活動,30年前民眾集會高呼民主和自由的天安門,早上照常舉行升旗儀式,但在中國社交媒體上難以搜尋到與“六四”相關或帶有暗示的內容。

中國官員和官方媒體罕有就“六四”表態,試圖為事件洗白,以維持穩定和經濟發展的名義將當年的武力鎮壓描述為合理。美國與歐盟分別發出聲明,促請中國政府公開當年死傷人數,正視人權問題。

而香港則維持每年悼念的傳統,大批民眾出席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晚會,希望憑藉點點的燭光,讓記憶不會褪色,把歷史傳承下去。主辦單位支聯會表示人數超過18萬人。但香港警方表示,最高峰人數約3.7萬人。

维园烛光晚会

銘記六四在香港維園的燭光晚會上,與往年一樣,同樣有獻花、默哀、致悼詞、誦讀大會宣言、全場演唱民主歌曲、播放“天安門母親”成員錄像講話等環節。

現場不乏中國大陸的學生和遊客,然而BBC中文記者要求採訪時,他們大多要求化名、不能露臉,反映他們擔心中國當局打壓的疑慮。

就讀香港大學的大陸學生黃同學對BBC中文表示,她對香港持續悼念“六四”感到敬佩,如果不是來香港讀書,也許她對這段歷史也會不聞不問,雖然她認為中國爭取民主十分困難,“但至少有一群人支持當年的學生,我覺得這已很好,令我很感動。”

來自成都的曾先生今年44歲,30年前他曾為成都的示威學生在街上送水支持。他帶着自己的太太和11歲的女兒特意來到香港,希望自己的女兒可以認識到真正的歷史。他的女兒說,“我今天是來學習關於國家的歷史的,現在覺得這個國家不比其他國家好。”曾先生還說,香港原本應該是中國通往民主的跳板,但現在反倒受中國影響嚴重,對未來香港民主狀況表示擔憂。

烛光晚会

烛光晚会

烛光晚会

caption40歲的香港人陳先生,帶著兒女參加悼念集會。今年40歲的香港市民陳先生,帶著兒女參加“六四”悼念集會,他對BBC中文表示,作為父親,有責任教育下一代,告訴他們歷史,“在他們還沒出生前,有一群人為他們犧牲,為他們爭取民主自由。”他期待看到中國也能公開悼念“六四”的那一天。

55歲的鄧女士表示,除了第一年以外,均沒有參加燭光晚會,但這次30周年是特殊的一年,她表示,香港近期言論及表達自由的情況愈來愈差,《逃犯條例》令到很多香港人對這個城市沒有信心,她擔心日後連這個集會也沒有,所以一定要出來發聲。

香港政府並沒有阻止維園舉行悼念活動,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說,“今天的日子,很多人都有一個回憶”,政府尊重市民表達、言論自由。香港建制派議員拒絕就事件作出評論,他們當中不少人在30年前曾表態要求北京當局道歉。

烛光晚会

香港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出席人數

香港警方在個別年份沒有公布出席人數,警方計算方法為「最高峰時期」的人數

Source: 香港媒體、支聯會及警方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支持支聯會在維園舉行燭光晚會,約200人響應號召在尖沙咀出席悼念活動,他們尋求以香港人的角度去紀念六四。

香港大學學生會表示,不認同支聯會以愛國情懷包裝悼念六四,所以不出席維園的晚會,但港大學生會則在校園內洗刷國殤之柱,為死難者默哀,又在校內的太古橋,油上“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二十個大字。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調查發現,支持平反六四的香港人比率約有五成九,比不支持的比率多36個百分點,差距和過去多年相約,年輕人組別支持平反比率高達74%,顯示年輕一代對民主的訴求。半數受訪者認為中國應多發展民主,是調查以來的新高,認為中國應該發展經濟的,只有31.1%。

北京的記憶在北京,30年前民眾集會高呼民主和自由的天安門,早上照常舉行升旗儀式,不過北京市的保安嚴密,警察會在鐵路出入口檢查途人的身份證明文件,許多外國記者不容許進入天安門廣場,一些獲准進去的人則被警告不能夠拍照。

中國沒有對事件有任何官方悼念活動。BBC記者沙磊(John Sudworth)形容,中國每一年都採取大規模的“忘卻”行動,啟動了世界上最大的審查機器,在互聯網上清理任何有關天安門事件哪怕最隱晦的信息,一些想避過審查的人,隨時被關進監獄或是被扣留。早前沙磊在北京街頭採訪民眾,問他們是否認識代表“六四”事件的“坦克人”的照片,約8成人表示不認識,但不清楚他們是害怕說自己看過,還是真的沒看過。

Students clean the "Pillar of Shame" statue, an art piece dedicated to the victims of the 1989 Beijing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澳门亦有举办悼念活动,在场人士说人数约三百人。

