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此前對全球經濟的悲觀預測,這幾天差不多都應驗了。

昨天(本月4日)美聯儲開了會,對降息完全敞開了大門。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繼續強調「等待與觀望」,但同時表示:「我們不知道貿易問題和其他事件將如何或何時得到解決,不過美聯儲永遠會用適當舉措來支持本輪經濟擴張。」

美國還能等,別的國家已經躁動不安了。

同一天,澳大利亞步了澳洲兄弟新西蘭的後塵,宣布降息。至此,澳大利亞利率降至歷史最低水平。

更狠的在後面,還是這一天,索羅斯的前首席策略師、億萬富翁Stanley Druckenmiller預測,未來18個月美國利率可能降至0。(如果美國進入0利率時代,全球會是什麼樣?這個問題隱藏着當前貿易摩擦之下的最大變數。智谷趨勢提供會員內部解讀。)

連世界第一大經濟體都要實施零利率,這意味着,經濟預期差到了極點,已經到了正常利率工具無法刺激經濟活動的地步。

短短24小時內,幾場大戲輪番上演,看似緊急突發,但實際上早已草蛇灰線,伏延千里。

01

「低利率、低通脹、低增長」的「日本化」病終於也要蔓延到美國了嗎?

美國上一次降息是什麼時候?12年前。那之後,美國被迫走上了漫長的寬鬆之路。日本「失去的二十年」也是利率極低的二十年,歐洲去年還在說要結束量化寬鬆,到如今根本不再提這茬了。

美國是否會在18個月內到達零利率還不得而知,但這個預測提出的背後是一連串的下跌——

美國4月成屋銷售總數同比下降4.4%,連續第14個月下跌;

3月重卡訂單暴跌66%;4月工廠訂單環比下降0.8%;

海外新訂單出現2018年7月以來的首次下降;

4月個人消費支出環比增長0.3%,預期增長0.2%,前值增長0.9%……

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美國已經一隻腳邁進了衰退,下一隻腳最早將於下半年跟上。

有一個國家,再堅持1個月就將打破28年未發生衰退的歷史紀錄,卻在此刻比美國更快地選擇了降息。

本月4日,澳大利亞宣布降息25個基點至1.25%。緊接着,澳大利亞四大銀行也下調了貸款利率:

降息,或許是幫助澳大利亞創造紀錄的最關鍵一招了。

過去十年,澳大利亞經濟雖然一直在擴張,但增長率長時間內都低於全球水平。

加拿大皇家銀行認為:「澳大利亞房地產和大宗商品的熱潮已經消退,而下一個經濟增長的推動力還沒出現。」除了動用利率工具來增強流動性,維持經濟擴張,別無它法。

但和美國一樣,它們都面臨著一個嚴重的問題:

那就是,利率本就不高的經濟體想要通過降息維持經濟擴張,一旦開啟降息通道,就只有降至零利率甚至負利率才有可能看到刺激的效果。

在澳大利亞做出決定之前,新西蘭已經打響了發達經濟體降息的頭炮,印度、馬來西亞、菲律賓此前也紛紛降息以刺激經濟。與此同時,中國央媽也選擇了定向降准來釋放流動性。

5月7日周二,馬來西亞央行宣布將隔夜政策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3%。

5月8日周三,新西蘭聯儲宣布降息25個基點,至1.5%,為新西蘭歷史上的最低水平。

5月9日周四,菲律賓央行把關鍵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4.5%,此為2016年以來首次降息。

我們曾在《最凶黑天鵝一頭撞開新時代大幕,無人可置身事外》中發出疑問,這會是新的全球降息周期的頭三張多米諾骨牌嗎?

現在回頭看,的確如此。

海外掘金(ID:gold1849)曾在《全球經濟風雨欲來,資產縮水將不可避免?》中明確指出,一旦世界經濟確定進入寬鬆刺激時期,就不會輕易結束。當貨幣逐漸貶值後,你的資產將長期面臨縮水風險,如果買到一些不好的資產,流動性將是個大問題。

所以不難理解,為什麼當降息風暴席捲全球的時候,拋售風險資產,轉而投向避險資產的懷抱,成了大多數人的首選。

02

最近,有幾大數據創下歷史紀錄,表明全球投資者真正進入避險區間。

第一,美國國債收益率倒掛非常明顯。截至北京時間本月4日凌晨,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再度跌破2.1%,盤中觸及2.064%的低點,創下自2017年9月以來新低。同時,美國3個月和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息差大跌28個基點,說明投資者對短期經濟感到明顯的悲觀。

(美國3個月和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息差大跌,來源:FRED)

第二,金價暴漲。進入6月,悲觀情緒繼續升級,金價在6月3日這一天內就連續突破1310和1320美元兩大關口,創下三個月來的新高。

此前幾個月只是全球央行在明目張胆的囤黃金。到了現在,投資者開始拋售風險資產購入黃金避險,推動價格一路走高。盛世買古董,亂世買黃金,這個道理不止我們懂。

(金價一度衝破1340美元,來源:tradingview)

