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年前的今天

1944年6月6日

法国 诺曼底地区

盟军与德军展开激战

以决定人类未来的命运

为了纪念这一特殊的日,马克龙与英女王,美国总统等16位西方国家领导人出席在英国朴茨茅斯举行的盟军登陆纪念活动。

与此同时,还有300多名二战老兵也亲自见证了这一特殊的时刻。

周三,马克龙前往诺曼底首府卡昂,出席纪念二战期间被德军屠杀的法国抵抗运动成员仪式,也以此开启盟军诺曼底登陆75周年法国纪念活动。

今天一早,纪念仪式在英吉利海峡法国境内的诺曼底盟军登陆地区正式举行。

法国总统马克龙首先与梅姨共同举行两国间的诺曼底纪念。

这次仪式有些微妙氛围,因为英国为脱欧麻烦危机争吵不休。

而梅姨明天正式辞职,这一诺曼底登陆纪念仪式也预告梅姨告别政坛。

令人意外的是,今天的诺曼底登陆纪念仪式主角位置实际尊让给了川普,法国罕见提出与特朗普共同主持仪式。

一些已90多岁高龄的幸存老兵坐在前排,聆听特朗普朗读罗斯福在登陆日透过收音机发表的祈祷文摘要:“我们的军队可能会遭击退,但我们会一次又一次地前进。”

一名96岁的英国老兵戈尔迪生(Thierry Cordish)讲述当年参加诺曼底登陆战役的经过,他表示:“如果我们不讲述历史,它将消失,将被遗忘。我们要保存历史的记忆”。

这个让各国领导人都怀着敬意来纪念的日子,对于人类历史来说究竟有多重要呢?

你了解诺曼底登陆战吗?1944年6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在英语中D-day一词具有特别的意义?

菌菌今天化身课代表,准备和大家一起复习一下历史。

D日(D-day)是什么?

D日是军事术语,指一项作战行动发起的那天。

1944年6月6日,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法国军队登陆法国北部海岸抗击德国军队。

这在当时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军事行动,象征解放西北欧地区的战役开始,这些地区此前都被纳粹占领。

袭击前几周,一项欺骗计划让德军认为主要的登录战会发生在位于稍远位置的沿海地区,这帮助英国军队在一片代号为“Gold”(黄金)的海滩站稳了脚跟。

另外,加拿大军队在朱诺海滩(Juno)登陆,英国军队还在宝剑海滩(Sword)登陆。美国军队也登陆了最西边的犹他海滩(Utah),并且没有遭遇大规模伤亡。

但是在奥马哈海滩(Omaha),美国军队伤亡惨重。美国海军对德国防御工事的密集轰炸没有效果,而且美军遇到了一支精锐的德国部队。

当时现场的情形是,刚过午夜,美国和英国的三支空降师起飞攻击位于侧翼的海滩,总兵力超过23000名。无数的海军舰艇和登陆艇聚集在英吉利海峡中间被称为“皮卡迪利圆环”(Piccadilly Circus)的区域。

早上6时30分开始,在海军的掩护下,第一批5个师的突击部队被运送到各自要攻击的海滩。

登陆行动花了一整天。截至当天午夜,盟军已经巩固了各自的滩头阵地,并从黄金海滩、朱诺海滩、宝剑海滩以及犹他海滩向内陆推进。

有多少军人参加?

参与诺曼底登陆战的船只和登陆艇多达7000艘,它们向盟军精心挑选的5个诺曼底海滩运送了15.6万人和一万辆战车。

如果没有大量空军和海军的支持,此次登陆毫无可能。盟军的海空军力当时已经超过了德国。

但在D日当天,有多达4400名盟军士兵死亡,9000人受伤或失踪。当天德军的总伤亡准确人数未知,估计在4000到9000人之间。

数千法国平民在战斗中丧生,主要原因是盟军发动了轰炸袭击。

D日之后发生了什么?

尽管盟军在D日结束时已经在法国站稳脚跟,但有一段时间,他们仍然面临被赶下海的风险。

他们必须以比德国军队更快的速度补充兵力。

在狭窄的巷道和重兵守护的诺曼底小镇里,盟军的进展相当缓慢。

不过盟军在数量上已经超过了敌人,而且拥有空军优势,所以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盟军克服了这种巨大的阻力。

截至1944年8月下旬,在盟军解放巴黎时,到达法国的200万盟军士兵中,约有10%已经死亡、受伤或失踪。

诺曼底登陆的意义

美国历史学家萨尔姆·纳兰德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没有任何一次战斗的意义能够和诺曼底登陆相媲美。”