澳门悼念活动上播放了BBC中文的纪录片。

有意無意的淡忘

BBC中文記者 發自北京

BEIJING

 

6月4日傍晚,北京天安門廣場在零星的小雨中遊客稀疏。在嚴格的安保下,這裡井然有序,看不見有關30年前那場運動的任何印記。

拿着自拍桿的年輕人嬉鬧着擺造型與國旗合影;等待降旗的遊客正向孩子介紹天安門的歷史;照相小販不停詢問是否需要拍一張遊客照……

30年前,這裡被譽為“自由的孤島”,而如今,這裡似乎成為了另一座“資訊的孤島”。

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淡忘,顯然,這裡的大多數人們不再願意麵對那段摻雜着血與淚的歷史。

水平線

“六四”事件遇難者家屬,包括“天安門母親”成員周二(4日)在北京當局安排下,到萬安公墓拜祭親人,家屬讀出悼詞時表示,當年政府調動軍隊殺害手無寸鐵的愛國群眾,他們永遠不會忘記慘痛的時刻,家屬指,執政當局對於“六四”慘案不敢面對,不敢回答,30年來裝聾作啞,但歷史是不會永遠被謊言掩蓋,被篡改的歷史早晚會真相大白,敦促政府與家屬對話。

人權組織表示,中國在近期加強了對異見人士的監控,部分人“被旅遊”,或是被軟禁。聯合國人權辦公室發言人沙姆達薩尼(Ravina Shamdasani)表示組織亦接到就天安門事年周年而“增加審查”的報告,呼籲中國政府部門提升民眾和平集會及表達的自由。

學運領袖王丹表示,抵抗專制,爭取民主的路是“荊棘密布,看不到遠方”,但是,追求理想本來就是一個過程,既然是一件正確的事情,就算不合時宜,也要堅持下去,也要保持希望。

學運領袖陳衛表示周二絕食24小時,因為絕食是當局不能控制的悼念方法。

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早前說,1989年的運動中,中國採取果斷措施,制止並平息“動亂”,保持中國穩定,是正確的決定。中國《環球時報》英文版發表社評,形容“六四”是“褪色的歷史事件”,又指事件猶如“疫苗”,令中國對政治動蕩“免疫”。文章認為中國政府當年避免走向前東歐共產國家的下場,現在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證明當局當年決定有助國家經濟起飛。中國外交部說,中國政府早已就這場“政治風波”有明確結論,政府行動“完全正確”。

台北也有悼念六四的活動。圖片版權EPA
Image caption台北也有悼念六四的活動。
TAIPEI圖片版權EPA

這些中國官方罕有的論述,引發香港和台灣輿論不滿,港台網民、政客和媒體直斥北京為“六四”事件洗白,難以接受。

台灣總統蔡英文在社交網站貼文指,指一個國家文明與否,在於政府怎樣對待人民和過去錯誤,學運領袖封從德被拒入境香港以及中國防長的說法顯示,中國政府無打算反省當年錯誤,還想繼續遮蓋真相。

台北市長柯文哲被問到怎麼看魏鳳和的說法時,他說“不要去理他就好了”,他說“六四”是近代史的悲劇,但他表示,如果沒有人問他,他不會發表評論,否則會讓對方感到不悅。

高雄市長韓國瑜表示,中國大陸過去30年經濟發展讓人刮目相看,但也要記取歷史教訓,不能重蹈覆轍,他同時期待大陸當局要有智慧地處理歷史傷痛,能前膽開展一個符合大多數大陸民眾期待的政治體制改革,台灣民主蛻變的過程與信念,也可提供大陸邁向政治改革開放步伐參考與借鏡。

台北亦有舉行紀念晚會,主辦團體華人民主書院董事會主席曾建元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認為,“六四”示威學生讓台灣在處理民主運動的時候,知道不能重蹈覆轍,讓台灣邁向民主化加大了動力。“我們抱着懷念和感恩的心情,來看待當年在中國大陸發生的這個事件,對於台灣民主化的一個促進的作用。”

歐美促請北京保障人權

歐盟發聲明向天安門的遇難者致衷,歐盟外交事務高級代表莫蓋思妮(Federica Mogherini)在聲明中表示,要求北京全面負起責任,提高保障人權,強調歐盟與中國的關係,人權一直會是重要的基礎。

英國外長亨特(Jeremy Hunt,侯俊偉)發聲明,呼籲中國容許人民可以和平示威,享有表達自由。

一場學生運動,為何以武力鎮壓結尾?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讚揚當年爭取權益的中國人“勇敢”,啟發全球下一代爭取民主自由,他說,過去美國希望中國融入國際系統,會發展成一個更開放和包容的社會,但這個希望已經破碎,一黨專政下繼續侵犯人權,特別是新疆打擊的宗教自由。他促請北京公布當年死傷及失蹤人數,安撫這段歷史中黑暗一章的遇難者,並停止任意拘捕異見人士,放棄打壓宗教與言論自由的政策。

