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香港的消亡远早于2047年(这是香港与中国大陆之间的特殊约定正式结束的年份),或许是因为一个以谋杀告终的爱情故事。

香港立法会原定今日恢复《逃犯条例》修订二读辩论,今早有大批示威者冲出马路,交通受阻。立法会秘书处向议员发出通知,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已指示,原订早上11时开始的立法会会议,将会更改至由他决定的稍后时间,具体时间会另行通知议员。

闯入者被警方抬走(图/“橙新闻”)

此次特区政府建议修订《逃犯条例》,直接导火索是去年发生在台湾的一起命案。

据香港媒体报道,2018年2月上旬,一对香港年轻情侣同游台湾,但疑似在旅行中发生争执,陈姓男子涉嫌在旅馆勒死潘姓女友,然后将尸体以粉红色行李箱装箱,搭地铁至约15公里外的郊外弃尸。

2月中旬,陈男独自返港。女方父母发现女儿失踪后,其信用卡在台湾和香港都有取款记录,于是慌忙向香港、台湾警方报案。陈男被香港警方拘捕约谈,事件才在3月中旬曝光。

陈男向香港警方供述了杀人经过,以及抛尸地点。根据供述,台湾警方在淡水竹围地铁站附近寻获潘女遗体,但部分已腐化成白骨。台湾土林地检署在去年3月、4月两次向香港政府提出司法互助请求,并于7月致函香港告知所获证据情况,表达香港若提出司法互助请求,将给予协助。

然而,陈男已经回到香港,在港台没有引渡条例的情况下,香港检方无法以杀人罪起诉他,也不能将其移交给台湾警方。如果他不回到台湾受审,他的杀人行为就“不会被判刑”。目前,香港检方仅以陈男返港后盗用女友信用卡的“窃盗罪”,以及处理潘女手机、相机等物品的“处理赃物罪”起诉。

涉案男子拖着装有女友尸体的行李箱(图/台湾媒体)

杀人嫌疑犯难以被追求刑事责任,症结在于现行《逃犯条例》的有关规定。该条例于1997年4月25日发布实施。

香港最高级别官员林郑月娥今年3月提出,要提交并快速审议一项对现行引渡法进行修订的法案,从而解决这一问题。该法案将允许在台湾和香港之间引渡犯罪嫌疑人。她说此举将完善法治。

她还说,她希望通过在香港和中国之间进行类似安排来“填补漏洞”,另一名官员哀叹,自从英国将这个城市的控制权交给了在北京的中国政府以来,香港一直忽略了这个漏洞,相当于“鸵鸟了22年”。

香港的多个民主派阵营和许多法律专业人士迅速采取了行动。还有一些商界人士。基督教会也大声疾呼:根据中国法律,将圣经运往大陆可能会招致严厉的惩罚。甚至最近从中国来的移民也在呼吁。在“雨伞运动”过去五年之后,争取自由、正义和民主的公民抗议精神在香港依然活跃。

这是有理由的。引渡法构成的威胁真实存在。中国当局强烈支持它。林郑月娥支持新法案的理由并不充分。她的动机令人怀疑。

《逃犯条例》于1997年4月(回归前几个月)制定,并于1999年(回归后)修订。林郑月娥的立场“显然是不实和荒谬的,”英国最后一任香港总督彭定康(Chris Patten)最近评论道。“香港和中国大陆都非常清楚,我们不同的法律体系之间必须有一道防火墙,”他说。

一名台湾官员表示,台湾方面三次做出请求,要求双方政府就陈同佳一案共同制定一项特殊安排,绕过在香港进行任何根本性立法改革的需要,但香港当局均未予理会。林郑月娥政府也无视香港顶尖法律专家提出的范围较小的替代方案。

政府的做法是有风险的:除了周日走上街头的大量民众,它还必须应对商界的担忧,而那是一个重要的选民界别。

香港本地媒体巨子、知名亲民主人士黎智英认为,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香港也会变成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城市。”亲政府的世家富豪田北辰及其他商界代表也表达了明确的反对意见。

引渡法案将具有追溯效力,许多在香港生活,目前或过去在中国大陆经商的人,可能有过行贿或嫖娼等触犯中国法律的行为,这些都是在那里的成功人士经常要做的事。

长期以来,香港的富商和主要商界领袖一直热衷维护香港法治——对此也有一定影响力——哪怕只是因为法治有利于创造更具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因此早在2003年,他们中的一些人追随田北俊——当时的香港内阁“行政会议”的成员(现在他担任亲商界党派自由党的名誉主席)——反对香港小宪法《基本法》第23条的一项争议性安全法案。

如今,引渡法案更有理由让香港商界人士担心。它不仅会破坏香港的商业环境,还会让他们遭受中国当局的报复或敲诈——尤其是如果他们与美国有关系,而美中贸易战继续升级的话。2003年,这项安全法案在名为立法会的当地立法机构被田北俊和其他自由党成员否决——50万人走上街头进行抗议起到了一部分作用。

