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

谈到凶宅,大家可能觉得没什么可怕的,但是如果真要在其中生活,那心慌慌的程度估计只有本人和鬼魂才知道了,

住在凶宅是怎样一种体验?

去年,英国《卫报》就采访了一位痴迷于租住不同凶宅的日本年轻喜剧演员Tanishi Matsubara,

这位“凶宅大户”分享了在大阪寻找凶宅的实地考察过程和自己入住各种凶宅的“非凡”体验,

和我们国内对于凶宅的态度一样,很多日本人也相信人死了之后灵魂会宿居在他们死亡的房子里,所以很多人都不愿意住进这些“凶宅”(jiko bukken)

还有人说,其实连首相安倍晋三都不愿意住在他的首相府,因为他内心相信以前被刺杀身亡的首相魂魄还留在那里…

这种迷信甚至得到了官方的认可,日本的法律里就有专门针对凶宅的条款,

所以什么样的人才会放着正常的房屋不住偏偏去住鬼屋呢?毕竟这得需要多强的心理素质和阳刚之气,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吓死…

但是如果仔细想想死过人的房屋这种存在,应该就能理解凶宅是有且合理的,

而且更进一步,因为死过人,大家都避而远之,房屋不就得打折出售出租来吸引顾客,而为了省钱,总会有人想要牺牲一点别的东西来换取优惠的,

毕竟,有时候穷鬼才是世界上最恐怖的鬼……

所以,在这种大家都极力排斥的事物面前,Tanishi在采访一开始就直接表明了他租住凶宅最初,也是最主要的原因——价格低廉

“作为一名年轻的喜剧演员,我赚不到什么钱,所以便宜的房租当然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这也是日本很多年轻人的写照——刚毕业没几年没有存款,工资也还没有增长到平均水平,

而对比之下,日本的生活成本却一直都是世界一线水平,东京就常年排在世界上生活成本最贵的城市前十位,

于是大家只能尽量减少开支勉强度日,其中租房就是最急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拿东京的租房价格来说,对于一个单身人士来说,便宜点的房子月租就接近3000元人民币,对应的是一间15平米的公寓房间,还在离市内主要车站半个多小时车程的郊外,

而达到人均平均水平的房屋月租则接近4500元,对应的是20平米的公寓房间,也不在市内主要车站附近,

在日本其它大城市,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这时带有严重负面新闻的凶宅便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便宜却没人要,价格最低时可以比正常租金低一半左右!

对于想要省钱的年轻人来说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在12年,Tanishi机缘巧合地参加了一档需要体验凶宅的电视节目,于是他在大阪的市中心附近花了接近3000元租下了一个一室的屋子,这大概是同地段正常公寓2/3的价格,

几年前,这栋大楼的另外一个房间内就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双杀案,因而臭名昭著,导致整栋大楼全部背上了这个丑闻,所以虽然当时Tanishi租住的不是罪案现场的屋子,也得到了减价优惠,

结果没想到,Tanishi一住进去居然发现——还有点意思,不仅能省钱,还能搜集点素材给自己的事业做贡献!

没错,Tanishi具体的职业是一名单口相声演员,就是那种在舞台上一个人要不停说很多段子,引起观众共鸣和笑声的那种喜剧演员,

凶宅灵异事件可不就是最好的相声素材嘛?Tanishi干脆铁了心要把自己的相声和凶宅话题捆绑在一起,势必引起观众兴趣,

他在这间屋子里架起了定点录影机,试图捕捉一些奇异的现象,

第一天相机就有了收获——空气中漂浮着的颗粒隐隐约约显示着一个球状物体的形象,而根据超自然社区的解释,这表示灵魂真的存在在这个片区,

一周之后,录影机捕捉到一个看起来像是白毛巾的东西滑过Tanishi身体,

更奇怪的事发生了,第二天,正当Tanishi在楼下大门那里准备骑车出门时,他被一辆黑色的跑车给撞了,还好只受了一点皮外伤,

之后一位之前住在此楼的居民告诉Tanishi他遇到过三次相似的神秘肇事逃逸事件——恰好也就在同一建筑门口,

第一次凶宅体验还不算什么恐怖的,如果和第二次的比起来的话,

Tanishi搬到了一件两室的公寓,因为此前这里发生了谋杀案,所以这次他只付了约人民币1600元的房租,但是租房中介借口隐私原因就没告诉他谋杀案细节,

然后Tanishi入住之后就发现了一些可疑的痕迹——榻榻米垫子下的血迹,浴室被粉色的画笔涂污了的镜子,

不过Tanishi心还是挺大,“我和一个同行的喜剧演员一起住在那间公寓里,所以从来没觉得真有多恐怖,”