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因應弗吉尼亞州槍擊案,下令所有駐外使館下半旗致衷,令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和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在這個特別的日子下半旗,使領館也在社交媒體播放美國製作有關當年的片段,並指這些影片在中國會被審查的。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批評,蓬佩奧惡毒攻擊中國政治體制,大肆抵毀中國人權和宗教狀況,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已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他說,這種痴人說夢式的胡言亂語,註定要被扔進垃圾堆,奉勸打着民主人權晃子的人,停止損害中美互信的言行,否則只會淪為國際社會笑柄。他被問到六四事件會否重演,耿爽反問記者有沒有這方面擔心,強調沒有誰比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更關心中國前途,以及中國人民的幸福安康。

 

18萬人齊聚維園悼六四 民運人士現身台北

從1990年開始,每年6月4日,燭光都會照亮維園,哀悼六四事件的死難者。今年,眼看《逃犯條例》很可能在七月前通過,港人的危機感格外濃烈,擔心這個被稱為“送中條例”的法律進一步緊縮香港的自由空間。香港支聯會在晚會前即估計,今年出席人數很有可能創下新高。
晚會晚上八時開始,但是在會前一個小時,已經有大批民眾提前進場,一直到大會開始40分鐘之後,仍有許多人從外圍湧進場。大約在晚上九時左右,參與民眾已經坐滿6個足球場,並延伸至附近草皮。在大會宣布6個足球場、行人路、籃球場以及草地均已爆滿之後,警方設下鐵馬要行人繞道。支聯會亦在台上呼籲民眾同樣熱情的參與本周日(6月9日)的“反送中”遊行。
香港支聯會估算,今晚參加晚會的人數多達18萬人,多過去年的11.5萬人。香港警方則宣稱今年統計為3.7萬人,超過去年的1.7萬人兩倍。無論是哪方提供的數字,可以確定的是,今年的參與人數是傘運後最高,也是僅次於二十周年20萬人參與的紀錄。
以往的燭光晚會,偶然會請到八九民運人士如方政或熊炎等當年的參與者出席並上台發言。今年,上台發言者皆是香港人,例如大專時曾經上北京聲援的李蘭菊與歌手黃耀明。日前,八九民運領袖之一封從德嘗試入境香港,希望出席六四晚會,卻被原機遣返出發地日本。
李蘭菊在晚會上分享當年情況,她目睹信號彈畫過黑夜,遠方傳來槍響。有人拿着同伴的血衣告訴她與同學,軍隊正在對人民開槍。 她在遲疑是否離開之際,一名醫生勸香港學生上救護車,着他們離開天安門廣場,告訴全世界六四當晚的事。她最後高呼“拒絕遺忘、拒絕黑暗、選擇光明”作結。
隨後,歌手黃耀明上台說,他在答應支聯會李卓人獻唱之前,其實心裡也需要思考調整一下,才能站上舞台。他坦承自己曾經在1989年參與“民主歌聲獻中華”,需要承受的包袱較少。他引用新作《回憶有罪》的歌詞“回憶即使有罪,真相怎麼敢無言,歷史假使有人定被發現”。他認為,六四事件啟蒙了他那一代人,希望可以阻止當年殺害市民的“巨獸”進入香港,攻擊香港的下一代。他並呼籲港人6月9日上街反對“送中條例”,阻止“巨獸”擊港。
英國媒體BBC報導,今年香港維園的燭光晚會按照往年慣例,有獻花、默哀、致悼詞、誦讀大會宣言、全場演唱民主歌曲、播放“天安門母親”成員錄像講話等環節。BBC、香港蘋果日報報導,多位來自中國內地與會的民眾匿名受訪稱,他們透過學校以外的管道知道六四的存在,欽佩香港願意紀念六四。
港媒香港01報導,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在會後表示,18萬人參與集會,反映香港人“以記憶戰勝遺忘、以勇氣克服恐懼”。記者問他今年的人數攀高是否與送中條例有關?他說雖相信有關,但是參加晚會的民眾主要還是以悼念被鎮壓的市民為主。
台灣晚會訴求多元
相對起香港維園的哀戚氣氛,台灣的紀念活動相對而言,呈現出一種出於人道關懷而聲援的立場,夾雜一些本土政治意味。 然而在這樣的氛圍下,反而有更多八九民運的親歷者可以上台發表講話,而不必顧慮安全。