林郑月娥试图安抚商界,并提出了一个妥协方案,缩减了拟议中应被引渡到中国的罪行——排除了白领犯罪和商业相关犯罪。大企业集团似乎对这些变化感到满意,但田北俊并不满意。周日晚上,游行结束后,他在Facebook上发帖呼吁林郑月娥暂时搁置引渡法案,因为香港“沉默的大多数”已经站出来表示反对。

香港政府当晚发表声明,敦促按计划对该法案进行审议。立法会将于周三再次进行辩论。随着立法进程的继续,冲突也将继续。

立法会一直遭到操纵,以至于现在立法会基本上听命于行政机构,而行政机构又听命于中央政府。但如果如林郑月娥一直以来坚称的那样,拟议中的修正案是她本人的倡议,为了取悦北京的主子,她可能做得太过火了。从周日的人群来看,香港人对大陆政府的蔑视可能达到了新的高度。这不会是北京想要的。

香港反逃犯条例大游行:台湾人的警醒与沉默

总统蔡英文两次针对香港游行表示,香港在「一国两制」下,自由不再理所当然,呼吁台湾要深深警醒;行政院长苏贞昌则指出,台湾不能为了小利而步上香港的后尘。

台湾人的忧虑

6月9日的香港街头游行人群中,有人挥舞中华民国旗帜,也有人高举象征「太阳花学运」的向日葵,这是因为游行参与者中有不少在香港工作的台湾人。夏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向BBC中文表示,为支持香港仅存的民主活动而站出来,因为可能不久后就没有了。他担心:「台湾未来也会变成香港。」

夏先生也许道出了部分台湾人的心声,台湾青年亦发起声援行动。包括台湾大学及成功大学学生会、「太阳花学运」领袖之一林飞帆等人,已于6月10日晚间在香港在台经贸办事处聚集,声援香港人。

台大学生会会长吴奕柔向BBC中文表示,希望更多人意识到「逃犯条例」对台湾人的影响。她也看到香港在一国两制的体制下,司法一步步受中国入侵,并担忧地说:「各个政党都要意识到亲中的行为,其实是把台湾卖给中国。」

吴奕柔说,一国两制未来若发生,台湾人民会反抗,从香港的例子看到不是真正的「两制」,而是实际上的「一国」。

拒绝「一国两制」

这场香港回归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使「一国两制」在台湾社会再次引发讨论,各地市长及有意角逐明年台湾总统大选的人士,也纷纷对游行作出评论。

台北市长柯文哲称,一国两制若是香港模式,台上讲,台下台湾人就跑光。高雄市长韩国瑜6月9日对媒体表示:「不清楚、不知道」,引发外界批评。隔天中午,韩国瑜另发声明称,对台湾的民主与人民充满信心,大多数台湾民众都认为香港的「一国两制」,不论实施成功或失败,都不适用于台湾。

韩国瑜图片版权CNA

Image caption韩国瑜称对反送中表示不了解,隔日则发表声明称,一国两制不适用于台湾。

蔡英文两度在脸书上发文强调,「一国两制」对台湾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今天适逢民进党总统初选民调首日,另一名总统参选人赖清德也声援香港,并谴责中国钳制香港言论自由,要求中国停止此暴行。

另外,国民党总统初选参选人也纷纷表态支持香港,参选人朱立伦表示:「今日香港,永远不会成为明日台湾;因为我们从没有将『一国两制』当作选项。」另一名参选人郭台铭则说,「香港的『一国两制』是失败的。」

针对逃犯条例是否破坏一国两制,台湾前总统马英九6月10日受访指出,「确实要好好小心处理」。

事实上,香港103万人上街抗争的这一天,台湾亦有超过百人在台北举行「反送中」集会,在香港经贸办事处现场,大喊「反对送中」的口号。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到场声援,他说,若港人不反抗会很糟糕,因为修例对香港人、台湾人以至各国人都有影响。

他并以自身经验告诫香港人:「过去在香港买书不违法,但现在我也变成通缉犯,我不能不跑啊。」林荣基还说,他搞不清楚为何有些台湾人想要中国大陆来统治。

香港图片版权CNA
Image caption在台港生赴台北香港经贸办抗议林荣基等人到场声援。

亲中媒体冷处理

台湾主要报纸6月10日皆以头版大篇幅报导香港示威游行,唯独立场亲中的《中国时报》将该内容放在内页第九版,并以不到四分之一的版面报道游行事件,标题称:「警方指24万人参加」, 「要求撤回修法,港办反送中大游行。」

同集团的《中时电子报》上也发布了关于香港大游行的新闻。不过BBC中文发现, 该新闻内容6月10日上午已从官网下架。而同属旺旺中时集团的《中天新闻》,根据内部人士透露,6月9日则未有任何相关报导。

台湾卓越新闻奖基金会执行长邱家宜对此感到「不可思议」。她向BBC中文表示,那么大的事情应该显著处理,媒体在评论或社论上可以有其他角度,但不应该刻意「做小」,她批评中国时报「完全违背新闻原则」。

