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總統魯哈尼6月1日說,如果美方展現「尊重」,伊方可能同意對話;但德黑蘭不會迫於壓力而對話。

被記者問及此事,正在瑞士訪問的蓬佩奧2日回答:「我們願意在不設前提條件的情況下對話。我們準備坐下來。」但他同時強調,美國對伊朗保持壓力的措施不會鬆動。

據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通訊社報道,魯哈尼對此回應說,美方就對話是否預設「前提條件」以及是否與伊方「開戰」的說法總是反覆變化。

6月2日,在瑞士貝林佐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左)與瑞士聯邦委員兼外長卡西斯出席聯合新聞發佈會。新華社/路透

美國真的會對伊朗「開戰」么?

 

 

美國、伊朗、伊拉克……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這三個名詞排在一起,讓人不由得想起那場綿延8年之久、拖垮了兩個國家的戰爭災難。

在超級大國領銜強力支持下的伊拉克為何沒能將目標打垮?

看似孤立無援的伊朗憑着什麼挺過了幾乎是毀滅性的戰爭、迅速重建家園?

美國得到了什麼?

止戰並非來自和解,只因為戰火繼續燃燒的結局太像同歸於盡。

 

1

發起突襲,打得目標措手不及


1980年9月22日,人口不足1400萬的伊拉克突然對4000萬伊朗人發起戰爭。

毫無準備的伊朗軍隊被動應戰,接連敗退。到11月,伊拉克軍隊先後攻佔伊朗境內著名石油城阿巴丹和西南重要港口霍拉姆沙赫爾。

次年4月,伊拉克出動戰機對伊朗西南部產油區胡齊斯坦省展開輪番轟炸,造成大量平民傷亡。

在成功攻佔胡齊斯坦省後,伊拉克在阿巴丹城外圍屯兵6萬和1000架坦克,用於控制阿拉伯河。

兩伊戰爭場景 (圖源網絡)

自此,伊朗西南門戶殘缺一角,失去了西南產油重鎮。

伊朗失利的原因不難理解,除了事先沒做好準備,1979年霍梅尼革命成功、把巴列維政權趕下台之後,不僅老冤家伊拉克越發對自己恨之入骨,自己也逐漸成了歐美等國家的眼中釘,空前孤立。

面對人口近乎3倍的伊朗,薩達姆採用機械化作戰減少兵力投入,想要迅速出擊,一舉把對手打倒。法國及時賣給它的60架幻影F1戰機讓伊拉克軍隊在大屠殺中如虎添翼。

這筆交易很符合歐美見利忘義的歷史傳承。

照理說,歐洲面對前殖民地是要保持中立的,奈何賣軍火所得利潤和伊拉克石油的誘惑太大。於是,兩伊戰爭期間,表面維持「中立」的法國私下賣給伊拉克139架幻影戰機。

美國軍火商的算盤打得更好,開戰後,往兩邊賣武器。

 

2

人海戰術,伊朗奪回主動權


但是,畢竟人多力量大,到了1981年9月,伊朗終於緩過神來,利用自身優勢採取「人海戰術」——依靠源源不斷的兵力補充與敵軍血拚。

27日,伊朗奪回阿巴丹城,俘虜了1500名伊拉克士兵;

10月,出動戰機向4座伊拉克水力發電站發起轟炸;

11月,向胡齊斯坦省境內的伊拉克軍隊發起進攻,敵軍被俘1300餘人,戰死1000餘人;

1982年3月22日,發動代號為「勝利行動」的攻擊,伊斯蘭革命衛隊從後方包抄了伊朗第九和第十陸軍以及第一工程部隊,之後F4影子戰機完成轟炸任務,摧毀伊拉克大部分坦克。

至此,伊朗軍隊將敵軍趕出胡齊斯坦省重鎮蘇薩、迪茲富勒和阿瓦士。

同時,伊朗抓住對手兵力不足、沒準備打持久戰這一弱點,策反其境內庫爾德武裝,從而牽制部分伊拉克兵力,為扭轉戰局爭取到寶貴時間。

同年,處於庫爾德民主黨領導下的地區正式起兵,宣布庫爾德聚集地脫離伊拉克,與伊朗站在同一戰線。在庫爾德民主黨武裝的幫助下,伊朗軍隊控制了伊拉克北部重鎮埃爾比勒。

位於伊拉克北部祖馬爾鎮的庫爾德武裝人員展示其重機槍等重型武器 (圖源:新華網)