大概在晚間六點半左右,媒體記者已經在攝影機前方待命,沿着紅龍形成一道黑色的人牆,等待台灣副總統陳建仁進場。 這是台灣自有六四紀念活動以來,第一次有副總統級別的官員出席晚會,陸委會也派出副主委陳明祺出席。除了副總統陳建仁之外,其他政界檯面上活躍的人物如民進黨黨內初選候選人賴清德、秘書長羅文嘉,在野黨時代力量黨主席邱顯智等人也現身晚會現場。台灣的主要在野黨國民黨並沒有政治人物出席晚會。而賴清德在到場簽名及受訪後幾分鐘即離場。
Taiwan Taipeh | Gedenken an Massaker von Tiananmen in Peking 1989 (New School for Democracy)
在台灣紀念六四事件的晚會上,民主女神像亦出現在台上。昔日太陽花學運領袖之一林飛帆擔任主持人
夜幕降下,紀念活動開始。主持人簡短開場後,六四事件的親身經歷者便上台分享。
六四親歷人郝建回憶道,當年六四事件發生的半個月後,他走訪多家醫院的太平間,終於找到被軍隊射殺的堂弟,但是卻難以辨認出他本來的樣貌,因為他已經泡了太多防腐劑而全身發黑。六四後郝建活在恐懼當中,直到六年之後才敢在堂弟的墓碑上刻下家人的名字。
他說,三十年來中國政府封鎖史料、扭曲歷史,又成功透過官方媒體,讓民眾與官方的詮釋視角接軌。他說,像鎮壓六四事件這樣“極為重大的歷史暴行,不管居住在哪裡,不管民族、種族,不管語言文化如何,人類每個個體都應該有生而為人的羞恥,都具有一種形而上的道德責任。如果我們對這種暴行長久的保持沉默,我們就在道德責任上與罪行有共謀關係。”
六四戒嚴軍官李曉明接着上台說,雖然自己沒有開任何一槍,沒有傷害平民百姓,但是軍人這個身份仍始終是個兇手的角色。他一度不能言語,哽咽着說,他希望可以代表自己或其他有良心的士兵,向六四難屬表達歉意。他接著說:“三十年過去了,我覺得好像發生在昨天。 我為什麼站出來說話,我已經是澳大利亞公民了,我沒有任何好怕。三十年來在人類歷史上是很短暫的,但是作為一個人的歷史是很長的,很多人已經淡忘了,包括我的孩子。今天我說出來這個歷史,站出來就是要更多的人,我的後代,包括現在在場的所有人,不要忘記這個六四八九運動事件,我也希望有更多機會站出來,把這個歷史展露出來。 ”
延伸閱讀: 戒嚴軍官與惡的距離
這些六四親歷者不約而同的向台下民眾呼籲,中國大陸的民主化也關係到台灣現在和未來的利益,希望台灣官方與民間可以更加重視中國的民主化。
這一主張也符合台灣政治人物的主張。台灣陸委會副主委陳明祺表示,在兩年前他仍是清大教授時,就曾經出席六四紀念活動。他說:“經過三十年,在台灣生活的我們,不用擔心小孩喝到毒奶粉,也不會因為發表同志小說被逮補,更可以自由的信仰不同宗教,教堂不會被拆除,佛像不會被搗毀。我相信這是三十年前為民主付出生命的人們所極力想要爭取的。民主自由不是抽象的價值更不是幾年一次的投票,而是我們每一天得以免於恐懼的一場生活。”
副總統陳建仁在致詞中,譴責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實施“再教育營”,又進一步緊縮香港、澳門的空間。他說:“三十年過去了,我們不僅沒有看到真相、沒有得到平反、更看不到民主的火苗在中國大陸透出一絲絲的亮光。”他感嘆,三十年間,台灣從野百合到太陽花,年輕人犧牲了自由與原本的生涯規劃,卻成就了令全世界驚艷的台灣,然而另一方面,中國卻在六四事件之後,走上了完全與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背道而馳的道路。
他說:“透過歷史真相的追求和平反,可以讓下一代不再犯下同樣的錯誤,也避免更多不幸的事件發生。 這也是六四事件30年後的今天,我們在這裡進行紀念晚會最重要的意義。”他也藉機會呼籲中共當局:“勇於承認錯誤、平反六四,並即刻停止對中國人權的迫害,讓未來中國人民也和台灣人民一樣,享受自由、民主、人權的生活。”
除了政治人物之外,現場也有許多不同的民間團體擺設攤位,包括華人民主書院、維吾爾之友會、西藏台灣人權聯機、台灣廢除死刑聯盟、青平台基金會等,以及蔡瑞月舞團、八旗文化出版社。主持人林飛帆與苗博雅在活動尾聲,針對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說“只有中國人才能對六四發言、台灣人無資格發言”做出回應和反駁的同時,也為台灣六四紀念活動現場多種議題並陳的現象做下批註:“我們不會因為我們是台灣人就沒有關心六四的權利,我們關心是因為我們相信民主、人權、自由是這個地球上所有人應該享有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