第三,美元指數走低。5月底,美元指數還在98附近徘徊。但進入6月還不到一個星期,就已經跌至97,創下近兩個月以來的新低,且五天內跌幅達到1%,說明具有避險屬性的美元也不受追捧了,進而證明全球經濟放緩的影響已經傳導至美國,市場也開始擔憂美國經濟的系統性風險。

(美元指數跌破97,來源:tradingview)

(美元兌日元匯率在最近幾天也出現大跌,意味着傳統避險貨幣日元受追捧,來源:tradingview)

投資者選擇進入日元、國債、黃金等傳統避險資產,說明大家對未來強烈不看好,全球經濟的隱憂越來越明顯。

03

央行在出手,普通人在避險,都是因為經濟確實出了問題。

世界銀行本月4日發佈最新《全球經濟展望》報告,將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下調0.3個百分點至2.6%,為三年來最低水平。《華爾街日報》認為,世行下調經濟預期頗為意外,揭示出貿易裂痕和全球商業信心萎縮對全球帶來的廣泛影響。

事實上,早在貿易出現裂痕之前,製造業就已經跑不動了。

5月,全球製造業創下2012年以來最疲軟的表現,歐元區、德國、英國、日韓和新加坡製造業數據都跌破榮枯線,而美國的數據更是創下近10年新低。

中國5月官方公布的製造業PMI甚至比民間數據財新PMI還低,報49.4,創三個月來新低。

至此,中美歐三大經濟體製造業齊齊啞火。更值得留意的是,這是5月的數據,是中美互加關稅的前夕。也就是說,在美國上調關稅之前,經濟數據就開始走弱,因此我們目前還沒有看到新的稅率實施後,給經濟帶來的真正後果。

不過,依賴國際貿易的典型出口型經濟體卻早已向全球發出警告。

韓國5月出口同比下降9.4%,是連續第六個月出現下跌。

新加坡4月非石油產品出口同比下降10%,已經連續兩個月出現兩位數跌幅。

香港繼3月出現1.2%的同比跌幅後,4月商品整體出口同比下跌2.6%。

台灣4月出口258.3億美元,同比減少3.3%,連續6個月負增長。

我們曾在《貨幣暴跌、外資出逃、物價攀升,貿易風暴席捲台灣,「亞洲四小龍」無一倖免》中指出,進入五月,中美貿易爭端升級,雙方交戰激烈,幾個回合從關稅戰升級為科技戰。在這過程中,受到最大傷害的就是依賴半導體等電子元件出口的「亞洲四小龍」——中國台灣、韓國、新加坡和中國香港。

所以不用多說,全球半導體需求和實際銷售額大幅下跌。美國半導體行業協會(SIA)4日公布的數據顯示,4月份,全球半導體市場總銷售額321億美元,同比下跌14.6%,環比跌0.4%。此前的一季度,全球芯片銷售額環比下滑15.5%,創出了該行業過去35年歷史上的最大季度跌幅。

受此影響,全球航空貨運需求增速放緩至22個月以來的最低水平,亞太地區則是唯一出現貨運需求同比下降的地區。

(在2-4月期間,身為全世界最繁忙的貨物中轉港的香港國際機場貨運量同比下滑7%,來源:Global Air Freight Report)

自稱能和媽祖溝通的台灣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最近表態,比金融海嘯更大的海嘯即將在短時間內出現。富士康等代工企業對國際貿易訂單的敏感度極強,郭董事長必定是已經嗅到了一些跡象,才會對未來一段時間內的經濟情況感到如此的悲觀。

至此,國際貿易、製造業、經濟增長通通迎來下滑,經濟體央行開始補充流動性,普通人開始改變風險偏好,全球經濟山雨欲來,資產縮水的時代大幕已經被拉開。

04

面對全球降息潮,中國會跟上嗎?

目前,中國正處於債務周期、經濟周期、貿易衝突三者疊加的歷史階段,任何一絲經濟異動都可能帶來一些連環反應。

因此,央媽釋放流動性需要極高的技巧。不過,中國箱子里有不少逆周期調節手段。

無論我們現在如何掙扎,都只是在為十年前的大寬鬆去買單。

一方面,面對頻頻亮起紅燈的國內經濟,特朗普為了爭取連任,也許不排除軟化對中國的態度。但在看到實際成果之前,做好資產配置仍然是重中之重。

另一方面,在經濟出現問題的時候,曾經被掩蓋的一些不良資產也會浮出水面,未來可能在世界範圍內都會頻繁出現類似資產爆雷的突發事件。等到經濟重回正軌,活下來的才是那些真正具備投資價值的資產、企業和經濟體。

因此,現金流成為時下你最應該考慮的因素;如果還想搏一搏,那就着重關注那些仍然保持經濟高增速的區域;日本、英國、美國等老牌發達國家市場透明,要求規範,也能增加你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