憤怒的伊拉克當局當即趕回「後院」滅火。薩達姆的轟炸機確實有效打擊了庫爾德武裝,可是,在與伊朗酣戰之際,抽離部分精銳空軍,給伊朗留下了反擊空間。

1983年初,伊朗從東部伊朗-巴基斯坦邊境線調來一支空軍,對伊拉克控制領域實施輪番轟炸。

面對密集攻勢,薩達姆公開承諾,伊拉克軍隊將退至戰爭前兩國邊境線處。

於是,開戰以來伊朗首次將伊拉克軍隊全部趕出戰爭前國境線,戰場轉移到伊拉克。

然而,「勝利」代價過於慘重,在打擊對手的同時,伊朗消耗着自己的有生力量。

 

3

等着漁利,等到里根坐不住了


里根急了:若是伊朗乘勝追擊、控制整個波斯灣,後果不堪設想!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發佈報告,稱「如果伊拉克輸掉兩伊戰爭,那麼將是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

他決定「美國會盡一切辦法來保證伊拉克不要輸掉戰爭」。

親美的巴列維王朝被推翻後,兩國關係急轉直下,美國開始申請國際社會對伊朗的武器禁運以及經濟封鎖。伊朗開始扳回局面時,里根政府四處活動,嘗試為伊拉克提供多種援助。

武器

1982年2月,時任國防部長卡斯珀·溫伯格秘密訪問支持伊拉克的阿拉伯三國,傳達里根政府的方案——嘗試向約旦輸送F-14戰機和防空兵器,再由約旦轉交給伊拉克。

老闆發話,時任中情局(CIA)局長的威廉·凱西自告奮勇承擔了向伊拉克運輸武器的任務。凱西及其副手羅伯特·蓋茨批准向伊拉克出售「非美國生產」的武器。自此,國際社會放鬆了對伊拉克銷售武器的禁令。

凱西還藉助CIA在智利的掛名公司向伊拉克軍方提供集束炸彈!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集束炸彈是「片傷」——覆蓋面積大、殺傷效果強,在人群密集之地使用這種殺器那是殘忍至極!在他們眼裡,集束炸彈用來對付具有龐大人口優勢的伊朗正合適。

在未經國會批准的前提下,美國商務部將伊拉克從「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名單中移除。此後,美國商界逐步恢復了對伊拉克的商業往來,為伊拉克乾癟的國庫注入了大筆資金。

除了商貿收入以外,到1983年底,從美國飄向伊拉克的援助資金超過了10億美金!

情報、戰術

不僅如此,在政府授權之下,CIA與伊拉克情報部門展開了密切合作,不僅提供情報技術支持,如提供顯示伊朗軍隊動向的高清圖片、伊朗軍隊後勤糧草庫位置和伊朗空軍的明細等,還協助90多名美方高級將領進入伊拉克,實地幫助伊軍制定戰術和選擇打擊目標。

「綠燈」

同時,美國政府還積極在外交場合為伊拉克打掩護,提供平穩的國際環境,使伊拉克更加肆無忌憚。

 

4

化武災難,美國催生的惡果


早在兩伊戰爭初期,薩達姆政府便已經開始着手研究化學武器,不過還局限於實驗室內。

實際上,1980年,美國已經對伊拉克的化武計劃有所耳聞,由於事不關己就一直「高高掛起」,並沒有插手。戰局向對伊拉克不利的方向發展後,美國外交官忙着四處給其打掩護。

美國的縱容大大堅定了薩達姆的信心,巴格達開始嘗試讓化學武器走出實驗室,實現小規模量產。

在伊拉克發現的化學武器(圖源:搜狐新聞)

1983年4月12日,伊拉克政府在公開場合表示,「一種全新的武器將會被投入戰場,它將毀滅一切生物」。

11月,伊朗聲明,伊拉克使用化學武器已經造成己方人員傷亡,同時,將傷亡人數及資料寄往西方諸國,並申請聯合國介入調查。

1984、1986和1987年,聯合國共派遣了三組調查團隊前往交戰地區調查,得除了一致的結論:

伊拉克在戰爭時期對毫無防備的伊朗士兵使用了芥子毒氣和沙林毒氣,其所作所為違反了1925年國際社會簽訂的《日內瓦條約》。

然而,得益於美國的庇護,伊拉克並未停止放毒。

1985年,亂了陣腳的伊拉克政府自毀長城,將怒火都發泄在庫爾德斯坦愛國聯盟黨身上,派兵力轟炸其控制地區,造成大量平民傷亡。

伊朗趁機再次拋出橄欖枝,提供資金及武器援助,隨後,實際控制伊拉克北部地區的庫爾德民族武裝全部被伊朗收歸麾下,伊拉克不得不雙向作戰。

伊朗軍隊在庫爾德地區建立防線,深入到伊拉克腹地,直逼巴格達。

為了報復庫爾德人,伊拉克空軍向庫爾德聚集區哈拉布賈投放含有芥子毒氣和塔崩毒氣的炸彈,當場死亡數千人,倖存者亦不幸地長期遭受着化學武器所帶來慢性疾病的折磨。

據不完全統計,1987年至1988年,在伊拉克對庫爾德人的報復行動中,約5-10萬庫爾德居民被殺或失蹤,數以百計的村莊被夷為平地。

截至1988年兩伊在聯合國的調停下休戰之時,伊拉克已經在兩伊邊境的16個城鎮投下了1.95萬個化學炸彈,用掉了1800噸芥子毒氣、140噸塔崩毒氣和超過160噸的沙林毒氣。

據伊朗相關統計,喪生於化學武器的士兵大約在9萬左右。

 

5

硝煙散去,一片遼闊的廢墟


仇恨並未消泯,兩大國已屍橫遍野。

止戰並非來自和解,只因為戰火繼續燃燒的結局太像同歸於盡。

1988年,在伊拉克擁有大規模化學武器和美國飛毛腿導彈加持的情況下,伊朗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了停戰,歷時7年11個月的兩伊戰爭終於結束。

戰後統計數字顯示,兩伊傷亡人數約270萬。

其中,死亡約100萬,受傷約170萬。

傷亡人數約佔兩國總人口的4.5%,相當於4次中東戰爭傷亡人數的17倍!

交戰雙方軍事人員傷亡約148萬人,被俘8萬人。

兩伊戰爭中兩軍損失統計

戰爭軍費支出和戰爭導致的經濟破壞共計達到6000多億美元,並且,雙方石油出口驟降,經濟發展計劃至少推遲20至30年!

非交戰國也蒙受巨大損失。

戰爭後期,伊拉克為了迫使伊朗封鎖波斯灣,引美軍出手,利用自己的空軍優勢頻頻向伊朗油輪發起空襲。伊朗不甘示弱,幾乎向波斯灣內所有航行的油輪發起水雷攻擊。

在這場「襲船戰」中,被擊沉擊毀船隻90艘,擊傷546艘,另有90艘被困於阿拉伯河——大量船隻遺骸沉沒河底,阿拉伯河近乎堵塞。

在土地上的廢墟以外,戰火也把人心燒成了一觸即散的焦土。

兩伊戰爭中,阿拉伯世界分裂出支持伊拉克和伊朗的兩大陣營。沒有勝利者的戰爭加深了兩個陣營之間的裂痕。

舉個例子,約旦政府為伊拉克站隊、租借港口、運送武器、提供資金(戰爭期間借款約26億美元),僅出口日用品和服裝一項就給自己帶來了每個月1200萬美金的貿易順差。1989年後期,約旦向伊拉克出口的貨物總金額高達4.4億美金,約佔當年約旦經濟總量的11%。

更多  美中會談現曙光?專欄:中國意識到最大麻煩不是關稅

換言之,一旦伊拉克經濟崩潰,約旦將肩負不能承受之重。

失望的約旦人將經濟發展乏力歸咎於戰爭中支持伊朗的國家,如敘利亞,對這些國家產生不滿。

而且,美國為薩達姆政權提供的全方位支持,非但沒能如願扶起一個對自己言聽計從的傀儡政權,反而刺激了薩達姆將伊拉克建成「世界強國」的野心,於是,海灣戰爭爆發……

總之,兩伊戰爭不但大大削弱了兩個地區強國的實力,使阿拉伯世界力量更為分散,也為日後近30年的動亂及恐怖主義蔓延種下禍根。

 

6

復興之路的伊朗遭遇空前壓力


兩伊戰爭結束後,伊朗將民營企業作為帶動經濟的主力,政府同時保留對經濟調控的能力,取得了相當不錯的成績。

1991年之後,伊朗年經濟增長率平均在6%,平均每年創造72萬個就業崗位,成功將貧困線下人口降低到總人口的7%。

到1993年,伊朗煉油工業恢復正常生產。此後,伊朗的科技、醫療、航天、國防以及重工業發展強勁,還擁有西亞最大的機械工業。《經濟學人》稱,伊朗在全球工業排行榜中列居第38位。