邱家宜指出,台湾即将举行总统大选,两岸关系受到关注,此事件攸关大陆政权如何处理香港的议题,与台湾关系密切。她强调:「这可以突显中国能否容忍香港的人权和执法独立。」并补充:「显然香港人不相信政府,才有那么大的社会动员。」

她也提及,韩国瑜游行当天受访时表示对香港游行不清楚,也代表某一群体的声音,「部分台湾人选择不重视或不在意」。

游行图片版权ANTHONY KWAN
Image caption香港政府大力推动修订《逃犯条例》引发广泛争议,成千上万的人参与游行。

台湾政治大学新闻学系教授苏蘅则对《中天新闻》对香港游行事件的处理方式,表示「不意外」。她向BBC中文表示,旺旺中时集团旗下的媒体,亲中立场很明显,这样的新闻处理,很符合他们一贯立场及台湾读者对他们的印象。

不过,苏蘅认为这不会阻碍台湾人得知香港示威事件,因为台湾读者习惯从各管道获取新闻。

她强调,香港抗议逃犯条例游行对台湾会有很大冲击,不同于定位于学生运动的「雨伞运动」,这次因为修法引起社会更大的关心。她指出,很多政治人物都对香港游行提出对一国两制的质疑,这是因为香港一直是台湾人观察的对象。

苏蘅说:「台湾过去没有那么认真地讨论一国两制,但经由这个议题会继续发酵下去。」

香港百万人反送中被问有啥意见韩国瑜左支右绌窘态毕露

高雄市长韩国瑜9号参加划龙舟并负责打鼓,他事后说,就是因为这样头有点昏,才会答覆媒体说不知道香港反送中游行。(高雄市政府提供)

高雄市长韩国瑜9号参加划龙舟并负责打鼓,他事后说,就是因为这样头有点昏,才会答覆媒体说不知道香港反送中游行。(高雄市政府提供)

香港人9日发起一场引起全球关注和报道的百万人示威游行,反对港府与大陆达成引渡疑犯安排的法律修订案,台湾国民党下届总统候选人大热门的高雄市长韩国瑜,被问到对此事的立场时,韩竟然说:“不知道,不清楚。”韩的表态遭到不少网民抨击之后,终于在17个小时后才慌忙“补锅”发表声明,又辩称因第一次划龙舟击鼓,“听鼓声头都晕的,才说要了解一下”。

香港民主党议员涂谨申发表声明回应,称难以想像民主选举产生的台湾重要城市市长有如此回应,知道有很多香港人对韩的言论感到愤怒,“很想讲粗口”。

香港议员涂谨申脸书批评韩国瑜伤害香港人情感。(截自涂谨申脸书)
香港议员涂谨申脸书批评韩国瑜伤害香港人情感。(截自涂谨申脸书)

据台湾苹果日报报道,有台湾青年团体10日晚到香港经贸办事处声援港人,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以李明哲为例,表示未来“李明哲们”不需要入境中国,只要在香港就可被逮捕,认为逃犯条例是国安问题,总统参选人应对此议题表态。曾经是民进党党工的李明哲,2017年3月经珠海拱北访问大陆期间被捕,李事后因颠覆国家罪名成立被判监5年。

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则强调,台湾享有自由、民主、开放,不能为一时小利或好听说话,步香港后尘。民进党立委何志伟表示,香港即使有百万人上街,政府却仍然不理睬,形容港人“活在噩梦中,是一场绝望的游行”。

香港议员涂谨申(中)11号傍晚召开记者会,发出对特首林郑月娥最沉重的劝吁,撤回送中条例。(截自涂谨申脸书)
香港议员涂谨申(中)11号傍晚召开记者会,发出对特首林郑月娥最沉重的劝吁,撤回送中条例。(截自涂谨申脸书)

据自由时报报道,同样是下届总统候选人的总统蔡英文,就香港百万人上街反对送中一事,接连发脸书表达声援港人争取民主自由的清晰态度,强调“台湾撑香港,我们守台湾”。

绿委王定宇则在脸书表示,香港超过百万人(人口总数739万)上街,直到深夜仍未散去,这事件撼动人心,国际媒体关注,港人抗议的是“一国二制的信用破产”,港人感受到的是“假民主-失去选择的权利;假自由-失去思想和行为的自主;烂生活-医疗等待、经济衰退、教育集权、法律听北京”。

王定宇话锋一转指出,先前曾拜访中联办的韩国瑜被问及此事却表示:“我不知道、我不晓得”,王定宇讽刺地说,“北京一定会非常欣赏这么‘乖巧听话’的人才。”也质疑这样的人是台湾人要的吗?

事后韩国瑜发表一纸声明,基本上与香港百万人上街的诉求风马牛不相及,而声明中最“乖巧听话”的一句恐怕就是“绝大多数台湾民众都认为香港的一国两制,不论实施成功或失败,都不适用于台湾”。韩国瑜显然没有指出香港的一国两制并不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