诺曼底登陆的胜利,宣告了盟军在欧洲大陆第二战场的开辟。

这意味着纳粹德国陷入两面作战,减轻了苏军的压力,协同苏军有力地攻克柏林,迫使法西斯德国提前无条件投降。

美军从而把主力投入太平洋对日全力作战,加快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

那些被定格的历史瞬间

著名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曾跟随著名的美军E连亲临诺曼底前线,用镜头,记录了这次伟大行动的震撼瞬间。

美国101空降师的士兵正阅读情报小册子。

战前,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探望101空降师。

军官向士兵讲解空降法国。

美国伞兵全副武装地坐在一架军用飞机里。

美国伞兵在跳伞之前静待,表情若有所思。

盟军登陆艇冲向海滩。士兵们为了防止枪支进水在枪口套了防水套。

法国诺曼底代号“奥马哈”的海滩,美军士兵冒着猛烈的炮火冲向滩头阵地。奥玛海滩是诺曼底登陆中盟军伤亡最惨重的一个海滩。这里由德军的精锐部队扼守,当日美军在这一片海滩就阵亡了2500人。

一名战死的德军士兵躺在镇守海岸的碉堡前。

13艘自由轮(二战期间美制造的载重约一万吨的商船)迅速一字排开,为登陆滩头的船只横起一道防波提。这个人造避风港工程是提前策划并通过在海港中拖拽船只搭建的。

在登陆诺曼底的过程中,盟军士兵、车辆和设备涌上法国海岸。

在诺曼底地区的主要城市,盟军士兵遭遇到了德军的顽强抵抗。法国诺曼底卡昂,德军士兵在投掷手榴弹。

一辆法国装甲车经过圣梅尔埃格利斯镇,受到当地居民热烈欢迎。

在农舍的场地上,美军士兵讨论攻击计划。可怜的牛羊们已经被炮弹发出的响声吓死。

法国圣洛的街道上,美军士兵匍匐向掩护处前进。

在战争中,平民往往也要承受和军人一样的伤痛。法国诺曼底卡昂,平民们正在寻找掩体躲避空袭。

法国雷恩市,一名伪政权官员被抵抗组织抓住,在警察的看管下,他一直要喊着“法兰西万岁”“戴高乐万岁”“丘吉尔万岁”等口号。

法国乡村人民向牺牲的美军士兵献花。

二战老兵那些事儿

二战结束后,对于参与过这场战争的那些战士们来说,必定是有着我们这些后生所不能体会的复杂情感。

战争结束后,在这个和平的年代,这些老战士们,以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这段时光的心中惦念。

1964年6月2日,法国诺曼底登陆20周年纪念日,一名法国男子在给前英国首相丘吉尔点烟。

1975年1月1日,法国举行模拟诺曼底登陆表演,图为参战老兵在登陆艇内“围观”登陆。

1994年,诺曼底登陆50周年,德国曾希望以参战国身份参加纪念仪式,但最后法国没有向德国发出邀请函,很多德国老兵自发前往诺曼底德军公墓凭吊。

1944年6月4日,诺曼底德军公墓,美国老兵Jack Boardman(左)和德国老兵Peter Brack(右)聊起了战争往事。

2004年6月5日,诺曼底登陆60周年纪念仪式以跳伞仪式开场,以重现1944年6月6日凌晨1时美军第82空降师夺取法国西北部村庄圣梅尔埃格利的情景。下图为参战老兵观礼。

2004年6月6日,一名加拿大老兵在“朱诺”海滩忍不住落泪。60年前,加军和英军从“朱诺”海滩强行登陆,全天阵亡2000余人。

2014年6月3日,法国诺曼底登陆70周年纪念活动,两名在登陆日中在同一个作战单位中登上“金滩”的英军士兵在纪念仪式上相遇,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这是他们在诺曼底登陆后第一次见面,之前他们一直以为对方已经牺牲。


写完老兵这一部分时,菌菌已泪目…

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更应该心怀感激,懂得珍惜。

因为,我们所拥有的和平,是多么来之不易啊!

ref:

http://www.lefigaro.fr/actualite-france/2019/06/06/01016-20190606LIVWWW00011-d-day-debarquement-normandie-deuxieme-guerre-mondiale-allies-etats-unis-grande-bretagne-allemagne-nazie-GIs-omaha-beach.php

https://www.bbc.com/news/uk-48536906

https://www.bbc.com/news/uk-48536906

https://edition.cnn.com/2019/05/31/world/d-day-75th-anniversary-veterans/index.html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jun/05/d-day-veterans-and-world-leaders-arrive-in-portsmouth-to-vast-secur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