根據平均購買力計算,2010年,伊朗被評為全球第18大經濟體。收入富足推動了伊朗社會保障體系的完善,政府大力推進針對農村的醫保項目,降低了產婦死亡率和新生兒死亡率。

並且,伊朗抓住利益切合點,積極和多個大國建立友好關係。比如,伊朗前任總統拉夫桑賈尼上任後,為解決急需投資的問題,將原來政府控制下的石油化工等產業對外資開放,吸引了大批歐洲的投資者,同時改善了伊朗與歐洲的關係。在遭制裁之前,歐洲是伊朗第一大貿易夥伴。

伊朗還和印度、日本、馬來西亞、羅馬尼亞、韓國以及瑞典展開了汽車裝配、建築材料、鋼鐵產業、石油及礦產勘探、海岸鑽井、油氣精鍊、石油化學產品、倉儲設施、船舶製造、原子能研究等多領域的合作。

2018年5月8日,特朗普稱美國要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同年11月5日,美國對伊朗展開「史上最嚴厲的制裁」,其中最要命的一項是限制任何國家從伊朗進口石油,要知道,石油出口為伊朗創造了80%的外匯。

BBC稱,制裁以來,伊朗經濟大幅縮水,原油出口也出現了巨幅下跌。在2018年初,伊朗原油生產一度達到380萬桶/天,制裁後下降到了110萬桶/天。

面對來自美國及其盟友的施壓和外資撤出的風險,伊朗表示絕不低頭,並積極尋求支持。美國向波斯灣派遣航母戰鬥群後,今年5月17日,伊朗外長扎里夫訪問中國,請求中方與伊方一道維護伊核協議。

同時,伊朗積極爭取俄羅斯的支持。5月8日,特朗普簽署行政令,對伊朗鋼鐵、鋁、銅等行業進行制裁時,俄羅斯表示:「任何新的制裁威脅都不會阻止俄方與伊朗合法、互利的合作」。

 

7

美國對伊朗開火的難度有多大?


2019年5月21日,伊朗方面宣布低濃縮鈾產能提升4倍。照這個速度發展下去,伊朗鈾濃縮技術將很快突破20%的重要關卡,從而具備初步製造核武器的能力。

美國決不允許一個坐擁8100萬人口和核武器的伊朗出現在自己的中東規劃里,怎麼辦?

美國在對伊朗進行制裁和恫嚇方面確實下了工夫,在波斯灣磨刀霍霍,看起來很有點要動手的架勢。然而,在現有國際形勢下,美國對伊朗開火有多大勝算?

如法炮製,再打一場代理人戰爭?

今時不同往日,雄風不再的伊拉克自顧不暇,美國在中東的最大盟友沙特和以色列也都很難成為代理人來對付伊朗。

以色列雖然坐擁精良的裝備和優秀的士兵,可苦於國家太小,人口兵力都不足,很可能被擁有8100萬人口的伊朗碾壓;

沙特裝備了美式精良武器,可是兵力受訓程度有限,現在還深陷於和也門胡塞武裝的巷戰中難以脫身。

那麼,親自動手、直接開戰?

背着巨大赤字的美國正在忙着四處「惹火」打貿易戰,跟鐵杆盟友鬧得都不太愉快,並不具備1980年代對伊朗的壓倒性優勢。有人甚至說,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不僅沒有解決恐怖主義問題,還幾乎打空了國庫,實在負擔不起一場升級版的伊拉克戰爭。

處於高壓之下的伊朗表現依然強勢,5月18日,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司令薩拉米向媒體表態「伊朗不懼怕美國」,尤其強調「伊朗能打贏與美國的情報戰」。

布魯金斯協會對美國政府發出警告:

一方面,如果美國再次捲入一場與伊朗的戰爭,難保伊朗民眾不會更加仇視美國,警惕西方,從而在擁有核武器的道路上漸行漸遠。當今伊朗社會的中青年大部分出生或成長於兩伊戰爭時期,主流社會對美國的敵視由來已久,可以說是根深蒂固。

另一方面,伊朗作為中東地區大國,對區域的控制能力遠超遠道而來的美國。美軍實力獨步天下不假,但若說在中東地區對美軍和盟友做點什麼,伊朗的實力還是綽綽有餘的。

況且,美國政府從美伊交手中得到的最大經驗應是與伊朗開戰非常簡單,但如何體面有效地終結與伊朗的戰爭卻很難。

在如此形勢之下,美國真開火的可能性有多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