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鲍鱼不仅美味,鲍鱼壳抛光后也是新西兰最常见的装饰品。

南岛有一对夫妇Myrtle和Fred Flutey住在最南端的Bluff,老公Fred一直有一个习惯,到海边捡鲍鱼壳回家送给Myrtle,这个习惯持续了很多年。

鲍鱼壳越积越多,有几百上千个,两个人决定,就把这些鲍鱼壳放在自己家的墙上做装饰吧。

当时他们住在Bluff一个普普通通的民宅里,外表看起来和新西兰其他房子没有区别。

但所有一进去的人都会“Wow~”,这个房子看起来太“华丽”了,里面全部用鲍鱼壳装饰了起来。

也有人评价说,这样的装饰俗气而混乱,但没有人能够否认,一进去满墙的绚彩具有压倒性的效果。

时钟,电话,相框和各种其他小玩意儿都融入了贝壳图案,感觉全部都加了特效。

渐渐地,他们家的房子慢慢变成了一个当地的景观,开始,只是本地人来到这里参观,夫妇俩成了Bluff镇上的名人后,逐渐由外地游客来到这里,老夫妇也乐于接待他们。

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在人生的最后阶段,捡鲍鱼壳让两人过了一把名人瘾。时间到了2000年之后,夫妇俩相继离世,留下了一栋普通民宅和里面满墙的鲍鱼壳。

这栋房产是3房全幅地1444平米,Myrtle和Fred Flutey子孙众多,像很多洋人家庭一样,不久这房子就挂牌上市了。

房子经过转手后,最终被老夫妇的一个孙子买下了产权。房子本身并没有太值钱,这栋Bluff的房产到2017年的估价也才30万纽币左右。不过,老夫妇留下的整面墙的鲍鱼壳,倒是相当独特的财富,至少是当地的一个独特景点。

这个孙子于是打起了主意:让这个鲍鱼屋留在小城镇,还不如把它们卖给大城市的博物馆,可以赚笔钱,也可以更多人欣赏到。

老夫妇亲孙子的想法不胫而走后,没想到,周围的邻居和Bluff的市民都过来表示反对。

虽然这些鲍鱼壳也不是他们的,但他们给新业主施加压力,希望“鲍鱼屋”能够留在Bluff。

2007年一天深夜,一辆重型卡车悄悄地进村,在老夫妇孙子Ross Bowen的指挥下,几个工人在夜半无人时连续施工,客厅里的墙面全部取下,搬到了卡车上,到了早晨5:45分时,卡车载着几乎全部的鲍鱼壳开走了。

当时,老夫妇的一个女儿就住在隔壁的房子里,她虽然目睹了这些,不过也完全没有办法干涉这个侄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鲍鱼壳从Bluff搬走了。

等清醒过来的Bluff市民明白了这一切,感觉被欺骗,他们写了一个大大的抗议牌,挂在这栋房子的前门,把这个孙子的名字也写了进去——鲍鱼壳屋在Bluff的历史结束了。

当时,还有不少不明真相的外地游客,继续来Bluff这里游览,来了以后才发现门是关着的,只能悻悻离开。

这位孙子后来将鲍鱼墙租借给了基督城的坎特伯雷博物馆展出,租约开始签订的是10年。基督城博物馆为此在展厅中做了一个复原景观,把房子的外形做了出来。

进到里面去看时,是原先老夫妇的各种收藏。基督城博物馆从2008年开始,就开始展出复原屋,也受到了游客的欢迎。

在这个展厅中,一共有4000件新西兰海洋生物的骨骼展品,包括珊瑚和各类贝壳,其中鲍鱼壳一共有一千多个。自展厅开门以来,至今已累计接待游客125万人次。

租约维续几年后,坎特伯雷博物馆最终买断了这些鲍鱼装饰,这意味着老夫妇留下的鲍鱼墙将成为公共的财富永久展出。

博物馆负责人说,“Fred和Myrtle的Paua Shell House开门以来在各展馆中属于越来越受欢迎的,对我们而言这是一份Kiwi Life的写照和保留。”

如果你仔细看,在鲍鱼壳的中间,还有老夫妇的合影放在其中。开始只是为自己的太太捡贝壳,后来留给了所有人,这些鲍鱼壳还算有了一个不错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