“我并不害怕生活在那里,但是因为知道那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所以总有一种令人作呕的感觉”,

随后不久,令人细思极恐的一些事情发生了——信箱里的信件和包裹不翼而飞,公寓门上圆形拉手被人动过,

他听到过汩汩的噪声,就像有人在水下说话一样,他手机里一条语音信息还把这个声音记录了下来,

还有认识的人向他抱怨自己收到Tanishi发来的一条无法理解的消息,然而Tanishi却根本记不得自己联系过他,

不过不久之后他就从一位餐馆老板那里得知了这个凶宅凶案的原委:

上任租客是一名20多岁的年轻男子和他的母亲,但这位母亲不知为何被她儿子毒打然后溺死在浴缸里了,

一直到2016年,事情的真相才被偶然发掘,

Tanish无意间读到了一个新闻,讲的是一名挥舞着锤子的陌生人骚扰了一名60多岁的大阪老妇人,再定睛一看,这个男人居然是这个房子里杀母的那个儿子,

但是因为精神病专家鉴定他有精神问题,这个男人就没有被起诉,反而一直在一个专门的心理疾病中心生活,直到这次袭击的发生。

“这时我才意识到那些怪事始作俑者可能是他,这个儿子,是他拿走了我的邮件,想要开门进来我的公寓”,

最后Tanishi感叹道,“活着的人可能比幽灵还要吓人一些”。

除了这些,Tanishi还经历了电视机无法解释地被自动打开和关掉,访客一进入他的房子就突然偏头痛,敲击声让他半夜没法安心睡着,还有相信超自然的人告诉他他正在被鬼魂跟踪等等灵异事件,

不过这些都没有打击这位冒险家,他的愿望就是要住进各种不同类型的凶宅,越多越好,来丰富自己的凶宅体验和创作灵感,

“我想见到尽可能多的不同类型的鬼魂”,

在现场考察凶宅时,凶宅专业户Tanishi还表示依稀感受到鬼魂的强烈磁场,还在重复“这里一定有灵异的东西”,

而Tanishi孜孜不倦搜集故事的亲身冒险真的为他带来了成功,不仅让他的单口相声别具一格,去年六月他还出版了一本自己体验过的灵异事件编年史,没想到成为了书市一匹黑马大卖,

如今事业成功的Tanishi仍然租住着大阪和东京的两套凶宅,一间房子的原租客上吊自杀了,另一间的原租客是一位孤独死的老人,而被问到未来还要不要继续租住凶宅时,

玩心大发的Tanishi说,“等到我厌倦的那一天估计就不住凶宅了,并且,我还一直等着见到一只真正的鬼呢”,

Tanishi最后还因为租住凶宅得出了一些人生哲理,“每个房子都有它自己的历史和故事,那些曾经居住于此,那些好好生活着的人,所以它们提醒了我们人生可以有多短”,

日本针对凶宅的法律规定,在一次室内非自然死亡事件发生后,仅接下来的第一任租户需要被告知死亡事故,而随后的租户都不需要被告知。

所以像Tanishi一样的年轻人立志都要租到“一手”凶宅,不然同样都是凶宅干嘛多交那么多钱呢?

而除了去中介机构找凶宅,网上也有专门的凶宅网站,比如著名的Oshimaland,就专门用卫星地图的形式定位凶宅供网友参考,定位可以精准到哪一栋哪一层哪一号,目前该网站仅在日本的凶宅鉴定数量就达到了4万多个,

不单单是日本,同样在香港,公屋凶宅在近几年也成为了抢手货,

公屋凶宅租金低到确实令人眼红,

还有申请人发来的各种不怕鬼的坚定理由,

以及申请到凶宅之后开心到飞起,

这些违背常理的反应不得不联系香港那极端的房价,毕竟,比起住在旧唐楼、劏房、笼屋、棺材房、天台屋、工厦屋甚至是天桥下的水泥管,鬼屋已经好了百倍,

而回顾高房价和年轻人为此选择租住凶宅的整个因果事件,

凶宅无疑是一个暂时可以解决燃眉之急的方案,如今专门做凶宅租售业务的房产中介机构不断兴起,让租住凶宅成为一个专项租房选择,

经纪人表示凶宅的数量是在上升的,而且未来也不会减少,只要人们想少付点在租房上花的钱,这个市场就会持续增长…

毕竟,相比鬼,大家可能更怕穷…